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四章 无劫无量?

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四章 无劫无量?

    在那至高联盟分裂之际,断世却已经是回到了虚空深处,属于他的殿堂之中去了。

    这一座殿堂乃是他当初专门开辟出来成为自己的道场。其内部的结构,随着他的修行成长而不断的变化着,现如今这殿堂内部已经是多了一片广阔无边的天地,甚至有着生灵衍生,有着修士在修行,成长。

    其中,甚至能够看到许多这一方天地的痕迹。

    当回到自己的殿堂之中,断世一眼扫过这殿堂内部的天地,眉头便是一皱。

    他已经是有上百万年时光未曾踏入自己的道场,这道场发展到这一步,却完全是遵循着他百万年前为这殿堂内部天地所订立的种种规则发而成。

    这种种规则在当初的他看来自然是无比完善,达到自己所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但,经历了天地大劫,经历了这百万年时光,他对于修行却又有了新的体会,对于天地更是有了新的理解。再看这一方天地,感觉自然便与当初大为不同。

    当初觉得完美的,甚至暗自得意的种种,在这时候看来却已经是不堪入目……

    “果然,一直沉浸在自我满足之中根本无法进步……”断世看着这天地良久,忍不住叹了一声。

    随着,他将外界的一切都抛在脑后,所有心神都沉浸在眼前这一方自己所开辟的天地之中,开始调整这一方天地之中他现在觉得并不完美的种种。

    随着他的调整,整方天地开始渐渐的改变。

    对于这一方天地的生灵来说,便仿佛时光忽然加速一般,原本需要千百年才可能产生的变化现在一瞬间便会发生。

    不过是短短是数年之间,整方天地感觉上就已经像是过去了几百万年,几千万年了一般。若不是亲眼看到天地的变化,他们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与当初并不在同一方天地之中了。

    而耗费了这数年时间将这整方天地调整为自己所想要看到的模样之后,断世却是大有领悟,直接便将自己封闭在天地的中央,沉浸在这天地的虚空深处,开始陷入了近乎沉睡的修行状态。

    在这种修行之中,他的气息若隐若现,若有若无,体内的力量,威能,神通,更是开始进行着某种难以用言语来描述的变化,形成目中无法想象的升华……

    可以预料,当他真正重新醒转回来的时候,他或许将与原来完全不同……

    ……

    断世的离开在最开始还有着一些修士会关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越来越多修士开始将精力放在与自己有关的事情,或者说,与自己的利益相关的事情之上后,断世的存在本身也渐渐的被其他修士所忽略。

    甚至,都没有机会成为历史,直接便被消抹。

    整方天地没有了至高联盟的镇压,接下来的发展却是陷入了一种介于混乱与稳定之间的奇异状态。

    混乱,乃是因为没有一个最强的势力镇压一切,规定整方天地之中诸多文明的底限。因为没有强大的势力来保证这种底限,使得那诸多文明都一心为自己的利益而能够随意的掀起对其他任何文明圈子的战争!这,便使得整方天地从这开始,便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混乱之中,似乎任何一处位置都随时可能爆发战争,任何一处位置,都可能在任何时刻被任何力量所毁灭!

    至于稳定,却更不用说。

    生灵自身也是有着理智的,虽说都是一心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突破任何底限,但终究也依然会有自我的判断,在某种更深的层次,终究还是会限制自身,不至于真的达到掀起整方天地的全面战争,让这一方天地陷入毁灭的深渊的……

    而这,便是使得这一方天地哪怕是在最大的混乱之中,也依然是能够保持住一点若有若无的稳定……

    这种混乱与稳定的交织,使得这整方天地看起来却是比起当初有着至高联盟之时更加的活跃,更加的热闹。

    这一方天地之中存在的诸多文明在这过程之中更是几乎每时每刻的都有大起大落!

    不过,这种大起大落不断发展之后,却是渐渐的改变了诸多文明圈子的结构,使得有些文明圈子吞噬了复数数量的堡垒,将自身的文明圈子扩展到原本的千百倍,甚至千万倍。而有些文明圈子却是在竞争之中渐渐落入失败的深渊,最终失去自身的堡垒,或是融入了其他文明圈子之中,或是直接消亡……

    在接下来百万年之间,这一方天地的发展形势,便是处于这样一个介于混乱与稳定之间的状态。

    而这种状态,在百万年之后,当第一座堡垒在争斗之中被毁灭的时候就发生了改变。

    在之前,无论战争怎么进行,无论争斗怎么进行,堡垒的存在,都是定义文明圈子的唯一标准!也可以说,是对这整方天地之中的一切文明圈子在无形之中定下的某个底限……

    这看似不可思议,其实说通了却似乎极为简单。

    毕竟,这天地之中留下那一座座无论你发展到什么层次都不能破坏的堡垒,一种你完全无法理解的堡垒,能够保护你安全的堡垒,这在不知不觉间便会在你的心中种下一种敬畏!一种对于这一方天地的敬畏!

    这种敬畏,能够让这一方天地之中的诸多文明无论是发展到什么层次都能够保持最基本的理智,使得他们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并不是真的强悍到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抵挡的地步……

    而有着这样的认识,足以让他们在做任何决定之前都会稍稍琢磨,自己的这种行为会不会触犯当初建造这堡垒的那些强大存在?会不会因此而让那些强大的存在出手来找自己的不痛快?

    有着这样的顾忌,他们对于这一方天地的破坏,自然便会有所限制。

    最终结果,就会让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众多文明圈子无论怎么动作,都会保持最基础的,不至于造成整方天地绝灭的底限!

    但,当那原本看似永远不能破坏,永远不可能动摇的堡垒终于在某一天被打碎的时候,他们的这种认知却就会在第一时间被颠覆……

    “原来,我们已经比起上古的那些强者要强大了……”这种想法,将会不由自主的出现在他们的心中。

    而这,将击溃他们心底最后的敬畏,使得他们终于再不顾一切,将最后的底限完全抽走!

    这样一来的最终结果便是,这整方天地原本存在的那种稳定的韵味被瞬间抹去,整方天地直接陷入了最终的混乱之中!

    对于堡垒的破坏,就如同雪崩一般,开始从那第一处被破坏的堡垒之处开始疯狂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渐渐的扩展到了整方天地之中的一切堡垒之上!

    当然,对于这些堡垒的破坏,并不是每一个文明圈子都能够拥有的。

    有些文明圈子很轻易的就能够将其他文明圈子的堡垒破坏掉,而有些文明圈子,哪怕是来到那堡垒之前,对那堡垒进行无日无夜的攻击,也不能动摇这堡垒。

    这就使得这整方天地之中的诸多文明圈子开始以这为标准渐渐形成了另一种强弱的划分。

    那些拥有破坏堡垒能力的文明圈子,不知不觉间便站在了那些没有这种能力的文明圈子之上,开始占有更多的资源,得到更高的地位……

    而这,就使得诸多文明圈子对于如何破坏堡垒开始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

    最终使得堡垒在诸多文明圈子的眼中变得越来越脆弱。

    而一旦有文明圈子在这种研究之中产生突破,却就要千方百计的在敌方的堡垒之上尝试一下,向整方天地昭示自己拥有这种能力,继而让自身踏入文明圈子的上层。

    如此这般,又是百万年之后,这整方天地的最后一座堡垒,也被完全破坏,整方天地之中,再无任何堡垒存在!

    随着最后堡垒的失去,这一方天地之中所有天地大劫所留下的痕迹,终于完全消失。

    整方天地之中的所有修士,无论是经历还是没有经历过天地大劫的修士,都已经将天地大劫的事情完全抛在脑后。

    再无任何顾忌的他们,却是开始不顾一切的牟取自己的利益,整方天地从此陷入了全面战争的时期……

    没有了任何顾忌的诸多文明在遇到自己不顺心的事情之时所选择的,必然便是用实力去夺取。而这种夺取,必然会遭到反抗,最终便会爆发战争。而战争一旦开始,自然便会开始蔓延,原本积累下来的矛盾便会开始接二连三的爆发出来。

    最终结果便是,战争的规模将远远超过最开始开启战争的文明圈子的想象。

    可以说,到了这一步,几乎任何一次战争的引发,最终都是以波及千百文明作为结束。

    战争一旦达到了这个规模,因果业力的积累速度自然便会变得越来越快。

    原本没有土壤的,波及整方天地的劫数,也开始渐渐有了土壤。

    时光悠悠流逝,当来到天地大劫过去一千万年的时候,整方天地之中积累下来的因果业力,却就已经是浓郁到了在虚空深处凝聚成为煞气的地步了!

    而这煞气一旦产生,却就再难以抑制,直接便爆发出来,席卷整方天地,让这整方天地陷入了一场波及整方天地的劫数之中……

    不过,这种劫数因为乃是这一方天地之中千万年来所积累下来的因果业力最终爆发而成,因此却就是针对这一方天地之中的生灵而已,对于这一方天地自身,却就没有多少影响。

    因此,最终最坏的结果,却也不过是整方天地之中的生灵被消耗大半而已,却不至于让这一方天地崩毁……

    正是因为如此,对于断世等修士而言,这种劫数,却根本算不得什么劫数。

    其中,除了极少数一些隐居的修士因为怜悯众生而出山帮助天地度过劫数而已,其他绝大多数的修士,都不将这一场劫数当成一回事,该怎么修行还是怎么修行,该怎么享受还是怎么享受。

    最终结果便是,这一方天地之中的这一场劫数,最终发展到了让这整方天地之中的文明圈子毁灭了七成,便是剩下的三成也已经是破灭了大半,与劫数之前有着天大差距的地步!

    而最终,等到劫数过去的时候,时间更是已经过去了将近十万年之多……

    随着这方天地从劫数之中脱离,整方天地却已经是满目疮痍,一眼看过去到处都是修士战斗的残留。到处都是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混乱遗迹。

    在这持续了十万年之久的劫数过去之后,这整方天地便迎来了新一轮的发展。

    或者说,新一轮的循环。

    如此这般,数百万年之后,因果业力的堆积再一次不知不觉间发展到了不得不爆发的境地,于是,另一次的劫数,开始爆发……

    ……

    “无劫无量?这样也算无劫无量?”在天地大劫过去数亿年之后,在又一次因果业力即将爆发之时,在虚空深处,有着一名修士面上神色无比沉重的叹息一声。

    这一名修士这数亿年之间参与了几乎每一次的劫数。

    每一次,他都极力的想要保住这一方天地的元气,让这一方天地所爆发出来的劫数不至于太强,尽可能的让其中损失的生灵不至于太多。

    但,可惜的是,他虽说已经是伪圣,但相对于那众生所堆积的无穷因果业力来说,却依然是无比渺小。每一次,他都几乎可以算是徒劳无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方天地之中的生灵在厮杀之中陷入绝望,最终在绝望之中陷入消亡……

    这样一次又一次,到现在,已经是有着不知道几千次之多了。

    其中,有着数次甚至差点连他都被那劫数所吞噬。若不是靠着自身的修为,靠着友人的帮助,他早已是死了不知多少年了……

    “你又想要前去?”在这修士叹息之间,有着一把声音出现在他的耳中。

    这修士身体一震,转头望去,见到一个女子的身形开始凭空浮现于他的不远之处,用一种担忧的神色看着他。

    看到这女子,这修士叹息一声,道:“你又来劝我?你知道我的答案的。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众生自我毁灭……”

    “这一次的情况是不同的。我感觉到,这一次你参与进去,怕是再也脱身不得了……”那女子皱眉这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