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六章 牺牲

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六章 牺牲

    在被这些黑雾覆盖的瞬间,这修士便感觉到一种难以想象的危险席卷周身,让他感觉自己好像重新回到了修行之前直接面对那残酷的大自然一般!

    “轰轰轰轰……”一下又一下的爆炸随着在他的身体内部不断的产生。

    丝丝缕缕的黑雾随着不断从他的周身上下渗透出来,快的汇入他身体之上所覆盖着的那无穷的黑雾之中,让那黑雾每时每刻的壮大着……

    随着这种变化而来的,是无穷无尽的负面情绪在他的心底疯狂的涌现。

    这些负面情绪千奇百怪,绝大多数都是他一生当中所经历的种种遗憾,种种痛苦,种种挫败,但除了这个之外,更是有着诸多千奇百怪的,更是他所完全陌生的诸多光景之类的事物不断在他心中凭空生成……

    恍恍惚惚之间,他好像堕入了无限地狱之中,每时每刻都在遭遇人世间所能够想到的一切酷刑,一切苦难一般。

    “这是众生的业力!”在这瞬间,这修士心灵深处猛然有着一点灵光爆出来,让他在不可能之中重新找到了一点清明。

    在这一点清明之下,他当机立断,瞬间将自己与外界的一切因果联系完全斩断!

    作为七阶伪圣,对于因果联系,他已经是有着许多办法能够处理了。将因果联系斩断,对于他而言也并不是一件难事……

    事实上,他之前之所以不将所有因果联系斩断,而是依然留有许多因果联系在自己的身上,并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愿意去做而已。

    毕竟,因果这种存在,并不只是限制而已,其本身更是一种羁绊。

    这种羁绊,对于绝大多数修士来,都并非毫无意义。

    任何修士,终究都会有些不愿意完全斩断的羁绊的……就像是这修士,便是有着许多因果是他所不愿意主动去斩断的。

    正是因为如此,他在原来身上方才会有着那样许多因果联系存在。

    不过,这时候的情况显然已经让他不能再任性的保持原本的想法,一直保留那诸多因果联系了……

    在他的手段之下,他身上的因果联系一道道的断裂。

    其中,有着一部分是他所故意保留下来的,想要让这种因果联系持续到永久的。但更多的,却是来自这城池之中的诸多生灵的,是他方才出手所引过来的因果联系!

    那些他所想要保留的因果联系被一斩而断,自然是让他有些怅然若失,心底就像是被掏空了一般。

    而那些从这城池而来的因果联系被斩断,却就让他感到难言的轻松,就像是加载在自己身上的亿万吨重负在这瞬间被完全放下了一般。

    随着这种因果联系被斩断,那种从他心底深处不断爆出来的负面情绪开始快的削弱。

    种种凭空浮现在他心中的诡异光影更是开始快的消散。

    不过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他的心神就已经是完全恢复了清明,之前所生的种种困苦就像是上一辈子的事情了一般。

    到了这一刻,这修士的面上方才显现出后怕之色。

    身躯一震,那种如同依附在自己身上一般的黑色烟雾就已经是完全崩散。

    随着这些黑雾崩散的,还有着他那一大半的身躯。

    并不是左右或者上下之分的那种一半,而是里外之分的那种一半!也即是,此时此刻他身体表面却是足足有着一半的厚度完全失去了,整个人看起来却就惨烈得让人无法想象!看来就像是被一头猛兽吞入腹中消化了大半再重新吐出来一般……

    这种模样的生灵,一看都会产生强烈的痛感。

    但,在这时候,这修士的面上却是完全没有任何感觉,神色显得极为冷静,极为漠然。

    心中微动,体内的力量一震,身躯就已经是开始快的衍生,转眼就已经是重新恢复了最开始的模样,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般。

    若是硬要有什么不同的话,最多也不过是气息稍稍减弱了一点点而已……

    周围的烟雾在这时候已经是脱离他的身躯,开始重新顺着这城市之中好似乱麻一般的因果联系开始在这城市之中到处蔓延,将一名名这因果联系网络之中的节点,也即是那一名名生灵完全吞噬,同化,将其转化做这黑雾的一部分,让这黑雾越是吞噬,越是蔓延,本身便越是壮大,蔓延之时的度变得愈的快,将那生灵吞噬之时的度同样是变得愈的惊人!

    这个城市极为巨大,其中拥有的生灵数量足足过亿。

    这么多的生灵,相对于整方天地,或者,整座中央大6来,自然是算不得什么,但在绝对的数量上来,这却也算不得是一个数字了。

    但,在这时候,不过是短短的数十个呼吸而已,这整座城池之中的一切生灵,却就已经是完全被这黑雾所吞噬,同化,最终完全化作这黑雾的一部分,让这黑雾壮大了不知多少万倍,直接覆盖住这整座城市,好像一头虚幻的奇异怪兽一般,在虚空当中翻滚着,搜寻着。

    看那样子似乎就像是正在搜寻着道路,寻找着前进的方向一般……

    “一定要将其禁锢住!”在这瞬间,那悬浮在虚空之上的,差点被这黑雾吞噬的修士面上显现出一种无比强烈的决意!

    虽然尚且不能安全清楚这黑雾的本质,但通过之前的观察,感应,他却已经知道了这黑雾的危险。

    若是真的让这黑雾毫无阻滞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那么,整方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都会被吞噬一空,最终让这整方天地之中从此再无生灵!

    这种结果,对他来,与天地毁灭,却也不过是差了一步而已……

    心中知道若是自己直接接触这些黑雾的话必然会被这黑雾完全吞噬,因此,这时候这修士虽心中有了强大的决意,要将这黑雾完全止住,但却清楚的知道,想要达到这目的,决不能傻乎乎的就冲上去!

    当下,他思维电转,不知多少想法,多少信息开始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最终,一切想法,一切信息,汇聚成为一个决意,一个他哪怕付出天大的代价也要执行的决意!

    随着这个决意,他爆喝一声,身躯轰然炸碎,化作一片无比耀眼的光雾,悍然上冲。

    在向着上方冲击的过程之中,这一片光雾就像是化作无边的黑洞一般,开始疯狂的吞吸着这天地的一切!

    不管是物质、能量、时间、空间,更包含了这天地的规则法则!

    在这种吞噬的过程之中,这光雾开始不断的增强,不断的扩大,其笼罩的范围随着不断的增长,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是增长成为一片遮天蔽日的模样,处于虚空之上,翻涌着,变换着,开始渐渐的改变了这一片时空……

    一种难以言喻的隔绝层出现在这一片区域的边缘。

    其范围,刚好便笼罩住下方那无边的黑雾!

    这种隔绝层并不是单纯的力量的隔绝层,而是一种天地的隔绝层!在这种隔绝层的效果之下,这一片区域与外界之间的任何联系都被完全的斩断了。

    是也即是,在这种隔绝层之下,这一片区域已经是自成时空,自成一体,看似只是一片普通的,被黑雾所笼罩的区域而已,但事实上却已经是独立时空,与外界再无任何联系了!

    轰轰轰轰……

    强大的冲击在这隔绝层内部的黑雾与那隔绝层接触的瞬间轰然爆开来,让这一个隔绝层在这瞬间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就像是有着一头无比强大的,无比恐怖的怪兽正在这隔绝层之中不断的挣扎,极力的想要打破这隔绝层,得到真正的自由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一声痛吼从那虚空之中传出来。

    或者,从那构筑出隔绝层的那光雾之中悍然传出来!

    在这瞬间,这光雾开始疯狂的摇晃,一个个念头化作实质从光雾之中四处飞溅。

    对于这些念头,那些黑雾却就像是闻到血腥的鲨鱼一般,疯狂的扑上来,直接将这些念头绞碎,同化,吞噬,最终让着些念头没有一个遗漏的,被完全吞噬掉,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现实的视角看来,这一座城市这时候已经是变成了一座死城,一座空城。

    唯有偶尔的,有着极为诡异的黑雾在这城市之中的某处出现,又在绕过某道莫名的轨迹之后,重新没入虚空之中,消失无踪。

    这,更是增添了这一座四城的诡异,让这一座四城看起来更加的恐怖,更加的渗人!

    在外界看来,此时此刻这一座城市就已经是完全消失在天地之间。

    之与那构筑这隔绝层的光雾在这时候更是完全不被外界所察觉……

    “何苦呢?”这时候,在虚空深处,之前劝过这修士的那女子再一次出现,面上显现出一种惋惜之色,这样叹息了一声。

    她也是七阶伪圣,与那修士却是不相上下。这样的实力,使得她足以看到许多一般修士所看不懂的东西。

    这时候,她却是一眼就看出来那修士到底做了什么。

    那修士,赫然便是牺牲了自己的本质,硬生生的凭借自身的本质构筑出了一个封印,直接将那种因果业力最终升华而成的黑雾完全封印住!

    而这样的封印,固然是你能够将那些黑雾完全挡在封印之中,让这一方天地之中的其他生灵不至于因为这些些黑雾而全部身亡。但,对于这修士来,这显然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要知道,封印这些黑雾的,可是那修士的本质!

    这种本质,一旦受到影响,对于那修士来,便是从里到外的影响!

    哪怕是光是将这封印施展出来,不去封印任何事物,任何力量,时间长了,都可能让这修士的性格,自我,都生种种改变了。更何况这时候这种由本质构筑的封印本身所封印的乃是那因果业力升华而成的黑雾!

    在这样的封印之中,那种黑雾几乎每时每刻的都在冲击着这封印。

    也即是,这封印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冲击,承受着伤害,遭受着损失!

    换句话,却就是这修士的本质每时每刻的都在承受着伤害,承受着损失!如此这般一来,哪怕是最终这修士能够真正的将这些黑雾完全镇压,抹除,恢复过来的,也再不能是原来的这修士了……

    如此这般的代价之大,根本就不言而喻。

    也怪不得这与那修士颇有交情的这女子心中暗自惋惜了。

    只是,虽惋惜,但这女子却没有出手的打算,在感慨一声之后,身形便重新隐没于无形,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与此同时,在各处虚空深处,同样有着一道道目光投向那修士所构筑的封印。那些目光各不相同,每一道目光都蕴含了不同的情绪,有些是佩服,有些是鄙视,有些是可惜,有些是悲伤,有些是不屑,有些是赞扬,各式各样,显现了修士之间意识形态的巨大不同。

    不过,虽有着那么多不同的目光都在观察着这里的种种,但,最终却没有任何一个出手帮助这修士。

    哪怕是,那目光之中蕴含了佩服与赞扬的修士,也没有出手帮助这修士的打算!

    这种选择看似不近人情,其实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对于这些已经渐渐成长起来的修士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修行!除了自己修行之外的其他一切,都是点缀,都是辅助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又怎么可能为了这种不过是点缀、辅助的事情来影响自己的修行?!没看那明明对这修士有意思的女子都没去掺和这件事了吗?

    连这女子都是如此了,其他人自然更加不可能出手了。

    这整方天地这一次的劫数显然并不只是固定在这一处城池而已,在其他区域,这一场忽如其来的劫数却正展得如火如荼。到了这时候,整方天地已经是完全陷入了战争泥沼之中了。

    每时每刻的,这整方天地之中都有着数以万计的生灵死于非命。

    冲天而起的血腥气味简直将这整方天地的气息都改变了。

    在战争之中,因果业力被不断的引爆,无数煞气不断的增长,不断的激,让虚空之上原本存在着的诸多煞气变得越来越浓郁,也越来越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