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七章 波及

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七章 波及

    到最后,甚至是整方天地都像是被无比厚重的乌云笼罩,让在虚空深处的诸多修士这时候一眼看过去都需要穷尽目力才能够看透这些乌云,看到下方那乌云笼罩之下的天地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些原本还在暗自惋惜着那修士自我牺牲的众多修士一个个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要知道,这种煞气,相比于天地大劫之时虽然质上要差上许多,但在量上,却已经是超过了天地大劫的煞气了!

    如此恐怖的煞气量,哪怕是他们,也不得不生出种种莫名的担忧,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这些煞气所波及,被同样拉入这劫数之中!

    “当初盟主分明说这天地自从上一次天地大劫之后便无劫无量了,怎么还有这等恐怖的劫数出现?”这种想法在这时候不由自主的出现在这诸多观望的修士心中。

    对于这些修士而言,他们自己对于这一方天地的发展形势也有着认知,有着推演,但相比之下,他们终究还是更加信任当初的盟主,也即是,比他们强大不知多少万倍的,断世!

    而当初断世在离开之前所说的,这天地从此无劫无量,至高联盟的存在已经没有必要这种论断,自然而然的便会被他们抓住,成为指导他们行事的指标。

    他们在这时候暗自担忧着,最终却依然没有下定决心推翻当初断世的论断,依然不认为这种劫数有着波及他们的可能,因此却是各自转身重新回归自己的洞府或是道场,紧闭门户,将这外界所发生的一切都当成是梦幻。

    在他们做出这种选择的时候,这一方天地之中所堆积的煞气依然是在不断的增加着。

    最终,使得这整方天地之中的所有生灵都被这煞气所掌控,理智渐渐丧失,所有心思都投入了杀戮之中,再不理会自身的性命,更不理会这一方天地,理会这天地之中存在的诸多文明的命运。

    整方天地随着众生的这种变化气氛渐渐改变,原本的文明、理智,不知不觉间已经完全丧失,无论何处,看过去都只剩下了或是粗暴,或是精细,或是原始,或是蛮荒的杀戮!

    咕咕咕咕咕

    那煞气越来越浓郁,在数年之后,甚至已经是浓郁到化作实质,覆盖整方天地的状态,看起来就像是将这整方天地化作一片无边广阔的煞气海洋!

    当此之时,在这天地之中存在的所有生灵看起来都像是在海底生存的生物一般。他们的转移,就像是海底的鱼群在转移,他们的杀戮,就像像是海底的鱼群在彼此争斗,他们的死亡,就像是海底的生物在死亡

    整个场面,足以让任何依然保持冷静的生灵目瞪口呆。

    若是,有着依然保持冷静的生灵在观看着这一切的话

    到了这个时候,这整方天地看起来已经是完全变成了黑色的水天地一般了。

    若是不知道这天地数年之前模样的存在看到这天地这时候的模样,必然难以相信,数年之前,这天地还是正常天地那般模样。

    而即便是到了这个地步,这天地之中的煞气依然是在不断的增加着!

    无穷无尽的煞气好像是凭空产生一般,不断的注入这煞气海洋之中,让这煞气海洋依然是在不断的增加,不断的变浓。

    这天地经过了数年时间的发展,煞气已经是几乎完全充斥这一方天地之中任何一处位置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煞气依然在不断的增加,这却只能逼迫这些煞气去寻找出路,寻找更多能够容纳这些煞气的空间!

    如此这般一来,虚空深处,自然便是这些煞气最后的出路了。

    别忘了,虚空深处现如今被那众多修士开辟出了不知多少洞府,多少道场,多少小世界,小天地

    这种种存在,对于煞气来说,简直就像是一个又一个等待自己去征服的新世界!

    那些修士对自己的洞府,自己的道场所布置的隐蔽手段与防御手段自然是相当的精巧,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将他们所能够做到的最高水平都投入其中了。

    但,不同的修士实力也有所不同。

    他们即便是穷尽自己所能布置的手段,水平自然也就有高有低。

    终于,在某一刻,一名小成准圣所布置的种种防御手段在那煞气的冲击之下,失效了

    一时间,无尽的煞气开始疯狂的涌入这小成准圣所开辟出来的那一片小天地之中,疯狂的席卷,转眼就已经是将这小天地完全纳入了这煞气海洋的笼罩之中!

    而这时候,这小成准圣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显然的,他也已经是没有机会再反应过来了。因为,这些煞气,同样是将他也完全笼罩,开始疯狂向他的体内侵入,向他的神魂侵入!

    这种侵入,使得他的理智开始渐渐丧失,无数负面情绪在他的心底不断凭空涌现,使得他所思所想渐渐向着那在煞气海洋之中的其他众多生灵靠拢。

    “杀!”一声怒吼从这修士的口中发出。

    紧接着,这修士毫不在意自己小天地之中其他自己原本视若珍宝的一切,鼓荡自身的一切威能,向着一直以来自己所看不惯的一名修士的洞府猛轰过去!

    这一轰来得如此突然,让那修士也一时间反应不及,原本无比严密的防护手段在这瞬间被硬生生的撕开了一道裂缝

    “你疯了吗?!”那修士怒吼一声,心中充满了惊疑。

    他的感知快速放出,想要看看这修士到此出了什么事。毕竟,他原来虽说与这修士有着一些矛盾,但也不过是一些小矛盾而已。平常的时候偶尔来一点小算计,来一些口角也差不多了,哪里用得着发展到生死相搏的地步?!

    但,就在他的感知放出去的瞬间,他的面色便直接变了。

    因为,无边的煞气如同海浪一般向着他的道场猛冲过来,狠狠的,撞在他道场的防御之上,将那之前被轰出来的那一条小裂缝直接撕开,煞气随着疯狂冲入这小裂缝之中,向着这整个道场席卷!

    眼见这一幕,这修士哪里还有心思去关注另外的修士对自己的攻击?

    在这瞬间,他极力的爆发自身的力量,自身的威能,想要将那些向着自己疯狂冲过来的煞气给挡在自己身外。

    可惜的是,第一步,他成功了。但,也不过是第一步而已。

    他确确实实是将那些煞气挡在了自己的身外。但,这些煞气却并没有就此停下对他的侵蚀,而是直接就开始侵蚀他挡在自己身外的那些力量,那些威能,不断的向着他的身体内部扩散,渐渐的席卷他的全身上下,直接的改变了他的整个心神!

    不多一会,又一名被煞气所改变的,甚至可以说是掌控的修士出现了。

    这修士接下来大吼一声,毫不犹豫的与之前攻击他道场的修士战在一处。

    这两人的实力相当,战斗起来场面自然是无比激烈。

    而那影响也是无比惊人。

    附近虚空深处所存在的时空,天地,道场,洞府,都在他们的战斗之中被撼动,继而被那无边的煞气所发现,开始承受那些煞气的冲击。

    随着他们战斗变得越来越激烈,被影响的时空,天地,道场,洞府变得越来越多。

    这种影响越来越强之下,那些关闭洞府,隔绝内外的修士自然再不可能如同之前那般将外界的一切视作梦幻了。

    一时间,一道道感知开始从各个方向不断的发出,不断感应天地,观察这天地现如今的状态。

    “怎么会这样?!这劫数怎么可能强到这个地步?!”一名名修士心中震撼莫名。

    这劫数在质上或许达不到那天地大劫的层次。但,在量上,却已经是远远超越天地大劫的那个水平了!

    要知道,即便是天地大劫,那充斥天地的煞气,也依然是以液体的方式存在着,对于虚空深处也依然是没有多少影响的至少,没有这样直接粗暴的影响

    但这时候,这一场劫数的煞气居然液化成为液体模样,而且量之大,甚至连天地都无法容纳,居然需要向虚空深处来寻找出路,向,他们所开辟的这种种时空来寻找出路!

    这种情况,颠覆了他们对于劫数的认知,使得他们一时间却是陷入了恐慌之中。

    咔咔咔

    不知什么时候,一声声碎裂声响开始在众多修士心中浮现出来。

    紧接着,他们便发现,一名名修士所为自己的修行之地布置的种种防护手段,隐蔽手段都开始碎裂开来,那无边的煞气开始随着不断的冲入这些裂缝之后总,顺着这些裂缝开始席卷那些修行之地

    随着这种变化,一股股庞大而暴戾的气息开始从那些修行之地深处爆发出来。

    紧接着,修士的战斗规模开始疯狂扩大。

    一名名疯狂的修士直接加入那一场战斗之中,战斗的余波更是开始疯狂提升起来。

    随着战斗余波的提升,这众多修士的修行之地所遭遇的冲击更是开始不断的提升,原本就已经极为危险的许多防御手段开始不断的被打碎

    不过是短短的数日之间,那隐藏在虚空深处的众多修士,就已经是绝大多数都被煞气所侵蚀,同化,成为煞气的力量了

    而他们的战场,也再不只是局限于这一方天地的虚空深处,而是开始波及这一方天地的正常时空,波及,那原本就已经是陷入战争泥沼之中的,中央大陆,以及海外诸岛

    这一方天地原本就已经是极为惨烈的战争形势,开始变得愈发的惨烈起来。

    生灵死亡的效率,更是获得暴涨。

    整方天地所引爆的因果业力自然而然的就变得越来越多,那煞气增长的速度由此居然完全没有减弱,反而是疯狂加速!

    “劫数”在虚空极深之处,一处几乎没有任何修士能够发现的殿堂之中,断世猛然睁开了数十万年来未曾睁开的眼睛,皱起眉头这样喃喃一句。

    “我当初明明推演过,这天地将无劫无量,便是偶有混乱,也不过是止于小规模,绝不至于发展成为劫数的!怎么现在有如此浓郁的劫数气息传来,甚至让我都难以修行了?”他心中闪过这想法,面上神色愈发的惊疑不定起来。

    心中微动,他感知散发出去,瞬息间,整方天地的状况就被他纳入感应之中。

    当看清这天地状况的瞬间,断世忍不住面色大变。

    “怎么会这样?!”他猛然站起身来,身形一闪,来到了殿堂之外,用自己的眼睛去亲自观察这样天地的情况。

    他感知到的东西实在是太过难以置信了,这让他不得不想要通过自己的肉眼去观察来确认自己感知到的一切。

    这时候,整方天地,连同虚空深处被开辟出来的一切时空、天地、道场、洞府,都已经是被凝成液态的煞气所充斥。

    其中存在的无穷生灵,尽皆被煞气所侵蚀、同化,化作煞气的一部分,在顺着煞气的规则而彼此厮杀着

    这种场面,让他恍惚之间如同回到了天地大劫爆发的时候。

    “我的推延不可能错的!”他喃喃着,眼中光芒闪烁,心中有着无数信息不断的流泻,不断的组合,这一方天地的发展形势随着在他的心中一点一滴的揭示出来。

    良久,他眉头皱得更深了。

    在他的推演之中,这一方天地依然是无劫无量!依然是将长长久久的享受和平,享受稳定

    而这,分明就与他眼前所见到的场景完全不同这让他一时间冷汗狂冒,只感到自己的三观在被渐渐颠覆。

    “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同?我的推演到底哪里出问题了?!”他喃喃着,神色渐渐变得狂乱起来。

    要知道,推演的结果对于任何拥有推演能力的存在来说,都是一种行动的指引,是一种对于自身行动准则的再确定。而这时候,他却发现自己的推演居然可能是一坨屎,可能和事实有着几乎完全相反的差距,这让他怎能不感到惊慌?怎能让他依然保持原来的心态?

    “一定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我一定能够找到是什么地方出问题的!”他喃喃着,眼中的灵光闪烁得愈发的快速起来,神色也变得愈发的狂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