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八章 逃脱

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八章 逃脱

    这一方天地现如今的形势已经是完全颠覆了断世当初的推演,这对他而言,几乎就相当于动摇了自己的修行根基,这让他怎能不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这种狂乱的心绪,渐渐的使得他的身上开始有着丝丝烟雾不断的渗透出来。

    这些烟雾,近乎煞气,近乎因果,更近乎业力。

    一出现,便引起了下方那煞气海洋的剧烈反应,使得整个无边广阔的煞气海洋在这瞬间开始剧烈的翻涌起来。

    断世终究已经是一名即将成就至高皇者的存在。相比于这天地之中的其他修士来说却是要强上不知多少倍。

    哪怕是这时候处于狂乱状态,但在这种黑雾所释放出来的那一瞬间,他便猛然一震,重新恢复了一点清明。

    “这些,是我这一生在这天地之间所结下的无数因果?!怎么可能,我本该将这些因果完全斩断了!”这个想法在他的心底浮现出来,并快速的压下心中的其他诸多杂乱的情绪与想法。

    任何在这天地之中的生灵,不管是强大如同断世的绝望者,还是弱小得朝生暮死的浮游,都必然会与这天地,与众生,结下种种因果。

    这一点,几乎可以算是这天地的根本规则,却是绝不可能避免的。

    在其中,强大修士相比于那些弱小的生灵更强的却就只有一点,那便是,对于强大修士来说,他能够自己选择要留下哪些因果,要斩断哪些因果!

    而对于断世来说,在当初离开那至高联盟之时,他便已经是将所有与自己有着关联的因果完全斩断,让自身一身轻松的进行修行状态……

    而现如今,他却居然发现,原本自以为已经全部斩断的因果居然依然存在,更是以比当初存在之时更猛烈千万倍的姿态爆发出来,直接让他成为这一次劫数的一种源头,这让他怎能不震惊?

    他细细分辨,发现自己身上所连上的因果甚至能够追溯到前一世,追溯到他尚且是大帝之时!

    而且,无论何种因果联系,都相比于他以往所见的要稳固不知多少万倍。

    若是说以前他只是稍稍一动念便能够将连在自己身上的因果完全斩断的话,那么,现在,哪怕是最为脆弱的因果,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斩断!

    这种变化,让他一时间陷入了一种茫然无措的情绪之中,神色随着开始变幻起来。

    不过,很快的,他就重新恢复了理智。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继续陷入负面情绪将会让自身身上所释放出来的那些黑雾变得越来越多,最终让自己与这一场劫数的联系变得愈发的紧密。

    “不管如何,先将这些因果斩断才是正理!”这个想法在断世的心底浮现出来。

    随着这情绪,他的身体内部猛然有着无尽的光华浮现出来,在虚空之中快速的衍生,转化,转眼间便化作无尽的利刃,悍然向着那些以往已经被斩断,但在方才却是重新出现的那无数因果联系斩下!

    这些利刃蕴含了他作为即将突破的绝望者最强的威能,包含了他最深的决意。

    若是正常情况下,便是因果大道在其面前,都会被瞬间斩灭!

    但,在这时候,这些利刃在斩在那些因果联系之上的瞬间,那些因果联系却只是剧烈的震颤而已,最多也不过是隐隐传递出嗡嗡嗡的奇异声响罢了。除此之外,却是再无其他动静……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般,这些因果联系的稳固程度,哪怕是他,居然也无计可施,没有办法将其斩断!

    眼见如此,断世面色微变。

    虽然早就知道了这些因果联系无比稳固,但当真正确认了这些因果联系是超过自己能斩断的范畴之时,他依然是感到莫名的震惊……

    若是一下斩断那因果联系,那因果联系断开的反噬便只会是处于断世所能够承受的范围而已,甚至让他面色变幻都不一定足够。但,这时候,这种因果联系并没有被一下斩断,反而是产生种种本不该出现的震荡,这却就使得断世在这瞬间遭受了比起正常强上千百倍的反噬!

    无穷破灭在这瞬间从那因果本身释放出来,直接灌入他的身体之中,让他的身躯内部猛然产生无数闷响。

    五脏六腑,骨骼肌肉,都在这个瞬间完全化作粉末,从他的毛孔之中直冲而出,让他的身体周围浮现出了一片暗红的血雾,看起来无比的渗人……

    哪怕已经是即将成为至高皇者的绝望者,面对着这样的伤害,断世也不得不痛哼一声。

    不过,哪怕是如此惨烈,他的性命终究还是保住了……

    随着他触动那因果联系,从他的身上再度有着丝丝缕缕的黑雾渗透出来,不断的勾引下方的煞气海洋,让下方的煞气海洋变得越来越暴烈。

    在这种暴烈的状态之下,这些煞气不断的向着虚空深处冲撞,极力的想要寻找进入断世所在的这一层虚空的道路,真正与断世身上所释放出来的那些黑雾继勾连在一处!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断世的面上神色变得愈发的难看起来。

    自己的努力不单单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反而是将自己向着绝望的深渊再度推了一把,这让他情何以堪?

    “这一切,到底都是因为什么?”发现无法直接将这些因果联系斩断,断世只能重新转回寻找这种变化的根源来想办法。

    无数信息,无穷道理,无限的光影在这时候凭空在他的心中涌现,并快速的分解,快速的转换,渐渐的组成一幅又一幅难以形容的场景,隐隐勾勒出一个难以言喻的轮廓。

    这天地的轮廓……

    “怎么可能?!这才是这天地正常的发展状态?!这劫数的出现,根本就是必然的?!”当最终轮廓出来的瞬间,断世面色大变。

    这时候,他甚至连对自己身躯的恢复都忘记了,只是一心震惊于自己的推算结果而已。

    天地一存在,便会产生无数变化,这无数变化,自然而然的便会引发因果业力。

    而这一切,在生灵诞生之后,更是达到巅峰,那因果业力的积累,相比于生灵诞生之前却要快上不知多少亿万倍!

    如此这般一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因果业力,总有一天会达到这天地所能够承受的极限而爆发出来。

    而因果业力一旦爆发,便将会影响贡献这些因果业力的一切存在!

    这种影响,最终便会以如同此时此刻这般的劫数的方式体现出来。

    这一次的劫数虽说看起来是如此恐怖,甚至感觉上甚至已经超越了当初的第二次天地大劫,但按照这天地诞生以来所集聚的因果业力来计算的话,这劫数的规模似乎并没有什么正常的……

    “这样的话,这天地之前所遭遇的那么多劫数又是什么?”那想法闪过之后,这个想法随着浮现于断世的心中。

    这种想法,让他几乎再一次陷入狂乱之中了。

    好在,他的理智足够强大,在最后关头将他从那种狂乱的深渊之中拉了出来。

    不过,哪怕是被拉了回来,他的心情也依然纷乱,种种杂七杂八的想法不断的在他的心底浮现出来,让他的神色随着不断的变幻起来。

    当初在面对着天地的第二次天地大劫之时,他的实力比起现在还要弱小上许多,但当初的他却能够轻松的领导众多修士帮助这一方天地对抗天地大劫。

    这并非是他的意志和当初相比减弱了多少,而是因为,当初的天地大劫他清楚的知道敌人在何处。而现如今,他却是完全弄不清楚,敌人到底是什么。到底是这一方天地,还是那众生所集聚的因果业力,亦或是,众生……

    这种完全找不到敌人的遭遇,让他哪怕是想要出手帮助这一方天地度过劫数,也完全想不到办法。

    “怎么办,怎么办……”他在这时候心底这个想法不断的涌现,让他的神色随着不断的变幻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当那虚空的阻隔对于那煞气海洋已经变得无比脆弱,似乎下一瞬间就要完全失去阻隔作用的时候,一点灵光终于从断世纷乱的心灵深处慢慢的浮现出来。

    “老师……没错,我还有老师!”这个想法,使得他原本已经近乎绝望的神色瞬间扭转,点点希望从他的眼神深处爆发出来。

    自从当初离开老师隐居之处后,他便再无见过自己的老师。

    而以他对自己老师的信心,哪怕是这一方天地完全毁灭,他也绝对相信自己的老师是能够存活下来的。

    现如今这种完全找不到自己老师的情况,分明便是表明,自己的老师依然能够超脱这劫数,依然能够在这无边的煞气海洋之中守护自我!

    这种情况对于断世来说,简直就像是在无边的黑暗之中忽然多了一束无比明亮的光芒一般,让他在最深的绝望之中找到了一点最为光明的希望!

    瞬间,断世双眼闪烁,感知冲出这一片虚空的深处,向着天地之间探去。

    他的探查目标并不是之前他所探查的,这一方天地的种种情况。而是,在这一方天地的某处所存在着的,哪怕是在天地大劫之中依然能够不受劫数影响的那一处区域,那一处自己老师隐居的所在!

    当他探查到这一处区域的瞬间,他便眼神大亮。

    因为,他忽然发现,哪怕是外界充斥着已经凝聚成为液态的煞气。哪怕是这些煞气甚至已经达到了这天地能够容纳的极限,需要向着虚空深处找寻出路了,这一处区域,居然依然不受任何影响!

    这里,简直就像是这天地之中唯一存在的超脱之地一般,任凭外界的煞气如何暴虐,如何冲击,它都一直保持着当初断世离开之前所见到的模样,处于一片祥和之中……

    “我之前怎么会没有发现这一处位置?!”看着这一处看起来如同黑暗之中的明珠一般的区域,断世心中暗骂自己。若是早早发现这一处位置,他之前哪里用得着这样折磨自己?!

    心中微动,他直接扭曲时空,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跨入了那一处区域。

    这一处区域的面积相对于这一方天地来说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但本身的面积其实却怎么算都算不上窄小的。

    这样的广阔区域,正常来说,有着能力感应整方天地的生灵都应该第一时间发现的。

    但,在这时候,无论是断世还是其他修士,甚至是这么多万年以来这一方天地之中生灭的众生,都没有任何一个发现这一处区域的存在!

    便是那些在附近的文明,也完全没有办法将自己的触角向着这一处区域探入,对于他们来说,这一片区域就像是完全不存在一般,无论他们怎么努力去探索,都无法发现这里的存在!

    而断世这时候之所以能够发现这一处区域的存在,却就是因为他的道行境界足够高深,而且当初对于这一处区域的记忆足够深刻,再加上现如今的形势逼迫着他的缘故……

    挪移虚空,对于断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哪怕是这时候他不能通过正常的天地,也依然轻轻松松的,就已经是来到了这一处区域之中,来到了,当初罗帆所隐居的那一处茅草屋所在之处。

    来到这里的瞬间,他便感觉周身一轻,原本笼罩在自己身上的那种绝望之感瞬间完全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舒适。

    至于那些原本贯穿自身的那无数因果联系,更是在这瞬间完全断开,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至于他身上所涌现出来的那无数黑雾,更是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是短短的呼吸之间,他看起来就像是超脱了劫数一般!

    这种变化,让断世忽然生出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原本因为修行而渐渐产生的,一种对自己的老师罗帆的轻视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与老师之间的差距居然依然如此巨大……”他的心底有着这样的想法渐渐的浮现出来。随着这个想法,他的面色变得有些涨红起来……

    紧接着,他的面上猛然显现出一种紧张之色:“老师现在在何处?!为何这里没有老师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