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九章 力挽狂澜

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九章 力挽狂澜

    这一处原本该是自己老师隐居的所在,在这时候却是空空荡荡的,虽然看起来依然是如此的悠然,如此的惬意,如此的闲适,但,却缺少了最关键的存在,他的老师,罗帆!

    这让一直以为罗帆便拿回在这里的断世心中不由得产生一种难言的恐慌。

    一种担忧自己老师不愿意见自己的担忧,在这时候让他的心绪几乎失衡了。

    便在断世开始胡思乱想,甚至理智都要在这种胡思乱想之间被蒙蔽之时,猛然有着一声叹息响彻天地。

    这一声叹息对于一般生灵来说是如此的诡异,就仿佛是这整方天地自身正在发出的叹息一般,给人一种这叹息乃是从自己的心灵深处,从自己的每一寸血肉深处发出来的感觉。

    而对于断世来说,这叹息的出现,却是让他猛然间双眼大亮。

    因为,此时此刻他已经是清楚的辨认出来,这叹息之人,乃是他的老师!他最后的希望所在!

    “老师……”听着这好似从自己身体每一寸血肉发出的叹息声,断世只觉得之前的种种绝望,种种负面情绪都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心。

    他这时候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不会游泳的普通人掉入海中,正绝望之时,忽然从脚下升起一个平台,直接将他托起来一样。

    至于这时候罗帆的叹息为何会以这样的形式出现,这一点对于断世来说,却反而是算不得什么了。

    毕竟,他对于罗帆的实力根本就是盲目信任的。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便是忽然间成就真圣,对他来说,该去思索的也不过是该怎么恭贺自己的老师而已……

    对于断世来说,这一声叹息是让他忽然安心下来。

    而对于这天地之中存在的其他生灵来说,这一声叹息的存在却就完全不是这个意义了。

    对于其他生灵而言,这叹息,却就像是一盆兜头而来的冰水一般,让他们猛然从狂热之中醒转过来,让他们原本已经完全被煞气掩盖,被杀戮淹没的心神忽然恢复了一点难言的清明。

    “我之前在干什么?为什么周围有这么多的尸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与我为敌?……”类似这样的想法在这时候开始在他们的心中不断的浮现出来。

    不过,也只能是这么一小会而已了。

    很快的,周围的无边煞气开始重新侵入他们的心灵,重新将他们刚刚泛出的一点清明给完全消抹,使得他们在这时候一个个的都已经是完全忘记了方才在他们耳中响起的那一声叹息,完全忘记了之前自己心中所浮现出来的那众多疑惑……

    这时候,在那天地意志的居所,在那这天地之中哪怕是罗帆都难以自主找到的所在。

    罗帆已经是睁开了眼睛,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周围浮现出来的那无穷无尽的光影。

    相比于当初,这光影的范围已经是增长了数百倍,而且,更是比起当初要明亮数十倍之多。看起来,已经是失去了原本的那种昏暗的感觉了……

    而天地之光,这时候已经是贯通了这所有的光影,感觉上似乎已经是完全化作周围无尽光影的脉络了一般。

    “因果业力居然会这样爆发……”看着无穷光影,罗帆心中闪过这想法,眼神深处更是有着丝丝明悟浮现出来。

    之前那么多年,他意志是在引导自己的天地之光去掌控这一方天地,对于这一方天地的发展却是完全没有去理会,任凭这天地在自身的规则法则的运转之下自由的发展着。

    可以说,现如今这天地发展到这一步,却完全是其自身的规则与法则相互作用的结果。

    而这个结果之惨烈,更是罗帆在这之前所完全没有想到的。

    在这之前,他的想法,也是和断世差不多。

    这一方天地没有了天地大劫,也没有天地意志去引导一次又一次的劫数产生,从第二次天地大劫之后自然便该是无劫无量,永远平和安定的存在下去。

    却不想,甚至不到一亿年,这一方天地居然就已经是在自己的规则运转之下,发展到了现如今这般,几乎毁灭的境地!

    这种情况,让他忽然明白了许多他之前所未曾预料到的,那天地意志的作用。

    “天地意志的存在,或许有着我之前所没有预料到的更多的意义。”这样想着,他的身上渐渐的有着莫名的光华透出。

    这种光华灌入那天地之光中,使得那天地之光在这瞬间产生了种种微妙的变动。

    在这种变动之下,周围无尽的光影也随着开始变动起来。

    而这时候,整方天地之中遍布的那无尽的煞气海洋就像是忽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镇压住一般,猛然凝住。

    其原本对于这一方天地之中众生所形成的那种种作用也在瞬间停滞下来。

    不过,也只是停滞而已,之前所造成的影响却依然在继续着,依然让这一方天地陷入那种绝对的混乱之中……

    紧接着,这天地的正中央好像是忽然出现了一个黑洞一般,开始疯狂的牵引吸收无穷无尽的煞气,使得这一处黑洞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越来越巨大的漩涡!

    随着这漩涡的扩大,这整方天地之中弥漫着的那煞气海洋的海平面开始不断的降低。

    最先脱离煞气海洋影响的,便是那虚空深处的那诸多修士的洞府,道场,天地,时空……

    随着那些区域脱离煞气海洋,那些区域的主人,也即是那诸多修士一个个的恢复了理智。

    之前发生的种种随着在他们的心中重新浮现出来,使得他们一个个的面色变幻不定起来。

    既是感到惭愧,又有莫名的悲伤,还有着无法言喻的怨恨!

    对这天地的怨恨,对那无边煞气的怨恨!

    对于这些修士而言,他们一直以来都是站在这天地的极高之处,俯瞰着这天地之中的一切众生。

    而方才,他们居然如同那众生一般,被煞气所影响,被煞气淹没了理智,让自身的心灵完全被蒙蔽!这种情况,对他们来说,简直便是在**裸的嘲讽他们的修行成果……

    这让他们怎能不愤怒,怎能不怨恨?

    既然已经恢复了理智,他们原本正在进行的战斗,自然不可能再进行下去。

    这虚空深处原本的混乱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平息下来,便是一些受到在正常情况便是豁出自己的一切也要报复回来那种层次的损失的修士,也完全没有去找那些造成他这种损失的修士报复的想法。

    毕竟,相比于自身受到煞气蒙蔽,受到天地操纵来说,这种不危及心灵,危及性命的损伤有算得了什么?

    “我还是太弱了……”这种想法,在这时候出现在几乎所有修士的心中。

    这些修士在那里进行着这种种心理变化,下方,这一方天地正在进行的变化却并没有因此而有任何影响。

    那一个在这天地正中央存在的巨大漩涡依然是在不断的运转着,时时刻刻的将越来越多的煞气不断的席卷进入这漩涡内部,通过那漩涡传递到一处无比神秘的所在,将其对这一方天地本身的影响尽可能的压缩。

    在这过程之中,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都被凝滞住。

    虽说,他们的内心极度的想要顺从煞气对他们自身心灵的影响将其他生灵撕碎,毁灭。但,他们的身躯,却是根本无法动弹,无法继续进行他们心灵所希望的举动。

    这一方天地实在是太广阔了。

    覆盖整方天地的煞气海洋之中所包含的煞气的量,也着实是太多太多了……

    这么多的煞气,哪怕是有着那巨大的漩涡正在疯狂的席卷吸收,却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这所有的煞气完全吸收一空!

    足足过了数年之久,当那漩涡已经是成长到几乎将整个中央大陆都完全笼罩在其中的时候,那煞气海洋的液面方才终于降低到离地万丈的层次……

    而这,也是这煞气保持液态的最少数量了……

    就在这液面跨越万丈这个临界的瞬间,那液态的煞气猛然间如同沸腾一般,开始不断的翻滚起来,无边的煞气开始不断的从那翻滚出来的气泡之中不断的释放出来,不断地向着整方天地扩散!

    在这种变化之下,那中央的漩涡对于煞气的影响反而是得到了极大的加强,那漩涡的扩大速度猛然就加速了数倍!

    同样的吸力,对液体与对气体的作用效果显然是完全不同的。

    当这煞气开始从液体化作气体的时候,原本不过能够维持这个近乎席卷整个中央大陆那么大小的漩涡的吸力便已经变成了能够维持扩大到整方天地的地步!

    如此这般一来,对于煞气的吸收速度,自然便会大幅度的加快了……

    煞气液化成为液体的速度不慢,要重新变化成为气体,那速度却是更加的快速!

    不过是短短的数月之间,原本的煞气海洋,便已经完全气化,化作了无边无际的,滚滚黑雾充斥这天地之间!

    而这些煞气,却又是受到那遍及整方天地的巨大漩涡的影响,开始疯狂的顺着漩涡不断旋转,最终流入这漩涡正中心,那吸力所诞生的位置!

    等到这煞气海洋完全气化之时,也已经是有着六七成的煞气完全进入这漩涡中心,消失在这天地之间了……

    而当这煞气海洋完全气化之时,这漩涡对于煞气的吸力却又再一次暴涨。

    接下来不过是短短的数日之间,整方天地之中的所有煞气,便已经是被那漩涡中心所完全吸收。这一方天地,重新恢复了这煞气诞生之前的,清明……

    随着所有煞气被吸收一空,这整方天地之中原本被凝滞的一切生灵都开始恢复了活动能力,一个个的开始惊疑不定的看着四周。

    再被凝滞的过程之中,他们确确实实的是受到了煞气的影响,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愤怒与暴戾,但在这时候,在他们心灵之中的煞气被完全吸出来之后,他们的心灵显然已经是完全恢复清明。

    甚至,他们在被煞气影响之时所遭遇的种种,在这时候都已经变得模模糊糊,简直像是上辈子的遭遇一般。

    迷茫了好一阵子,他们渐渐回过神来,种种哭号,种种怒吼,种种惨叫,种种大笑,种种欢喜,不断的在众生身上出现。

    之所以会有这样复杂的表现,原因其实很简单。他们虽然对之前在劫数之中经历的种种一片模糊,但却知道现在自己所在之处,也知道自己相比于当初受了多少伤,更是能够明白自己所珍惜的事与人都损失了多少……

    如此这般一来,哭号、怒吼、惨叫,自然就会出现了。而自身依然活着,依然能够在痛惜自己的损失,那大笑与欢喜,自然也便会出现了。

    不过,这种种原本足以让他们豁出一切去与敌人拼个同归于尽的损失,现如今却并无法让任何生灵产生攻击其他生灵的想法。

    虽说已经是脱离了劫数,但劫数之中的遭遇对他们的心灵所产生的创伤显然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消失的……

    在这种创伤之下,他们对于争斗,对于杀戮,却都是无比排斥,哪怕是有人要对他们动手,他们怕都很难提起反抗的心思的。

    对于众生的心灵变化,罗帆却是完全没有在意。

    在这时候,他却正在处理着此时此刻被他凝聚而来的,那无穷无尽的煞气!

    这些煞气分散开来之时,铺展天地,即便是液化了,也已经是将这整方天地充得密密实实的,甚至需要向着虚空深处去寻找出路。

    但,在这时候,被他凝聚起来之后,这无边煞气,却在这天地的正中央形成了一座顶天立地的巨塔!

    这一座巨塔呈黑色,屹立在这天地的正中央,看起来就像是这天地的脊梁一般。

    整座塔虽说是由煞气凝聚而成,但在这时候,上面却完全没有给人一种煞气的感觉,相反的,反而就像是这天地的主宰,这天地的核心,似乎整方天地都在围绕着这巨塔运转。又甚至,感觉上这整方天地几乎就是由这巨塔泄露出来的力量所演化而成的一般……

    而现在罗帆正在考虑的,便是如何处理这一座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