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一十三章 剧变

正文 第两千四百一十三章 剧变

    这一位强者以大慈悲在当初完成某个无比困难的任务之后,许愿制造出了一个能够短时间内存在的公共空间!

    而为了这个,他不单单付出了那任务的奖励,更是将之前数百次任务的奖励都完全清空,让自身的道行境界不单单没有多二道提升,相反的反而是受到了削弱!使得他在接下来的数十次任务之中,反而是不断的在生死线上挣扎着……

    到现在,都尚且没有脱离生死线,让他甚至连这个自己许愿所制造出来的公共空间都没有前来多少次。

    可以说,没有这一位强者的牺牲,付出,便不可能有着这个公共空间的存在。

    哪怕是,那强者最后所创造出来的也不过是一个临时存在的公共空间而已……

    至于为何这个公共空间能够从原本的临时存在变成现如今这般永久存在,甚至成为了一切任务世界、时空、天地的中转,成为修士离开这巨塔的最后之地,却就是因为其他诸多受到这公共空间恩惠的强者接下来一次又一次的加固,一次又一次的许愿,一次又一次的付出了。

    不过,显然的,除了那最初的强者之外,其他修士即便是许愿、付出,那所受的损失,也远远比不上那最初的强者。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公共空间的中央,才会有着那最初强者的巨大雕塑存在。

    这,代表着一切受到这公共空间恩惠的生灵对那一位强者的感恩……

    事实上,那一位强者能够在生死线上挣扎这么多次任务依然能够一次又一次的活过来,也有着这一切修士对那强者的感恩的缘故。正是他们的感恩在冥冥中守护了那一位强者,才使得那强者哪怕是在情况最为恶劣的状态下,都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

    从某方面来说,这一位强者最初的付出,却也并非毫无所得。

    至少,在他被众生遗忘之前,他的性命,都将得到保证……

    当然,这种收获显然并不是那一位强者原来所能够想到的就是了。

    这样的公共空间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是变得无比复杂,无比严密,甚至已经是划分了一个个的区域,被众多生灵固定了一个个世界的通道。本身世界的诞生,世界的形成是没有什么固定规则的,几乎可以说完全是按照生灵本身的情况所衍生出来的。也即是说,这种划分固定区域,固定出通往一个个世界的通道这种事情本来是不可能出现的。但,奈何进入这巨塔之中的修士实在是太多太多,那些修士组合而成的智慧也实在是太过高妙,太过强大了。在这公共空间出现之后,他们通过一次次的实验,一次次的试探,一次次的施展神通去改变这公共空间,最终居然化不可能为可能,将各个区域所连通的世界给大体固定了下来!

    这种固定,与完全固定那世界的一切发展自然是完全不同。毕竟是巨塔自身的规则,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事情。这种固定,却完全就是大体上的,性质上的固定!也即是说,从某处区域能够进入的世界,便是符合某种标准的,随机的世界!而这种标准,便是他们固定的成果,随机的,便是这巨塔本身规则运转的结果。

    这种固定对于一般生灵来说自然是远远不够,毕竟以一般生灵的能力来说,无法完全确定这些世界的具体模样他们便难以真正的完全确定自己的收获。

    但,对于强大的修士而言,确定某种标准,这已经是足够了。

    因为,只要能够确定某种标准的话,他们安全按照这标准行事,便必然能够得到自己所想要的收获……

    可以说,这公共空间的存在与发展,已经是完全改变了这整个巨塔内部的状况,使得这巨塔更像是变成了一处危险的冒险之地,而不再说那种之前那般完全绝望的考验之地了。

    也正是因为这公共空间的存在,使得众生的存活率,却是相比于最开始要高上许多。

    毕竟,公共空间的存在使得进入巨塔之中的生灵之间的交流已经是增加了不知多少倍。而这种交流的增加,使得先行者的经验能够更多的被后来者所接收。如此这般一来,自然能够让后来者的存活率大幅度的增加。

    这一日,在这巨塔存在的一千年即将到来之时。

    这巨塔,终于生出了一种奇异的变化。

    因为众生的努力,整座巨塔的色泽,终于永久的,改变了一点……

    相比于当初每每有生灵完成某个任务之后从巨塔深处爆发出来的那种光芒照亮巨塔的那种变化,现如今的巨塔在变化的程度上其实还远远比不得那瞬间产生的变化的。

    但,相比于当初那种巨塔色泽的瞬间变化来说,这一次这巨塔的变化,却是永久的!是无论时光持续多久,无论天地变成什么样,它都永远不会变回去的一种变化!

    这种改变之大,可想而知。

    当那些在外界研究巨塔的强者在这变化之后第一眼看到这巨塔之时,便尽皆震惊了。

    这乃是这巨塔从诞生以来所第一次发生的,永久的变化!

    这种变化代表着什么,这些研究巨塔的生灵却是再清楚不过了。一时间,他们尽皆奔走相告,一个个的心神都变得无比振奋:“他们已经将这巨塔完美净化了一部分了!整方天地的煞气,已经永久的减少了一部分了!太好了!太好了!”

    这种呼号声在这时候不断的在这巨塔周围的诸多文明之中不断的回荡着,整方天地在这瞬间好像是完全进入了狂欢之中。

    不过,就在众生狂欢的时候,这巨塔却又有了新的变化出现了。

    猛然间,有着无数奇异的气息从这巨塔之中浮现出来,开始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扩散。

    这种气息,便是每一次巨塔主动将生灵拉入巨塔内部所散发出来的气息!

    这种气息的存在代表着什么,哪怕是最为愚蠢的傻子都清清楚楚。一时间,在这气息笼罩的区域,所有原本狂热的狂欢都在瞬间一滞。感觉上就像是所有人的身体,喉咙,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直接掐住一般。

    这一股从巨塔之中散发出来的气息转眼间便已经是覆盖了巨塔周围的那诸多文明,将这些文明之中的每一处区域都完全笼罩住。

    再接着,气息微微一颤,这范围之中的将近八成生灵都猛然被气息包裹住,顺着回缩的气息,只是一转眼间,便已经是被收入了那巨塔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而将这八成的生灵收入那巨塔之中后,这巨塔再无任何动静,除了那种永久变化的色泽之外,看起来和之前近千年时光并没有任何差别……

    良久,那周围的文明之中剩下的两成生灵尽皆恐慌奔走,哭号不断。

    他们开始在自己的文明之中不断的搜寻,寻找着到底有多少人被带走,寻找自己的亲人、朋友,到底有多少人还能够留下来。

    最终,当他们确认了几乎八成的亲朋好友都已经消失之后,那种哭号却是显得更加的凄厉,恐惧更是变得愈发的强烈起来。

    在这之后,这些文明开始崩解,那些生灵更是各自以各种手段离开了这些文明,向着远离这巨塔的方向而去。

    显然,之前发生的那种事情已经是让他们再不敢停留在这巨塔周围了……

    不过是短短的几个月之间,这巨塔周围的诸多文明,便已经完全变成了废墟。

    便是有着极少数极少数的生灵依然留在这里等待着那巨塔之中脱离出来的生灵,却也不过是零星而已,相比于这些文明所占据的广阔面积来说,却是显得那样的微不足道……

    这天地文明的中心,文化的中心,短短几个月之中,便已经变成了上古的遗迹,成为了一切生灵的禁地……

    这一日,有着一名修士完成了某个任务,从那巨塔之中脱离出来。

    当他看清了这巨塔周围那诸多文明的变化之时,便猛然现出一种吃惊却又夹杂着恍然的神色。

    “怪不得这些时日多了这么多人,原来是这些文明之中的生灵……”这样感慨了一声,他转头看向背后的巨塔,面上现出一种又敬又畏的神色。

    他在这巨塔之中已经是呆了上百年之久,对于这巨塔本身与这巨塔周围的情况却已经是相当了解。在这时候只是一看这巨塔的色泽变化,便知道了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定然是他们这些在巨塔之中努力执行任务的修士通过一次次的努力之后,终于已经达成了永久固定这巨塔净化成果的成就,最终使得这巨塔对于进入其中的生灵的标准大幅度降低。

    这种降低,使得周围文明之中原本并不符合进入这巨塔标准的无数生灵达到了进入的标准。再加上他们又是在这巨塔的边缘停留,在这巨塔看来,根本就是等待着进入巨塔之中去执行任务,帮助这巨塔净化自身,或者说,帮助这天地净化其中的无尽煞气!如此这般一来,这巨塔哪里可能会与这些生灵客气?当然是直接就将这无数生灵拉入巨塔之中了……

    “看来,当初他们的猜想是正确的。在这巨塔周围建立文明,确实是有着极大的隐患……只可惜,哪怕是他们怕也对这种猜测并不太认同,这才使得他们根本没有坚持,甚至绝大多数都在这时候被收入了那巨塔之中。”这修士心中转着这想法,身形已经是落向了自己当初在某个文明之中所建立的洞府,或者说,建立的居住之地之中落去了。

    而他所说的他们,却就是的当初他进入这巨塔之前所听过的一些所谓的研究者了。

    人口数量一多,自然便有各种各样的学说,各种各样的成果不断的出现。哪怕是对这巨塔的研究成果,也是一样。

    其中,便有着一些研究者发表了一种看法。那便是,这巨塔是一种无比危险的存在,停留在这巨塔周围,将会承受某种他们现在还不知道的危险!

    也即是说,停留在这巨塔边缘建立文明,并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最好的,便是将文明迁移,尽可能的远离这巨塔,让这巨塔的危险尽可能的远离他们。

    只是,这种说法,却不过是在小范围流传而已。听到这种说法的生灵,修士,都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认为这乃是这些研究者危言耸听。

    至于迁移文明这种事情,更是不可能进行。

    毕竟,这可是迁移文明,并不是搬家……想要迁移文明,这涉及的方方面面若是同一时间灌入某为修士的心中,却绝对足以让一个最为聪明的修士直接爆开脑袋,整个身躯完全湮灭……

    这样繁重的事件,又怎么可能仅仅因为一些小众的说法就进行?

    想要进行这种迁移,哪怕是整个文明之中最大最权威的组织发表结论,也绝对需要千百年的研究,一次又一次的实验,一次又一次的确定,方才可能有着几分机会进行。

    所以,最终这些文明没有行动,却也并不是奇怪的事情。

    相反的,这些文明若是有行动,反而是显得奇怪了。

    就在这修士落下的时候,他猛然感觉到远处有着一道道气息向着这里而来。

    这些气息距离他最近的都有着千百里,而且,每一股气息都是极为弱小,感觉上便是相比于普通生灵都强不了太多。

    这修士眼光微微一闪,却就已经是明白了他们到底是什么,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看来,是担心他们进入巨塔之中的亲朋了。”心中闪过这想法,这修士也并不离开,只是进行着自己当初在离开巨塔之时就想好的种种实验了。

    离开巨塔这种事情,对于公共空间尚且没有出现之前的修士来说,乃是为了放松,为了享受修行的成就。但,在公共空间出现之后,这种放松,这种享受修行成就的事情,却就已经能够完全放在公共空间了。到了这一步,他们离开这巨塔,为的却就再非这些,而一般都是为了自己的某种目的。或是为了试验自己在巨塔之中无法试验的某些想法,或是为了了结自己在外界的某些因果……

    显然的,这修士却是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