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二十五章 只言片语

正文 第两千四百二十五章 只言片语

    随着他的这话,他的身体内部猛然有着一股庞大无匹的威能轰然放出。 .

    这种威能相比于之前他任何一次所释放出来的威能都不同。其中,隐隐间蕴含了一种属于观念的感觉……

    在这威能的冲击之下,周围那些一般修士即便是看到都感到自己的身心承受无法言喻压力的闪电便如同纸片一般,被瞬间冲得七零八落!

    甚至,便是虚空之上的那乌云,在这时候似乎都承受了强烈的反噬,直接被一股无形的冲击轰散,化作无尽的烟雾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转眼就化作无形,只是让这公共空间的天空变得稍稍黯淡了一点而已……

    “玩耍?!”这时候,那些关注着断世的修士方才反应过来断世之前到底说了什么。

    他居然叫这种几乎能够毁灭他们所有人,能够然这整个公共空间之中一切修士都死于非命的攻击叫做玩耍?!

    而且,这种攻击,他还居然如此轻松的就将其冲散,将其抹去?!

    这盟主到底有多强?!难道已经是传说中的真圣了不成?!

    无数惊疑在这瞬间从诸多修士的心中浮现出来,让他们一个个的面色变幻不定,一时间难以平静下来。

    在这时候,断世却完全没有理会他们。

    他的双目一凝,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的,那蕴含了观念气息的威能便汇聚成为一股,悍然灌入此时此刻这公共空间之中凭空出现的那一道道光柱之中!

    这些光柱之前在那公共空间的剧变之下已经是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瞬间就要崩溃、毁灭。但,在这时候,随着这些威能的注入,那些光柱却是在瞬间得到补强,每一道光柱都像是忽然间被赋予了某种不朽的属性一般,变得无比的强韧。

    感觉上,就像是这公共空间完全毁灭,这些光柱也依然会存在一般……

    随着这些光柱被赋予了这种近乎不朽的特质,断世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轻松之色。

    “看来是成了。”他这样喃喃着,身上原本无比庞大的气势开始慢慢收敛。

    紧接着,他的身形更是一闪之间,就已经是来到了那众多光柱之间,被那些光柱围绕着。

    “这些,便是通往一个个有着新种族诞生的任务世界,若是想要出一份力的,便随我进入那些任务世界,完成任务世界所颁布的任务。”断世来到这里之后,转头看向那众多修士,口中这样说道。

    说话间,他也没有等那些修士回答,身形一闪,就已经是冲入了某一根光柱之中。

    这一根光柱不是其他,正是与当初那一位半伪圣进入那任务世界所在之处完全重合的一处位置所延伸出来的光柱!

    显然,若是这光柱能够与任务世界相连,这光柱所沟通的,便该是当初那一名半伪圣所进入的任务世界!

    那一个,已经被三个种族三分的世界!

    方才断世所说的话语虽说只是用平常的语气,平常的声音,但因为断世本身的威能,却是轻轻松松的就传遍了这整个公共空间,传入了无论有没有能力看到他的生灵的耳中。

    那些有着强决心,决定无论断世前往哪里他们都要追随的修士正想要表决心,便现断世已经是进入光柱之中,消失无踪了。一时间不由得憋在了那里,一个个面色显得颇为古怪。

    而那些尚且没有反应过来到底生什么事的修士却是好一阵子方才反应过来到底生了什么,却是一个个的陷入了犹豫与茫然之中。

    一时间,整个公共空间内部的众生展现出了人心百态……

    对于身后的种种变化,断世虽然没有观察,但却一切了然于心。毕竟,他再怎么说也是掌控了那至高联盟那么多年的存在。对于人心,又怎么可能不了解?

    不过,即便是了解这些,他也没有去鼓动那些生灵的想法,而是任凭那些生灵自己选择。

    毕竟,拯救世界,拯救人类这种事情,终究还是只能志愿。逼迫,鼓动这种事情即便是短时间内有效,长时间便必然会有隐患存在。

    而且,他也相信,绝大多数生灵还是愿意豁出一切参与这个事业的。

    既然如此,他自然也就懒得去鼓动他们,只是任凭他们自己选择,任凭他们遵从自己的心灵去行事了。

    这一个连接任务世界的通道并不是这巨塔自主形成的,而是他借助那公共空间的力量,再结合众多生灵的力量,加上自己的威能所开辟出来的。

    虽然它现如今已经成型,但相比于那巨塔自身所构筑出来的通道来说,却终究还是差上许多。

    在这通道之中前进,相比于借助巨塔的力量前往那任务世界来说,却颠簸了无数倍,危险了无数倍。

    一路上,哪怕是断世,都需要小心谨慎的躲避那通道之中偶尔出现的乱流。躲避那种随时随刻可能出现在这通道之中的种种危险!

    如此这般一来,赶路的度自然是并不快。甚至,相比于那巨塔的传送来说更要缓慢千百倍以上……

    如此这般,不知过了多久,他方才感觉自己冲破了一层无比坚韧的屏障,冲入了某个奇妙的世界之中。

    在他进入这世界的瞬间,他便感受到了无穷的限制被凭空加载在自己身上,将自己的修为,将自己的道行境界,将自己的心智都进行限制,让他的一切都开始以乎想象的度降低!

    就在这个瞬间,断世轻喝一声,这些时日他结合自己老师**之时所说过的只言片语领悟出来的东西被激出来。

    一种微弱的观念气息在他的身体内部爆出来,开始席卷他的周身上下,转眼间就包裹住他的身躯。

    随着这种观念气息的浮现,那种原本加载在他身上的无数限制在瞬间崩塌,他的气息开始重新膨胀,重新提升。

    最终,他却终究保住了近乎假圣级数的道行,相比于原来自然是差了不知多少,但相比于这世界的要求,却又强了无数了。

    “果然有效,没想到老师所在的境界居然如此高妙……”感受着自己留住的道行,断世心中不由得涌起一种难言的敬畏。

    他现在只是稍稍领悟老师所讲的只言片语而已,就已经是获得了能够打破任务世界限制的能力了,若是老师在这里,怕是整个任务世界,甚至整座巨塔对他来说都是无比脆弱的吧?

    毕竟,按照他的经验,这任务世界对于修为的限制虽然不是绝对,不至于如同他一直以来遭遇的任务那般将所有的道行境界完全压制到普通人的层次,也将思维层次都压制到普通人的层次,但却也差不了多少。

    若是真的毫无抵抗的受到这世界影响的话,他现在能够留下来的修为,绝不会比普通人强上多少。最多,也不过是比起普通人要强上十倍而已……

    而现在,他却能够保留假圣级数的道行境界,拥有假圣的实力,这相比之下何止强了亿万倍?!

    “帮助新族群建立公共空间?这便是我的任务吗?”微微感应一下这世界灌入他心中的信息,断世心中闪过莫名复杂的感觉。

    事实上,他方才找到这个任务世界,或者说,找到那新种族之时,却不单单只是打开这通道而已,而是还借助自身之前在这巨塔之中所完成的诸多任务的报酬许愿改变你了巨塔的某些规则,或者说,为这巨塔增添了某些规则。

    当然,这种许愿只是粗略的许愿而已,却并不是具体的许愿。

    粗略的许愿以他完成那么多任务残留下来的报酬还能够勉强做到,若是具体到进行某些细致的改变的话,那他怕是要完成比现在多上百倍甚至前辈的任务,并将所有任务报酬都积累下来才能够做到。

    而他许愿的目标便是,让公共空间之中的所有人进入这些任务空间之后,都能够接到将那新种族限制在这巨塔之中,不能出去,也现不了外面天地的任务!

    而现在,他所接到的这个任务,显然便是这巨塔根据他的许愿所交给他的任务……

    而这个任务虽说是因为他许愿所生,但最终会是这种模样,会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他却也是第一次知道。

    在这之前,至少,在接到这任务之前,他却是完全不知道这巨塔会让他执行这个任务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也不知道,这个任务最终结果对他的终极目标有什么用处……

    “难道,有了公共空间,这些新的种族便会完全放弃对外界的探索不成?”他心中闪过这样的疑惑,有些无法理解这个任务的意义。

    就在他暗自思索着的时候,这世界之中忽然有着点点奇异的时空扭曲凭空出现。

    这些时空扭曲极为怪异,感觉上就像是有着某种存在从世界之外冲入这世界之中一般。

    而这整个世界在这瞬间更是有着种种无形的波动凭空出现,向着那些扭曲之处汇聚,开始对某种存在进行改变。

    这种模样,让断世瞬间明白,这是有着修士进入了这世界之中,再受到这世界的限制,也得到了那巨塔布的任务了……

    “有上百人,度却是相当快啊。”看着这些波动,断世心中闪过莫名的喜悦,这样想到。

    那通道是怎么回事他再清楚不过了。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冲进来上百人,这表明至少有数千名修士在他进入那通道之后的第一时间便跟在他的背后冲入这通道之中!毕竟,那通道是如此危险,上千人冲入其中,说不定只有上百人能够到达目标,其中有九成怕是要被卷入那巨塔之中无边漆黑的乱流之中去了。

    当然,那些被卷入乱流之中的修士却也不是就此身亡。

    事实上,他们被卷入乱流,却不过是开启他们新一轮的任务而已。对与他们来说,其实并没有多少损失……

    当然,对于这一点,除了断世之外,或许没有多少修士知道。在他们看来,或许被乱流卷入便相当于身亡也说不定。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而已。等到那些修士完成任务重新进入公共空间,这种误会自然就会解开,却并不需要断世去对他们进行解释。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就开始执行吧!”断世心中闪过这想法,身形一闪,向着这天地某处熟悉的气息快的冲过去。

    他乃是假圣,这世界对他来说却算是相当狭小,他只是一闪之间,就已经是跨越了大半个世界,直接来到了这世界的某处山脉之中。

    来到这里,他一眼望过去,现这山脉却是相当怪异。

    整片山脉看起来虽然不算大,但其中却隐藏着无数无比庞大的气息!

    这些气息之中,有些甚至哪怕是他现在感应来都相当庞大,给他带来了莫名的压力!

    而整片山脉之中更是有着诸多建筑,诸多看起来绝不是一般文明程度所能够制造出来的建筑。在那建筑之中,他能够感觉到种种无法言喻的气息传递出来,似乎是属于文明的气息,又似乎是属于蛮荒的气息。

    感觉上,就像是两种气息以某种方式结合在一处组成了某种怪异的整体一般。

    “这便是新的种族……”在这瞬间,断世心中便已经是有了明悟。

    这种介于文明与蛮荒之间的气息对他来说却是有着极强的冲击力,让他在这瞬间便知道,若是有着什么种族能够对人类的天地主角地位造成影响,那就唯有下方这么一个种族!

    在这时候,一股奇异的感知扫过他所在之处。

    这一股奇异的感知对断世来说相当熟悉,但在熟悉之中却又有着莫名的陌生之感。感觉上,似乎是某个熟人生了某种他所把握不住的改变之后所出来的感知一般……

    “果然是你。若是早知道会展到这一步,我当初便绝不会放过你。”这时候,断世叹息一声,开口了。

    他原来乃是处于隐藏的状态,现在一开口,这种隐藏的状态却就被瞬间打破。

    随着这种隐藏状态被打破,那一股原本在四处搜寻的感知瞬间把握住他的存在,开始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转眼间便已经是将他笼罩住。

    “是你?!”一声惊疑不定的声音忽然响起,直接传入了断世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