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二十九章 气运与意志

正文 第两千四百二十九章 气运与意志

    在这巨塔之中的妖族终于补全最后一个破绽的时候,在这天地之中无比奇妙的那一处所在,那天地意志所在之处,罗帆却是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

    无论是他本身,还是那天地之光,此时此刻都没有任何行动,而是保持着数百年之前的状态,处于不断掌控越来越多光影的中间过程之中。感觉上就像是有着一种能够影响到他以及这天地之光的时光被按下暂停键一般。

    一缕玄之又玄的意志在这时候已经是化作一种极为微妙的状态,化入了周围无尽的光影之中。

    隐隐间似乎有着某种极为隐晦的联系从某一副光影之中蔓延出来,连接到他的身上。

    在那光影之中,唯有一座无比巍峨,顶天立地一般的黑色巨塔屹立其中。

    显然的,那便是天地正中央的,无边煞气与因果业力所化的巨塔!

    也是当初罗帆为了消除这天地之中可能诞生的劫数所安排下来的解决办法……

    若是仔细观察的话便会现,那种与罗帆产生某种隐晦联系的,便是这一座巨塔!

    同时,那一缕意志之中,融入这一光影内部的那一部分,便是笼罩在这巨塔之上,如同烟雾一般,包裹住这巨塔……

    若是有那当初看到新气运出现在这巨塔的生灵能够看到这一幕的话,他们便会现,这笼罩住巨塔的意志,赫然便与他们所感应到的气运一模一样!无论是分布还是厚度,甚至是特质,都是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再深入那巨塔之中,在那存在着妖族的几个任务世界之中,这时候也有着丝丝缕缕的意志存在。

    这些意志,便像是对这巨塔一般,笼罩住那些任务世界之中的某一片区域,或者说与某生灵紧紧的联系在一起,或是以包裹住生灵的形势,或是以悬浮在生灵头顶遮天蔽日的形势……

    而在那妖祖所在的那各任务世界之中,这种意志的量,却是最多!

    至少,相比于其他诸多任务世界所有的意志加起来的量都要多上数倍!

    除了这一幅光影之外的其他诸多光影之中,罗帆的那意志也都是以类似的表现,笼罩住一名名生灵,一个个种族。

    显然,与那气运有着同样的表现。又或者说,已经是完全转化为那些生灵,那些文明,那些种族的气运了……

    在这种气运的影响之下,整方天地之中,无论是那巨塔之内还是巨塔之外的生灵的行为模式都产生了种种相对应的改变。

    虽然并非化作提线木偶,但却与提线木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种种气运虽说完全是罗帆的意志所化,但既然是完整的气运,自然不可能尽皆和谐亲和,而是依然有着种种冲突,种种针对,甚至不共戴天……

    如此这般一来,在那气运的影响之下,一种夹杂着有序的混乱,开始在这天地的各处爆出来。

    整方天地好像是进入了一种莫名的乱世之中一般。

    被气运影响的生灵的命运由此生了巨大的改变。

    原本处于底层的生灵因为气运勃,翻身逆袭,在极短的时间里面成长为一个庞然强者,轻松的碾压原本高高在上的强者。

    而原本处于顶层的存在,因为气运沦落,却处处倒霉,最终反而是一落千丈,甚至最终死无葬身之地。

    当然,事情却也不尽然尽皆由气运决定。

    其中却也不乏本身气运强大的因为某种原因而失败,不乏有些气运弱小的因为种种因素的交织影响而获得成功,逆反了气运所规定的结果。

    在这过程之中,无数玄之又玄的微妙信息通过那气运,或者说罗帆的意志,传递到了他的心中,在他此时已经是波澜起伏的心海之间掀起更加激烈的波澜……

    从其中,更是有着丝丝缕缕的微妙领悟在他的心灵深处渐渐凝聚,慢慢成型。

    不过,毕竟只是开始而已,这种微妙的领悟却也只是出现雏形罢了,想要真正凝聚,真正成型,却还需要极为漫长的时光。

    别看从这巨塔立起到现在在巨塔之中的生灵所经历的时光已经是有不知多少亿万年了。但事实上,对于外界来说,从这巨塔立起,一直到现在也不过是千把年而已……

    这点时间,即便是相对于那些刚刚拥有一点凡之力的一般修士来说都算不得多漫长,更何况是对于已经是入劫强者的罗帆来说了。

    可以说,这段时间对他而言,却也不过与眨一下眼差不多的时间而已。

    哪怕是他的心性卓,领悟能力越一切存在的想象,这么短的时间,却也不可能将他在这数百年之间灵光一闪所想到的方法彻底完善的。

    所以,此时此刻,他通过以自身意志化作生灵、文明、种族气运的办法所获得的收获却依然是模模糊糊,顶多只能够算是一个雏形而已。

    不过,即便是这个雏形,对他来说,也已经是一个极大的鼓舞,甚至让他放弃了原本借助天地之光去彻底掌控这一方天地的打算,而是准备先看看这个办法真正完成,真正成型之后的所得再说!

    ……

    对于那隐藏于天地意志居所的改变,这天地之中的众生自然不可能知道。

    哪怕是断世,相对于那个等级来说,也依然有着不知多遥远的距离,更不可能想到他现在正在进行的努力是与那里有关的。

    观人不观己,断世能够看清妖祖的气运,能够看到妖族的气运,也能够看到人类的气运。但,他对于自己的气运却是半点都看不到!

    此时此刻,他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身上笼罩着一股相比于妖祖也是丝毫不差的气运!

    这一股气运与妖祖的气运结成了极为诡异的关系,似乎时刻的与那妖祖的气运相互冲撞,相互碾压,又似乎彼此支援,彼此支持……却是将传说中的相爱相杀展现得淋漓尽致……

    可以说,若是他能够看到自己的气运的话,那么,他就知道,妖祖能够成长到什么程度是看他,而他能够成长到什么程度,很大程度,而已是看这妖祖!

    当然,这只是若是而已……

    这种因为罗帆的意志而生成的气运可并不是一般的气运。若是一般的气运,虽说也有着观人不观己的特性,但以断世的能力终究还是能够想到办法绕过的。但,既然是来自罗帆的意志,那么,这种气运却就已经不再是比起罗帆要差上不知多少个等级的存在所能够绕过的了。

    所以,对于这些,断世却是一头雾水,完全弄不清楚其中的真实。

    至于妖祖,现如今他虽说已经是依托这任务世界而存在的假圣了,但相比于断世来说终究还是差了数个等级。如此这般一来,他自然也看不透断世的气运,更看不透他自己的气运。

    唯有对妖族的气运他还能够隐隐间有所感觉而已。

    但,就是这些感觉,却也已经足够让他震撼莫名了。

    这种生机勃勃,潜力惊人的气运,对他来说,却就如同直接将一个太阳放在普通人跟前一般,光是感应到,就已经是足以让他瞬间理解了断世的担忧,心中原本存在的丝丝不爽早已是完全消失,瞬间,就从心灵深处产生一股配合的情绪出来了。

    随着断世的深层态度改变,这整个任务世界开始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原本极为收敛,偏安一隅的妖族,开始向着整个任务世界彰显自己的獠牙,开始将自己隐藏起来的力量再无限制的释放出来。

    无论是荒兽还是人类,在这过程之中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妖族的地盘开始快的扩展,不断的增大,其他两族的地盘却开始渐渐收缩,变得越来越小。

    对于这种压迫,那两个种族自然不可能老老实实接受。

    当下,一场又一场的战争开始在这任务世界的各处爆出来。

    而那些进入这个任务世界的其他修士也参与其中,他们有些站在妖族的立场,有些站在人族的立场,有些站在荒兽的立场,以近乎完全没有自我立场的方式参与了这一场遍及整个任务世界的战争之中,完成这个任务世界所赋予他们的一个又一个的任务。

    在这任务的过程之中,三个种族的争斗变得越来越激烈。

    其中的战争规模变得越来越大。

    起初不过是那些散仙之境以下的生灵之间进行战争而已,随着时间的推移,参与战争的生灵的层次变得越来越高。从散仙之下变成散仙,再变成真仙,再变成金仙,再变成太乙纯阳级数……

    如此这般,在这任务世界的数千年之后,参与者,已经是达到了假圣级数!

    而当参与者的层次达到了这个层次之后,战斗的三方,已经是变成了两方。

    人族这么一个没有假圣的种族即便是有着众多修士的帮助,最终也在战斗之中被清扫出去,尽皆被送出这一个任务世界之外了……

    没错,并不是被灭杀一空,而是被送出这个世界之外!

    经过了这数千年的厮杀,经过诸多修士任务的冲突,这个任务世界的本质不知不觉间已经是生了改变,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是开始脱任务世界的桎梏,带上了一点属于公共空间的韵味。

    而这种属于公共空间的韵味就使得这任务世界能够与其他任务世界联系在一起,使得一些强者能够通过种种手段来打开通往其他任务世界的通道!

    而人族,便是在那些假圣级数的修士的手段之下,打开了前往其他任务世界的通道,所有幸存者都离开了这个任务世界……

    随着人族的离开,这个任务世界之中的形势却就从原本的三国大战变成了楚汉争霸。

    妖族与荒兽之间的争斗变得相比于之前愈的激烈,愈的残酷起来。

    整个任务世界若不是有着断世在支撑,光是那些假圣之间的争斗怕就已经足以让这个任务世界崩溃毁灭不知多少万次了。

    而即便是有着断世支撑,这个任务世界也再非原本那般平静稳定,而是如同风雨飘摇的小舟一般,时刻的处于崩溃覆灭的边缘,所有在这任务世界之中的生灵,无论是荒兽还是妖族,都在每时每刻有着自己能不能活过下个瞬间的担忧。

    在这种情况下,这一个任务世界对于妖族与荒兽的吸引力却都不由自主的降低了。

    若是没有其他任务世界的存在,他们必然只能重新协商,将战争的规模进行控制,免得彼此同归于尽。

    但,现在有了其他任务世界的存在,甚至人族都已经被驱除出去,进入了其他任务世界了,他们自然也就再不害怕这个任务世界会毁灭了。至少,这种担心,不至于压下他们对彼此的仇怨……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们之间的厮杀却并没有因为这个任务世界的风雨飘摇而停止,反而是愈的不顾一切了。

    到了这一步,依然留在这个任务世界之中的修士数量却已经是不多。

    只剩下一些高阶伪圣以及假圣之上的修士依然留在这个任务世界之中,去站在荒兽或者妖族的立场上去完成这个任务世界所布的,或者说,断世借助这个巨塔所布给他们的任务而已……

    毕竟,到了这种假圣都参与战争的形势,除了这个等级之上的修士之外,其他修士都没有任何参与的能力!

    “看来已经差不多了……”这一日,在妖族的最高指挥中心之处,妖祖神色有些复杂的对一旁的断世说道。

    这时候断世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身上的存在感已经收敛到了极致,即便是妖祖,若不是早早知道他在这里,也绝不可能现他的存在。

    听到妖祖这话,断世神色平静的点点头,道:“确实已经差不多了。准备了这么多年,挖了这么多坑,结果怎么样,就看接下来的了。”

    这时候,在他们的下方还有着数名妖族的假圣在那里。只是,他们这时候却对妖祖与断世之间的交谈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完全听不到他们的交谈一般。

    妖祖看着下方的假圣,再看看指挥中心之外存在的无数妖族,眼光继续外放,看向与这里进行对峙的那无尽的荒兽,眼神之中闪现出莫名复杂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