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三十八章 压迫

正文 第两千四百三十八章 压迫

    战争悍然爆发。《

    荒兽源源不断的侵入那世界之中,与那世界之中原本存在的妖族与人类进行着厮杀。

    在这厮杀的过程之中,更是有着荒兽投入这个世界之中的那些与荒兽同一种性质的生物群之中,开始收服这些生物群,将他们的荒兽本质激发出来,使得这些生物群成为荒兽的力量,帮助他们去战斗,去厮杀。

    这世界之中的人类与妖族虽然相当不弱,但毕竟只是一个世界之中的人类与妖族而已。便是有着从外界而来的,执行任务的人类与妖族,那也不过是数名而已。

    而他们的敌人,荒兽这一边,却是有着不少绝望者,更是有着相当大量的假圣存在!

    至于荒兽的数量更是源源不断,无论损失多少都能够得到补充。

    在这样的情况下,战争的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最终,不过是短短的数年之间,这个世界之中的人类与妖族便已经是被荒兽完全击溃,抹去,整个世界,被荒兽完全占据!

    “你们到底是谁?!”在被灭杀的最后一刻,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族,都发出了这样的呐喊。

    “我们,是荒兽!”一名荒兽的假圣终于第一次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向着两个注定成为荒兽敌人,注定与荒兽在诸天万界进行厮杀,争夺诸天万界主宰地位的种族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荒兽?!为什么荒兽会这么强大?!我们不是已经战胜所有荒兽了?!”这个想法在这时候出现在这人类与妖族的心中,最终通过某种神秘无比的渠道,传递到了双方的总部,双方的,公共空间之处,被其他人类,其他妖族所知晓。

    不过,这样发展的结果会如何只能等日后才知道,现如今,对于荒兽来说,他们已经是取得了胜利。他们,已经是征服了第一个异界!

    而在断世的眼中,荒兽这个族群的气运,因为这个行动,却是已经是与另外两股庞大无匹的气运碰在一处,压迫着那两股庞大的气运,也承受着那两股气运的压迫!

    “气运对碰开始了……接下来,就是找到均衡,形成三足鼎立的局势,稳定这巨塔内部的形势了……”看着这三股庞大气势,断世心中闪过这想法,九个头颅之上的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深邃。

    他能够感觉到,有着一道目光正遵循着气运的联系向着这里探索过来。

    这一道目光,他无比熟悉。

    正是妖祖的目光!

    显然,这时候妖祖同样是感觉到了气运的异常,也同样是有了战争的预感!

    感受着这种目光,断世哪怕是早已下定决心,也忍不住暗自苦笑起来。当初他眼睁睁看着妖祖从一个人类的英雄成为妖族之祖,成为人类的敌人。现如今,他也落得了同样的下场,同样是成为人类敌人之祖,同样是需要与人类为敌,而且,更是要与之前他所帮助的妖族为敌……

    这种风水轮流转的感觉,让他的心情感觉自然是相当复杂。

    在这复杂的感觉之中,断世叹息一声,那个能够吞噬一切的狮子头悍然张开嘴巴,向着前方的那一个世界勐扑过去!

    那个世界相对于那些依附在他身上的诸多时空来说自然是要庞大不知多少倍。但相对于这狮子头来说,却甚至不足他一口吞的。

    因此,在这时候,这个世界,几乎没有引起任何波澜的,就已经是落入了他的口中,被他一个咕噜,吞入腹中,进入了那一个奇异的时空之中……

    “他们还没有出来!”那些感应到这一切的荒兽强者惊怒交加的大吼着。

    此时此刻,那个世界之中可是还有着无数荒兽,甚至还有着几名荒兽的假圣在那里。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个世界被这九头巨狮吞噬,那岂不是连同那些荒兽的强者也被吞噬了?!

    哪怕是对于其他荒兽本身并没有太深厚的情感,但现在既然已经是认同彼此是同一个族群,对于整个族群已经是有着相当强的认同感了,那他们自然不可能对这毫无心理波动。

    此时此刻,那些绝望者心中甚至开始怀疑这一切是不是那九头巨狮的阴谋!那九头巨狮是不是就是为了最后将世界吞噬方才鼓荡他们去将那世界征服的?!

    只是,他如此强大,如此庞大,要吞噬世界哪里还用得着经过那世界之中的生灵的同意,直接吞过去不就行了?为何还要他们多此一举的去将那世界征服?!

    这种种纷繁杂乱的想法在这时候出现在那些绝望者的心中。

    而就在这时候,所有的时空都开始蠕动起来。

    似乎有着某种力量正在抓着这些时空进行扭动,又像是有着某种奇特的存在从某种神秘的渠道被注入这些时空之中,让这些时空从根本上发生某种微妙的改变一般……

    这种变化,使得众多绝望者感觉到异常,一个个的停下原本已经压抑不住的发泄情绪的冲动,而似乎开始小心的体察自己所在的时空到底发生什么变化,为何又会有这样的变化。

    随着他们的体察,他们便发现了一个让他们颇为尴尬的事实。

    那便是,这些时空之中都开始增大了。

    或是增加了一个大陆,或是增加了一些岛屿,或是干脆就在大陆之上新开辟出来一片以前所没有的区域……

    而在这些大陆,这些岛屿,这些区域之中,他们能够看到一些相当熟悉的身影。

    那是他们之前送入另一个世界之中的荒兽!

    “这是,那个世界被分割开来融入各个时空?!”看到这一切,辨认出那些熟悉的身影,这些绝望者哪里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明白这个之后,他们自然便知道,自己怕是误会了那九头巨狮。他将那世界吞噬,或许只是他将那世界融入这诸天万界的一种方法而已……

    当想到这个,他们便忽然觉得,或许这样的办法才是征服这些世界最好的办法!

    而且,这样的征服,也才是最彻底的,对诸天万界最有好处的方法!

    毕竟,他们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却都知道,他们这诸天万界之中的众多时空相对于真正的世界来说,却还是要差上一个等级。不光是大小,还有着规则法则的完善程度,严密程度,相比之下都要差上许多。

    也正是因为如此,诸天万界之中的那些时空只能被称作时空,而不能被称作世界!

    哪怕是,他们将这诸多时空组成的整体称作是诸天万界,也无法改变这个本质。

    如此这般一来,将其他世界吞噬,融入这诸天万界之中的每一个时空之中,却就相当于一点点的弥补诸天万界的不足。

    等有朝一日融入的世界足够多的话,这诸天万界之中的无数时空,将会真正的成长为无数世界!

    到时候,这诸天万界的名号,方才算是名副其实!

    当然,这诸天万界之中有着如此众多的时空,每吞噬一个世界之后,每一个时空所能够得到的弥补自然不会太多。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将每一个时空都培养成为真正的世界,那所需要的世界数量,怕将会多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

    或许需要政府个亿万世界方才能够达到目的……

    不过,终究是一个途径。

    而发现这一点的这些荒兽,忽然对征服其他世界有了更多的动力了。

    “一定要将诸天万界变得名副其实!”在这瞬间,这些绝望者心中下定了决心,一个个的身上涌出强烈的斗志。

    原来他们只是基于那九头巨狮的要求而采取行动去征服世界,拯救荒兽。而现在,除了这些理由之外,他们却多了一个吞噬世界,补全诸天万界的这个理由!而且,相比之下,这后面一个理由,显然更让他们心动!

    毕竟,他们哪怕是已经是绝望者了,也无法超脱这些时空,无法如同九头巨狮一般能够在无边黑暗之中随意往来。而是需要呆在那些时空之内,凭借着时空的存在来抵御外界的一切威胁!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所在的时空越是完善,越是广阔,越是强大,就代表着他们越是安全!有着这样的背景,他们会有这样的动力,却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随着绝望者明白过来,绝望者之下的诸多生灵,从上到下,尽皆开始陆陆续续的明白过来这种变化。

    随着,有着越来越强的斗志开始在诸天万界之中的无数荒兽心中诞生,让他们开始摩拳擦掌的期待着下一次找到世界,征服世界的战争开始发生了。

    对于这种期待,断世自然不会辜负。

    在将那世界转化成为诸多时空成长的养分之后,他再度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的某个世界冲去。

    接着,如同之前一般的征服过程再度出现。

    又是数年,那个新的世界被征服,其中的妖族与人类要么逃跑,要么被抹杀,最终消失无踪,让那个世界再无任何反抗能力的就被断世的狮子头吞噬,不多一会就转化为诸天万界之中众多时空成长的养分,让那些时空再一次得到成长……

    相比于上一次,这一次众多荒兽对于那九头巨狮吞噬世界的表现却是淡定了许多。虽然依然有些惊疑不定,但至少没有上次那么夸张了。

    而等到那些时空真正得到养分,真正得到成长,那其中的荒兽也尽皆重新回到这时空之后,所有的荒兽终于完全放下心来,开始尽情的欢唿。

    ……

    “荒兽为何会统一起来?没有一个智慧的核心,他们绝不可能形成整体!到底是谁成为了他们的核心?!难道是突变个体?!”在妖族的公共空间之中,妖祖感应着整个妖族的气运受到越来越庞大的压迫,心中充满了惊疑。

    已经有两个妖族发现的任务世界被征服,甚至毁灭了。到了这一步,他哪怕是再不愿意相信,也只能承认,荒兽一族,已经是如同妖族一般统一起来,并开始与人类与妖族同时为敌了!

    这,明显是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让他原来的许多安排都化作浮云。

    这时候,有着妖族假圣前来请战:“祖师,我等不能再沉默下去了!现在下面的族人已经是有了焦躁的迹象了,若是再不能将荒兽打下来,怕是会有不小的混乱出现!”

    对于妖族而言,荒兽,就是他们的最大的敌人!

    因为,当初这个世界便是荒兽、妖族、人类所共有的。而他们在占据这个世界的时候,更是最后方才将荒兽赶出去,让荒兽最终流落外界无边黑暗之中。

    现如今,荒兽忽然起来,这让妖族却是开始担心他们会不会就是报复妖族,反攻他们,试图重新夺回这个世界!

    这种担心,自然便使得原本无比安心的诸多妖族,开始陷入了微微的恐惧之中。

    而这种微微的恐惧,表现出来,便是那妖族假圣所说的,焦躁……

    听到这个,妖祖眼光一闪,道:“也好,现在荒兽的用意不明,你便先带着几个精英去试探一番吧。”

    那妖族假圣一听,便是大喜过望,连忙应了一声:“谨遵祖师之命!”

    妖祖挥挥手,便让他下去安排。

    那假圣下去之后,妖祖遥遥看着黑暗之中传来的那一股属于荒兽的气运压迫,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这种压迫,似乎有些熟悉,我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感受过这种压迫?……”他心中闪过这个想法。

    断世在那无边的煞气与因果业力之中化身九头巨狮已经生存了数十亿年之久,在这妖族的公共空间之中,那时间也过去了相当的时光。这么漫长的时光之中,妖祖早已是不知不觉间将自己的道行境界再度拔升,现如今他却再非当初那种假圣的层次,而是已经是达到了绝望者的巅峰,隐隐间已经是触摸到了至高皇者的边缘!

    其实力相比于当初,何止是强大了万倍?

    这样的实力,使得他已经是有着数亿年未曾感应到这种当初在弱小层次方才感受到的压迫了。

    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感受到类似的压迫,更想不清楚这种压迫代表的到底是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