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二次元王座 > 二次元王座 正文 第426章 愉悦的季空

二次元王座 正文 第426章 愉悦的季空

    在前世,《刀剑神域》动画第一季的前十四集,也就是sao篇,在小说里其实是分为两卷来写的。

    第一卷写的是桐人与亚丝娜的故事以及通关游戏,第二卷则在写桐人与其他妹子的故事,相当于一个番外篇。

    于是有很多人在推荐《刀剑神域》的时候,甚至都会说出小说第二卷不用看这种话。

    还有些人在看到第三卷的时候会一脸懵逼,因为第三卷的内容根本接不上第二卷的剧情——因为第三卷其实是紧跟着第一卷来写的。

    季空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也为了让剧情更加的连贯,所以把原本的第一卷与第二卷融合了。

    也因此,他现在所写的第二卷,实际上是前世《刀剑神域》小说的第三卷,即妖精之舞篇。

    妖精之舞篇讲述的是桐人为了营救被困的亚丝娜,进入了一个名为alo的完全潜行游戏中,在这里他遇见了自己的mèi mèi莉法直叶,并与新的敌人须乡伸之展开战斗。

    同样的,这段在动画中只用了十一集的内容,在小说里也被分为了两卷来写,但这次季空并没有将其融合。

    因为这两卷的内容很连贯,也不存在说是番外篇这种问题,所以分开写没有任何问题。

    因此断章这种事情也就在所难免了。

    事实上第二卷的结尾,正是写到亚丝娜瞒着须乡伸之偷偷离开鸟笼去寻找桐人,然后剧情就在这里戛然而止。

    说实话,在写到这里,并将稿子交给铃木一智后,季空就预感到了会被人骂做断章狂魔——换他他也骂,不带这样吊人胃口的啊!

    所以当看见贴吧里铺天盖地都是诸如这种帖子时,季空表示非常的淡定。

    甚至看着这些人的悲鸣,他还有一种淡淡的愉悦感油然而生,这大概就是某种创作者的奇妙心态吧。

    断章本来就是一种写作手法,任何人在被编辑教导写作的时候,断章就是必定要提及的内容,巧妙的断章能够大大提高读者对于下一卷的期待值,让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下一卷的内容。

    所以别看这些读者现在在贴吧上骂的厉害,但季空真的出第三卷了,他们绝对是买买买!

    不过断章狂魔这件事可以理解,说我迷恋又是怎么回事?

    季空开始在贴吧上寻找——其实根本不用刻意寻找,在一个被人工置顶的帖子里,季空就得到了dá àn。

    这是帖子的标题。

    至于帖子内容,则是一张大大的插画,嗯,就是季空亲自画的。

    而插画的内容,是亚丝娜被束缚着双手,坐在鸟笼的边缘,一脸渴望的望着外面的世界。

    “我闻到了本子的气息!”

    二楼便是这样的回复,下面是一连串的+1

    三楼:“看硬了怎么办?”

    下面还是一连串的+1

    四楼:“空老师画这种拘束的场景很有心得啊,根据我多年的心得来判断,类似的这种场景空老师一定是在心里构思已久,所以才能画的如此传神!因此我大胆的判断,空老师一定是一个爱好者!”

    下面依然是一连串的+1

    “所以说你们除了会+1到底还会什么啊?”

    季空以手扶额,朝下翻了翻,总算找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回复。

    柏木英理:“没想到空老师竟然会给出这么棒的素材,我的灵感已经压抑不住了!新的本子筹备中!”

    “哇!是柏木英理老师!”

    “老师,今年的夏季就拜托你了,我就指望着靠你的本子度日了!”

    “柏木英理老师加油,我喜欢你的画风!”

    柏木英理:“放心吧大家,我目前正在夜以继日的创作之中,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柏木英理,人气**同人画家,画风唯美且剧情动人,尤其擅长凌辱系风格,在同人志这个圈子里有着非常高的知名度。

    所以当她说出要画《刀剑神域》本子的时候,自然会让其他人非常期待。

    不过季空的额头却冒出了一根青筋。

    “英梨梨这个混蛋!”

    别人不知道,但他却是知道,这个笔名叫做柏木英理的本子画师,真实身份就是丰之崎学院那个娇小可爱的泽村·斯宾塞·英梨梨!

    不过就算知道了,关于这件事他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在加入社团之前,英梨梨本来的工作就是画本子,每个月都要交稿,而且她的爱好似乎也是画本子,虽然如今加入了幻想乡,但季空并不能因此就磨灭了她的爱好。

    更何况她在社团里的工作也很努力,原画画的很认真,且在加入社团之初,季空便答应了她要画《刀剑神域》本子的条件。

    至于《刀剑神域》以后会出本子这种事,季空也是无力阻止的。

    在前世亚丝娜都能以一己之力单挑整个舰队,而在现在这个没有舰娘、没有东方的世界里又会火到哪种地步?

    季空都不敢去想了。

    “看完之后,我们的空老师有什么感想呢?”

    见季空从电脑前抬起头来,霞之丘诗羽便来到季空背后开口问道。

    “这只不过是粉丝们开个玩笑而已,我能有什么感想?”

    季空耸了耸肩,摘下防蓝光的眼镜,扭过头。

    是的,这明显只是粉丝的一个玩笑而已,根本就没有丝毫恶意,其他人也不会当真,所以他当然不会有什么感想。

    话说在刚开始听见霞之丘诗羽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还真以为自己不知不觉间暴露出了什么呢。

    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而看着季空摘下眼镜,霞之丘诗羽也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她和东城绫一样,比较喜欢季空戴着眼镜的样子,一方面那样的季空看起来比较成熟,另一方面,她总觉得这样的季空,更符合心目中“空老师”的形象。

    在知晓空老师的真实身份之前,她对空老师只是简单的尊敬与仰慕,但在“季空”和“空老师”这两个形象结合之后,有些东西就开始慢慢的变化了……

    尤其夜深人静躺在床上之时,她自己脑补一些情节……真的好刺激!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