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肆虐在武侠 > 正文 第106章 封禅台

正文 第106章 封禅台

    嵩山派大请帖,请各位武林人士参与五岳并派之事真的是惊动了整个武林。

    如今日月神教复苏,而嵩山并派之举为正道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因为五岳若并派则又会出现一个级门派,不弱于少林,武当。

    那时候日月神教再强大,又怎能比得了三派合击。

    数日后到了嵩山脚下,离会期尚有两天,等到三月十五正日,岳不群率同众弟子,天未明便启程上山,走到半山,凉亭中有四名身穿黄杉的嵩山弟子上来迎接,对岳不群执礼甚恭,说道:“嵩山末学后进恭迎华山岳掌门大驾,敝派左掌门在山上恭候。”

    岳不群问道:“其他人都到了吗?”

    那人道:“泰山、衡山、恒山三派的师伯叔和师兄们,昨天便都已到了,岳师叔和众师兄到来,那是再好不过。”

    岳不群心一沉,恒山派,泰山派,以及衡山派竟然都没和自己打招呼就来了,这说明这些人已经被嵩山收买,再也不和自己站在一个阵营。

    看来这次并派势在必行。

    不过岳不群露出诡秘的笑容:“或许左冷禅是在为我做嫁衣尼。”

    练成“辟邪剑谱”之后他心思诡秘,自认为自己武功不弱于任何人。

    岳不群一路上山,只见山道上打扫干净,每过数里,便有几名嵩山弟子备了茶水点心,迎接宾客,足见嵩山派这次准备得甚是周到,但也由此可见,左冷禅对这五岳派掌门之位是势在必得,绝不容有人阻拦。

    走了片刻前面又有几名嵩山弟子追将上来,和岳不群见礼,说道:“少林、武当、昆仑、峨嵋、峒崆、青城各派的掌门人和前辈名宿,今日都要聚会嵩山,参与五岳派推选掌门人的大典,昆仑派和青城派的师弟也都已经到了,岳师叔来得正好,大家都在山上候你驾到。”

    这几人眉宇之间颇有傲色,听他们语气,显然认为五岳派掌门一席,说甚么也脱不出嵩山掌门的手掌心。

    岳不群心里思索,这次阵容这么浩大,左冷禅真是志在必得呀!

    “不过左冷禅你可知道你是为我做嫁衣。”

    岳不群因为左冷禅做了几十年的忍者神龟。

    练了“辟邪剑谱”之后他将所有负面情绪都泄出来,因此左冷禅是他平生大敌。

    一想到要让这个平生大敌的全部算盘落空,他就非常的畅快。

    行了一程,忽听得水声如雷,树巅两条玉龙直挂下来,双瀑并泻,屈曲旋,飞跃奔逸。

    众人自瀑布之侧上峰,引导的弟子说道:“这叫作胜观峰,岳师叔,你看比之华山景物,却又如何?”

    岳不群道:“华山俊秀而嵩山端严,各具妙景。”

    那弟子道:“嵩山位天下之中,在汉唐二朝邦畿之内,原是天下群山之,岳师叔请看,这等气象,无怪历代帝王均建都于嵩山之麓了。”

    其意似说嵩山为群山之,嵩山派也当为诸派的领袖。

    岳不群微微一笑,道:“不知我辈江湖豪士,与帝皇官吏拉得上什么干系?左师叔时常结交官府吗?”

    那弟子脸上一红,便不再说了。

    由此而上,山道越来越险,引导的弟子一路指点,说:“这是青冈峰,青冈坪,这是大铁梁峡,小铁梁峡。”

    “炽梁峡之右尽是怪石,其左则是万仞深壑,渺不见底。”

    一名弟子拾起一块大石抛下壑去,大石和山壁相撞,初时轰然如雷,其后声音极小,终至杳不可闻。

    岳不群道:“师侄,今日来到嵩山的有多少人啊?”

    那汉子道:“少说也有二千人了。”

    两千多人?

    岳不群心里暗思,若是能在两千多人面前大败左冷禅不要太畅快。

    可以说练了“辟邪剑谱”之后的老岳变得非常的癫狂,也特别喜欢做白日梦。

    转了一个弯,更向上行,陡见双峰中断,天然现出一个门户,疾风从断绝处吹出,云雾随风扑面而至。

    岳不群问道道:“这叫作什么所在?怎地变哑巴了?”

    那嵩山弟子苦着脸道:“这叫作朝天门。”

    众人折向西北,又上了一段山路,忽听得鼓乐声响起,但见峰顶的旷地之上黑压压地,聚集着数千人,引路的数名嵩山弟子加快脚步,上峰报讯,岳不群等跟着上峰。

    只见左冷禅身披土黄色布袍,率领了二十名弟子,拱手相迎。

    岳不群此刻虽是恒华山掌门,但也不敢怠慢,毕竟左冷禅威压多年,当下行礼道:“岳不群拜见左师兄。”

    左冷禅道:“多日不见,岳师弟风采更胜往昔,武功也更进一步真是可喜可贺。”

    左冷禅在仔细的打量着老岳。

    他现老岳竟然还有胡子,不由的猜测,这胡子应该是假的吧。

    左冷禅现,老岳虽然隐藏的深,但他举手投足之间还是有一股娘气,这是他掩盖不了的。

    “看来老岳还真是勇敢呀,竟然真的自斩一刀。”

    岳不群听到左冷禅说“武功更进一步,可喜可贺”时当真是五味杂陈。

    只有他知道自己为此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只是老岳向来心思阴沉,虽然内心里已经翻江倒海,但表面上还是不露分毫,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

    岳不群道:“不知诸位师兄在哪里。”

    左冷禅拍了一下头道。

    左冷禅道:“泰山玉矶子道兄、恒山定闲师太,以及前来观礼道贺的武林朋友都已到达,请过去相见吧。”

    岳不群道:“少林方证大师和武当冲虚道长到了没有?”

    左冷禅淡淡的道:“他二位住得虽近,但自持身份,不免要摆摆架子,那是不会来的了。”

    便在此时,忽见山道上两名黄衣弟子疾奔而上,那是全力快跑,显是身有急事,这二人轻功虽不甚佳,但从二人急趋而上的神态瞧来,料到山下生了甚么大事,峰顶上诸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都向这二人瞧去。

    过不多时,那人奔到左冷禅身前,抱拳说道:“恭喜师父,少林寺住持方证大师,武当派掌门冲虚道长率领门人弟子,正上山来,向我五岳派道贺。”

    左冷禅道:“他二位老人家也来了?那可客气得很啊,这须得下去迎接了。”

    听他语气,竟似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左冷禅心里冷笑,这两位怎么可能不来,他们是绝不想江湖上出现一个新的级门派的。

    更不想左冷禅成为这个级门派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