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顾道长生 > 第七百四十章 儿女情长自有定数

第七百四十章 儿女情长自有定数

    巴山,黄昏。

    落日的余晖照着一道连绵起伏的山梁,层林尽染,霞映枝头。倦鸟们纷纷归巢,即将到来的夜晚吹散着白日的燥热。

    当最后一抹余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坠入地平线,群山齐暗,天光漆漆。忽然间,这道山梁动了一动,仿佛慵懒的抻了个腰,竟开始缓缓游动。

    自西向东,头在山之头,尾在山之尾,一个巨大的蛇头悠然抬起,身躯绵延不知几许,碧绿色的双瞳环顾四周,散发出异于冷血动物的温润平和。

    它瞧了瞧群山之间,目光锁定在一座茅屋上面,那茅屋诡异阴森,黑气重重。

    巨蛇凝神片刻,似在思考,跟着张口一喷。一团古怪的气息笼罩了茅屋,黑气迅速变淡,转眼化成了缕缕清气。

    “咝咝!”

    巨蛇露出几分欣喜,嗖地缩小身形,隐于林中不见。

    而距茅屋数十里外的练功场上,四角立着石墩,上有镂空罩子,里面放着鸡蛋大小的圆珠,发出明亮又不显刺眼的白光。

    三道人影正在场中上下翻飞,斗的正欢。约莫一炷香后,三人才错身站立,同时罢手。

    水兰芍和青卜子站在一起,气喘吁吁满脸汗水,衣衫破了几个口子。对面是方元,也有些气乏,却远不如二人狼狈。

    “我刚学了新招式,本想出其不意,结果还是被破掉了。”

    水兰芍收起长剑,有些无奈。

    “打来打去还是打不过,二师兄就这么厉害,大师姐还不知到什么程度!”青卜子也非常丧气。

    “你们比我入门短,我占了便宜才是,只要勤学苦练,很快就能超过我的。”

    方元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

    四名弟子,顾小飞十六岁,方元十五岁,性情稳重踏实,令人放心。水兰芍和青卜子都是十三岁,一个聪慧活泼,好使些小聪明,一个还有些毛躁,尚需打磨。

    他们学艺一年多,还在打基础,平日与大师姐交流甚少,很是敬畏,对师父更是视为天人。由于接受调教的时间尚短,很多事情都不太懂,只晓得自家门派非常牛逼,也与很多孩子一样,充满了好奇心和跃跃欲试。

    山中生活枯燥,仨人修完了晚课,回到住处洗漱一番,又凑到一起吃饭闲聊——各自抱着师父赐予的宝剑,此乃小斋随手捡的三块石头炼制。

    “大师姐闭关半个月了,怎么还不出来?”青卜子道。

    “不是闭关,只说需要时间想一想。”水兰芍纠正。

    “好端端的想什么?”

    “她不说自己的心乱了么,可能要,要……”

    水兰芍酝酿了一下形容词,道:“要调整,对,调整。”

    “你们没看她刚回来的样子,憔悴的很,肯定经历了什么大事。”

    方元拨弄着火堆,上面烤着一只肥嫩的灵兽,道:“这就是师父讲过的心魔,过去了一马平川,过不去止步不前。”

    “唉,大师姐肯定能行的,她这么厉害!”

    三个孩子煞有介事的唉声叹气,分食晚餐,小小的火堆格外明显,衬得夜晚的巴山愈发萧索。

    水兰芍瞅瞅那几间破茅屋,忽然撅起了嘴:“我们门派也太少人了,白天还好,晚上就冷清,师弟一个人睡觉都害怕。”

    “谁,谁害怕了?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青卜子脸涨的通红。

    “什么清白?我们刚进山的时候,我明明听到你晚上在屋里哭!”水兰芍毫不留情。

    “修道者的事,能叫怕么?”

    青卜子额上的青筋条条迸出,极力争辩,接着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少小离家”,什么“断奶”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山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正欢快时,方元忽收敛笑容,抽剑起身,指着不远处的一丛密林喝道:“什么人?”

    “二师兄……”

    俩孩子都吓了一跳,只见毫无预兆的,前方忽然出现一个女童。

    身量娇小,五官柔美,皮肤格外的白皙,双目紧闭,左眼滴下一个血红色的水滴形印记。

    她站在那边,不言不语,一动不动,十分诡异。

    “精怪么?”

    仨人对视一眼,有点发慌。

    方元又喝问了几句,对方始终不应,遂道:“不管你是人是妖,擅闯山门者,杀!”

    三人还算反应快,迅速呈包围之势,兴奋又紧张。

    女童仍然闭着眼,嘴角却翘了翘,似在微笑。她没等对方出招,身形刷的消失,跟着出现在青卜子身后。

    青卜子对敌经验极少,一时手慌脚乱。女童却没进一步攻击,又鬼魅般消失,站在了水兰芍跟前。

    水兰芍正想过来救,冷不丁杵着个人,险些撞上。

    女童还是没有攻击,第三次消失。

    “嗤!”

    方元挥剑,狠狠劈向空处。果然,女童恰好出现在那里,但下一秒他就瞪大眼睛。

    剑明明斩了下去,却像划过空气,对方的身体仿佛是张投影画,虚虚幻幻。

    咝!

    仨人心中一突,暗道不妙,正思索如何对敌,又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好了!”

    “师父!”

    仨人齐齐奔过去,来人正是小斋。她对弟子的表现显然不满,训道:“小元还不错,你们俩是在做什么,手忙脚乱,教的本事都忘了么……”

    水兰芍和青卜子冷汗直流,头都不敢抬。

    小斋训罢,又招了招手,那女童跑过来,四肢柔软,倒也不像僵尸。

    “师父,这个是什么?”方元问。

    “这是鬾仆。”

    鬾仆?

    方元顿了顿,忽想起本门有一套独特的高级术法,“可是仆鬼之术?”

    “不错,正是仆鬼。”

    玄皇派术法繁多,包罗万象,基本各类型都有。其中有一门非常特殊的,简单讲,就是根据不同的特性,炼制七个不同的仆鬼,包括:

    鬾:即小儿鬼,也就是这个女童。

    魊:指国鬼,一国里最有名的冤死者,如伍子胥,他就是吴国的国鬼。

    魓:古星名。

    魒:同上。

    鬿:同上。

    魙:人死为鬼,鬼死为聻,鬼之畏聻。是说这个聻,比鬼还要厉害,极为罕见。

    鬽:山泽之鬼。

    这门术法,不知玄皇派从哪儿得来的,又或者随手记录,总之少有人修习,因为条件太苛刻,先要找到合适的魂,再找到合适的身。

    不是说炼鬼的就是邪道,只是与玄门正法有所偏离,像李肃纯的炼尸术便出自茅山,虽有些可怖,但绝不是邪法。

    小斋也是好奇,苦寻多年,终于找了八具肉身。

    诶没错,就是给老顾捏女号的那八具,像魊、魓、魙这些根本没处寻,所以只有两个鬾和六个鬽。

    呵,女人!

    她才不会为了专门怼顾玙才费这么大劲,都是捎带手的。

    一番说明后,仨人也不再害怕,开始转圈打量。

    水兰芍还伸手戳了戳,女童的脸蛋光滑细腻,与真人无异,只是有些阴凉,“师父,她刚才明明刀剑不伤,怎么会是实体啊?”

    “这便是鬾仆的神通。等你立下血祭后,除非敌人的实力比你高出太多,否则它自可上天遁地,寻常手段难以伤及。”

    “哦……啊?”

    水兰芍反应过来,惊喜道:“这是给我的么?”

    “不错,虽是炼制之物,也要善待于它。”

    小斋一指,女童便跑到她身边,还睁开眼睛,与真人无异。水兰芍越看越喜,那俩人也瞧的眼热,眼巴巴瞅着师父。

    “等我找到男身再说。”

    小斋一盆冷水浇上去,她可不想自己的徒弟变成死肥宅,成天窝在屋里玩女仆娃娃。

    “师父啊……”

    方元还好,青卜子简直如丧考妣,“您不是找了八具么,就算给大师姐一个,剩下的您留着做什么?”

    “自然留着端茶倒水。”

    小斋甩了甩袖子,一脚踢开小徒儿,自顾自的上山。

    她来到茅屋外,感受着里面的气息,时有时无,时而平缓,时而躁动……显然还困在自己的心障里,不得自拔。

    她伸了伸手,还是没推开房门,抹身离去。

    ……

    话说顾小飞回山,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

    “师弟身死,我的心已乱,该如何自处?”

    “你对他有情?”

    “我,我也不知,我需要好好想一想。”

    “那你闭关静修,十日后再来告诉我。”

    于是顾小飞就把自己关在茅屋里,不吃不喝,过了十天却不见动静。

    就这样,十天之后又十天,十天之后又十天……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水兰芍他们都快淡忘这个大师姐了。

    小斋不在山上便罢,只要在,每日必定去屋前站一站,却从不推门。

    这日清晨,夜雨方休,烟云浩渺。

    小斋照常来到茅屋前,忽然笑了笑,伸手一推。

    “吱呀!”

    紧闭许久的木门终于推开,顾小飞坐在云床上,数月水米未进显得非常憔悴,唯独那双眼睛,比以前更亮。

    “想明白了?”

    小斋站在她身前。

    “师父……”

    顾小飞伏身拜倒,好像一个迷途旅人终于找到了绿洲,直接,干脆,无可动摇,“道理很简单,但我现在才懂。

    我还不够强!”

    (大家上班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