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四十四节 暗手,伏笔

第四卷 第一百四十四节 暗手,伏笔

    楚天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衫纽扣,这才夹着包走了两步,踏进走廊里。

    走廊里很安静,几乎没有声音,只有他的皮鞋声响在走廊里回荡。

    快要到尽头时,一个年轻人从门里出来,看见了楚天澜,赶紧走上两步:“楚书记,您来了。”

    “小谭,县长在么?”楚天澜微笑着点点头。

    “在,他和我交代了,您来了在隔壁会客室里稍微等几分钟,他那边还有一会儿就完。”

    谭文森已经知道眼前这位话语里略带几分江浙口音普通话的男子马上就会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赶紧伸手请对方到隔壁。

    “好。”楚天澜微微点头,随着谭文森进了会客室。

    会客室不大,一盆云竹摆放在茶几上,云竹是种在一盘砂质的假山上,看上去俊秀飘逸,很有点儿水墨感,这是川派盆景。

    一盆金弹子搁在角落里,生机勃勃。

    这些都是原来这间会客室里没有的。

    一圈真皮沙发还很新,油黑发亮,不过楚天澜知道这是上一任县长祝汉明留下来的物件。

    看来这位新来县长对这方面不太讲究,几乎什么都沿用了前任留下的东西,而有些领导则不然,这一点倒是需要记着。

    会客室里挂着一幅字,楚天澜印象很深,这不是祝汉明留下来的,应该是这一位带来的,他仔细打量了一番。

    “不患无位,患所以立。”楚天澜轻轻念出声来,目光一凝,细细品咂。

    这是论语里仁里的话,楚天澜还是知晓其中意思的。

    不要担心没有位置让你发挥作用,而要担心没有能力把工作干好,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这话挂在会客室里就很有意思了,楚天澜忍不住多想了一些。

    二十六岁的县长,不得不让人侧目而视,未来这一位能走到什么高度,真的难以预料,但楚天澜相信肯定不是厅级干部能止步的。

    能跟随这一步前进,是难得的机遇,虽然楚天澜知道自己的年龄很难跟得上对方太久,但是哪怕能跟上十年八年,那也足够了。

    坐在沙发里,想起了前几天在市里边的见面。

    卿铁金的牵线有多少意义楚天澜不知道,但曲晓伟发挥的作用很重要,这一点楚天澜却知道。

    他知道曲晓伟和沙正阳关系不差,但是却也没有想到熟络到这种程度,而正好曲晓伟的丈夫就是蓝光厂出去的,和他是原来一个办公室的,关系一直还不错。

    有这层关系,再加上卿秀才女儿之前的搭线,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那顿饭吃得很融洽,除了对方和自己,也就只有曲晓伟两口子。

    而曲晓伟也充分发挥了穿针引线的作用,很快就把两个人的关系拉近了,而沙正阳的许多问题楚天澜感觉自己回答得也挺让对方满意,应该是符合对方的胃口。

    如果没有意外,楚天澜相信自己应该是沙正阳比较认可的县府办人选了。

    不过又有传言葛铁柱要卸任县建委主任,这个人选也引起了很多人的觊觎,不过楚天澜却没太大兴趣,虽然那个位置炙手可热,油水也很大。

    一阵寒暄声从走廊里传来,应该是沙正阳在送客人出来,口音却有些江浙那边的味道,这让楚天澜很有些好奇。

    他老家就是湖州那边的,对那边口音很敏感亲切,但楚天澜还是没有动,端坐在沙发里。

    随着脚步声的消失,又有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过来,谭文森出现在门口:“楚书记,县长请您过去。”

    看见楚天澜沉稳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沙正阳笑着招招手,“来坐,天澜。”

    面对一个比自己小十来岁的年轻人却招呼自己的名字,楚天澜却没有半点不适感。

    事实上那天晚上的饭局上,沙正阳的谈吐和对话已经彻底消除了楚天澜与对方年龄上的心理差距。

    给楚天澜的感觉,沙正阳除了年龄和外表外,其他完全就是一个有着二十来岁锐气、三十来岁的勇气、四十来岁的豪气的领导干部,

    对方表现出来的学识见解,完全颠覆了之前楚天澜的臆想。

    如果说之前楚天澜更多的还是有着些许投机和借位的心思,那么在和沙正阳那一晚交谈沟通之后,楚天澜已经彻底抛弃了一些不必要的心思,更多的从一个协助对方如何来迅速进入状态并发挥到最佳的角色来考虑问题了。

    楚天澜坚信,沙正阳的前途绝不止于厅级,副省级乃至更高都有可能。

    正因为如此,他需要摆正位置,端正心态,做好每一件事情。

    “县长。”

    “坐吧,天澜,三大厂搬迁出来,他们的原来厂房和各类设施,你们官陂镇有没有考虑过如何利用起来?”沙正阳笑着问道,打开话题。

    “镇里有考虑过,但是一来三大厂距离镇上还有一段距离,二来三大厂的搬迁恐怕还需时日,镇上也就没有太急迫。”楚天澜没有掩饰什么。

    “嗯,要提前尽早考虑啊。”沙正阳摇了摇头,“市里边的建设进度正在加快,恐怕今年社会设施这一系列就基本上要建成搬迁了,宿舍的建设进度也会加快,明年厂区建设也差不多完成一部分了,后年估计就都差不多了,也就是说三年内大部分搬迁就要完成,官陂镇应当提前考虑这些厂房和设施用处。”

    “这一点镇里的确有些忽视了,不过之前也没想到这些厂区厂房和基础设施会交给县里,县里又要委托镇上来代管,如何来使用,还真没想好,但我考虑如果能够通过招商引资来引入一些投资成本低的企业进来,哪怕免租金,只要能创造就业和税收,也都可以,”

    楚天澜的思维很活跃,这一点在前天吃饭时沙正阳就已经感受到了,现在对方又提出了要利用这些厂房和设施来吸引小微企业进入,甚至免租金,很有点儿要设立创业园的意思,沙正阳觉得这个思路很难得。

    “嗯,这个创意好,反正这些厂房闲着也是闲着,能引入一些创意型的企业进来,不论规模,也不论其性质,只要是符合法律规定的,都可以进来,原来几大厂的基本设施都要尽可能用起来,你越不用,那些水电气等设施就会锈蚀破败得越快。”

    沙正阳的话语鼓舞了楚天澜,楚天澜也接上话:“县长说得对,我也是这么考虑的,我们本地的这些企业肯定无法和沿海那些私营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相比,创业者资金都很匮乏,所以他们对任何花费都需要精打细算,如果能够有一个具备现成厂房且不收租金的地方供他们创业发展,我相信这肯定会受到极大欢迎的。”

    “这个设想好,尤其是要针对我们本土那些新创业者,不管是哪类企业,也不论性质,能扶持一程算一程。”沙正阳欣赏的点点头,“哪怕你不当这个官陂镇党委i书记了,也应当把这个理念传递给下一任的班子。”

    楚天澜心中一抖,来了。

    不出所料,沙正阳接着道:“天澜,其他话我也不多说了,我给老侯提了你,希望组织部重点对你进行考察,县府办主任人选很重要,承上启下,还要和县委那边衔接好,所以需要慎重选择,但你本来就是部里边的推荐人选之一,我想这应该不是问题。”

    “谢谢县长的关心。”楚天澜稳住心神道。

    “你我之间就不要客套了,你的事情问题应该不大,袁书记和我沟通过。”沙正阳摆摆手,“嗯,老葛卸任县建委主任,你觉得继任人选水更合适?县经开区下一步规建任务很重,我不希望看到一个拿不起工作的建委主任。”

    沙正阳突兀的问到这个问题,让楚天澜也有些措手不及,他没想到沙正阳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思考了一下,楚天澜沉声道:“县长,县建委的确很重要,只是这个人选要服众,让所有人满意,就有点儿难了。”

    “不难我也不问你了。”沙正阳轻笑了一下。

    “那我觉得霍丛峰其实挺合适的。”楚天澜坦然道。

    “为什么这么说?”沙正阳随口问道。

    “老霍83年到89年之前都一直在建委工作,担任副主任,后来就是因为和葛县长关系没处好,闹得很大,葛县长当时还是县建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所以才从建委出来,到了旧营镇担任镇长,后来担任镇党委i书记。”

    楚天澜的话还是引起了沙正阳的一丝兴趣,“霍丛峰对建设业务很熟悉?和葛铁柱闹僵了,离开县建委,还能到旧营镇当镇长,这是升了一级啊,这是什么原因?”

    楚天澜没想到沙正阳的嗅觉这么灵敏,一下子就找出了其中的端倪,他咳了一声道:“据说霍丛峰是周书记的远方表弟,但具体是什么亲戚关系就不清楚了,而且霍丛峰还和侯部长是县中校的同学,关系一直不错,这一点大家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