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女友是恶女 > 第二百七十九章 舔我干什么?

第二百七十九章 舔我干什么?

    北原秀次觉得自己既然吻了小萝卜头,那就得有那份担当,至少也要表现出愿意承担责任的态度。当然,也是对小萝卜头比较了解,已经有了好感,也比较符合理想,不然在山洞里他也不可能下得了那个嘴。

    但一想到雪里会很委屈很难过,他又有些麻爪了。

    “秀次,你不喜欢我了吗?”

    一想到雪里会这么说,会跪坐在那里满脸委屈,神情间满是痛苦,他很怀疑自己到时还能不能拥有语言能力,还敢不敢去看雪里那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

    他在那里一时陷入了纠结,左右为难,而冬美抹了抹眼角的泪花,猛然反应过来了——这怎么回事?自己是来找他问问事儿的,怎么说着说着变成要他给自己表白了?

    都怪这家伙乱打岔,说什么自己来找他表白的,害话题直接歪了!她连忙摆着小手叫道:“等等!”

    北原秀次抬头惊讶的望向她,这已经够闹心的了,你还有什么条件吗?他讶然问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冬美轻轻吸了口气,歪头说道:“你现在对我表白我也不会答应你的,我还要去问问雪里的意见!”

    北原秀次怔了一下,但马上默默点头道:“这确实应该,那我和你一起去。”

    雪里是他现在公认的女朋友——无良新闻媒体干的好事,给他们凑了一对勇者魔王cp,他都不知道该找谁算帐——还担当着挡箭牌的重任。但公平的说,北原秀次也不是存心想如此的——雪里乐呵呵自己就贴上来了,脑子里那根筋也不知道是怎么转的,有种迷之自信,觉得北原秀次一定会娶她,而北原秀次也想过和她说明白,但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生怕伤害到她那颗单纯透明如同琉璃的心,只能盼着她早点长大懂事,自己明白过来。

    不过她至少是占了个名份的,甚至北原秀次有时都考虑过要这家伙这么傻到了十年后还是不懂事,自已认个倒霉算了,好好养着她一辈子——反正她也不难养,爱吃好吃的不假,但不好吃管饱也行,属于那种吃饱了就四处溜达自得其乐的类型,根本也不花心思。

    一般人养活雪里是挺难的,但他觉得他应该没问题,反正雪里吃不垮他,甚至他有信心将雪里养得白白胖胖的,纯净笑容永存。

    毕竟相处了这么久了,要说没感情那也不可能,更别提雪里本身还是挺讨人喜欢的,那真把她转正了也不是不行,不过现在要是打算和小萝卜头交往的话,确实也应该去和她好好谈一谈,听一听她的意见,万万不可欺瞒她,更不可以不顾她的感受——她傻是傻了点,但她是个人,也是有感情的,这种事情上欺骗和背叛差不多,很伤人。

    要是雪里无所谓,那就和小萝卜头交往,以后一起好好过日子,算是计划不如变化,提前十年进入家庭生活环节;

    要是雪里会难过,那就不急于一时,先等个三五七年的看看情况。到时小萝卜头还是打算和自己交往,而雪里也懂事了,那自己就把责任担起来,和小萝卜头好好过日子;

    要是过去那么久了,雪里还是认定北原是自己的夫君,那就到时再说,反正时间还长。说不定那时就是小萝卜头无所谓了,那自己看看不行就带着这二哈型的女朋友闯荡世界去好了——虽然这货当不了心灵港湾,但也是天天一包欢乐,看着她四处撒欢生活估计也挺喜感的。

    北原秀次脑子急速转了一圈,计划完了感觉很靠谱,起身便准备带着冬美去找雪里。他办事是趁早不趁晚的,而冬美虽然也站起了身,但却小脸红红的说道:“你你别这么急,要问也不能在这里问。”

    她看北原秀次挺急迫的,心中倒是有点小得意,还有些害羞——你小子想和我交往倒是迫不及待了啊!贼心不死,贼心不死,果然果然!

    北原秀次一时没明白她的意思,奇怪问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问?”

    整天怪我磨磨唧唧,这会我痛快了,你又开始磨叽了?

    “等回家了再问。你也知道的,雪里那性格喜欢一惊一乍的,要是在你家里吵吵起来,我们家的脸就全丢光了,反正反正排你前面的那一百个我看也普普通通,我不会先答应他们的,你也不用太着急。”冬美小脸更红了,微转了身,把小pp藏好。

    北原秀次点了点头,感觉这话在理,确实不用太着急,雪里确实有吃惊之下把全村人都叫醒的本事,但排自己前面这一百位是传说中的阴兵排队?这爱面子的死萝卜头说的和真的一样,不会再说两次她自己都深信不移了吧?

    他默默吐槽了几句,猛然想起一事,又认真问道:“对了,我还没问问,那个你喜欢我吗?”

    他以前让小萝卜头当着两个班人的面出过大丑,把她当成小王八踩过,砍过她的“首级”,把她按在饭碗里差点闷死过,踢过她的屁股,还把她脸按在地上过,甚至拿竹剑打过她脑袋数千次

    自己觉得亲吻很重要,认为这代表着跨过了朋友的界限,有必要给女孩子一个交待,但小萝卜头是怎么想的呢?自己可没给她留过什么好印象,会不会觉得委屈?毕竟她也是挺传统的,除了搞搞百合外,应该连男生的手都没拉过,自己这算不算强迫她交往了?

    冬美小脸更红了,站在那里歪头看着地面,小声道:“我马马虎虎吧,算是有点喜欢,雪里倒是挺喜欢你的。现在想确定下来一方面是免得家里总乱糟糟的吵来吵去,更主要的是我们福泽家有仇必报,有恩必偿,你帮了我们那么多,我们肯定要回报你,所以给你个机会在我和雪里之间挑一个。”

    她说完觉得意思有点乱,又再次红着脸小声解释道:“就是给你一个选择的余地,你和雪里一直不确定关系,我也有点喜、喜、喜欢上你了,所以就想问问你到底喜欢谁你别想歪了啊,我们家女儿也是很金贵的,就是欠了你太多才给你这么一个机会,要是换了别人想都别想!”

    北原秀次无语的看了眼前这小萝卜头一会儿,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搞得和贩卖人口一样了?!

    他想了一会儿才明白,只能低头致谢道:“那多谢厚爱了!”

    还行,听这意思是小萝卜头也喜欢自己,那就没什么大问题了。双方互相有点喜欢,再培养一下感情,过一辈子没问题。

    冬美像是给煮了一样,整个人都熟了,低声道:“不用谢,这本来就是应该的说了这么久的话,你早点休息吧,我也回去睡了。”

    她得找个地方去散热了,而北原秀次笑道:“好!”

    冬美立刻转身向着长屋内道走去,但走了两步又倒了回来,忍着羞轻声道:“那个,谢谢你总是肯为我们着想。”

    北原秀次又不是找不到女朋友,就得非从她们姐妹中选一个。只要他点个头,b班的前后门能同时给女生挤倒了,结果她在这里问来问去却没有半点不耐烦,还愿意迁就她去问问雪里的意见,这是很大的尊重——不就是亲了一下嘛,他抹抹嘴不认帐了也完全可以,现在是福泽家需要他,又不是他必须要依赖福泽家。

    冬美性格恶劣,但她能分清好坏,就算害羞也觉得必须对北原秀次这份尊重和温柔道声谢,红着脸儿又继续说道:“那个k我看你挺在意的,无论咱们交不交往,那个就算了,反正当时也是我同意了的,你别有心理负担。”

    “还有,晚安!”她说着话踮起脚尖想给北原秀次一个晚安吻,主要是今天北原秀次感觉理亏在先,格外有耐心,让她心里特别满意,觉得应该给个奖励,反正嘴都亲了,也不差脸。

    只是,她平时脑袋顶才和北原秀次胸口齐平,用力踮起脚尖后勉强能够到北原秀次颈部,努力又伸了一下脖子还是够不到脸,这才恍然不是在山洞里了,那时坐在北原秀次膝头亲他一下脸挺容易的,这会儿突然就成高难度了

    万幸北原秀次低着头在看她,她电光火石间灵机一动,原地微弹,一舌头一伸,舌尖轻舔了北原秀次下巴一下,顿时把北原秀次舔懵了。

    你突然舔我干什么?吃错药了?

    冬美小小身子又落了回去,仰着小脸和北原秀次对视了一会儿,看北原秀次一脸的莫名其妙,心中直接郁闷炸了,二话不说,扭头就走——这真是场悲剧,万一真交往了,还要随身带个小板凳了。

    北原秀次还没反应过来呢,他是万万没想到冬美会主动给他一个什么晚安吻的,一时摸着下巴犹疑起来:这是什么意思?某种暗示?报复自己?一种日本的传统风俗?不过挺舒服的,像是被小猫咪舔了一下一样,微微有点刺刺的,痒痒的。

    他只来得及扬了一下手也道了声“晚安”,而冬美已经顺着长屋内道溜了,转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丢人丢大了,这小子长这么高干什么?回去不喝牛奶了,那东西不顶用,以后天天让春菜煮骨头汤喝!

    小萝卜头逃了,北原秀次关了灯又躺下了,还是轻摸着自己的下巴,总觉得有股淡淡的奶香味,不由又有些走神了——看样子自己不论时间早晚,是必然要有个咸蛋女友了,99%的可能性还要娶个咸蛋老婆,那将来

    他想着想着倦意上涌又睡着了,梦中一群小萝卜头呼啸而来,后面一群小雪里乐呵呵追着,很快就围着他大叫起来:“爸爸,爸爸,大妈妈在打二妈妈了,你快去看看,快去看看!”

    他在睡梦中紧皱起了眉头,颇有些稳重男人的成熟气息以及已为人父的威严模样,十分入戏,但神色间却没什么反感,嘴角甚至隐隐有一丝微笑——他是一直想要个热闹家庭的,孩子越多他越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