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网游小说 > 黄庭道主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法器迭出!鸠盘婆现!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法器迭出!鸠盘婆现!

    “来者何人!?”

    魔气汹涌。

    火灵贝场顿有感应。自七百里贝场中,一道绀青色身影掠出,落在空中,出声爆喝。

    “你韩继爷爷!”

    韩继张狂大笑,手持白骨六阳锤,如开天巨人般,手持一锤猛砸。

    轰!

    轰!

    轰!

    三锤落下,笼罩在七百里火灵贝场外的警戒大阵,立时爆开。

    “杀!”

    四面八方,白骨魔宗无生堂魔修一个个跃出。或是杀意满盈,或是面容疯狂。各持法器,围住贝场。

    贝场当中。

    那绀青色身影看到来人,眉头顿时紧皱,“白骨魔宗六阳护法韩继,无生堂主查山!”

    韩继、查山在魔道中都是名号颇为响亮的高手,单个碰见都极为难缠,更别说二魔联袂而来。

    “我道是谁,原来是五火真人。”

    韩继看向前方绀青色身影,张口大笑道。

    玄元宗。

    五火真人。

    这是玄元宗五峰之中伏魔峰真人,一身修为虽比不得伏魔峰首座翁少卿,却也不是善善之辈。曾托制器殿掌尊盖云天,炼制一杆五火赤氛旗,能挥洒五火,端是不凡。

    一身实力,恐不在无生堂主之下。

    火灵贝场中撞到此人,在韩继预料之外。不过到底是虚丹真人,翻不起大浪。

    “来者不善。”

    五火真人心下一沉。

    宗中料到白骨魔宗一定会动手,正在布局,准备率先发动。他来到火灵贝场,便是布置之一。谁想白骨魔宗速度更快,竟降临火灵贝场,攻伐在即。

    他却是想不到——

    一切竟是因宗中制器殿一筑基期真传,去了白骨境屠戮一圈导致!

    “哈哈!”

    “难得遇见,五火真人切莫走人,且陪老韩大战三百回合!”

    兵贵神速!

    韩继手中白骨六阳锤狠狠一砸,空中立时现出栲栳大五个恶鬼脑袋,张着血盆大口,电转星驰般直朝五火真人飞到。

    “白骨六阳锤!”

    五火真人一惊,手上五火赤氛旗赶忙一摇。顿时间火星翻飞,五火之中阳火席卷,直冲五个恶鬼脑袋而去。

    “毫星火焰,也放光华?!”

    韩继大笑。

    就见五个魔鬼头张合,凌空而行竟直将漫天火焰吞噬,自七窍又散发出来,竟全然无碍。更是穿过火焰,直接咬在五火赤氛旗上。

    五火真人猛地挥舞,立时有五火之中天火、地火齐涌,直将五个魔鬼头推开。

    但见五火赤氛旗。

    旗角却已经多出五个牙印,只待再多片刻,五火赤氛旗便要被咬出五个缺口,威能大损!

    “好歹毒的法器!”

    五火真人一阵后怕,真元涌动,阳火、阴火、天火、地火齐涌,直将四面八方笼罩,抗拒韩继手中白骨六阳锤。

    只是这般,能坚持一时,却无法久持。

    若不早早脱身,早晚落败,落个身死法器毁的下场。

    场上战斗激烈。

    场外。

    “啧啧。”

    “韩继大块头太墨迹了,待本王助你一臂之力!”

    火灵贝场外某处,一名身材妖娆的贵妇人藏在虚空中。手持一块铜镜,正面对着场中五火真人,口中念念有词,自铜镜之上,有微末毫光闪烁,一寸寸高涨。

    似在酝酿中。

    贵妇人身上无一丝一毫波动,藏在虚空,四方有灰白翎羽笼罩,敛去神魂波动,遮掩一切探查。铜镜古怪,发动之际,内里倒映出五火真人形迹,偏偏五火真人无半点察觉。

    在场诸多修士,也无一人察觉。

    五火真人不知,挥动五火赤氛旗,放出无穷火焰,辛苦抵挡韩继攻势。

    火焰纷飞,颓势初显。

    “不愧是白骨魔宗护法,果然不是无生堂主能够相比。”

    火灵贝场外另一处,黑暗中藏有一黑袍身影。在天地中,却不见身形。

    一双眼看向韩继手中大锤,灵光微微闪烁——

    “好歹毒的法器!”

    陆青峰一双眼寒光爆射,也发出与五火真人同样言语。

    只是五火真人说的是白骨六阳锤攻伐厉害,毁人法器、肉身太过歹毒。陆青峰却是以‘大罗洞观’看穿白骨六阳锤属性,说的是炼制之法歹毒异常。

    活活糟践了四千多性命生魂,着实丧心病狂。

    贝场中。

    韩继、五火真人斗法。

    玄元宗驻守贝场的修士,与白骨魔宗无生堂魔修对峙。

    前者面色难看,后者魔焰嚣张。

    “这般下去,五火真人迟早落败。法器被毁是小,若无生堂主断绝后路,恐有性命之危。”陆青峰眉头微皱。

    五火真人乃是伏魔峰真人。

    他与伏魔峰虽无交集,可毕竟同在玄元宗,却不能坐视不理。

    心念一动,正要跃出。

    却忽的一顿,大罗洞观扫过虚空无觅处——

    “好一只胭脂鸟!”

    “来的正好!”

    陆青峰眼中大亮。本想向着贝场正中冲去,此刻却是方向一改,虚空掠行,直往另一侧急速靠近。

    ‘隐身术’遮掩身形,杀机不显不论是场中韩继、五火真人,还是场外无生堂主、贵妇人,全都没有察觉。

    陆青峰悄默默来到贵妇人不远处。

    探眼望去,就见这贵妇人正在施法,手上铜镜映出五火真人身形,真真切切,放出七寸毫光。

    “此宝——”

    陆青峰目光从铜镜扫过,洞悉熟悉,立刻一惊,“好歹毒的妖妇!”

    一瞪目。

    直接动了。

    “祝融魔神!”

    “都天玄冥策!”

    一出手,便是全力。

    祝融魔神从陆青峰体内跃出,都天玄冥策在后。一步踏出,祝融魔神直接攀升至巅峰。脚下火龙咆哮,探出脑袋,竟直接将施法到一半的贵妇人手中铜镜一口吞下。祝融魔神更是扬起大掌,兜头砸在贵妇人后脑勺上。

    “谁?!”

    贵妇人猛然遭受袭击,后奶被砸中,一个趔趄往前,身形立时败露。

    心下更是悚然一惊,蹬时大怒出声。

    却是显出身迹。

    空中。

    陆青峰在后,祝融魔神在前,同样显踪。

    一时间。

    四面八方,不论玄元宗还是白骨魔宗修士,亦或是更远处围观散修,齐刷刷将目光汇聚此处。

    “谁?!”

    韩继、五火真人正在斗法。

    无生堂主却在警戒四方,察觉到气息波动,黑白双眸如炬,直看向陆青峰、贵妇人所在方位。

    “烈火散人?!”

    无生堂主一眼看到,那火焰魔神恁地眼熟。魔神身后,一人在黑袍笼罩下,不是幻波海烈火散人,又是何人?他们半日前才做过一场,再熟悉不过。没想到明着邀请此人不来,暗地里却跟了过来。

    着实小人行径!

    目光一转,又落在魔神跟前。

    贵妇人披头散发,怒火喷薄,身材妖娆有妖异气息。无生堂主瞳孔又是一缩——

    “鸠盘婆?!”

    远比见到烈火散人更为震惊,无生堂主黑白瞳孔光芒闪烁,目光在陆青峰跟贵妇人身上来回打量,心下猜测暗自戒备。

    “鸠盘婆?”

    场中。

    韩继、五火真人斗法,法器争锋,却也看到场外动静。

    见着贵妇人,一个诧异,一个拧眉。

    “原来是天游山三大王。”

    陆青峰听到众人惊呼,心中顿时有数。

    眼前贵妇人,赫然是妖族天游山三大王,在天游境中号称‘鸠盘妖王’的鸠盘婆。

    没想到堂堂妖王,竟藏在火灵贝场,暗中行暗袭事,着实龌龊。

    陆青峰嗤笑一声。

    祝融魔神脚下火龙甩尾,方才吞入腹中的铜镜落在陆青峰手中。烈火灼烧,将鸠盘婆对铜镜的感应封锁。而后落入陆青峰手,神通‘都天神煞’运转——

    ‘都天神煞’化为污秽气,无孔不入钻入铜镜中,暂时将铜镜污浊。

    断开鸠盘婆感应。

    这才丢入储物袋中,留待日后查看。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自陆青峰祭出祝融魔神,再到夺了铜镜,再到收起铜镜,一切只在电光火石间。

    手法无比娴熟,令鸠盘婆并无生堂主等人都有些瞠目。

    “好贼子!”

    鸠盘婆眼见陆青峰直将铜镜收起,一张妩媚面容顿时腾起怒气。这铜镜虽不是她性命相依的重宝,也是不可多得之法器。暗中害人,栽赃嫁祸,最厉害不过。

    前些日方才到手,今日第一次施展,还未功成,就被半路杀出的陆青峰给夺了去。

    鸠盘婆如何不怒?

    “纳命来!”

    只见鸠盘婆伸手一招,笼罩身外的灰白翎羽汇聚,当即化为一把羽扇落在手中。

    手持羽扇,冲着陆青峰狠狠一扇!

    呼呼!

    狂风啸,天罗化为地网,直罩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