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修真小说 > 太阴全记 > 第三十五章:九组淘汰赛

第三十五章:九组淘汰赛

    护山大殿的前侧广场之上,早已经搭起了九座擂台,第一轮的淘汰赛和第二轮的挑战赛都将在这里举行。

    午时刚到,九座擂台的四周早已经布满了围观的弟子,十八名俗世院子弟也已经抽签完毕,由于每位俗世院执事有两个推荐名额,因此抽签会分两次进行,为的就是避免同一个执事的两个名额相撞。

    对战的双方分别都各自站在了相应的擂台之上,九名执事也分别坐镇一个擂台,避免出现伤亡情况。

    俗世院九名执事是仅次于掌教和修行院长老的职务,虽说因俗事缠身,无法专心修行,但他们的修行境界最低也是小宗师,甚至有三名执事跨进了大宗师之境,虽说高中低不等,但毕竟也是大修行者,维护这些还停留在九品之下的对战是绰绰有余的。

    再说在那大殿的前侧走廊之上,此刻护山派掌教和四大长老以及夏颖仙子都坐在上方观看,再加上君若寒已经启动护山大阵位在广场上的一部分阵法,如此多重保护,想必就算弟子之中出现小宗师之战也不会有太大的意外发生。

    九场比赛同步进行,但由于每人准备时机不同,作战方式也不同,双方实力也各不相同,有的对战可以一招就能定输赢,而有的则是需要打持久战,在护山派的记载中最长的一次战斗一直从午时战斗到了亥时,最终双方都筋疲力尽之后,由于时间已到,不得不同时进入挑战赛继续战斗。

    罗南和修行院弟子也纷纷站在大殿前的台阶的两侧,中间空出一道宽阔的视野使得后方的掌教和几位长老能够清楚的看到下方的情景,而罗南他们由于登高而望,因此也能清楚的看到底下发生的一切。

    罗南对九位执事不是太熟悉,只见过几次,对参赛的十八名俗世院弟子更是不了解,不过倒是有一个人引起了他的关注,哪个人便是昌浩然的弟子权志靑,也是孙学文的师父,权志靑几个月前就处于八品巅峰镜,经过这几个月的努力,更是一步跨进了九品之列,因此也成功的获得了昌浩然两个名额中的一个,此时他被安排在第三擂台之上,与另一个叫做昊苍的俗世院弟子对战,昊苍是九大执事之首的丁修的爱徒,早已步入九品境界多年,虽说迟迟不曾有过进一步的提升,但对九品境界的理解根本不是初入九品之境的权志靑所能比的,所以这场对战昊苍信心满满。

    罗南在第三擂台的人群之中看到了被挤在末尾的孙学文,此刻邱阳三人没有和孙学文在一起,想必是各自观看感兴趣的比赛去了,孙学文作为权志靑的弟子,虽说只是众多弟子之一,但由于他与权志靑的关系,因此也十分激动,对他的师父能够成功入选十八名弟子之列也是由衷的感到高兴。

    广场上的千年大钟连续响起了四道悠扬洪亮的钟声,而在钟声响起之后,那九座半人高的擂台四周则是泛起一道竖直向上的气罩,气罩如同一个透明的立柱将擂台包裹起来,这些气罩乃是有擂台底部的阵法激发而出,依托整个护山大阵源源不断的提供动力,能够不断地吸收交战双方释放出来的元气冲击,避免这些元气将下方的围观人员误伤。

    随着钟声响起,比赛也正是开始,九座擂台之上纷纷散发出刀光剑影,或沉稳或刚猛,你来我往,都想在交战之中取得先机。

    罗南的目光则是主要放在了孙学文的师父权志靑身上,权志靑手执一把流光四起的玄天宝剑,他没有着急动手,一直在蓄势,想要一击必中,如今已经是三十五岁的年纪,修行也近三十年,此战是他迈进了九品高手行列的首战,至关重要,因此不得不让他小心行事。

    而站在他对面的昊苍见权志靑没有率先出手的打算,也不拖延,双手一转,两把冒着寒光的长刀便出现在他手掌之上,刀形似龙状,正是他的心爱宝刀——双龙刀。

    昊苍屈膝一瞪,直接掠上天空,飞至最高点时,便以俯冲之势,双手挥刀,刀借冲击之势,使出了他成名刀法千斩之双刀斩顶,想要一击打断权志靑的蓄势。

    权志靑的头顶之上刀光四起,似有无数把钢刀朝着他的脑袋冲击下来,他也不惧,直接将手中的宝剑悬空一挥,形成一个圆圈,以巧劲化解了从天而降的双刀,这招乃是他千叶剑法中柳叶接重雨的一招,乃是以柔克刚之剑法,看权志靑那炉火纯青的招式,怕是已经将这一招不知练过了多少遍了,而权志靑的一招出手更是引起底下一阵欢呼,似乎很是满意权志靑的这一超。

    双方在出手的第一个回合皆没有占据优势,昊苍的双刀斩顶被权志靑的柳叶接重雨成功化解,昊苍也不继续攻击,反而身体一转,朝着权志靑剑圈之外飞去。

    罗南对权志靑的修行功法不是太了解,因此也看不出两人修行境界的高低,只见旁边的云涵则是称赞道:“你那孙学文的师父有两下,那普通的千叶剑法在他手里竟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意思。”

    罗南惊讶的说道:“是吗?那和明道师兄想必,如何?”

    云涵给了一个后脑勺给罗南,不客气的说道:“明道师兄已经进入剑心之境,那权志靑只怕连剑意都未曾领悟,哪里能与明道师兄相比。”

    罗南怀疑的说道:“不是吧,我看他耍的挺好的,那手剑圈看起来挺厉害的。”

    云涵则是蔑视的说道:“中看不中用,只有一圈剑气,毫无剑意,也只能去化解那昊苍的那招双刀斩顶,要是师兄使出这一招,以剑心为心,剑意为体,剑气为刃,不仅能够将那招双刀斩顶成功破解,还能够一鼓作气将那不断下降的昊苍击伤。”

    罗南仔细琢磨着云涵的话,发现确实是这样道理,这才转过头来,惊讶的看着云涵说道:“师姐,我记得你不是使剑的,怎么对剑招这么有见解。”

    云涵小脸一红,语气提高了几分,说道:“我是谁?本姑娘刀枪剑戟无所不精,小师弟好好跟我后面混,保证让你受用无穷、、、、”

    还未等云涵将话说完,便听到罗南说道:“师姐就是懒了些。”气的云涵狠狠的踹了一脚,愣是没有在说话。

    其实罗南并不知道,这几日在娄雪巧的高压之下,硬是逼着云涵恶补了一段时间,虽说对她的修为没有太大的提升,但是对一些招式的理解倒是加深了不少,这也是她刚才能一语道破权志靑的缺点的原因。

    权志靑在场上并没有去思考刚才那一招有什么缺陷,而是转守为攻,率先出击,调动了全身的元气,整体身体猛地成一条线向前冲去,那把玄铁宝剑则是水平的放在前侧,竟然想要已改千叶剑法柔和的路线,想要以刚猛之势去攻击。

    对面刚刚站稳的昊苍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似乎对这奋力一击很有信心,直接他右手向上一抛,一把长刀直接飞向了天空,接着双手握住左手刀,猛地向迎面而来的剑尖刺去,也是选择了以强碰强的招数。

    刀剑并没有相撞,后者说那把剑在那把刀的不远处竟是直接减速了下来,减缓了相撞的时间,而剑后之人却是丝毫没有减速,绕过了剑体刀气,竟是空手向昊苍击去,想要掌力击败昊苍。

    昊苍来不及做准备,一方面前方有飞剑想击,不能将手中长刀转向,另一方面则是硬掌相迎,两者取其轻,昊苍将右手从左手刀中脱离,也不见他与权志靑对掌,而是选择硬接了昊苍一掌,身形借势反退了几步。

    底下的尖叫声在权志靑成功击伤昊苍时达到了顶峰,不断的有人在下面替两人加油呐喊。

    而权志靑见一掌成功击在昊苍的小腹,也不停留,乘着对方后退,悬空的脚尖向上一推,还在向前飞驰的宝剑便被猛地一推,快速的穿过了权志靑的上方,权志靑迅速想要握住剑柄,继续攻击。

    可惜就在权志靑握住剑柄的那一刹那,一把长刀从天而降,带着强大从冲击之力向着权志靑斩来,而在他的侧面,另一把长刀则是横斩了过来,由于刚才昊苍已经由双手握刀换成单手握刀,虽然侧面之刀并没有太大的冲击力,但速度却是快上了一倍,根本来不及权志靑反应。

    权志靑对从天而降的飞刀一直有所留意,但对那快速的侧面之刀则是没有想到,身形一个回转,成功的躲过了上方的长刀之后,硬是用手中之剑硬接了一记侧面之刀。

    权志靑的身形被击飞,落入到了擂台下方地面上,按照规定,凡是在对战时接触到擂台外侧地面便是输,权志靑恼火的站起身来,对着上方嘴角流血的昊苍客套一番,便是离开,似乎心有不甘。

    而在权志靑与昊苍对战之后,更是有专门的医师对两人进行救治,避免留下隐患。

    权志靑两人的对战虽说很快,但却不是最快结束的,在他们两人之前第五擂台就已经结束了战斗。

    罗南望去,只见第五擂台之上,一名女子临风而立,手上拿着一把飞鸿剑,剑身之上则是沾了几滴鲜血,而在女子不远处躺着一名男子,男子大腿之上鲜血淋淋,一名医师正在给男子止血疗伤。

    女子姓左名乐萱,是九大执事之一的骆暮芸的徒弟,而在她对面那名受伤的男子叫做冉良,是九大执事之一的公远航的徒弟,两人本来都是出于九品中镜,本以为会有一场难舍难分的大战,可谁知一开始,左乐萱便使出了她的绝技斗转星移将冉良击败,成功进入后续的挑战赛,这让底下的围观人员在一阵不可思议之后,便是发出了一阵狂吼,虽说没有见到期待的大战,但以如此快速的击败对方也值得他们尖叫。

    最后一场比赛一直持续到了日落时分才完全结束,期间更是有多人深受重伤躺地不起,广场之上的尖叫之声更是无数次响彻整个护山派,每年这个时候便是护山派最热闹的时候,场上热闹,场下也热闹。

    除了昊苍受伤胜出和左乐萱的闪电胜出之外,还有七人也成功的进入到下一轮之中,这七人分别是加谷玉(女)执事的徒弟逄博、艾天成执事的儿子艾俊雄、汝鄢慧月(女)执事的徒弟刁音景(女)、管思淼执事的徒弟上官奇和冷畅、公远航执事的徒弟白安、康英卓执事的徒弟吕达,由于管思淼执事的两个徒弟都进入到了下一轮,因此必有一名执事的两个名额都没有成功晋级,而这个执事正是孙学文的师祖,权志靑的师父昌浩然,他的另一个徒弟雷承嗣则是败在了白安之手。

    第一轮淘汰赛后,年仅半百的昌浩然脸上有些挂不住,向着众人假笑着交谈一番,便匆匆而去,想必是要去训那些弟子了。

    虽说第一轮淘汰赛他的弟子没有入选,但不代表没有机会了,在第二轮挑战赛中,按照规矩,护山派弟子无论修行院和俗世院每人都有一次挑战与被挑战的机会,只要他的弟子在这一轮成功挑战,依旧还是能够进入到第三轮的擂台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