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文圣无双 > 第三十九章,实践律法?

第三十九章,实践律法?

    破格录取自古有之,然而所谓破格,一定程度上也是坏了规矩,上任时会被小看,会受到刁难,然而有一种破格提拔,反而会被人惧怕。

    这一种,就是上任自带副手,要么后台大,要么本事硬。

    和季然聊过后,苏昂才知道公孙抚对他有多么好,破格他一人后,竟然又提拔了豪士季然做他的副手。季然也是个心思通透的,知道他这几天闭门读书,开始吏员考核了,才派人送去谢礼。

    两人轻声笑谈,没多久,到了候选吏员等候的厢房。

    这是一间十八阁小窗的屋子,有门但没有门扇,门口上方悬挂一柄铡刀,看起来夯实沉重,悬挂铡刀的却只是一条细麻绳,仿佛铡刀会随时落下,也会斩人脑袋。

    刀在上,人在下,是说每个吏员的头顶都悬着一把刀,如果抱着私心做吏,刀会落下,人会死。

    从铡刀锋锐下走过的两人面色如常,四处观看时,发现每一扇形状宛如小阁的窗户前都有杌凳,已经坐了七八个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面色沉肃不语。

    两人找挨近的地方坐了,小声说话。

    “这些都是后补的吏员,看那个年纪最大的,是老秀才温山,这里面也就他最得罪不得。”

    已经有些代入属吏的角色,季然尽量压低声音:“温山年轻时,他的妻子红杏出墙,一怒之下把奸夫**一起杀了,因为捉奸在床所以无罪,但他本来奉行的‘忍、教化、不沾血腥’的本心动摇,以至于现在还是秀才。他能出来做吏,显然又坚定了本心,有把握冲击举人了,可你看看他耄耋老眼中杀机凛然,本心应该改成了一个‘杀’字,绝对是酷吏的上等人选。不要得罪他,他动辄杀人。”

    苏昂点点头,对陈安县的能人轶事,他确实了解不多。

    这时有人走进来,看起来二十三四岁,身穿青铜铠甲,左边肩甲上一片光滑,说明这人不属于军伍,但头上有黑色束冠,是第二级的爵位上造。

    季然看了一眼,对那人微微一笑,凑近苏昂道:“豪侠百里戈,十四岁内息就通了八脉,成为小侠,他十年没能补上吏员的空缺,但不是没本事,而是因为看书就睡着,一直通不过吏员考核。可他在咱们陈安县以及附近地域名声赫赫,十年内斩杀作恶鬼灵二十七,斩杀作恶精怪三十有九,硬是封上了第二级爵。”

    苏昂再次点头,记住了百里戈的脸。

    老秀才温山还没什么,只要不在东山亭做吏,就很难和他产生联系,但百里戈考核不上的话,有可能跑到东山亭,也可能在东山亭‘行侠仗义’。

    他要做东山亭亭长,东山亭的一切都得他管着,有人跑去行侠仗义,很可能要撞到他的刀口上去。而到底是行侠仗义,还是滥杀无辜,他在瑶国律外有自己的一根准绳。

    不过,如果是百里戈的话,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苏昂这样想道。

    这时候,季然再次说道:“也就这两个特别,别的不需要注意了,等以后到了东山亭,咱们要收拢些被人忽略的人物。亭长的下属不多,但除了我这个副手,以及田典、市正这样在籍的吏以外,亭长有权利随时撤换,可以找些得力的帮手。”

    感觉懂了不少的苏昂还是点头,想了想,笑道:“等考核完,你把骏马牵回去。”

    “不牵。”季然立马拒绝。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都穷得叮当响了吧?”

    苏昂也不强求,但笑出一句话,听得季然眼皮子一抖,脸唰的红了,见他这模样,苏昂又忍不住撇出轻笑。

    季家虽然是陈安县的大户,但季然的老父、兄长、姐姐都在外地任职,早就把产业转移过去,道路又通行不便,所以季然的身家,完全没有想象的那么丰富。

    更何况季然被称为豪士,喜欢广交朋友,更喜欢慷慨解囊,就像刚才进来的豪侠百里戈,据说落魄时没有隔夜粮,季然蒙面送去十块金饼和十石精米,要不是百里戈实力强劲抓住了他,恐怕都不知道谁做的好事。

    这时百里戈走过来,对苏昂冷淡点头,板脸道:“今个我要补缺东山亭田典,如果通过,会全力辅佐于你。”

    “多谢。”苏昂拱了拱手,知道东山亭的老田典年迈,要是有人补上的话,手下的田典就会换人。

    “谢我作何?”

    百里戈更加冷淡,看季然时就满脸笑意:“呐,季然兄,我就是想去帮你忙,但通不过别怪我啊,努力看了三天书,但是,哈哈,”他羞赧挠头,讪笑道:“其实是睡了三天来着,没办法,瞧竹简一眼我就睡着。”

    “那就接着睡,你这样对亭长无礼的人做了田典,我第一个觉得头疼。”季然颇为无奈的笑道,手指揉揉额头。

    “那我不考了,去做个亭卒?”

    “你做亭卒的话,谁还把我和苏兄放在眼里?”季然再次啐道。

    闻言,百里戈讪笑着走旁边坐下,而苏昂察言观色,恍然明白自己处在哪一个水平线上。

    县考魁首、县令弟子,听起来蛮不错,但也只让百姓在乎,或者被商贾、小家族所看重了,像百里戈这样有能耐的人,其实没把他放在眼里。

    名望还是不够,但不是坏事。

    因为愿力宫灯已经点燃了接近一盏,可有能耐的人还没给他提供众生愿力,就是说还有提高的上限。这样一想,众生愿力就不是多么难以获取,想点燃十盏愿力宫灯的话,也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困难。

    “有血中无常扇当作武器和底牌,点燃一盏宫灯能让恩师们帮我一次,更是天大的底牌了。”

    家底略有丰富的苏昂盘算自己的能耐,也很憧憬点燃十盏宫灯的时候。

    唐伯虎说过,点燃十盏宫灯就能回去一天,一天很短,听起来做不了什么,但在陈安县的市集里,那熬炼体魄,能够给普通人延寿十年的药材,也只是作价二十金而已。

    心思如电般疾转的苏昂,仿佛看见了二十一世纪的父母头发转黑,精神矍铄,也看见痴守自己病床前的美人儿容颜焕发,更显娇媚的场景了。

    忽然嘎吱一响,苏昂偏头看去,发现南边墙壁开启一扇门扉,露出一条漆黑的甬道,有声音仿佛穿堂风一般的飘荡而来。

    “豪侠百里戈,首进。”

    “又是我?”

    第一个被点名的百里戈带着盔甲的撞击声站起来,一边往甬道走,一边不满的道:“又是我第一个?诸位上吏,你们就觉得我不可能通过?让我先来省得浪费时间?告诉你们,这次我还非得通过不可!”

    声音逐渐小了,甬道的门扉也逐渐关闭。

    没过多久,百里戈哭丧着脸走出来,看季然一眼,再看苏昂一眼,头一耷拉,一路小跑的出了房门。

    “哈哈,就知道他又没通过。”

    季然忍不住大笑,掐着大腿才压低声音:“吏员考核有九十九问,咱们瑶国注重实用,所以是律法问答有四十问,实践出题有五十有九。律法问答还没什么,实践出题就难了,也特别严苛,忽略一丁点就是错,所以律法问答全对的有很多,实践出题这方面,从没有人能答对一半。”

    苏昂点点头,知道答对六十题就算通过,所以实践出题的那些,肯定非常困难。

    此时,又有人被喊了进去,之后一个接一个的进去,再一个接一个的出来,通过的竟然不到一半。

    轮到季然时,他整理衣袍,对苏昂道:“我先去探路,回来细说一二。”

    苏昂点点头,继续端坐。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季然昂头挺胸的走出来,脚步铿锵有力,布鞋的两边也镶了黑皮护脚。这是普通吏员的标志,如果是苏昂通过的话,还会换上绛色的里衣。

    脚下踏皮,身穿绛衣,手持二尺板牍和三丈绳索,这些加起来,就是亭长这种主管吏员的标志了。

    “律法问答全对,实践出题答对二十有七。”剑眉飞扬,季然颇为得意。

    “好个豪士季然!”苏昂也有些惊叹,按照他对吏员考核的了解,能答对六十题就是通过,六十三四题就是优秀,能答对六十五题以上就是顶尖。季然只准备了三天,竟然答对了六十七道题目?

    听得苏昂夸赞的季然笑得格外畅快,看看周围的人,又附耳道:“我是你的副手,也就是一亭‘求盗’,负责治安和缉捕盗贼,实践出题都是关于侦查、缉捕的事情,这些是我幼年就学过的东西,所以能答对这些。你做的是亭长,给你的实践出题应该包括求盗、亭父、亭邮、亭卒的职责,以及田典、市正无法处理的案件,你要小心了。”

    说到这里,季然轻声笑道:“不过还好,答对六十题就算通过,尽量说,可以说多别说少,少一条就会算作答错。”

    苏昂轻轻点头,而此时,神庭内的《文豪录》里,忽然飘下一人。

    那人身穿姜黄色宽袍,手持玉板,颏下胡须虽然花白,却亮泽如同刚出土的老参根须。

    见着这人,唐伯虎怔了一下,唰起折扇道:“怀英前辈,您怎么出来了?”

    “有人考律法,老朽自然要出来看看。”

    狄仁杰见猎心喜。

    ……

    ps:里、亭制度属于郡县制,汉朝时废除过,亭一般设有亭长一人,下属有求盗一人,负责治安,有亭父一人,负责亭舍的开闭扫除管理等杂务,另外也管驿,就是邮政。

    历史上亭长不管田和市,权利没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