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无名小妖的成神之路 > 正文 第三章 冯才书·陆为霜篇 三十一 生死逆转惊天剑

正文 第三章 冯才书·陆为霜篇 三十一 生死逆转惊天剑

    段仲举手之间,就打败了铁柱,修为之高,身形之速,力道之强,都令人咋舌。台下众人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这少年的修为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铁柱摔倒在地,全身骨头都像散了架一般,痛的哼哼唧唧,半天爬不起来。他的师姐和两个师弟跑过来,把他扶起来坐在地上。

    凌尘子走离开人群,走到王顺山诸人面前,拱手道:“小徒段仲,适才鲁莽,侥幸胜了一招半式,还望王顺山的仙友恕罪,莫要伤了咱们的和气。贫道凌尘子,与尊师铁舸先生也有百年的交情,多年不见,甚是思念。只盼转告尊师,说凌尘子向他问好。”

    铁柱的师姐连忙下拜,说道:“小女铃兰,见过凌尘真人。刚才是师弟无礼,还行各位仙长莫怪。”

    凌尘子说道:“姑娘请起。贫道见姑娘仙气盈盛,修为精湛,不下于贫道那几个徒弟,咱们后面还有十余场比试,就祝姑娘旗开得胜吧。”

    铃兰说道:“真人谬赞了。多谢凌尘真人。”

    凌尘子回到台前时,云松子、取玄、广平仙等人纷纷向他道贺,说道:“凌尘道兄的高徒神技如斯,咱们都是自愧不如。华山仙派是我秦岭一脉的领袖,果然实至名归。”

    凌尘子说道:“各位道兄客气了,小徒侥幸而已。他这点道行,怎能与各位道兄的高徒相比?”

    众人又客套一番,下一场比赛又开始了。

    第三场比赛,是药王山的灵香对骊山的春渺。

    两人都是女子,虽然剑法造诣都是不俗,但是众人大多还在谈论适才段仲对铁柱一战,专心观战的人并不多。

    斗了三四十招,灵香技高一筹,逼得春渺跳出圈子,比剑得胜。两人客套一番,和和气气,走下台去。

    按照顺序,下面就轮到颜愁出场。他心中不禁咚咚乱跳,口中发苦,手心出汗,脑中空白一片。

    只听邱婉儿说道:“第四场。请抽到‘卯’签的师兄师姐上台比试。”

    陆为霜略有担忧之色,说道:“师弟,别想太多。咱们输剑不输人即可。”

    颜愁说道:“是。”

    他走上台去,见对面上来一人,身穿华山派服饰,相貌颇为英俊,面露得意之色,竟是邱婉儿的师兄萧天宇。颜愁曾与他在山道起过争执,现在见他上场,心中更添慌乱。

    众妖仙见又是华山仙派弟子出场,顿时喧哗起来。以刚才段仲的身手,各派弟子怕是无人能敌,这萧天宇是段仲的师兄,修为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对面似乎是个太白弟子,容貌丑陋,谁都没有见过,是个无名之辈。众人纷纷猜测,华山派这次要几招击败对手。

    颜愁抱拳说道:“太白山颜愁,见过师”

    萧天宇突然冷笑道:“你这小贼,装腔作势,看我今日揭穿你的真面目!”

    颜愁呆了一呆,说道:“兄。还请师兄手下留情。”

    众人见颜愁言语生涩,有不少人都笑出声来。有人说道:“太白山怕是没人了,派这么一个乡巴佬出来。”

    旁边有人说:“别看人家长得丑,说不定你还挨不了人家三招呢。”

    还有人说道:“华山派这人怎么如此无礼,就算是技艺高超,若是傲慢无德,怎能服众?”

    萧天宇说道:“你这小贼假扮太白山弟子,辱我师妹,看我怎么收拾你!”

    颜愁一愣,说道:“我哪有?”

    萧天宇嘿嘿冷笑,说道:“你与那小姑娘混进太白山,意欲何为?今天要不是被我和师妹撞见,咱们大家还都蒙在鼓里!”

    凌尘子眉头微皱。

    萧天宇对阵颜愁,原是他刻意安排,意在引诱这可疑之人用出真实本领,好当众揭穿他。这笨徒弟,怎么一开始就把意图说了出来?若是对方立刻弃剑认输,那该如何?

    颜愁被他说得一头雾水,说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适才萧天宇在师父面前一番胡诌八扯,其实颇为心虚。这丑人虽然力气大,也许不过是天生体壮而已,未必有什么真本事。自己这么嚷嚷几句,显得师出有名,等会将他胖揍一番,一是为师妹出气,二是在师父面前也好交待。若是能引他用出几招像样的招数,那番话就更容易圆了。就算最后发现是冤枉了这小子,咱们也是为了秦岭一脉的安危着想,师父在这里,其他人也不会说什么。

    萧天宇心想不管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你害得师妹伤心,一定要好好教训。他拔出剑,向颜愁刺去,喝道:“小贼看剑!”

    颜愁拔出腰间长剑,横挡平荡,架开了这一剑,用的正是飘雪剑法中的一招。徐孝安赠与他的宝剑太过招眼,这次比武并没有佩戴。

    云松子见他竟然能抵挡萧天宇的剑招,心中大为惊奇,心想我不在山上几十年,怎地刚入门的小妖都能渡劫化仙了?老道士当真是孤陋寡闻。

    萧天宇再出三招,招法精妙,去势却不快。颜愁用飘雪剑法和太白九式抵挡,虽是身形不稳,脚步踉跄,颇有些狼狈,却仍是挡了下来。

    云松子见萧天宇未竞全力,心下稍安,心想自己是想多了,这天劫哪是这么容易渡的?这丑小子能挡个三招两市,必然是凌尘子交待,让萧天宇给老道士留个面子。

    想到这里,他心中对凌尘子颇为感激。

    围观的众妖仙见萧天宇几招就把颜愁打得狼狈不堪,都是大声叫好。也有不少修为较高的人心想这萧天宇出招慢吞吞的,比他的师弟怕是差远了。

    颜愁后退几步,转头看了看台下的陆为霜。陆为霜做了个扔剑的手势,让他弃剑认输。

    颜愁心想:“陆师姐说,若是能撑到十招,就是大功一件。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做到,总得试试再说。”

    萧天宇再出三招,剑法渐渐犀利。颜愁仗着身法快捷,左右腾挪,勉强避开了这几招,左边衣襟却被利剑划到,破了一个大口。

    萧天宇见他力道之强,身法之快,已达到寻常地仙的境界,但是招式粗浅,毫无章法,始终用太白山的入门剑法,心中渐渐焦躁,心想:“我跟师父说了这么一通,若他如此脓包,师父怎能信我?”

    他心中一亮,突然想到:“对了,这小子也许是在刻意隐瞒。他其实早就是地仙之体,却潜伏在太白山,不愿暴露身份,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隐情。我需逼他用出原来的武功,这才算当众揭穿。”

    他心中隐隐得意,心想自己胡说乱猜,说不定真的找到了奸细。

    萧天宇剑法一变,凌厉无匹。

    颜愁本来抵挡萧天宇剑势,就十分吃力,这次更是手忙脚乱。他只能绕着试剑台外围且战且逃,对方招式极快,步步紧逼,让他疲于应付。现在早已过了十招,只是他却无间暇出口认输。

    凌尘子见他确实武功未成,心想莫不是错怪了此人,急忙说道:“天宇,不要伤了他!”

    陆为霜见颜愁始终不曾认输,心中颇为担忧,悄悄走到台下,心想颜愁若是有危险,便需上前打断比赛。

    萧天宇此时却红了眼。若是就此罢手,岂不说明自己说的都是一派胡言?到时师父怎么还能相信自己。

    他咬咬牙,手中剑光大盛,用出师门绝学“太华真剑”,刺向颜愁胸膛。

    陆为霜大吃一惊,连忙跃上台去,但是萧天宇何等修为,此时已经来不及相救。

    凌尘子、云松子等人齐声喝道:“住手!”

    颜愁眼见长剑当胸而至,剑光闪耀,剑风鼓荡,势不可挡,全不知如何抵御,顿时呆立在场上无法动弹。

    此时场上场下寂静一片,众人或是担忧,或是惊讶。这一剑若是刺中,颜愁必然当场丧命。

    陆为霜急得快哭出来,可是她身法再快,怎能及得上萧天宇的闪电一击?

    眼看长剑就贯穿颜愁的胸膛,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颜愁突然连转两个圈,用不可思议的身法避开了这一剑,接着从空隙穿到了萧天宇身后,反手一剑刺出。。

    这一招他曾经在骊山见过,徐孝安在绝境之中,用这神奇的招数击败了薛振国。回山以后,他曾经试着练过几次,却是全无头绪。没想到在这生死关头,不知怎么回事,就这么糊里糊涂地用了出来。

    这一剑从萧天宇后背刺入,前胸刺出。萧天宇口喷鲜血,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