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二百八十章 政二老爷的不满(求订阅)

第二百八十章 政二老爷的不满(求订阅)

    回到别院,尽管没有抓到癞头和尚和跛族道人,可大老爷的心情却是相当不错,有一种拨开云雾见月明的畅快。

    之前,他心中一直都有一个隐忧,担心像僧道这样的修士实力太强。

    大老爷现在虽然已经琢磨出了凝练神魂之法,却也不敢保证以自身实力,能够抗得住修士的法术。

    可今日一战,却叫他心中的担心彻底消失,自信满满纵横天下不在话下。

    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都是有来历的修士,可不是那些没根底的散修,太虚幻境的警幻仙子乃是上界仙神,不管其地位到底是高是低,起码仙神身份可以确定。

    僧道既然替警幻仙子办事,实力肯定得到了警幻的认可。

    之前没有跟修士动过手,大老爷实在不好确定自己的实力,与僧道这样的修士是高是低。

    加上家族私藏的玄武真功锻体篇,还有从林如海那得到的玄武真功吐纳篇,结合两部分秘籍完全可以看出,玄武真功是一门相当厉害的内练外修之法,怕是完本的玄武真功能修炼到惊人的高度。

    他担心皇室暗中培养了极其厉害的高手,所以心中一直有些不托底,也不觉得自身的实力能够傲视群雄。

    只是今日一战,却叫他心中疑虑尽消。

    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虽然手段不俗,可战力却是被严重高估。

    大老爷以一敌二,还没完全爆发的情况下,就能跟僧道战成平手,要是完全爆发的话,僧道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指不定僧道能被他直接轰成渣渣。

    试出僧道的真实水准,大老爷自然可以完全放心了,再也不用担心会有更厉害的强手,就算有这样的强手,大老爷干不过抽身而退却是不难。

    更别说,独自琢磨出的凝练神魂之法,让他能发挥出类似小李飞刀的威能,就是僧道这样的修士,一个不防不照样吃了大亏?

    心中的隐忧消失,大老爷只觉前所未有的轻松,似乎就连神魂都比往日凝练一分,在这个红楼世界他完全可以活得更加肆意潇洒。

    转天,大老爷下衙时在路上等到林如海,直接把僧道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下,最后道:“那两家伙确实有些本事,我尽管最后重创了他们,可惜还是叫他们脚底摸油跑路了!”

    “竟然是癞头和尚!”

    听了大老爷的解说,林如海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

    他一时都不知该说什么是好,心中有气又急又是迷惑不解。

    “大舅兄,跟我回一趟林府可好?”

    林如海只觉脑子一片混乱,此时全被震惊填塞,周围也不是个说话的环境,直接拉着大老爷回了林府。

    “看妹夫的脸色,之前认识这两位?”

    大老爷直言不讳问道;“莫非妹夫还知晓他们的来历不成?”

    “不知道!”

    林如海苦笑出声,郁闷道:“我也只是跟那和尚有一面之缘,那还是在端儿一周岁的时候!”

    说起这个,眉宇间露出一抹冷肃,语气僵硬将当时情况述说一遍。

    当时林端刚满一岁,突然有个癞头和尚上门,言说林端小盆友命相不好,怕是有造谣之相。

    如果想要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最好让林端小盆友加入空门,如此方有一线生机。

    林如海当时勃然大怒,他盼了多年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儿子,怎么可能轻易让其小小年纪便遁入空门?

    要不是看在和尚乃佛门中人的份伤,又不想让自家儿子小小年纪就背上不好名声,怕是他杀人的想法都起来了。

    不仅林端小盆友被癞头和尚看上,就连黛玉小姑娘也没能例外。

    想要出手度化黛玉小姑娘的,是跛足道人,同样是在黛玉满周岁的时候上门,说了一些叫林如海和贾敏夫妇相当不爽的疯言疯语,最后也被林如海直接赶出了府门。

    现在听大老爷一提,暗害林端小盆友的凶手,正是这一僧一道,林如海的心情如何可想而知。

    “都说出家人慈悲为怀,这一僧一道却是偏偏教人骨肉分离不说,竟然还做出暗害懵懂幼童之举,实在叫人难以置信!”

    林如海脸上全是杀机,摇头苦笑道;“之前我还以为有人针对我才波及了端儿,没想到那一僧一道的目标本就是端儿!”

    “此事,妹夫想要如何处理?”

    待林如海恢复冷静后,大老爷这才开口问道:“那一僧一道虽然被我伤了,最近肯定不敢再上来纠缠,只是以后如何就不好说了!”

    “只能通过官府的手段,叫他们不敢靠近了!”

    林如海一脸郁闷,哪能听不出大老爷的言外之意,想了想便做出了决定:“我不知道那一僧一道为何如此,大舅兄可否帮忙问一问?”

    “妹夫的意思是,那一僧一道不止想祸害林家!”

    大老爷秒懂,点了点头笑道;“放心,这事不难,用不着多久就会有结果的!”

    他之前还真没想到,已经陷入思维惯性认为僧道是专门针对林府才如此,现在想来有些想当然了。

    谁知道僧道还有没有度话其它孩童?

    这事,倒是可以好好查一查。

    之后几天,大老爷就在跑这事,通过绣衣卫这方面的关系,帮忙查一查这方面的情况。

    僧道要是真的对旁人出手过,祸害的肯定都是富贵人家,也只有富贵人家的幼童才有价值么。

    这样的事情,不管成没成功肯定都会引起一番波澜的。不是每一个富贵人家的家主,都有林如海这样的涵养,能对僧道的‘恶言相向’容忍的。

    “这事简单,最多半月我就能给贾大人一份详细资料!”

    对于大老爷的请托,绣衣卫统领相当重视,听了大老爷的要求后,二话没说答应下来不说,还拍着胸膛作了保证。

    就算没有大老爷的请托,绣衣卫统领都灰想办法跟大老爷搞好关系,眼下机会难得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再说了,大老爷请托时说得相当清楚,他是怀疑僧道可能不止对林家小儿一个幼童动过手,他想查一查这方面的信息。

    反正僧道的容貌极好辨认,这两家伙平时也没注意保密,或者说换个形象之类的,凡是见过僧道的就算隔个十年八年都能记起,这事很好操作。

    于是,大老爷将调查的事情全权委托给了绣衣卫,他则过上了十分规律的京中生活。

    才过了几天安生日子,不料刚刚失去了修缮城墙工程的政老二,却是派了大儿子贾珠前望质问究竟。

    “大伯”

    贾珠一脸郁闷,在大老爷跟前没有掩饰心中的苦闷,不知道该怎么说是好。

    他又不是瞎子,这一个月时间政二老爷从来都没去过修缮城墙的工地,也不知下面的人是怎么个情况,把户部拨付下来的工程银子领到手后,把银子往下一发就不管不顾了,这不是表明了叫手下人贪么?

    大老爷之前就说好了,只限一个月时间,工部交代的任务要是在期限内完不成,那就得直接收回施工权。

    合着政二老爷该忙的时候不忙,眼下见大老爷将施工权收回,心里不爽又要他这个做儿子的出头。

    可他也没好意思开口啊,实在太丢人了。

    “啥也别说了,你父亲什么性子难道我还不清楚么?”

    摆了摆手,示意贾珠不用开口,大老爷都心中清楚,没好气嫂;“你回去跟你老爷问个明白,之前的工程是拿银子买来的,既然他不能在掀起内完成,我自然要将施工权收回!”

    “可是”

    贾珠苦笑,老爷要是有这样的胸襟气度,也用不着蹉跎官场这么些年了。

    “没什么可是的!”

    大老爷没好气道:“他要是不服气,直接找过来就是,把你一个小辈挤在中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怕是老爷不会轻易答应吧!”

    贾珠再次苦笑,这样的话可一点都不好传啊。

    “那就告诉老二,问他还想不想买工程了,哪那么大脾气?”

    大老爷却是一点都不在意,笑道:“一个工程不行就买两个,两个不行就三个,直到老二学会了俗务才算结束!”

    贾珠无奈,只得老实回府复命。

    本以为会迎来政二老爷一通疾言厉色的训斥,指不定还会遭什么罪。

    谁料,政二老爷却是出奇的沉默,然后默然从私房中拿出大笔银子,直接叫贾珠帮忙再跑一趟,向大老爷再买一个合适的工程。

    贾珠接过大把银票,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

    没想到大伯竟然猜得如此之准,同时对政二老爷对仕途的执着,也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

    只是,政二老爷愿意花钱买工程,可是他一直都不愿沾染俗务,就算买来再多的工程也没用啊,这些拿大笔银子砸来的工程和机会,怕是会全部毁在那帮清客和小厮手里。

    “先不用急,等那处城墙修缮工程彻底完结后,再做交易不迟!”

    大老爷摆了摆手,没有急着接下贾珠递来的买工程银子,提点道;“想办法把老二拉去工地看看,顺便也给他讲讲的外头的情况,别什么都不知道就乱花银子,这样下去他就算有再多银子也不经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