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陛下,足足一千多万啊!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陛下,足足一千多万啊!

    不用说来人自然是星夜兼程赶回的楚毅,楚毅这一路真的可以说是风尘仆仆了,本来按照楚毅的计划,他是准备一路随同大军前往天津卫走上一遭的,也好去会一会那位漕运总督。

    结果皇命难违,朱厚照一封密诏将他召回,匆匆而归,第一时间便赶来见朱厚照。

    在这豹房之中,楚毅、谷大用、张永等朱厚照宠信的内侍可以说随意通行,除了几处地方之外,就是其他的小太监见了都不会阻拦。

    所以说楚毅直入大殿,行至大殿之外,以楚毅的内功修为造诣,自然是能够清楚的听到大殿当中朱厚照同谷大用的对话。

    一步跨出,楚毅的身影出现在大殿门口处,而朱厚照一眼便看到风尘仆仆而来的楚毅。

    上前几步,楚毅恭敬拜倒道:“拜见陛下,我回来了!”

    朱厚照一脸惊喜的看着楚毅,缓缓吐出一口气,饶过书案行至楚毅身前,一把将楚毅扶起,打量着楚毅良久才声音略显嘶哑道:“楚大伴,你清瘦多了!”

    楚毅脸上带着笑意摇头道:“承蒙陛下挂念,楚毅却是令陛下挂牵了!”

    朱厚照打量了楚毅一番,就算是先天强者,这么一路快马急奔而归,就是官道那也尘土漫天,所以说楚毅看上去真的是有些狼狈。

    “哈哈哈,大伴一身尘埃,且去洗漱一番,朕再与大伴叙话!”

    楚毅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番,果然是满身的风尘,苦笑一声冲着朱厚照一礼然后退下。

    豹房之中,楚毅自有其住处,虽然说离开京师有一段时日,然则这住处却是窗明几亮,显然平日里自有人打扫为生。

    洗漱了一番,换了一身衣衫,楚毅再见到朱厚照的时候,一桌丰盛的菜肴已经备好,而朱厚照见到楚毅行来冲着楚毅招手道:“大伴怕是也饿了吧,朕命人备了膳食,且陪朕用膳!”

    朱厚照与身边人相处的时候素来没有架子,就算是用膳也往往会拉着刘瑾、楚毅、谷大用几人一起,同几人之间很少摆什么天子的架子。

    也正是因为朱厚照这般的性情,所以这些年楚毅也将朱厚照当做极好的朋友看待。

    一旁的谷大用正坐在那里,却是没有动筷子,显然是在等他到来。

    注意到楚毅的目光,谷大用冲着楚毅微微一笑道:“楚毅兄弟,你总算是回来了,没有你在,陛下这些时日却是少了许多笑容。”

    楚毅冲着谷大用点了点头道:“这不是还有谷老哥几人陪着陛下吗?”

    朱厚照一声轻叹道:“楚大伴,刘大伴他死了,朕知道他罪有应得,可是朕身为天子,却是连一个身边的内侍都保不住。”

    楚毅见状道:“陛下顾念旧情这是我们的福分,想来刘瑾在天有灵的话,也可以瞑目了。”

    整理了一下心情,朱厚照摆了摆手道:“今日楚大伴归来,咱们提些开心的事情,就不提这些了。”

    说着朱厚照示意谷大用还有楚毅用餐道:“大家且先用膳,待会儿朕还要听楚大伴给朕讲一讲此番楚大伴巡视地方,究竟发生了哪些事情呢。”

    楚毅真的是有些饿了,面对这满桌的佳肴,自然是饱餐一顿。

    宽敞的书房当中,朱厚照自小太监手中接过茶水,然后示意楚毅、谷大用二人落座道:“这里也没有外人,两位大伴不必客气,都坐下吧。”

    二人落座,就见朱厚照带着几分兴奋还有期待看着楚毅道:“楚大伴,朕从密奏之上看到你江南之行的大致经过,大伴果真在江南大开杀戒了吗?”

    楚毅神色肃穆,沉声道:“陛下,楚毅有罪,没有请示陛下便在江南连杀上千人之多。”

    朱厚照却是摇头道:“朕当初命你巡视地方,你便代表着朕,就是钦差,身为钦差自然有先斩后奏之权,所以你在江南所为皆是合理合法,否则的话,魏国公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没有阻止大伴,便是因为大伴所做的一切皆在法理之内。”

    朱厚照到底是自小经历过正统的帝王之术培养的,所以帝王所拥有的基本素养,朱厚照一点都不缺少。

    能够推出刘瑾同文官集团打擂台,虽然说刘瑾自己不争气结果被文官集团抓住机会反扑导致朱厚照的一番苦心安排落空,但是随即朱厚照便果断的选择抓取军权,这根本就是一个昏庸之主所能过做的出的。

    当然没有楚毅的情况下,最终朱厚照仍然是棋差一招,在其即将抓稳军权的时候,一场莫名的意外,朱厚照落水,一代帝王崩殂于深宫。

    所以说朱厚照并不是什么都不懂,其实他看的很清楚,就算是楚毅在江南的所作所为,朱厚照其实心中也有数。

    为什么魏国公等人没有办法弹劾楚毅,朝中文武百官在收到消息之后也无法拿楚毅在江南的所作所为攻讦乃至弹劾楚毅,这一切皆是因为楚毅行事皆依照法度,丝毫没有逾越之处。

    反倒是江南的某些权贵、豪绅,行事逾越了底线,连围攻官府、当街刺杀朝廷钦差这等事情都能够做的出,这便使得一旦失败,便是无人可救的下场。

    虽然早就知晓朱厚照不会因为江南之事而处罚于他,但是看到朱厚照的态度之后,楚毅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朱厚照脸上的兴奋渐渐消散,而是神色肃然看着楚毅道:“楚大伴你此番江南之行想来能够窥破几分江南之现状,可有什么教朕!”

    朱厚照一脸的无奈道:“内阁几位阁老皆言江南民力疲敝,百姓贫苦,实不宜增加税赋!”

    楚毅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道:“江南民力疲敝、百姓贫苦的确不假,非但不宜加税,反而是请陛下尽可能的减税!”

    一旁低着头的谷大用都不禁猛地抬头愕然的看着楚毅,更不要说是朱厚照了。

    看着朱厚照还有谷大用的神色反应,楚毅缓缓道:“陛下,江南百姓贫苦的确是事实,但是百姓贫苦并不代表江南就不富裕啊,此番下江南,方知什么是人间天堂,水上鱼米之乡。论及繁华,北方远远不及江南矣!”

    谷大用仍然是一副迷惑不解的模样,但是这会儿朱厚照眼中却是渐渐的露出明白的神色,看着楚毅,就听朱厚照道:“大伴的意思是说,江南的物力财力集中在某些人手中,反倒是百姓贫苦。”

    楚毅点头道:“陛下明见万里,此正是江南之现状,江南之地,商贾云集,权贵、豪绅之辈每一家皆是身家不俗,出则车马,入则绫罗绸缎,其奢华程度,远远超乎想象。”

    说着楚毅看着朱厚照道:“陛下可知吾此番在江南抄家灭族,收得多少脏银!”

    朱厚照眼睛一亮,带着几分期冀,大着胆子道:“大伴抄了那么多家豪绅、权贵,朕料想应该不下百万吧!”

    在朱厚照看来,国库每年除了粮食之外,也不过收的三四百万两纹银罢了,楚毅抄家灭族,能够得到上百万两的话,那就相当于整个国家赋税的两三成之多了,这个数目想来够多了吧。

    楚毅听了朱厚照的猜测,心中轻叹,除了极少数一部分有心人之外,说实话,还真的没有几个人能够想象得到江南那些豪绅、权贵竟然积攒了如此庞大的财富,没见就连朱厚照这般一国天子都不清楚江南之真实状况吗?

    看到楚毅的神色变化,朱厚照不禁道:“大伴何故如此,是不是朕猜的太多了,不过不妨事,其实朕更期望这个数目越少越好,至少这样可以证明这些人没有在朕之子民身上吸血太多。”

    谷大用在一旁道:“陛下仁心爱民,实乃圣明之君!”

    只看朱厚照的反应,显然在江南已经渐渐传开的消息,朱厚照尚未收到消息,根本就不知道他此番足足带回了一千多万两的脏银。

    “陛下,楚毅此番足足抄没了一千多万两的脏银!”

    “什么,你说多少!”

    朱厚照豁然起身,身旁的茶杯都被其不小心碰倒在地洒了一片,朱厚照死死的盯着楚毅,脸上丝毫没有因为听到上千万两纹银的惊喜,反而是面色铁青,满是怒容。

    楚毅缓缓道:“江南一千多万,济宁五十余万,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千三百多万两纹银!”

    啪的一声,朱厚照一巴掌拍在茶几之上,丝毫没有顾忌他那右手早有伤口,顿时伤口崩裂,鲜血殷红,谷大用连忙招呼小太监备药。

    楚毅看着朱厚照道:“陛下息怒,为这些国之硕鼠伤了龙体却是不值得。”

    朱厚照怒笑连连道:“国之硕鼠,真真是国之硕鼠啊,朕真的无法想象,这些人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攒下如此大的家产,区区数十家豪绅、权贵啊,竟然足足抄没一千多万两纹银,这就是朕的股肱大臣们口中所言之民力凋敝之江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