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是齐天大圣孙武空 > 正文 第100章 和华夏第一外科医生斗法

正文 第100章 和华夏第一外科医生斗法

    他其实很怕张小文不比,这小子,刚才诽谤老子那样都,还公开的,老子不能打你,世上没打同学的道理,除了战国那两个著名的同学,孙膑和庞涓,老子就和你比才华,比死你。

    “比,你要比啥,随你。”张小文终于觉得机会来了,等到了自己最擅长的,一定必死孙武空。

    孙武空心里在狂笑,意念里,叫来文曲星。

    “老头,你在哪里,来来来,来秀一把你的文采!”

    “大圣,小老儿的文采,不需要秀了,几万年前,就奠定了我的无上文曲星的地位了,我在娘胎就可以写诗,一岁可以对对联,三岁可以写长文二十岁,掌管人间一方文章,三十岁,掌管天下文章四十,被天上的玉帝特招成仙,直接金丹大成,元婴出窍成上仙,位列仙班,然后掌管天庭文章,人间文章,天上地下所有文章”

    “别吹了,起码你写不出道德经,写不出金刚经,写不出啥啥啥唐僧要去取的那些经,哈哈!”

    “这,我掌管的道德文章诗歌,大圣!”

    “那好,别吹了,想出个对联,我要整死那个家伙!”孙武空笑道。

    “好好,我想想,我想想,想好了,大圣,如此如此。”

    “好,不错,事成之后,请你吃仙桃,哈哈,王母那家伙小气,一年才请你们吃一次,我那里移植的品种很好,效果也不错,数量很多,你随便去吃。”

    “那就和你小玩一把,张小文同学,听说你才高八斗,来吧,比对联吧,我准备输得内裤都没有了,我出题目,你来对,听着,上联是'两火为炎',你来对!“孙武空说出了题目。

    呵呵,张小文号称文章出名,诗词不错,对联也常自诩,孙武空就来这个。

    这对很难对的。

    这时,张小文身边一个男生说了,“这有啥难的,小文,你文采盖世,秒杀他!”

    “对,哈哈,我都可以对了,'三木为森',哈哈,对出来了。”有一个张小文的兄弟说道。

    有人在摇头,这人是内行。

    很多女生喜欢读书,她们知道一些对联事情的,周剑桥说话了,她懂一点,“不对,这对联很难的。

    炎既不是盐水之盐,但加水变淡,很显然这是一拆字联,“炎”字被拆为两个“火”字,而“炎”跟“盐”谐音,“炎”字加上三点水便成了“淡”字,可以说这个上联看似简单,但是想要给出绝妙的下联,还是很有难度的。”

    大家都开始沉思,的确如此。

    这对,的确很难啊。

    大家想了半天,觉得自己想不出来,太难了,太难了,张小文平时号称才子,班上文采最好的秀才,看他如何。

    大家看张小文,他一个人枯坐那里,如一个石佛,很像寒国围棋国手李皓皓,只是,好像他的白头发在冒出来。

    一根,两根。

    “哇,张小文干嘛呢,在上演白发三千丈?”同学们都在那里议论着。

    “再想下去,岂不是他都要百头了。”

    “哎,一战白头,惨惨惨啊,再战,岂不是要成秃头了?”

    “那如果再再再战,岂不是没头了?”

    同学们无比怜悯和同情的看着张小文同学,仿佛在看着一个秃头,一个没头的家伙。

    当然,起哄最起劲的,是那个叫做侯桃的同学。

    大家都不知道他在一个叫做花果山的地方,是年轻一代的排行老二的高手,有人叫他侯小二。

    当初出手打张小文和郑澳洲的,就是他。

    “我来对一个!”杨茜笑了,这是在一中第一次亮相,自己不能给孙武空丢脸啊,表面上,是和他竞争。

    她咳咳几下。

    大家一阵的好奇,很多学霸在期待,期待。

    期待美女能打败孙武空。

    看这样子,张小文苦思冥想,多半没结果,希望这个美女能给学霸们长脸。

    听说这美女也是个学霸,那就是和我们大家一伙的啊,学霸帮学霸,我们学霸非常有未来,王哈佛他们如此想。

    “我也对过一些对联,这联我来对一个下联:'二土是圭'“杨茜笑眯眯说道。

    “哇!”同学们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突然觉得,好,好啊。

    几个懂的女同学开始鼓掌,余下的同学,也开始鼓掌。

    张小文还在那里发呆,白头发越来越多。

    他听到这个下联,如听仙音,“好,妙!”他自言自语说道。

    ”这圭不是乌龟的龟,但加上卜成卦,‘圭‘’字可拆分为两个‘土’字,且是‘龟的谐音‘’,'两火为炎,二土是圭',好,妙,太妙了,这个下联应该是空前绝后的,此联只有这四个字才能对!”张小文自言自语。

    “哈哈哈!”张小文狂笑着,看着孙武空,像是捡了一个大宝。

    “你很狂妄,可是,还是有人打败你,你认输吧,我虽然没对出来,可是你也对不出来,哈哈,你也输了,哈哈。”张小文狂笑着。

    他仰天长笑,像是要壮怀激烈一般。

    孙武空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白痴。

    题是老子出的,老子如何不能对,哈哈,老子有文曲星在身边,你小子,把头发想白了也想不出来,哈哈,哈哈。

    “听着啊,我的下联来了,下联是'二日为昌'!“孙武空得意的笑了。

    同学们一愣,黄老师也一愣,这对联,像是不错,可是,好像有些,那个,那个,暧昧!

    啊!

    我还是处女!

    这孙同学,太坏了!

    她脸瞬间红了。

    因为这场比赛动静大,惊动全校的老师,大多数语文老师都来了,他们都在一旁围观,连窗户上,都是那些老师的脑袋凑着。

    很多女老师像是懂了,可是不敢说话,她们脸都红了。

    男老师觉得很妙,很妙,他们摇头晃脑看向那些美女老师,心里想说,妙,妙,可是,又不敢说话,食色性也,可是不能说出来,悄悄的干活,打枪的,不要,鬼子都知道的事情,大家都知道,都是从小看《地道战》《地雷战》这些电影出来的。

    只是一个人,一个学校的最高统帅,刘英校长也来了,他也在。

    对于这对联,他也很熟悉,对于风月之事,他更熟悉。

    听到这对联,他全身爽快啊,“妙啊,妙啊,昌不是娼妓的昌,加上口便成了唱,'昌'字可拆分为两个'日'字,且跟'娼'谐音,这个下联很绝妙,很绝妙,最妙是那个日字,很传神啊,'两火为炎,两日为娼’就那个日字,配对娼这个职业,两日就是娼,太贴切,太传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