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神仙 > 第一三一章 我就看看,我不说话。

第一三一章 我就看看,我不说话。

    秦秉轩在赵子建的小院里蹲了整整一下午,一直到天黑透了才走。

    第二天早上,他居然一大早就又跑过来了,手里拎着两个礼袋。

    一袋是一斤武夷山的顶级红茶,且经过了四年的精心储藏,泡出来茶香四溢,入口醇厚透亮,一袋是两块产自九八年的顶级生普洱茶七子饼。

    赵子建干活间隙,喝了他一壶茶,然后就笑眯眯地看着他到处在院子里走动查看,见他又看一遍温度计,还好整以暇地问:“几度了?”

    这一次又来,他一进院子就勇敢地脱了外套,就穿着一件薄薄的羊绒衫,显然是在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

    结果,他一点都不觉得冷,但温度计到了上午十一点也就七度。

    这还是因为今天是个大晴天,阳光相当好。

    满院子的小苗都旺生生的,绿油油的,葡萄藤的芽已经羞羞怯怯地展开了第一片嫩红带黄的小叶片。

    他回去坐下,叹口气,“你真是个神仙。”

    赵子建笑,“我才不是神仙。这世上哪有神仙!”

    秦秉轩一副心疲力竭不想说话的样子,过一会儿,抬起手腕看看时间,见已经十一点多,就问:“你中午都怎么吃饭?”

    赵子建指指旁边的电磁炉,说:“下面条。”

    秦秉轩沉默片刻,说:“那我出去买几个菜?”

    赵子建看他,“你回去吃啊,我又没留你吃饭!”

    秦秉轩想了想,说:“不行,我得尝尝你的面条,你的面条肯定不一样。”

    赵子建无语。

    于是他也不出去买菜了,就等着赵子建中午下面条。

    赵子建见他无所事事,就是不信邪一样的一遍遍跑去看温度计,就支使他,“你想留下蹭饭,就得帮我干活。”

    他毫不犹豫地说:“行。”

    于是赵子建让他把自己这两天打磨掉的碎石块都给运出去,倒到河边去。

    秦家大少立刻就挽起袖子,拿一个空塑料桶,开始装石块、往外拎石块,不一会儿就弄脏了昂贵的羊绒衫的袖子,还满手石粉。

    然而活干完了,他满脸愉快,汇报说:“弄完了。”

    赵子建叹口气,一脸大方的模样,说:“行吧,中午也给你卧个鸡蛋。”

    于是到了晌午顶,赵子建负责拿电磁炉煮面条,下出来,俩人一人一碗,就是最简单的葱花面条,一人一个荷包蛋,俩人就那么端着碗吸吸溜溜的吃面条。

    吃完了,赵子建问他:“我的面条好吃吗?”

    他说:“真香。”

    赵子建无语。

    好半天,他才说:“你跟你妹妹是一个妈的吗?”

    秦秉轩正在刷碗,点头,“当然啊!”

    赵子建叹气。

    饭罢,两人继续冲上茶,喝着茶山南海北的聊。

    眼看中午两点,秦秉轩一直盯着手表看,看看时间差一分钟就要到了,他也不喝茶不聊了,一个箭步蹿起来,飞快地跑去查看温度计。

    赵子建像看猴子一样看着他在院子里飞奔,喊他,“注意脚底下,踩了我的苗要赔钱的!”

    过一会儿,他回来,叹了口气,一屁股坐下。

    “多少?”赵子建问。

    他说:“十二度。”

    赵子建点点头,“今天太阳不错。”

    他也点点头,然后问:“那夏天呢?夏天这里会怎么样?”

    赵子建应声回答,“外面多少度,这里就多少度啊!院子里又没空调。”

    他说:“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啊,我是说体感温度。或者你这个可能用温度无法解释?反正你明白我的意思。”

    赵子建想了想,说:“背心大裤衩,会很舒服。”

    秦秉轩缓缓点头,然后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他抬手喝干面前的茶盏,站起身来,说:“走了!过来好几天了,有些人总还是要见一见的。老是推着不见人家,也不好。”

    赵子建说:“回来。”

    他回头。

    赵子建说:“把我茶壶刷了再走。”

    秦秉轩这两天老跑过来捣乱,茶倒是多喝了好几壶,但活儿却被耽误了,等他一走,赵子建就继续投入到雕刻中去,等到傍晚的时候,把已经干完的活儿清理清理,自己站在院子里打量,很满意。

    一比一比例的永垂不朽伟人像,已经完成了一小半,开始初具雏形。

    第二天上午,秦秉轩居然没来。

    上午的时候,赵子建专心干活,等到中午吃饭,端起碗来,他又觉得有点小小失落:前后两辈子加在一起,这毕竟是唯一一个夸自己煮的面条好吃的人啊!

    下午的时候,秦秉轩就又过来了,赵子建听见敲门声的时候,甚至怀疑他是刻意的为了躲开自己那顿面条。

    但这一次,赵子建过去打开门,他却说:“要走了,有些事情得去处理一下。我过来跟你道个别。过些天我再过来。”

    一听这个,赵子建顿时就把中午的失落给忘了,赶紧拦着,“你过来干嘛?你别来找我,我们马上要开学了,我得上课!”

    因为他除了夸自己面条好吃这一点之外,其它的就没什么好处了。

    然而赵子建又一次低估了豪门公子哥的脸皮厚度,秦秉轩眼皮都不眨,就说:“正是因为那样我才要过来啊,你不在,我可以帮你浇水,这一院子药材呢,没人看着哪行?”

    “喂这是我的院子!”

    “我知道!我又不要你的,我还陪吃陪聊,你还想怎么样?”

    “你脸皮也太厚了吧?我让你来了是怎么着?”

    “不是我下次来我就只看,我不说话了,行吗?温度计我都已经摘走了!我以后绝不捣乱!”

    赵子建回答的斩钉截铁,“信你才怪!你哪次来了不是话一堆?”

    顿了顿,他道:“不行!你别来了!”

    秦秉轩马上退半步,“那我下次来看我妹妹,抽你的功夫,找你喝壶茶总行吧?总不能这点交情都没有吧?”

    赵子建犹豫了一下,觉得实在不大好拒绝了,就点点头,“以后再说。”

    他马上就说:“那行,以后再说。”

    然后就扭头就走了。

    等他走了,赵子建不无恶意地揣测:这小子回去估计是要去请教国内那些电磁学专家去了?再不然去请教那些易学大家?阴阳学大家?

    有个屁用!

    院子里的小苗居然一棵都没死。

    种下去几天之后,它们一棵棵的都绿油油的,看上去一片葱茏,说不出的那种长势喜人——连赵子建自己都觉得无法接受。

    它们怎么可能一棵都不死呢?

    然而事实就是,内事不决问百度,还是有点道理的。

    至少在这种没有什么利益纷争的方向,那上面的一些回答呀文库啊什么的,所给出的经验,多看几条,多参考参考,还真能把东西种活。

    当发现它们是真的全都活了之后,赵子建必须要开始做记录了。

    实验嘛,最好把它们每一个周期生长状况都详细地记录下来,然后才能有意识地改变和调整它们的生长环境,进行各种尝试。

    赵子建对这批苗子所寄予的希望并不高,他就希望这满院子大几百棵的药苗,能给自己出现哪怕一两棵变异的品种,就知足了。

    反正就算不变异,在灵气浓郁的环境下长起来的药材,药效也肯定比普通的大规模培育繁殖的药材要好得多就是了。

    一旦出现哪怕一棵,就算赚!

    而且只要出现一棵,赵子建就有信心根据上辈子的经验,力争迅速给它培养成一大片!

    下午的时候,赵子建把当初罗超群当初让人打好给送来的架子收拾了一下,就放到西厢房里去,把高温的火焰枪也都布置好了。拎了拎,还是觉得锤子不是太顺手,份量有点轻,然而当初他问罗超群,罗超群说这已经是能买到的最大号的打铁锤,想想,也只好先将就着用。

    收拾好一切,赵子建锁了小院子回城里。

    今天又到了该给谢爸爸谢世泰做下一个疗程的针灸的时候了。

    然后想都不要想,谢爸爸是肯定会让留下吃晚饭的。

    然而他才刚锁好门,还没蹬起来,手机就震动了一下,掏出来一看,一条短信,是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我加你微信了,通过一下好吗?

    不理他。

    都不认识。

    过去给谢爸爸针灸完,看着谢爸爸炫耀一样在屋子里自如地走动,听着声音也洪亮了许多,谢玉晴就一个劲儿的笑。

    等到吃过晚饭,谢玉晴送赵子建下楼,赵子建又顺路送她去美食街,两人一边慢慢地走,一边聊天。

    然后就很自然而然地说到了谢爸爸的病,她说:“过几天等过了正月十五,我要带他再去一趟省立医院。年前又去查那一次,齐主任说情况特别好,还叮嘱我们年后再去一趟。一来是确定病情改善的进度,二来,她说好像是要作为一个特殊病例,要申请这一块儿的研究拨款。这种事情,对你没影响吧?”

    赵子建知道她担心会影响到自己,但齐艳君来电话的时候说过这个事情,所以他知道,其实齐艳君年前去参观过周长青的研究所之后,对于跟对方的合作很感兴趣,所以,这个所谓的“特殊病例”,大概就是要拿来做这个事情了。

    于是他说:“放心去吧,没事儿。”

    谢玉晴这才放心。

    等到慢慢地晃悠到美食城,赵子建也没往里面去,只是目送谢玉晴进了美食城,自己就骑车往回走。

    老爸老妈已经吃完了饭,正在讨论最近要买车的事情,老爸觉得价钱还没侃到位,俩人正争论,赵子建也懒得参与这种讨论,老妈问,他就回了一句“吃过了”,然后就洗个澡,回了自己的卧室。

    躺下刷了一阵子微信,好多人,问题是前段时间在美食街那里打完祝国荣之后,以跑进店里吃东西为由加了他的那个小姑娘,这都多长时间了,她叫什么赵子建早都不记得了,长什么样也差不多忘光了,到现在还经常发微信。

    赵子建决定不回了。

    因为他发现,只要自己出于礼貌的回复一条,对方马上又秒回!

    真是闲的!

    跟陆小宁聊了几句,正要到班级群里去看看那几百条聊天记录,忽然就看见底下的通讯录那里居然也有一个“1”。

    点进去,居然是秦月霜的好友申请。

    犹豫一下,还是别理她吧,实在不喜欢跟她打交道。

    然而让赵子建没想到的是,八点多,居然又是一条短信息发过来,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你好,我是秦月霜,加一下微信好吗?”

    ***

    呜呜呜,求月票!月票真的好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