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 > 章一九四 平民与战争

章一九四 平民与战争

    千夜首次从日常的角度审视上层大陆血族的生活,发现与以往黑暗种族全民皆兵的印象有点不同。

    眼前的这些血族,可能因为一直生活在血族本土大陆上,也算是一个相对和平的环境中,明显有平民和战士的区分。

    在这座古堡中,血族们虽然都有鲜血之力,可从他们的服饰和行动上看,大部分人并不是训练有素的战士,倒像是有一技之长承担着诸如管理、工匠、设计师等等职责的人员,真正的战士或许只占到总人口的十分之一。

    在帝国本土,承平已久的领地上,像这种身份的人族就是真正的平民,并且大部分都没有觉醒黎明原力。帝国内部,即使偶有动武的摩擦,轻易不会去故意伤害平民。

    然而在两大阵营的争夺领土上,是不存在真正平民的。边境之地,能立足的黑暗种族都是氏族和部落的聚居状态,因着天生的种族优势,人人有黑暗原力,也就人人皆兵。阵营开战时,谁还会去管什么老弱妇孺的区别。

    所以千夜还是第一次真正看到血族的平民。而他们看到千夜,不管在做什么,都会立刻放下手上的事情,下跪行礼,眼中有着崇拜,但更多是畏惧。

    广场上那些被收拢起来的血族尸体中,有战士,更多的是平民。按照魔裔侯爵所说的授权,如果不是千夜和夜瞳突然到来,他本人又不约束副手的话,城堡内所有血族多半会被全部杀掉。

    至于那些奴隶和下等种族,反而可能会活下来,毕竟在上位者眼中,他们的属性不是敌人,而是财产。

    千夜隐隐的感觉有些不舒服,哪怕是血族,大规模平民被杀戮,依然让他看得心情沉重。在战场上生死是另一回事,那是战斗,不是屠杀,更不是一个个家族乃至一个个氏族的灭绝。

    千夜心中一动,回头望去,夜瞳出现在他身后。

    “都处理完了?”千夜问。

    “是的。”

    “那这些怎么办?”千夜指了指面前的血族平民。

    “他们只能留下来。”

    “没有别的办法了?你刚刚说的那个地方,他们不能去吗?”

    “那是血族的一处秘密避难所,这类地方是准备用在整个种族出现危机时的。那里储备的物资并不多,而且路途很远,只有实力足够,才有可能摆脱后续追击,赶到避难所。如果是他们恐怕一个月也到不了那里。”

    千夜向周围看了看,道:“魔裔的这支部队没有了消息,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发现异常。我们要不要留下来,把他们前来查看的援军干掉?”

    夜瞳迟疑了一下,摇摇头,说:“虽然带队的是魔裔耶路生,可是他麾下的部队确实都是议会直属部队。在没有搞清楚整件事情之前,最好不要再对议会直属部队下手。这里发生的一切还可以解释为误会,但把援军也打掉,就无法解释了。”

    夜瞳虽然说得委婉,可千夜能够听懂她的意思。

    在黑暗种族内部,阶层和等级压制比帝国要厉害得多。以夜瞳的身份和位阶,在针对血族的火刑现场,杀了一个魔裔名门的侯爵和他的战队,是完全可以“解释”的。但再杀第二支队伍就说不过去了,那明显是对抗议会行动。

    她顿了一顿,又道:“目前议会直属部队的总指挥,是蛛魔督军洛萨。他很年轻,行事却非常强硬,相当难缠。在这个时候,我也不想再多出蛛魔这样的一个敌人。”

    千夜叹了口气。可以预见,等议会后续部队一到,还留在古堡内的血族平民下场必定不会怎么好,于是道:“那就别让他们留下了,让他们逃吧,能跑多远跑多远。”

    “好的。”夜瞳也觉得,只有这一个办法。

    “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夜瞳道:“我打算去最近的一个隶属帕斯氏族的家族领地。在那里才有可能联系到莉莉丝,或者至少联系上梅丹佐。现在血族的日常事务,就是他和哈布斯在处理,又以他为主。”

    “无光君王我对他的印象并不好。当初你还在中立之地的时候,他就想过要抓你。”

    “那是他不知道我的身份。梅丹佐困在这个阶段很久了,他一心想要补完血脉天赋中弱点,所以一直在暗中收集各个天赋者的源血。那个时候,我表现出不同其它原生种的天赋,他想要我的源血也很正常。而现在,我就是把自己的源血放在他面前,谅他也要好好考虑一下,付不付得起这个代价。”

    千夜微微皱眉,道:“他毕竟是大君,如果正面冲突,我多半不是他的对手。”

    夜瞳有些诧异,“为什么会正面冲突?”

    “总而言之,对他还是小心点好。我的感觉有些不好。”

    “不要紧,找他只是第一步。这件事,他也担不起,必须要让莉莉丝知道才行。”

    千夜想了想,对于血族的内部事务也提不出更好建议,于是两人吩咐了城堡内的血族平民四散逃离后,就离开古堡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阿维古堡位于暮光大陆内陆区域的边缘,于九百年前由林奇公爵修建,历史并不算悠久。九百年后,阿维古堡的主人已经换成了小林奇实力侯爵。老公爵据说一直在沉睡,但谁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再次苏醒。

    正是傍晚时分,晚霞如火,而月已中天,正是一天中风景最好的时候。小林奇侯爵坐在落地窗前,捧着一本古书正在,偶尔拿起旁边华丽的金杯,饮一口上等的血酒,再转目观赏窗外盛景。

    这种繁盛即将凋零的景像,每看一次,都会让他心中莫名的有种悲凉和寒意。这是侯爵最喜欢的情绪,只有在这种情绪下,他才能写出满意的诗篇。

    可是这一次,当他向窗外望去时,却愕然发现落地窗外不知何时出现两个身影,双方仅有一窗之隔,侯爵却根本就没发现他们是怎么出现的,城堡的防御装置也完全没被惊动。

    夜瞳掀起罩帽,道:“不让我们进去吗?”

    侯爵打了个寒战,急忙站起,拉开落地窗,然后以手抚胸,深深一礼,道:“原谅我,我怎么都不会想到,您会来到这座小小的阿维古堡。”

    夜瞳走进,在侯爵原本坐的椅中坐下,千夜则站在她身边,并没有显露容貌。

    林奇侯爵关上窗,隔绝了高山的寒风,小心地道:“陛下此来,有何吩咐?需要我安排一场盛大的欢迎晚宴吗?现在时间有些紧迫,几道需要火候的本地名菜可能来不及准备,还请见谅。”

    夜瞳道:“不需要欢迎晚宴,也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我来过。你这里很平静,魔裔和议会部队没有来过吗?”

    小林奇侯爵睁大了眼睛,道:“议会部队怎么会来?至于魔裔,这里可是暮光,我想他们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在暮光深处随意走动吧?”

    夜瞳微微皱眉,“都没来过?”

    小林奇一脸无辜的样子,“绝对没有。如果您需要,我可以招来领地上的战士们,再确认一下。不过据我所知,在过去的一个月中,都没有一个陌生魔裔在领地里出现。下面的城市中确实有魔裔,不过那几个家族已经在这里开了快三百年的工坊了。”

    夜瞳缓道:“没来就好。我建议你立刻加强家族古堡的守卫,并且联络帕斯氏族本家,前去避难,或者请他们派遣协战部队。”

    小林奇吓了一跳,“这,这可是大事!出什么事了吗,陛下?”

    “我怀疑,我们与魔裔的全面战争就快开始了。”

    “全面战争!”小林奇有些夸张地叫了出来,“这怎么会?圣战不是停止了吗?陛下您还是新世界开拓的大领主呢!”

    “按我说的去做。”夜瞳不想解释,然后起身,道:“老公爵现在状态如何?阿维古堡中应该有能够联系到女王陛下的手段,我需要用一下。”

    小林奇侯爵脸色变了变,道:“陛下,我们这里确实有和女王陛下联系的设施,只是已经连我的父亲都记不清有几百年没有使用过了,而且,您知道,这个设施的启用,必须由父亲亲手操纵才行。我虽然是林奇家族的纯血,可是本身实力还不够。”

    在暮光大陆上与夜之女王联系格外容易,比其它大陆要容易得多。但所谓容易,也至少要是帕斯氏族的公爵才行。每一位公爵,都是氏族内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们如果需要联络夜之女王,必是大事。

    女王的沉睡轻易不容打扰,随着鲜血长河的远去,夜之女王苏醒的时间越来越少,连化身或投影都不再出现。相比之下魔皇和蛛后,都要活跃得多。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打扰到她,除了那几位二代始祖外,就只有帕斯氏族的公爵们了。

    同样,即使是血族第一古老氏族帕斯的血脉,也不是每一个公爵都有资格在暮光大陆修建家族城堡。

    夜瞳选择阿维古堡,就是因为这里有能够与夜之女王大殿联络的设施。

    听完夜瞳的要求,小林奇侯爵神色有些不自然,最后道:“陛下,请随我来。”

    夜瞳一动,千夜自然而然的跟上,小林奇侯爵就皱眉道:“陛下,您的随从可能不方便出入那里。”

    “他不是我的随从。”

    而千夜也稍稍显露了一丝血气,恐怖的威压瞬间令小林奇的脸色惨淡,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他一脸震惊和骇然,再看看夜瞳,终于不敢说什么,领着二人向古堡地下走去。

    三人穿过长长的通道,沿途经过整整六道明关暗卡,眼前终于出现了一座厚重的钢铸大门。看位置,这里已经是在山腹之中了。

    “这里,就是父亲沉睡的地方。他最后一次苏醒,已经是三十五年前的事了。”小林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