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六 他人的记忆

章二零六 他人的记忆

    从高处俯瞰西陆。

    大地满目疮痍,一道深壑笔直贯穿了大半个幽南行省,它的尽头是一个方圆数公里的巨坑,边缘呈放射状,向四面八方爬满无数道长百米以上的裂痕。

    深壑中弥漫着青黑色的雾气,看着淡薄,目光却无法穿透,看不清有多深。

    巨坑则丝毫不平静,青黑雾气犹如一团团棉絮在游荡着,偶尔不知碰到什么,就爆发成一个小型风暴,火光闪烁中,原力的爆炸和激荡,使得地面也微微晃动。

    深壑和巨坑周围数百公里像是被犁过一遍的田地,全是松动的裸土和翻转的岩块,看不见一丁点植被,更不要说会活动的生物。

    而在普通人眼睛看不见的空中,散乱的原力波动,毫无规律地在大地上窜来窜去,下一刻或许就那样消失了,也或许撞击在一起,引发一道天火,甚或是一个原力风暴。

    这宛若世界末日般的景象,形成于短短十多个来回的交手中。

    皓帝和哈布斯的遭遇首战,谁都没有按惯例游走观察,或是做试探性攻击,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正面强攻,全力出击。

    帝剑太阿与永恒之枪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嗡嗡如呜咽般的低鸣声传得很远很远,像是大地在哭泣,数千公里之外都能隐约听见。

    雷霆乍地,四野低昂,山河战栗,诸神沉寂。

    爱玛之城的光幕中,魔裔和蛛魔两位大公全副武装,身后亲卫队一字排开,原力枪、手炮之类的远程武器全部蓄能以待,气氛极为凝重。

    即使相隔甚远,还在半位面的光幕中,他们都能清晰感受到那边传来的恐怖威压和力量碰撞,甚至让身为大公的他们都兴起不敢面对的无力感觉,而地表遗迹也在默默展示着战况。

    此刻,经过最初狂烈的实刀实枪对战后,领域再次覆盖全场,青黑迷雾与淡金黄昏犬牙交错,相互冲击,犹如大风中的云层,翻腾滚动,而中央正在交手两人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梅琳娜透了一口气,道:“天哪,哈布斯殿下,只看外表真想不到他是会这么蛮干的人。”

    乔其看看正在向北方缓缓转移的战场,又看看光幕数百米外的空中,普瑞特蒂克沉默的背影,神情极为担忧。

    在方才的硬战中,虽然哈布斯挡住了皓帝的攻击,但是谁都看得出来,哈布斯处于下风。毕竟他面对的是一名人族天王,哪怕只是新晋天王,依然有着一个位阶的差距。

    不过亲王大君级的战斗,常常是易分胜负,不易分生死。若哈布斯一开始就游斗周旋,打上个一天一夜都很正常,他却反其道而行之,出手就是绝技,那可不是个好兆头。

    乔其听了梅琳娜的话后,也只能在心里叹一口气。他最担心的还不是哈布斯,而是普瑞特蒂克,若这位小殿下在他眼前有个闪失,那才是灭门之祸。可是哈布斯一旦遇险,普瑞特蒂克几乎不可能不出手。

    这时,前方的普瑞特蒂克突然转身,几步跨到乔其面前,“通知地面上,加快速度,一个小时以后,必须回到这里来。如果谁拖拖拉拉的,那就留在烽火大陆上,自己走回去吧!”

    乔其立时明白了普瑞特蒂克的意思,点头道:“是!”然后忍不住劝道:“您也不要太担心,哈布斯殿下很强,人族天王不能拿他怎么样的。”

    普瑞特蒂克面色阴沉,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转身再次将目光投向战场,而那边的领域已经进入了芜北行省的地界。

    他本人是觉醒了两个始祖能力的魔裔亲王,哈布斯是血族的新生始祖,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唯一需要敬畏的只有圣山至尊。可是战场就是战场,从来没有万无一失。

    这时,皓帝和哈布斯站在一座小山丘的上空,面面而立。

    此处靠近芜北行省西北部边缘,与黑暗疆域接壤。不过因为土地贫瘠,最近的黑暗种族聚居地也在十多公里外,形成一道天然的无人地带屏障。

    山丘下方地势平坦之处,有一片废墟,规模不大,最多曾经是个小镇。残垣断壁焦黑,风化得厉害,看起来荒废已久,而且是灭于战火。

    现在废墟像是被切了一刀的蛋糕,一半呈现断崖状,高低落差达到了五六十米。断口处可以看到大地的岩层,但是切面居然不是实心的,其上有一个一个黑洞,不知通向哪里的空间。

    显然这个小镇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有着庞大的地下建筑。这个秘密可能会在爱玛之城的一击中被彻底湮灭,但是受到小姑娘干扰后,芜北行省许多地方变成这种残留地形,于是地下的秘密暴露了出来。

    皓帝缓缓道:“当年阁下差点用这个实验室把我的老师陷入绝境,今天故地重游,就以此为阁下埋骨之地,可还满意?”

    哈布斯血气氤氲的眼底却犹如一泓深潭,望着皓帝沉默不语。皓帝也不催促,反手握剑背负而立,气势渊渟岳峙,仿佛与脚下大地浑为一体。

    “你是秦帝。”哈布斯说出了交战之后的第一句话,又沉默片刻,道:“你有事要问我。”

    哈布斯这两句话用的都是肯定语气。皓帝定定看了他一眼,也就直接地道:“当年帝国与你交易家族的主事之人是谁?”随即,又补了一句,“我当年杀人杀得太快。”

    两边都是聪明人,哈布斯当然知道皓帝的意思,杀直接责任人杀太快的话,就断了幕后之人的线索。他仍是沉默了片刻,才道:“皇帝陛下知不知道你皇后的家族,做过些什么?”

    皓帝淡淡道:“你的合作者都死光了吧?如果有漏网之鱼,可以现在告诉我。”

    哈布斯终于动容,眼中血气淡去,仿佛苍青天空倒映入瞳孔,清澈而宁静。

    他想了一会儿,缓缓道:“那个圈套不是我做的,相反可能我也是猎物之一。这个小镇是永夜议会研究人族血脉种子的实验室之一,研究方向是以血族底层血脉以及血奴为对照物。我那个时候刚拿到资深议员席位不久,得到了这个实验室的一半权限。”

    “有一天,议会突然通知说实验室暴露了,帝国马上就会派出精英军团清剿。一般来说,对于这种设在人族疆域的实验室,一旦暴露就会放弃,没有必要守也守不住。不过有人提出精英军团是上好的研究材料,或许可以在代价不大的情况下捕捉一些**。他们拿出来的名单上有一个让我很感兴趣的名字,林千夜,备注是林元帅的儿子。”

    “当然,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只是他的义子。”

    皓帝容色不动,静静听着,看不出丝毫情绪,“战斗爆发的时候,你没在现场。”

    哈布斯坦然道:“我在这个实验室里做了一些不太好让议会知道的事情,所以警惕之心一直很强。恰好当时我从另外一个渠道得知,林元帅在这附近试验新型武器,距离正好能够覆盖这个小镇,而且打击威力大概可以给大公爵造成重创。”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