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 > 章二一八 微型黑日

章二一八 微型黑日

    由晨曦启明引发的原力火焰瞬间点燃废墟,烈火蔓延了整个区域。

    爆炸将通道后方匆忙赶来的魔裔船员都卷入其中,冲在最前面的不是被炸死就是被炸伤,侥幸活下来的也不敢冲进黎明气息浓郁得可怕的原力火焰里。但是这些船员也是身经百战的老手,躲开第一波冲击后,就各出手段,大片魔气洒向原力火焰,试图控制火势。

    布洛克斯哼了一声,魔气如狂潮般瞬间扫荡了整片区域,将手雷引起的原力火焰扑灭。

    千夜看看周围,再看看头顶残破舱壁,若有所思。

    “你又想干什么?”大公警觉地喝问。

    “我在想,晨曦启明好用是好用,不过原力火焰威力有些弱了。下次我应该效仿太阳风,再做几颗手雷,想必效果会好得多。”

    原力火焰焚烧一切,看似威力强大,可是焚烧需要时间。而太阳风虽然也是燃烧,但极致的高温可以在冲击的同时产生破坏,威力比先炸后烧要大得多。

    千夜思索得煞有其事,然而这是在战斗中,几乎相当于对敌人的蔑视。布洛克斯大怒,一言不发,挥剑向千夜斩去。这种攻击自然不在话下,千夜提剑一封,就堵住了布洛克斯全部的进攻路线。

    然而布洛克斯这一剑斩到半途,就凝在空中,剑上却分出一道虚影,掠过东岳封堵,斩在千夜身上。

    虽然只是一道剑影,威力却是极大,千夜闷哼一声,被冲力击得后退一步。他低头一看,这道剑影将身上的血色装甲斩开了一道长长裂口,不过还没到把血色武装斩碎的程度。

    布洛克斯却显得更是意外,哼了一声,冷道:“原来是黑暗福音的杰作。当时让他逃了出去,实是我们魔裔的耻辱。不过就算有他加持,你今天既然上了我的座舰,就不要走了!”

    布洛克斯大公挥剑再进,又是两道剑影,几乎同时斩在千夜身上,在血色武装上留下两道长长裂痕。这种剑影攻击速度极快,威力强横,无论千夜以血气又或是晨曦启明阻挡,都只能稍许削弱威力,东岳更是对没有实体的剑影毫无阻挡,简直是防无可防。

    布洛克斯大公敢于单人只舰正面迎战英灵殿,自是有底气的。

    三道剑影发出,布洛克斯大公的魔气也有些下降。显然这种能够自如在空间中穿梭,且威力巨大的剑影,对他的负担也是不小。

    看到布洛克斯的状态,千夜就明白了黑暗福音霍华德在自己身上加持的血色武装有多么强悍。能够硬接魔裔大公全力三击,还没有破碎,这等防御力,比千夜自身已经差不了多少了。

    当然,血色武装挨多了剑影也吃不消,不过看布洛克斯的样子,等他攻破血色武装时,自己魔气也至少要消耗小半。

    三剑过后,布洛克斯并没有接着攻击,而是冷笑道:“看来你以为,有黑暗福音的血色武装,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千夜不答,给他来了个默认。

    布洛克斯大公冷笑,提高了声音,喝道:“你还没有明白,这里究竟是谁的主场!”

    布洛克斯大公身后,一个巨大的符文浮现,如潮汐般的原力在符文中转化为魔气,倾注到他的身体内。布洛克斯的气息迅速回升,转眼间就重回巅峰状态。

    他一声暴喝,手中长剑幻化出漫天剑影,有虚有实,如风暴般向千夜斩去。

    扑扑扑!一连串的闷响,千夜身上连中五记剑影,血色武装再也支持不住,轰然崩碎。

    好在黑暗福音不愧是老牌加冕亲王,能于平淡中见神奇,血色武装在维持不住时猛然炸裂的轨迹却不是散乱的,像是有着指引般,自行冲向了攻击来处,正好抵消了最后两道剑影,否则的话,这套残缺的血色武装怎么都挡不下五道剑影。

    布洛克斯抚剑而立,傲然道:“能够接下我八道剑影,黑暗福音果然无愧于他的威名。若不是他受了重创,待我晋阶亲王后,还真想去拜会他一次,好好的讨教讨教。”

    大公此刻只提霍华德,不提千夜,言下之意非常明显,自然是觉得千夜不过是借了血色武装的好处,自身实力尚不足与他相提并论。

    等布洛克斯说完,千夜方道:“刚刚又是五道剑影,我的血色武装没了,你的剑影还剩多少?”

    布洛克斯一声长笑, 挥手斩出一道剑影,然后身后又一次浮现巨大符文,接受魔气灌注。他笑道:“你又忘了,这里是谁的主场!”

    千夜身影不断闪烁, 每每在剑影及身时以虚空闪烁避开。然而布洛克斯斩出的剑影居然有跨越空间的追踪能力,千夜使用虚空闪烁,它也跟着闪烁,等到千夜身影重现,就继续追斩。

    速度快,威力大,无可防御,又能跨空间追踪,布洛克斯大公的剑影实是神技。

    连续数次闪烁后,千夜双眉一皱,没有再继续闪烁,任由那道剑影斩在肩臂处。

    “无用的挣扎……”布洛克斯大公冷笑。但他只笑了一声,笑容就凝固在脸上。

    剑影落在千夜身上,斩开了他的外袍、战甲和内服,落在血肉肌肤上,然后在手臂上留下一道长长切痕。

    这是直接斩在身上,哪怕被战甲阻挡,不过布洛克斯深知自己剑影的威力,在他的期待中,千夜的手臂应该沿着这道切痕断开,掉落。

    然而,这道切痕就在那里,没有变化。

    千夜活动了一下手臂。

    布洛克斯大公目光钉在切痕上。这样的动作,说明千夜的手没有断,不过按理说,切口应该随着运动扩大,至少会看到骨头,还是被切断了大半的那种。

    千夜综合战力再怎么惊人,位阶仍然放在那里,他的骨骼应该还没能修炼到至刚至硬、堪比原力结晶的程度。不说千夜,就算是黑暗福音本人在这里,正面挨上一道剑影,也是会被割伤的。

    千夜也正在看着自己手臂上的切痕,并且伸手试着拨开切痕,看看伤口有多深。

    布洛克斯大公顾不上奇怪千夜这种更像是在做研究,而不是在生死对战的态度,同样睁大了眼睛。

    切痕被拨开,露出内里的血肉、肌体,一些淡金色的血珠渗出,然后燃起暗金色的血火。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布洛克斯大公没有看到骨头,甚至没有看到深层的肌肤,他看到的,就是一道还不到两指深的伤口。

    一瞬间,布洛克斯大公甚至以为千夜身上又穿了一件肉色的血色武装。不过燃金之血提醒了他,那就是千夜自己的手臂。

    这道剑影造成的伤害,甚至还不如切割血色武装来得深。也就是说,千夜的身体强度,比黑暗福音霍华德亲手加持的血色武装还要高?

    还没等布洛克斯大公从震惊中恢复,千夜已合拢伤口,暗金血火燃烧中将伤口弥合。然后千夜手中就多了一颗由晨曦启明灌注的原力手雷,冷笑道:“我刚才确实忘了,这里是谁的主场!”

    话音未落,千夜随手一抛,那枚手雷就落入地板上的破洞,掉进了下层舱室。

    狂猛的爆炸撕扯着舰内的结构,布洛克斯和千夜都身处爆炸中心,切身体会,让魔裔大公确认,这是一枚威力堪比上位神将一击的原力手雷。

    哪怕布洛克斯身为大公,也被炸得头晕眼花,退了两步。他身后就是动力区域,不得不扩张魔气,将原力手雷爆炸的威力悉数挡下,承受了不少额外伤害。

    他不觉有些庆幸,还好千夜就只剩下最后一颗手雷了。

    然而就在布洛克斯大公眼前,千夜手心中浮起一团炽亮的晨曦启明,然后又放出数片暗金血气,将晨曦启明包裹在内。旋即血气发力,这团血气与黎明原力的混合物体积骤然缩小,变得和一颗普通手雷差不多大小。

    千夜手一翻,这颗混合物就掉落在地,滚到了大公和自己中间。

    “噢不……”布洛克斯大公长发都飘起来了,发出一声类似于呻吟的吼叫。

    在暗金血气出现的瞬间,大公已经感觉到极度的危险。可是千夜原力具象外放的速度快得超过常理,他凝聚这团混合物的时间里,甚至不够大公收回魔气,再放出一次剑影秘技。

    不亚于神将手雷的爆炸轰然暴发,猛烈的冲击和火流席卷了一切,将千夜和布洛克斯大公都覆盖在内。

    爆炸冲击火流撕扯并摧残着舰内的一切设施,不过动力区域的防护壁却是安然无恙。

    冲击火流消散,千夜身影显露,他身上的外袍处处破损,战甲上也有烟熏火燎的痕迹。手臂上的伤口再度迸裂,气息略有不稳。哪怕是他,硬接神将级的爆炸,也要受些小伤,即使这爆炸是他自己造成的。

    对面的布洛克斯大公就要凄惨得多,脸上黑一块白一块,飘逸的长发有小半被烧焦。这对往往视仪容姿态高过生命的魔裔来说,只能说明身上的伤更重,才实在顾不上保护外表。

    大公身上华美战甲处处扭曲,有些部位直接被撕开,从破口处不断向外喷涌着魔气。而鲜血正从他握剑的手上涌出,顺着护手滴滴掉落。

    布洛克斯放下护住头面的双臂,双眼如欲喷出毁灭之火,喝道:“你是怎么办到的?”

    千夜集黎明原力与血气于一身,这已经不是秘密了。可即使知道,即使亲眼所见,布洛克斯依旧难以置信。

    更让他不愿面对的,是千夜刚刚展示出对原力和血气近乎极致的控制。这种水准的控制,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大公的水准,就算布洛克斯,对魔气的控制力也没到这个境界。

    还有一个布洛克斯不愿意面对的事实就是,千夜似乎已经不需要原力手雷了。

    永夜与黎明的碰撞,必然是猛烈的。更何况千夜使用的是晨曦启明和暗金血气,一旦失去宋氏古卷的制衡,在外界接触,爆炸的威力更是惊天动地,不比千夜精心制造的原力手雷差。

    可以说,这算是最原始,也最纯粹的原力手雷了。

    千夜当然不会回答布洛克斯的问题,手中又出现了一颗血气与晨曦启明合一的原力炸弹。

    布洛克斯纵身而起,扑向千夜,同时在空中挥出一道剑影。这次大公再不能从容,即使强行提速会有损伤,也不是顾忌这些的时候了。

    千夜单手持剑,信手挥洒,将布洛克斯大公的攻击悉数挡下,至于剑影,则是以臂背硬抗下来。得此空隙,他干脆利落地将原力炸弹在两人中间就是一摔!

    轰鸣中,布洛克斯踉跄后退,但他在动力区域防御壁上一撑,就又扑向千夜。原力炸弹威力太大,布洛克斯不能赌千夜什么时候力竭,必须牵制住他,否则这艘座舰就不用要了。

    而对新一轮攻势,千夜从容不迫,严密防守,直到布洛克斯一轮猛攻势头稍缓,千夜就以再次受伤的代价,手中又多了一颗原力炸弹,照样扔在两人脚下。

    轰鸣声接连不断,战场中央早成一片废墟,并且不断下沉。座舰上还有四位公爵,不过三位都在操控战舰中耗尽了魔气,剩下的那名公爵来到战圈外,看到接连不断的爆炸,不禁变色,悄然离开。

    千夜这种打法实际上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原力炸弹将敌我都炸了进去。在战舰内部狭小空间内威力更增,而且避无可避。

    不过千夜是古老血族体质,暗金血气更是接近黑暗源点,因此身体之强横比同阶蛛魔还要强些。他能硬抗原力炸弹和剑影,可布洛克斯大公却没有这本事。

    永夜四族中,魔裔本就是身体强度最弱的一族,布洛克斯大公速度和攻击力都是顶级,又修成剑影神技,就没怎么花心思提升身体素质。以魔裔基础,他若非有特别天赋或经历,一般的方法提升也提升不到哪里去。

    如此几轮炸下来,布洛克斯已是受了重创,危在旦夕。然而千夜这种打法,其余魔裔又哪敢插手?即使舰上的公爵们都无一人是长于身体强度的,在舰内环境下完全无法躲开原力炸弹,挨上两三颗就得重伤不起。再加上千夜和大公交手战场中的原力冲击波和剑影可是不分敌我,就算谁有拼命之心,冲进来也只是送死而已。

    布洛克斯脸色惨白,已是没有力气发脾气了。他更加心疼的是自己座舰,现在这段近三分之一的舰内设施几乎都被炸烂,动力区域虽然仍在,可是其它设备损毁严重,已经凝聚不出力量符文了。

    千夜状态虽然也不好,但战力仍在。对付他这样攻击和防御都变态的家伙,在开阔地带还能用些远近围攻、人海消耗的手段,可在舰内狭窄通道中,全舰的强者填进去都不一定有效果。

    再这么打下去,座舰保不住,就连布洛克斯大公自己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陨落。

    布洛克斯死盯着千夜,忽然一声低沉咆哮:“我本来不想用它的!能够死在陛下之手,你也足以自傲了。”

    布洛克斯双手间出现一颗黑得深不见底的硕大宝石,宝石中一点光芒开始点亮。若仔细看,会发现那竟是一颗极小的太阳!

    宝石一出现,千夜瞬间感到极度的危险,头发飞扬,全身寒毛倒竖!

    这是对死亡本能的畏惧,那颗宝石中蕴含的力量足以毁灭千夜!

    此刻千夜早非昔日的少年天才,完全能够直面普通大公,他自认就是遇到血族氏族也足以自保。哪怕是大君,如索萨这一级别,仍有机会逃走。但是在这颗宝石面前,千夜却感觉到了战栗和发自本能的恐惧,那是切实能够毁灭他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来自何方,不言而喻。

    然而千夜并没有第一时间逃跑,他在宝石一出的时候,就感觉到周围空间都有微妙的变化,同时又有一种更强烈的警兆在压制着他,警告着他不能就此发动虚空闪烁。千夜一时无法辨别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只是本能地选择了遵从警兆。

    千夜顶着让人头皮发麻的悚然,仔细看了看那颗宝石,“竟是魔皇的魔气结晶,阁下还真是深得那位陛下的喜爱。”

    “这原本是陛下赐给我用来冲击至境之物,没想到会用在你身上。能够死在陛下亲手一击之下,你也算是很有荣耀了。”

    说罢,似是怕自己下不了决心,布洛克斯大公猛地激发了宝石内全部魔气,那颗微小太阳骤然扩大,自宝石中浮空。等它真正现身的一刻,千夜才发现,这竟是一颗黑太阳!

    空中的黑日迅猛膨胀,冲向千夜。

    它移动间产生的恐怖引力,让千夜陡然明白了先前警兆从何而来。竟是在宝石出现的那一刻,它所蕴含的可怕力量就已经扭曲了周围空间,虚空闪烁根本无法使用。那时候如果强行发动,无异于自己往黑日上撞,而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整个人如被泥泞包裹,就连抬起手臂都难以办到。

    黑日瞬间将千夜吞没!

    ps:这章五千字,就不分成两章发了。

    整个周末都在出差,白天看场,晚上开会。新工作开始后,可能会有挺长一段时间都是这个工作节奏了。

    之前新书倒是攒了点稿子,要不更那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