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 > 章二五三 死亡之临

章二五三 死亡之临

    里世界,若从高空俯瞰,就若一张色彩绚丽却又透着冰冷诡异的画卷。

    但是现在,这幅画卷上多了一道灰黑色的印痕,时不时会溢出一块,然后继续向前。就好像一个不熟练的画匠,或者干脆一个孩子在画布上信手涂鸦。

    若将画面放大,就会发现那些溢出色彩的区域实际上是一块块战场,战场规模有大有小,横陈的尸体有些是阿图瓦战士,也有好几种此前没有出现过的异种战兽。

    在灰痕的顶点,一个巨人发出最后的咆哮,徒劳地挥舞着手中武器,庞大的身躯缓缓倒下,带起一阵泥土飞扬。在他面前,梅斯菲尔德之主帕洛奇亚从容凝立,用一方白巾擦去指尖上沾着的一滴鲜血。

    他随手将方巾抛下,自然有属下接走收好,待回去后再行处理。

    巨人倒下,头顶恰好是在帕洛奇亚的足尖前,不过溅起的泥土却没有一粒能落在梅斯菲尔德之主身上。

    帕洛奇亚冰冷的看着巨人犹自瞪着的双眼,道:“你们的圣山在哪?”

    他的话是以精神冲击的方式直接传递到巨人的意识中,和千夜交流方式不同,这种方式会带给对方强烈的痛苦。

    巨人露出痛苦神色,一声呻吟,想要双手抱关头,可是手只抬到一半就无力垂下,放弃了抵抗,随后他便以意识回应着。

    “你们屠杀……我的族人。世界是不会……放过你们的……阿图瓦,永不投降!”

    帕洛奇亚冷冷地道:“那你就去死吧。”

    他伸指一弹,巨人的脑袋就此炸碎。

    “走吧,去下一处,直到找到圣山为止。”

    帕洛奇亚升空,缓缓向前飞行。他所到之处,周围景物都会纷纷变色,就像被时光冲刷过的画布,会褪去鲜艳色彩,留下灰黑为主的基调。这就是高空俯瞰时,那些时不时溢出灰痕的由来。

    永夜强者们迅速清理战场,纷纷跟上。其中两名公爵隐晦地交换了眼色,都是隐隐有些不安。

    此行本来是寻找里嘉的探索队,但是打过几仗之后,就变成了寻找圣山。阿图瓦的圣山必定是里世界最有可能藏有秘密的地点之一,然而以阿图瓦表现出的实力,足以让任何黑暗种族全神应对。

    按照魔皇的原意,这样重要的目标,应该放在第二阶段,等到高塔完成,永夜各位大君到齐,再以雷霆之势出手探索揭密才是。

    不过帕洛奇亚是梅斯菲尔德之主,他所做的决定,至少现在,无人能够反对,也无人敢于反对。

    此外还有一层隐意。

    如阿图瓦这样的智慧种族,实力强横,哪怕还处于原始状态,但也是智慧种族。这样的智慧种族,在永夜议会眼中可说是价值连城。那些阿图瓦战士稍加训练,配上合适装备,战力就会飙升。

    然而帕洛奇亚的做法,却是直接堵死了以后和平沟通交流的可能。此后对阿图瓦只有灭绝或奴役两条路,再也没有合作可能。

    队伍继续向前,帕洛奇亚的领域正在夷灭周围环境中一切生命,等如是在向周围整个里世界宣告自己的到来。

    这是宣战,也是挑衅。

    这个时候,周围已不再是冰封寂静,树叶在舞动,响起一片令人心悸的沙沙声响,大大小小的生命都在四处逃窜,有的却没跑几步就绝望倒下。异树是无法移动的,在褪去颜色的时候,所有的叶片都在蜷曲,中央的暗红球体表面则是不断起伏涌动,最后布满起伏褶皱,显然痛苦无比。

    帕洛奇亚对一切都视而不见,只是缓速向前,化身为无情死神,将沿途一切生命抹除殆尽。

    在极远处,隐于树叶之间的千夜眉心紧锁,放下了龙葬。在视野的尽头,能够隐隐看到那道灰黑气息在滚滚向前。

    “他的伤好了?”千夜自语。

    千夜并没有直接看到帕洛奇亚,否则以梅斯菲尔德之主的威能,能够在被注视的瞬间就有所感应。也就是说,即使是从远方偷袭,千夜也只有一击的机会。

    千夜本是追踪里嘉探索队而来,却没想到半途中就遇到了帕洛奇亚。这位永夜大君毫不掩饰气息,所以哪怕相距遥远,千夜也发现是他。

    不过遥望气息,千夜发现梅斯菲尔德之主魔气澎湃如海,毫无破绽,当日缠身的伤势似已一扫而空。

    一位全盛状态的魔裔大君,千夜原本的策略就不能太合适了。就算帕洛奇亚站在原地不动让千夜打,千夜也未必能够一击重创他。如果不能让帕洛奇亚失去战力,那么他接下来的反击就有可能要了千夜的命。

    这就棘手了。

    千夜只有等待更好的机会,于是又拉开了些距离,跟随着帕洛奇亚的部队移动。

    好在帕洛奇亚维持领域也颇为耗神,并未发现就在不远处的千夜。

    千夜眼见灰黑原力滚滚远去,这才从异树上跃下,正想追踪,忽然听见后方一阵窸窣响动。

    猛地转头,千夜看到苏石从树后走出。

    “你能找到我?”

    苏石指了指身边的异树,道:“这个世界每一个生命,都是我们守护圣族的哨兵和眼睛。如果需要的话,就连岩石枯木也可以。我想找你,它们就会把你的消息告诉我。”

    千夜向远方灰黑气息一指,道:“那这件事你们也知道了?”

    “就是为了这件事,才来找你。”

    “找我?想要做什么?”

    “那些应该也是你的敌人吧?母树告诉我,你在来到我们世界的时候,就杀过他们。”苏石道。

    千夜坦然承认,“没错,他们来自永夜,是我的敌人。这次进入里世界的还有另外一些人,我们称之为帝国。帝国方的强者也是永夜的敌人。”

    “帝国?母树并没有提到过他们。那么他们降临的地点应该不在我们守护圣族的范围内。”

    “找到他们,尽量不要起冲突,也许能够合作。”

    苏石点头,“合作对抗永夜吗?好,我记住了。”

    他望着千夜,终于鼓起勇气,说:“可是现在我们守护圣族陷入了危机,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千夜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道:“这件事没那么容易。”

    “你需要什么?远方世界的兄弟,我们有的都会给你。你看看,他正在我们的世界,我们土地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苏石大声道。

    “那是梅斯菲尔德之主,他非常……厉害。即使是我,也只有一击的机会,而且无法置他于死地。”

    “是因为他身上的防护吗?我们有办法,可以暂时削弱他身上的防御领域,甚至是解除。”

    千夜双眼一亮,道:“只要能解除防护领域,我就能重创他。也许还是杀不了他,但至少短时间内,他是不会回到战场上了。不过,你们真有办法?”

    大君恐怖之处,在于对于原力掌控达到了接近极致的境界,他们所过之处,领域都可随心而发,周围一定范围内的原力时刻能够调用,瞬间就能变成难以突破的防御力场。

    比如对上帕洛奇亚,哪怕千夜偷袭成功,在原力弹临身的瞬间,帕洛奇亚周围就会布满防御力量。哪怕千夜全力一击,也不过是勉强撕开防御力场,后续的威力就没剩多少,顶多给帕落奇亚留点轻伤。

    魔裔对黑暗原力的操控历来是永夜之冠,他们的防御力量格外地强。

    想要绕过帕洛奇亚的防御领域,就只有原初之枪。可是原初之枪对大君使用,威力又变得不够了。千夜若也是大君,那么一记原初之枪自能重创帕洛奇亚,可现在他仅仅是大公爵,威力就有些不够看了。

    这个问题,让苏石也有一刹那的犹豫。帕洛奇亚的恐怖他都已经看在眼里,过去这段时间,无论多么英勇的战士只要踏在他的领域,就会遭到屠杀。直到现在,帕洛奇亚还根本没有展示出真正实力。

    这时,另一个阿图瓦女战士在苏石身后出现,朗声道:“我们可以解除那头末日黑魔鬼的防护领域!”

    新出现的女战士比苏石还要高半个头,面目坚毅,显得英气逼人,手中投枪上缠绕着红黄两色的布带,比苏石的更加华丽。此时她眼中又是气愤又是心急,还不忘上下打量着千夜。

    千夜现在也知道,在阿图瓦部落中各种武器威力都差不太多,彰显身份地位主要依靠的是鲜艳色彩和装饰。这个少女的装饰比苏石更鲜艳更多,也就意味着她是比苏石更加强大的战士,地位也更高。

    “你是?”

    “我是苏文,苏石的妹妹。你的要求,我都可以代替守护圣族答应你,但是我并没有看过你的实力,我需要证实。”

    面对咄咄逼人的苏文,千夜不动声色,淡道:“你想怎么证明?”

    苏文双手持枪,摆出临战姿态,道:“很简单,击败我就行了……”

    她话音未落,千夜已到了她面前!随即苏文就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好像无数色彩斑块在空中飞舞,身上更是如被无数巨兽踩踏而过,一时之间神情恍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旁边苏石目瞪口呆,眼看着千夜提起苏文, 直接将她砸进了一颗大树树干里。

    苏文虽然实力不弱,可是这一下挨得也是不轻,双眼迷离,已是处于昏与不昏的边缘。

    千夜顿了一顿,才将她从树干里摘下,放在地上,淡道:“这算是证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