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捡宝生涯 > 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 姑侄

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 姑侄

    看到丈夫犹犹豫豫的模样,冯真珍瞪了他一眼,马上又换了一张笑脸,对孟子涛说:“稍等一下,我们马上写一份声明给你。”

    施宝荣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开口,从孟子涛手里拿过笔和纸,默不作声地写了一份声明。

    拿着夫妻俩共同签字的声明,孟子涛一行人坐着出租车,来到了一个比较老旧的小区。

    下了车,冯真珍带着大家向小区门口的一位二十五六的年轻人走了过去,随即为双方做了一下介绍。

    年轻人是冯真珍的侄子冯慎明,冯真珍介绍说冯慎明也是做古玩生意的,在市里开了一家古玩小店。

    相互介绍后,冯慎明就把姑妈叫到一边,小声聊了起来。由于离的不远,再加上孟子涛现在听力越来越好,于是就断断续续地听到了姑侄俩的说话声。

    冯慎明有些不满地对姑妈说:“姑妈,既然要卖老头子的藏品,怎么也不先让我看看啊。”

    冯真珍呵呵一笑道:“给你看了又能怎么样,你买的起吗?”

    冯慎明不服气地说:“我怎么就买不起了……”

    冯真珍还没等侄子把话说话,就打断了他的话:“我还不知道你,你手里有个屁钱,上个月你还问我借了五千块钱,你想买也行,先把钱还我再说。”

    见冯慎明呐呐不言,冯真珍摆了摆手道:“好了,我这不也是给你赚钱的机会了嘛,只要能成交,我就给你一笔劳务费,卖的越多,你拿的也越多。”

    “姑妈,既然这样,咱们在商言商,您能给我几个点呢?”

    如果是别的亲戚,冯慎明就不这么问了,但自己这位姑妈实在太精明,不事先把费用说清楚,卖了几十上百万都有可能只给他几百块钱,说实在的,要不是先前问别人借不到钱了,他才不会问这位姑妈借钱。

    冯真珍听了这话心里有些不舒服:“还几个点,你当我是你姑妈吗?”

    冯慎明腆着脸笑道:“您这话说的,您当然是我的姑妈了,不过您都吃肉了,总要给我喝口汤吧,我也不要十个八个点,您只要给我六个点就行了。打个比方,我给您把东西卖到一百万,您只要给我六万块钱就行了,这很合算吧?”

    冯真珍怒道:“亏你说的出口,你也不想想,以前你遇到困难来求我,我哪次没有帮你啊!”

    “你是帮我,但哪回你没有占我便宜,上个月借我五千,半年后还给你还要带利息五百块,要不是没办法,鬼才找你借钱呢!”

    冯慎明心里嘀咕了几句,笑着说道:“正因为这样我才只要六个点啊,如果换别人的话,非得管你要十个点不可。”

    冯真珍冷哼一声:“那我去找别人,我到不信了,动动嘴皮子居然要这么多钱!”

    冯慎明呵呵笑道:“您要找别人也可以,不过别人可不一定会站在您的角度考虑,差不多就行了,就好比一件东西,原本估价应该在八到十万,买家开到八万,他就说差不多了,您又不懂,不就亏了一到两万吗?而我肯定会为您考虑,为您争取最高的售价,说到底,我这也是吃的技术饭,和光动嘴皮子可是两码事。”

    冯真珍被这番话说的心动了,确实,侄子到底是自家人,两家关系也还可以,再加上钱的yòu huò,肯定不至于坑自己,但外人就说不一定了,但想到东西每卖一万块钱就要给侄子六百块,她的心就隐隐作痛。

    “六个点实在太多了,最多我给你一个点,你看,如果东西能卖得了一百万,你就能赚一万块钱,这不过是你动动嘴皮子的事情,还有什么比这个赚钱度更快的?”

    “姑妈,我刚才都说了,这是两码事,再说了,一个点实在太少了,谁知道老头子的藏品值几个钱啊?当然,您到底是我的姑妈,我再少一点,您给我五个点就行了。”

    听着姑侄俩在那讨价还价,孟子涛暗自觉得好笑,姑侄之间要防成这样,也够可以的。

    过了片刻,姑侄俩总算达成了协议,不过从冯真珍肉痛有表情来看,显然对结果不太满意,但没办法,交给别人的话,她更加的不放心,于是重新打起精神,看着孟子涛暗道:“一会无论如何,得从这小子上多赚一点才行!”

    想到这,冯真珍失了张笑脸走到孟子涛跟前:“孟先生,让你久等了,咱们进去吧。”

    “好的。”

    老人的房子位于一楼,要说一楼虽然对老人来说比较方便,但一楼湿气重,不利于身体健康;其次,嘈杂,一楼的通道或电梯是使用最频繁的;另外,一般下水道出问题的大多都是一二楼,而且如果地势太低的话还要考虑到雨季涨水会不会不安全。正因为这样,大部分人买商品房都不太喜欢买一楼。

    老人的房子位于一楼当然也有这样的缺点,而且孟子涛一走进去,就闻到房子里有一股子怪味,可能是因为通风不太好,再加上房子湿气重霉等等夹杂在一起的味道。

    这样的环境,住着不太舒服不说,对老人的健康也有影响,而且对古玩的保存肯定也是不利的,特别是对书画等对湿气比较敏感的物类来说更是如此。

    当然,这是别人的房子,孟子涛也没有多说什么。

    冯真珍客气了几句,接着又带着大家来到一个房间,房门一打开,孟子涛就感觉嗓子有些痒,实在是房间里面的味道,比外面还要明显。

    陈仲锋也闻到了,皱着眉头说道:“什么怪味儿!”

    冯真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家老头子比较怪,现在又是一个人生活,屋里不太打扫,所以有些味道。”

    陈仲锋轻轻摇了摇头,他虽然眼力还不怎么样,但也知道这种怪味很有可能是古玩做旧之后,遗留下来的化学味等综合起来的味道,所以对时面的东西质量就有些不太看好了。

    冯真珍打开房间里的灯,请大家进入之后,说道:“你们可以先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咱们一会再谈。”

    孟子涛点了点头,接着环顾了一下房间里的摆设。

    房间里的东西比较乱,也没什么博古架之类的东西,藏品不是放在地上,就是放到房间里的几张桌椅还有一张长桌上,显得有些杂乱。

    好在,老人也对自己的藏品做过分类,虽然乱,但没有乱到让人下不去脚的地步。

    孟子涛打量了一圏,对房间里东西的成色就有数。简单来说,房间里的藏品,奇石占了一半左右,剩下的一大半是瓷器,另外就是一些零碎的杂七杂八的东西了。

    至于这些东西的价值,先说奇石,一眼望去就没有看到过有什么名贵品种,至于瓷器,大部分火气十足,显然不用抱什么希望,至于杂七杂八的东西,看那破破烂烂的模样,就更别说了。

    对奇石,孟子涛并不怎么感兴趣,所以目光也没放在上面,至于那些杂七杂八的玩意儿,他一开始也没有注意,于是拿起一件瓷器查看起来。

    这是一件绿釉陶奁1ian,所谓奁其实就是古代汉族女子存放梳妆用品的镜箱。圆形,直壁,有盖,一般腹较深,下有三兽足,旁有兽御环耳。流行于战国至唐、宋间。

    这件陶奁的年代到是久远,观其特点应该是汉代器物,而且做工也精致,可惜保存的不好,三足缺少了一足,表面也很斑驳,大大的影响了它的价值。

    这样的器物,买下来做研究还可以,收藏的话,意义就不大了。

    “孟哥,这玩意做工还挺不错的,比较少见。”陈仲锋指着不远处的一件瓷器说道。

    还没等孟子涛看过去,冯真珍就开口了:“那是当然,不瞒你们说,这是我公公最喜欢的一件东西,平时隔三差五的就拿出来摸上几遍,说实在的,如果你们想要的话,我还得打diàn huà给我家那位商量一下才行呢。”

    陈仲锋连连摇头道:“那就不需要了,这种东西我是不会买的。”

    冯真珍闻言一怔,不禁腹诽起来:“说好的是你,说不会买的也是你,你到底要闹哪样?”

    冯慎明走到姑妈身边,小声说道:“姑妈,这是谷仓。”

    “什么谷仓?”冯真珍的声音有些大。

    冯慎明解释道:“就是古人的陪葬品,相当于现在的纸人纸马。”

    冯真珍听了这个解释,脸都有些绿了,心里又尴尬又气愤,暗骂道:“老不死的东西,什么东西不好买,买这种玩意,真是晦气!”

    孟子涛到不管东西是不是谷仓,毕竟真要说的话,汉八刀玉蝉还恶心,那是放尸体嘴里的,还有其它玉塞就更恶心了。当然,恶不恶心另当别论,东西好不好,还是要看它的工艺和艺术价值。

    这件谷仓是青白釉釉里红楼阁式谷仓,这种形式的谷仓,还是比较少见的,特别以其工艺来看,这还是元朝时期的,那就更稀有了。

    13/62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