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完美恋人,首席已过期 > 正文 797 一贱钟情19:聂老师,您未婚夫好帅啊

正文 797 一贱钟情19:聂老师,您未婚夫好帅啊

    陆之勤双眼闪着流光,一个大步走到了聂晓星面前,“晓星……”

    聂晓星眼皮跳了两下,眼角下意识的往顾言的方向瞄。

    见顾言背对着这边,聂晓星竟瞬间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撄。

    “再有几分钟就要上课了,我先去换衣服。偿”

    面对一个曾经救过自己的人,再冷的人恐怕在面对这人时,都无法继续保持着这一身的冷意。

    是以,聂晓星在与陆之勤说话时,脸上的表情始终平和。

    想到的确快开课了,陆之勤清凝着聂相思,“好。”

    于是,聂晓星便去换衣间换衣服去了。

    不过三五分钟的时间。

    聂晓星穿着跆拳道服从换衣间出来,一眼就望见了站在训练室中间,被一群学员围着的陆之勤和某小爷。

    看那架势,似要开干!

    聂晓星蓦地吸气,赶紧往那边走。

    只是,她人还没走到,两人已经打了起来。

    “……干什么?”

    聂晓星拿出教练的气魄,严厉的吼了声。

    围观的学员一下往两边散开,均悻悻的看着聂晓星。

    当然,不包括已经干起来的陆之勤和顾言。

    顾言一“手无缚鸡之力”的纨绔少爷,陆之勤又“刚学”跆拳道不久,加之比顾言“苗条”,两人可谓抱在一起打得难舍难分。

    聂晓星看得心火直冒,几步上前,分别抓着陆之勤的跆拳道服和顾言肩上的布料,用力往两边扯,愠怒的瞪着两人,“你们要打给我出去打!”

    “谁说我们俩在打了?我们俩这是互相切磋懂不懂?”顾言阴邪的勾着嘴角,浅眯着星眸盯着陆之勤,“不信你问他。”

    聂晓星皱眉,对于顾言的话,她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晓星,我跟顾先生没有私人恩怨,刚才我们,的确是在切磋。”陆之勤看了眼顾言,眸光清和看着聂晓星说。

    聂晓星瞥了眼陆之勤,小脸严肃的看了眼周围的学员,“是这样么?”

    众学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而后出奇一致的点头。

    聂晓星垂了垂眼,这才丢开两人,对顾言说,“我要上课了,你回去吧。下课后我自己回去就行。”

    顾言抬抬下巴,吊儿郎当的走到聂晓星边上,伸手猛地勾住她的肩,眯着眼看骤然握紧拳头的陆之勤,“说什么呢?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我送你上班,在接你下班么?”

    聂晓星拍他的手,“我知道路,不用接。”

    “我当然知道你认识路。但作为你的未婚夫,就是明知你能行,却还是想为你做。”顾言笑眯眯的伸手拉了拉聂晓星跆拳道服的两边,音量不高不低,保证在场的人都听到就就行。

    聂晓星无语的看着顾言,“你又……”抽疯了。

    “抽疯”两个字还没说出口。

    一众学员便纷纷开始起哄。

    “聂老师,原来这位先生是您的未婚夫啊?”

    “您未婚夫好帅啊。”

    “聂老师,您和顾先生都是未婚夫妻了,好事将近了吧?”

    “哟呵,你们看你们看,聂老师脸红了……”

    “……”

    聂晓星一记刀子眼射向刚说她脸红的学员。

    学员笑呵呵的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聂晓星的学员里,不乏女学员。

    刚起哄说顾言好帅,说她脸红的都是这些女学员。

    真是,一点都不含蓄!

    聂晓星耳尖飘过一抹红,抿唇看顾言。

    顾言这货骄傲地不行,挺胸抬头,自信满满的接受各种夸赞。

    聂晓星看到都恨不得给他一脚!

    而谁都没注意到,陆之勤脸上的落寞,以及望着聂晓星的双眼里,揉入的隐忍和苦涩。

    ……

    聂晓星授课期间,顾言就坐在休息椅上,双腿很男人的分开,背大喇喇的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看聂晓星。

    聂晓星的跆拳道虽称不上十分厉害,但授课绝对是专业的。

    一个抬腿踢,一个勾拳,看着非常有力量,而且打得很漂亮。

    更主要的是,聂晓星授课期间,那群学员个个聚精会神,顾言观察了下,除却陆之勤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外,其余学员都认真得不要不要的,一个走神的都没有。

    顾言摸摸下巴,心头莫名涌出几分骄傲感来是什么回事?

    聂晓星要上四个小时。

    两小时一个班。

    但顾言发现,陆之勤两个班都在。

    顾言下巴轻绷着,星眸略不爽的瞥陆之勤。

    这人脑子是不是缺根弦?

    都说了她聂晓星是他顾小爷的未婚妻了,还一副痴汉脸看他顾小爷的未婚妻是几个意思?没死心是吧?

    顾言放在裤兜里的双手暗暗握了握,眼眸从陆之勤身上收回来时,快速掠过一抹暗芒。

    ……

    近十点半,聂晓星换好衣服从换衣间出来,站在换衣间门口,去看站在训练室门口,双手插兜,百无聊赖看脚尖的顾言。

    这好像是第一次,有人等她下班,接她回家。

    聂晓星嘴角便快速扬了下,抬腿的动作都变得轻盈了些。

    然。

    她一条腿刚迈出去,还没来得及踩下去。

    陆之勤的声音便从后飘了过来。

    “晓星。”

    聂晓星脚尖在空中停了下,继而收了回来,回头看站在她身后的陆之勤。

    陆之勤直接走到她面前。

    聂晓星从后收回目光,看着站在她身前挡着她大半光线的陆之勤,眼神迷惑。

    陆之勤垂眸,盯着聂晓星的双眼透着几分深沉和忧郁,“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件事,你考虑得如何?”

    “你是说让我给你当私人教练?”聂晓星望着他。

    陆之勤抿唇,认真点头,“我一直在等你给我打diàn huà,只可惜,一直没等到。而我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所以我今晚是特意到这里等你。”

    “……”聂晓星怔然,“你今天来,就因为这个?”

    “是。”陆之勤语气透着一股子坚定。

    聂晓星贝齿轻勾了下下唇,几秒后才说,“抱歉。”

    没等来她的diàn huà,陆之勤心下便已明白她的决定。

    可正当亲耳听到她拒绝,陆之勤的心,仍止不住的往下落。

    艰涩的滑动喉管,陆之勤压抑的皱眉,低声道,“能告诉我原因么?”

    聂晓星坦然的对陆之勤轻扯了下唇,“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找上我的原因么?”

    陆之勤愣住,“……”

    聂晓星跳动了下眉毛,看着陆之勤,“直觉告诉我,你跟来这里跟我学跆拳道的那些学员不一样。你……像是带着某种目的来的……”

    “我的目的就是你!”陆之勤打断聂晓星的话,盯着她,缓缓道。

    “……我?”聂晓星眼眸里的波光微滞的同时,望着陆之勤的双眼也明显的露出防备。

    陆之勤苦涩勾唇,“晓星,你不用这么看我,因为我绝不会做伤害你的事。因为我……”

    “堂堂跨国集团下一任接班人陆之勤,却来这么一个小小的跆拳道馆学习……这样出人意料的举动,别说,我也挺好奇的。”

    漫不经心的男声从陆之勤背后传来。

    陆之勤浅蹙眉,侧身看不知何时走到他身后的顾言。

    顾言娃娃脸上挂着一贯的不着边,慢慢从陆之勤面前走过,忽地猛地往前跨了一大步,站定在聂晓星跟前。

    到底有多“跟前”,顾言的脚尖已经抵到聂晓星的。

    顾言下巴再往下低一点,就能碰到聂晓星的发心。

    而聂晓星几乎一下贴着了他的胸膛,鼻尖若有似无的擦过他身前的衬衣布料。

    聂晓星始料未及,惊提起一口气,就要往后退。

    可这时,顾言猛地从裤兜里抽出一只手,一把拽住了聂晓星一只胳膊,猛地往前一侧。

    瞬间,聂晓星整个栽进了顾言的怀里。

    ---题外话---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