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婚娶变故(上)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婚娶变故(上)

    当朝内阁首辅,朝堂之上阉党一系的文官首领黄立极见到魏忠贤的到来,连忙走上前去,将九千岁迎入文渊阁右侧,一间精致而隐秘的侧屋内。

    因为皇帝和其他派系的内阁官员并不在当场,侧屋内全是阉党的自己人,黄立极为了讨好魏忠贤,有些逾越直接口称魏忠贤为“千岁”。

    “千岁。”

    “吾等还是照惯例安排!”

    他口中所谓的惯例,便是除了一甲三名明确进入翰林院供职之外,其他进士们按照与阉党的亲近程度,四散分布于朝野上下各个部门。

    有阉党背景,或者明确投靠九千岁,在家乡给魏忠贤修过生祠的人,自然是安排在有权有势的要害部门而比如除去林平之之外,那几个东林出身的进士和一些有地方派系背景,但背景不够强的进士,则安排进一些没有前途的清水衙门。

    由此可见,这个时候的科举,已经成为了阉党朝堂明面力量吸收新血的重要手段,所以魏忠贤很是重视,在听取内阁首辅的汇报后,低着头沉思了一下。

    半响后,这位已经屹立于大明皇朝权势顶点的太监,才缓缓开口。

    “其他人倒是可以按照惯例安排,但状元林平之不行!”

    “这状元一入翰林,可是从六品的翰林修撰,有资格出席经筵接触皇爷。”

    “咱家,不可不防上一手!”

    魏公公口中的“经筵”,是在大明当朝,为天子讲论经史而特设的一场御前讲席,说白了就是给天子上课。

    当然,因为当今天启皇帝平时忙乎木匠活,并不怎么爱开“经筵”,但一年到头,还是会应付差事般的举办几次。

    大概是因为林平之第一个在殿试上交卷,并且天启皇帝亲自翻阅文章内容后,还感到很是满意,无疑给当今天子留下了一个较为深刻的印象。

    在今天上午天子做木匠活时,特地询问过一次状元林平之的生平,似乎对其人很是有一些感兴趣。

    这种举动,瞬间让魏忠贤警惕起来。

    送一个状元功名的林平之给皇族,用来装点宗室的脸面,讨好天子和宗人府里的那些老怪物是一回事而给予一个有着东林背景的翰林院官员接触皇帝、进献“谗言”的机会,又是另一回事。

    他可不想让林平之有机会争夺“帝宠”!

    哪怕里面的风险再小,谨慎的魏忠贤也不能冒那个险!

    站立在魏忠贤对面的黄立极,能成为内阁首辅,哪怕大半是借了阉党的势,但其人本身也并非没有才华。

    不然,投靠阉党的官员也不少,凭什么他当了首辅?

    在九千岁话语中提到林平之名字时的第一时间,黄立极就反应过来,敏锐的察觉到了林平之成为翰林官员后可能存在的风险,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位阉党中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老大人,在细细思索了片刻后,才向魏忠贤回复道。

    “这状元郎成为从六品的翰林官,乃是我大明历代的规矩,这一点吾等最好不便更改。”

    “但林平之与信王府那位郡主的流言也传了许久了,为了宗室的声誉,还请千岁让宗人府尽快向林平之施压,让其上表迎娶郡主。”

    黄立极表情严肃,轻抚着长须极为冷静的继续说道。

    “如此下来,那林平之根本就当不了几天翰林官,便会成为郡主仪宾,成为宗亲贵爵。”

    “然后吾等再操作一番,将其外放到应天府,打发上一闲职了事!”

    在这个时空的大明朝,公主的夫婿“驸马”和郡主的夫婿“仪宾”,很像是一种不能世袭的贵族爵位,其中“驸马”的待遇在伯爵之上侯爵之下,而“仪宾”则差不多与伯爵待遇等同。

    另外,正常人在受封“驸马”和“仪宾”之后,朝廷一般还会另外加封一个三品以上的虚职闲位,让其一个人领两份“工资”。

    但是,待遇这么好也不是没有代价的。

    之前也提到过,在成为“驸马”和“仪宾”后不仅自己不能出任实职,就连五服之内亲族家的士子,如有授官者都必须辞官回家,对于大明的官宦世家来说,其代价不可谓不大,他们避之如虎蛇。

    通过“流言”让林平之“顺利成章”的成为宗室贵女的夫婿,这本来便是阉党之前算计好的安排,魏忠贤自然不可能不同意。

    听到黄立极话语中的安排,魏忠贤负手而立,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

    “很好,那便如此安排吧!”

    科举结束后的数天,京师权贵居住的东城中。

    “哐!”

    “哗啦啦!”

    这是信王府正堂,一支精巧的花瓶被主人打碎在地,摔成碎片的声音。

    大明皇朝在京师内唯一存在的王爷,当今天子的亲弟弟信王朱由检,未来大名鼎鼎的亡国崇祯天子,正在满脸愤怒的咆哮出声。

    “那些阉党奸徒,真是欺人太甚!”

    因为之前的几任授业恩师,都是出身东林学派的关系,信王朱由检极为倾向东林一脉的官员,厌恶阉党一系的权贵。

    还没有经过现实毒打的他,固执的认为阉党把持的朝廷正在霍乱天下,让神州大陆上的百姓,民不聊生。

    这位出身高贵的王爷,现在丝毫没有料到,阉党虽然贪污成风、专擅跋扈,但终其天启一朝,大规模的民变可谓寥寥,九边军队从未缺少粮草反倒是未来他上台之后,在号称“众正盈朝”的复社官僚的辅助下,缺银少粮,农民军不断起义,辫发人数次入关,成功的让他当了亡国天子、末代帝君。

    在天子点了一位自己欣赏的,东林出身的举子为状元。

    自己的女儿,得到了一名大明朝绝无仅有的好女婿。

    这两件事如果分开来看,无不是让朱由检感到开心的事,但两件开心的事放在了一起,却让他现在无比的愤怒!

    经过几任东林老师教导的朱由检,可比当今天启皇帝有责任心多了,他知道这科举,本就是为国举才,而并非为皇族选婿的地方。

    在科举诞生至今,那以万年为时间单位的漫长历史中,只有前唐中期出了一名状元驸马,并且结局还以悲剧告终,所以,大明立国千年以来,除了开国时期之外,宗室贵女的夫婿无不从民间选取。

    信王府的管事太监王承恩紧跟在朱由检的身后,见到自己主子暴怒,连忙手持着茶碗走了过来,小声的安抚道。

    “殿下息怒,宗人府的理由”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话才刚刚说出口,就被朱由检直接打断。

    “荒谬!媺凝的守宫砂还在,和那林平之根本就是清白的。”

    信王朱由检能在成年之后一直呆在京师,没被阉党赶去封地,自然没有平日在阉党面前表现的那么无害,他看出了阉党的阴谋。

    “那魏阉以为我不知道吗?”

    “他不就是不想让一个东林状元进入朝堂,给他碍事吗?”

    “我是媺凝的父王,我不同意这件亲事,我要去面见天子!”

    说罢,朱由检直接走出了信王府大门,大步流星的向紫禁城所在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的朱由检,根本不知道阉党在面临威胁时,行动力居然如此的爆表!林平之现在已经在皇城之中,站立在天子和宗室宿老的面前亲自上表,准备迎娶信王的长女朱媺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