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龙甲神诀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碎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碎

    此时温若水双眸之中的凶狠早已消失无踪,唯独剩下莹莹泪珠:“阳云汉,当年就是你这无信无义之人悔婚在先,才害得我爹惨死,害得我们温家家破人亡,害得我孑然一身流落江湖。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你阳云汉。阳云汉,你说我说的对是不对,你说我温若水该不该找你们阳家报仇?”

    阳云汉听到这话,心中一颤,旋即想起惨死的家人,方才硬下心肠:“温若水,是我阳云汉对不住你在先,有仇有怨,你尽管冲我来就好。可是你不该勾结契丹人,血洗我阳家。如儿她更是无辜,也被你偷袭害死,今日我岂能放过你。”

    说到这里,阳云汉正待再次催动内力攻过去,温若水陡然凄厉叫道:“阳云汉,你现在不能杀我。因为我已经有了身孕,你若杀我,那就是一尸两命。我死了不要紧,可怜我肚中这无辜的孩子,又要被你这无信无义之人害死么?”

    说到这里,温若水边痛哭流涕,边低头看向自己小腹。

    阳云汉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发现温若水的小腹微微隆起,蓄势待发的内力再也催动不下去:“温若水,今日我且饶你一命,下次再见之时,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听到这话,温若水面露喜色。阳云汉撤回右掌,却话锋一转:“不过,温若水,你需交出‘且末相思莲’的解药来,我才能放了你。”

    温若水心知不交出解药,难以脱身,忙从袖中取出“且末相思莲”解药交给阳云汉。

    阳云汉连忙将解药交给一旁的上官碧霄,叮嘱她赶快去解救大宋武林群雄。

    上官碧霄看到阳云汉武功尽复,欣喜异常,连忙拿着解药回身去解救大宋武林群雄。趁这个空当,温若水悄然混入战团之中。

    阳云汉一举格杀玄武上人之后,凌孤帆脱困而出,看到上官福熙深陷花神仙子的“花神美境”之中,眼神迷离,手中宝剑舞动早已不成章法。

    凌孤帆生恐上官福熙有何不测,连忙挥剑冲入二人战团,口中连声呼喝:“上官师妹,速速醒来。上官师妹,速速醒来。”

    上官福熙终于被凌孤帆的连声呼喊惊醒过来,方才惊觉自己刚刚看到的恐怖狰狞李剑南不过是南柯一梦,泪水忍不住混杂着冷汗滴落而来。

    上官福熙回身看到掌门夫人凤晨曦正在和李剑南拼命搏杀,心中痛恨李剑南之极,不顾一切冲了过去。

    凌孤帆见状,连忙挥动手中长剑,展开“残虹剑法”全力猛攻花神仙子。

    花神仙子咯咯娇笑:“哟,你这是英雄救美么?”

    听到这话,凌孤帆心中恼怒,“残虹剑法”攻势更急。花神仙子武功原本就高过凌孤帆甚多,见状不慌不忙,展开身形敌住凌孤帆,却也不下狠手,二人缠斗在一起。

    上官福熙冲入掌门夫人凤晨曦和李剑南战团之中,一声不吭,全力展开“惊鸿剑法”猛刺李剑南。

    凤晨曦原本尽落下风,得上官福熙相助之后,师徒二人一个“三绝针”飞舞,一个“惊鸿剑法”飘动,终于克制住李剑南“疾影灭绝神功”魔气重重的第二重境界攻势。

    放过温若水的阳云汉环顾场内,发现盗拓柳玉堂正在四处躲避天印上人追击,连忙晃动身形挡住天印上人去路,沉声说道:“柳大侠,你去相助温大侠,这里交给我。”

    盗拓柳玉堂心存疑惑,怕阳云汉抵挡不住天印上人,没有挪动脚步。

    只听阳云汉哈哈大笑道:“天印上人,玄武上人已经命丧我手,你们‘天龙玄花’助纣为虐,下一个该轮到你了。”

    天印上人和盗拓柳玉堂二人一直在山洞内游斗,此时山洞内到处都是厮杀的人群,二人没有留意到玄武上人已经被阳云汉格杀,听到阳云汉所说,二人难免大吃一惊。

    只是吃惊过后,二人心情各异。盗拓柳玉堂心中大喜,连忙脱离战团,赶过去救助深陷险境的盗墓贼温无鬼。

    天印上人却是心中绞痛,脸若寒霜,“天龙玄花”四人几十年的交情,没想到今日玄武上人竟会命丧于此,得知如此噩耗,天印上人如何能不惊怒。

    他再不言语,陡然双足跺地,凌空跃起,双掌舞动,反复拍向阳云汉。天印上人心中气极,下手毫不留情,全力展开“天印掌法”绝学招式“天诛地灭”攻向阳云汉。

    “天诛地灭”掌法一出,方圆三丈之内尽被他的劲气笼罩住,恰好在这个圈子里面缠斗的八个黑衣武士和十来个龙图阁武士被这股凌厉劲气所迫,齐齐跌倒在地。

    当日在秦岭之巅,阳云汉刚刚修炼完“龙甲神诀”之“云垂风扬”时,曾用尽全力破解过天印上人此招,如今阳云汉不仅又习得“龙甲神诀”之“地载天覆”招式,更是修炼“洗髓真经”涅槃重生,自是丝毫不怵天印上人的“天诛地灭”招式。

    只见阳云汉左手划方,右手划圆,双掌交错,地方天圆。方为吝啬,是为“地载”,稳稳接下天印上人的“天诛地灭”攻势。圆则杌棿,是为“天覆”,凌厉反攻向天印上人。

    天印上人没料到阳云汉武功精进如斯,心中震骇。不过他称霸江湖几十载,武功冠绝江湖,虽惊不乱,不慌不忙晃动双掌,使出“天印掌法”之“天冠地屦”招式,将阳云汉“天覆”攻势悉数封挡住。

    接着天印上人毫不停歇,又是一式“天印掌法”绝学“天摧地塌”攻向阳云汉,一时之间方圆三丈之内岳撼山崩。

    阳云汉依旧不慌不忙,左手由方入圆,使出地方天圆招式,看上去不急不缓游刃有余,却偏偏再次恰到好处封挡住天印上人的“天摧地塌”攻势。与此同时,阳云汉右手由圆入方,使出天圆地方招式,再次反袭向天印上人。

    二人方才交手三招,阳云汉就将天印上人逼入绝境。只见天印上rén miàn目变得狰狞,口中念念有词,骤然一声暴喝:“破。”

    随着他的高声呼喝,在他“天摧地塌”掌势笼罩之下的八个黑衣武士突然从地上窜起,飞扑向阳云汉。

    此时阳云汉已经全力展开“天圆地方”招式,自是不怵天印上人的掌势变化,右手所划天圆地方劲气将八个黑衣武士悉数笼罩其中。

    就在此时,奇变突起,飞扑向阳云汉的八个黑衣武士突然一齐挥掌猛击各自头顶百会穴。八个黑衣人七窍流血之下,身体跟着急速膨胀起来。

    阳云汉见状醒悟过来,高声喝骂道:“天印上人,原来灵痴、灵笑、隐缭、伏威四人之死是你捣的鬼。”

    天印上人闻言冷笑道:“他们四人和我训练的黑衣武士一样,都修炼了本上人的‘玉石俱碎’**,我让他们死他们就得死。”

    听到这话,阳云汉心中大怒,原来“玉石俱碎”是邪派一门极为歹毒的功法,早已绝迹江湖多年,没想到天印上人竟冒天下之大不韪修炼了此等为武林人士所不齿的功法。

    说时迟那时快,八个黑衣人在二人对话之时,已然化作八个硕大血球爆裂开来,铺天盖地罩向阳云汉。

    那十来个跌坐地上的龙图阁武士被四溅的血块击中,犹如被利箭刺穿,统统扑地毙命。

    阳云汉看到此番八个黑衣人自爆威力比之先前灵痴、灵笑、隐缭、伏威四人自爆威力更甚,不敢再以“龙甲神诀”之“鸟翔式”封挡,而是左手由圆入方,右手由方入圆,双掌再次交错,左手天圆地方,右手地方天圆,左右双手同时使出“天圆地方”招式,顿时“龙甲神诀”威力骤然倍增。

    阳云汉在一瞬间将“龙甲神诀”威力催到极致。

    “玉石俱碎”爆裂劲气和阳云汉“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圆润劲气在空中相撞,发出轰然作响的声音。

    阳云汉向后连退了七八步方才稳住了身形,三抹血色从脸上一闪而过。

    天印上人见阳云汉依旧安然而立,脸上浮现狰狞之色,一心想要为三弟玄武上人报仇,立时催动“天印掌法”再次攻了上来。

    另外一边,盗拓柳玉堂截住龙眠道长,救下盗墓贼温无鬼。

    柳玉堂和龙眠道长二人武功原本就在伯仲之间,盗拓全力施展出三大神功“弹指绝学”、“万针神功”和“追云逐月”,龙眠道长奋力展开三大神功“龙吟剑法”、“眠霜掌”和“流星赶月”,二人斗在一起。

    盗墓贼温无鬼在一旁喘了口气,看四弟盗拓柳玉堂和龙眠道长斗的难分难解,自己难以插手,再扫眼看到花神仙子困住了凌孤帆,连忙揉身上前,展开“分筋错骨手”从侧面攻向花神仙子。

    花神仙子此时方才打起一点精神,展开身法和凌孤帆、盗墓贼温无鬼二人斗在一处。

    凤晨曦和上官福熙合力共斗李剑南。掌门夫人凤晨曦要报杀夫之仇,上官福熙则要报被骗之恨,二人全然不顾自己生死,一味抢攻。

    李剑南“疾影灭绝神功”第二重境界固然高明,可在二人舍生忘死猛攻之下,一时之间也是险象环生。

    只见上官福熙又是一剑猛刺李剑南,李剑南连忙侧身闪避。恰在此时,凤晨曦的“三绝针”一个陡折飞了过来。

    原来凤晨曦深谙“惊鸿剑法”奥妙,猜出在上官福熙剑法攻击之下,李剑南定然会向右侧闪避,于是早早做好打算,提前施展出“三绝针”封死李剑南去路。

    李剑南心中吃惊,连忙全力展开“疾影灭绝神功”身法闪避。不过凤晨曦的“三绝针”迅疾无比,岂是如此容易躲避的,不偏不倚正射中李剑南的左臂。

    凤晨曦一击而中,立刻扯动银蚕丝收回银针,带起李剑南左臂一蓬血花溅出,正好洒落到上官福熙面庞之上。

    上官福熙原本双眼之中充满血色,恨不得一剑刺死李剑南,可此刻猛然被李剑南左臂溅起鲜血扑到面孔上,心中一震,二人成亲以来的种种恩爱浮现心头,李剑南对自己的好更是历历在目。

    上官福熙又哪里分的清这其中多少分是虚情假意,多少分是真心实意,心中没由来地一痛。上官福熙心有所思,手中长剑攻势顿时缓了下来。

    一旁凤晨曦的攻势却没丝毫停歇,依然展开“三绝针”全力猛攻。可上官福熙攻势既缓,李剑南虽是负伤,依旧得以苦苦支撑下来。

    掌门夫人凤晨曦对“惊鸿剑法”何其熟悉,立刻察觉到上官福熙剑势变化。凤晨曦心中气恼,高声喝斥道:“徒儿,对此等欺师灭祖之人,为何还不痛下shā shǒu?”

    上官福熙听到凤晨曦喝斥,犹如当头棒喝,想起李剑南和楚王赵元佐勾结,刺杀了峨眉派掌门司徒玄印,顿时心中恨意淹没爱意,“惊鸿剑法”连绵不绝刺向李剑南。

    凤晨曦和上官福熙二人再次全力出手,已经负伤的李剑南更加不支,施展出的“疾影灭绝神功”第二重境界魔气又少了几分,身形愈发凝滞。

    眼看上官福熙又是一剑刺来,李剑南急忙侧身闪避。凤晨曦算准李剑南身形方位,手中“三绝针”凌空飞扑李剑南心脏而去。

    李剑南吃惊之下,赶忙扭身躲避。就在此时,凤晨曦手中“三绝针”临空一个回旋,飞刺李剑南咽喉。

    这下“三绝针”出其不意,李剑南眼看避无可避,只听他高声呼喝道:“福熙救我!”

    听到这声呼喝,上官福熙心神巨震,手中长剑不由自主挥了出去,恰好挡住“三绝针”的去路,在紧要关头救下李剑南一命。

    原来李剑南和上官福熙二人夫妻多年,屡次联手对敌,每到生死关头,各自出声呼喝对方相助,几十年的习惯岂是轻易可以改变的,因此在紧要关头李剑南出言求助,上官福熙想也没想,挥剑救下李剑南。

    凤晨曦眼看就要为夫君报仇,没料到“三绝针”被上官福熙挡住,心中恼怒异常,怒声骂道:“上官福熙,你也要背叛师门么?”

    话虽如此,凤晨曦出手却没丝毫停止,催动“三绝针”继续飞刺李剑南。

    此时的李剑南好似惊慌失措,脚下竟一个趔趄,眼看再次无法避开来袭的“三绝针”,与此同时,李剑南口中再次呼喊:“福熙!”

    上官福熙原来听到师傅喝斥,心中大惊,还没来得及出言申辩,就听到李剑南再次出声求救,上官福熙手中长剑微滞,终究还是一剑刺出,正中牵扯“三绝针”的银蚕丝,将凤晨曦的“三绝针”带偏了一些。

    凤晨曦两次出手都被上官福熙阻挡,心中恼怒到了极点,扯动“三绝针”刺向上官福熙。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原本站立不稳的李剑南突然窜起,身法迅疾无比,出掌更是凌厉异常,一掌正拍在掌门夫人凤晨曦胸口。

    原来李剑南被上官福熙救下,心知上官福熙心中对自己割舍不下,顿时心生歹计,假意再次遇险,骗得上官福熙二次出手相救,再利用凤晨曦大意分心之际,一击而中。

    这一掌威力何其巨大,立刻震断凤晨曦心脉,将凤晨曦当场格杀。

    上官福熙哪里料到情形会如此突变,被惊的目瞪口呆,花容失色之下不顾一切俯身抱住凤晨曦尸体放声痛哭起来。

    李剑南见状,狞狞一笑,也没刺杀上官福熙,闪身就要退开。

    一旁战团中的凌孤帆在和盗墓贼温无鬼合力共斗花神仙子之际,一直在偷眼查看这边战团。

    凤晨曦殒命太快,凌孤帆根本来不及出手相救。看到李剑南闪身想退,凌孤帆心中震怒,抽身退出战团,拦住李剑南去路。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