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仙侣情侠传 > 正文 江山如画(31)

正文 江山如画(31)

    幕僚司令主说道“这一仗就来个争锋相对,咱们在东城,他在西城,擒贼先擒王看似咱们出了先机,实则可能是个口袋。”张少英微微一笑,点头应道“不过今日换一种打法。首先他幕僚中有内奸,他的讯息有误。因为在这世上所有的卷宗中,明门经历重创只能解散。殊不知纵横派早在多年前便对黑榜下了手,大量愿意从良的杀手经过大幕司不断的努力,几乎大多数人都愿意重新选择人生,方有羽衣卫后续的人力补充。今日除了甲字营,咱们有乙字营,丙字营,丁字营,秀字营,双卫营,近卫营一共六营,余下的隐字营,尚有万人之巨,只是暂时还在经书识教,校训培养。”幕僚司签判感叹道“我每日签的东西那麽多,都不知晓咱们还有个隐字营,纵横派倒真为你舍得花钱。”张少英微微一笑,应答“这一战必在三天内结束,诸位发挥你们的能力罢”

    随着张少英一声令下,考验羽衣卫幕僚司效用的时候到了。一行人趴在地图上按照各自的想法汇聚讯息,开始制定攻击方法。算起来这一仗过万人,在密集的城区引起如此巨大的骚动,四方门绝不会置之不理,故而门主所说三天只是胡鸠的极限而非羽衣卫的极限。当他们接手张少英的卷宗时才发现胡鸠不光对羽衣卫的人力上有误判,连门主受伤不可长久应战讯息居然也当了真。且卷宗上胡鸠率部自数百里外汇聚终于围势至丽城大成的路线都标的一清二楚,他的一切调动包括军令都有概括行书统计,他的一切全都暴露在对手手中。只是看了其排军布阵,幕僚司谨慎的同时又要珍惜这些讯息,羽衣卫的第一仗便击败了率众逾万的冥花流七煞长老,这样的声名羽衣卫需要。这不光是为了张少英,也为向纵横派展示他们存在的能力。所谓知己知彼,且门主为羽衣卫准备了对方的布置图,这一切便需迎着局势缓缓破解。

    两方人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对方虽人多势众但他们顾忌更多,羽衣卫胜算更大。随着讯息的传递,北城西北花街出现了第一波黑衣人,约莫百十人左右,正向东北方向疾步赶来。随着一波又一波的讯息传进来,整个丽城似乎瞬间热闹了起来。显然胡鸠采取的是乱中取胜的打法,这种打法最令人头疼,其主要考验对战局的把控并作出迅速的有力调整,属于综合性的打法。当如上司运筹帷幄,下属用命,情报传讯精准,方能绝对调整战场形势。

    不到顷刻功夫整个丽城突然爆发,丽城顷刻间腥风血雨。胡鸠所排布的阵势非常针对,虽然偶遇双方布置失当,他显然知晓自己的布置图会泄露,这才是他真正的打法,随势而行。其六道攻势,四道针对羽衣卫,其中两道向丽秀山庄靠拢,他们的进攻目的很简单,纵火烧庄。由于准备充足,第五,第六道攻势距离很近,面对胡鸠的人海攻势,山庄的羽衣卫难以尽数挡下。这些人放弃防御拼尽一切向庄内投掷黑油,火把,丽秀山庄霎时火光冲天,共有六处着火。且墨油的大火浓烟滚滚只能用土填灭,幸而张少英早作了安排。只是有几处火势实在太大,山庄内只有不足千人,不能全部去救火,那会自乱阵脚。幕僚司的决定是火势大的不管,让灭火的人自己尽力扑灭。他们当前便要用庄内的人力应对胡鸠的两道攻势。虽然素未谋面,幕僚司便感受到了其指挥能力非凡,瞬间便将双方逼至极限。相对于胡鸠来说,宋境他并不如何熟悉,所要应对的变化太多,速战速决方是唯一。只不过幕僚司思考的是,竟然胡鸠知晓自己的布置图会泄露,他将隐藏些甚麽又露出些甚麽还能不露出破绽呢也或者他的谋划根本不在这张图上,也或者他又做了紧急更改。

    只不过这一交手,整个庄外的对手在羽衣卫眼里这些人武功虽高,根基稳健,却只能堪堪应付进攻且手脚有些生疏,显是太久没有动武。如此一来,庄外的羽衣卫压力便轻松不少。原本营指挥建议立即抽调人力作为奇兵穿插,幕僚司给否了。虽然门主在一旁自顾饮茶,但幕僚司几人仔细瞧过他的卷宗,他自身的隐秘队不会没有动作,在天罪之刃面前又有多少人能抵挡的住只不过那是奇兵,是最后的手段,是幕僚司无力控制局面时的手段。幕僚司几人通过讯息发现,真正的人力便隐藏在第五道攻势中,估摸着两千余众,加上第六道辅助攻势,山庄内部是难以抵挡的。此时张少英方起身伸了伸懒腰,走上台面说道“按照胡鸠的排兵布阵这一仗原本要打上最少三日,他突然改变战法虽能出其不意,但他没考虑到我才是他的最终目标。然而,我是可以移动的,这一仗他已输得彻底。诸位明白了吗”幕僚司令主感叹道“大幕司对你的评估是乱无章法,甚麽招式最直接有力你便会毫不犹豫去做,丝毫不顾及自己性命,今日算是见识了。”张少英微微一笑,说道“此凸显的并非我张少英个人之力,而是纵横派的团结凝聚力,诸位只要保持这份初心,则将来可期。”

    幕司令主叹道“门主自以为控制了全局,若这一切皆是圈套呢”张少英自信说道“这种结果不会出现在我身上。天罪之刃,禁断血亲,滴血岩浆,辅之以无极太虚,太虚神章,这个天下最强的联合皆在我手中,天下能耐我何”张少英在众人心中的感觉虽然杀伐决断,性子却一直是不温不火,便没见过他如此张狂之刻,张少英转身下地的那一霎那所展现出的威严霸道竟令众人心神一紧。原本幕司令主有意劝和门主勿要涉险,这一刻他忍住了。张少英出来时,秀字营所有人都在大堂前守候,整整五百女眷。秀字营营指挥妖凤瞧得张少英出来便询问道“门主将我等放这里看戏麽”

    妖凤,人入其名,性子中三分娇媚,四分狠辣,再配上三分的桀骜不驯,一直是个难以驯服的女子。其虽然容貌平平,但能力绝对是出众的,妖凤的声名加上手段,秀字营的这些女杀手在手段与威名的双重压迫下还是能够相安无事的。张少英看向在场的这些平日甚少汇集,却又同属一营的羽衣卫们。此刻的她们见到自己便列队整备,静静的站在妖凤身后。经历过明门的整编后,她们大多数人已经习惯这种公私分明,赏罚端正的建制,大家拥有平等的身份,不论出身,各凭能力,如今的张少英便是她们的靠山,虽然他年纪实在太小。张少英笑道“诸位皆是羽衣卫的宝贝,少一个便少一个。何况诸位皆貌美如花,能力不凡,咱们羽衣卫的传统便是女眷越在后面,前面的兄弟便打的越起劲。”张少英的话引得羽衣卫们暗自憋笑,只不过列队时不可嬉笑,大家还是忍住了。大家欣慰的是她们在羽衣卫有了一个本该属于他们的词语,女眷,换做以前世俗从不会这麽称呼她们,只会称呼她们各种不堪入目的称呼。

    妖凤是个很有心计的女子,聪明睿智一样不缺,张少英没有表态便是表态,妖凤恭敬的伸手示意众人给张少英让路。此刻的张少英在众女心里竟是那般神圣,同时她们自己也在惊奇自己的思想变换,不得不承认纵横派的识术加上三位老师的熏陶,她们就这麽被同化了。当妖凤下令散开时,有人感叹道“唉虽然他长的并不俊,换做以前的我,一定跟他睡上一觉。”她的话引来旁人的嬉笑,有人附和道“今后你上面可有女主人,二主人,我觉得你曝尸荒野的机会比较大。”这一番附和又引得大家哄笑。那女子竟然没由来的一阵脸颊泛红,叹道“这位罪友妹妹好生厉害”话毕,那女子突然俯身立个叉手应道“罪友秒赞,老朽收下了。”这一番对话引得大家再次哄堂大笑,当人的情感有了归处和依靠,她们都愿意用生死来维护这得之不易的一切。当年是她们自己做的选择,如今这个选择给她们的远比做杀手时来的多,也让她们有着活下去的期望。

    张少英的出动引来的变化颇大,庄内的羽衣卫都阻在劝门主停步。不时御留香一行便汇聚在张少英身后。当丽秀山庄大门打开的那一霎那,一雪双秀立即侧身护卫,伴随着门前的人头汹涌,天罪之刃当先开道。此时申屠月也换上了刃宗为其量身铸造的寒霄剑,一柄九尺长的锋利巨剑。由于寒霄中融入了赤霄剑的材质,申屠月手握神刃早已跃跃欲试。当两柄巨刃挥动之刻,羽千泷的一线点透之境随后掩杀,三人组成这世间最完美的联合阵法。紧随其后是张少英,护卫在其身后的是一雪双秀。

    巨刃开道总是伴随着血肉横飞,血雾飞溅的开始。可惜胡鸠在丽秀山庄门前布置的巨人巨刃只是达到了大巧不工,飞旋聚劲的地步,离随心至意,招式繁复甚远。一柄巨刃虽能发挥势道,但谁能将巨刃使得与平常招式一般人力终究有限,只能从飞旋聚劲上保持攻势,如此便得深厚的内力做支撑。但纵横派摸索多年,御留香亦钻研多年,巨刃兵器的极限自古停留至此,他之所以能随行所意出招,完全不依赖飞旋聚劲,开的便是源源不绝的真气,深厚磅礴的内力,以及对招式的更化,从而适应巨刃的路子,尚能以此内外融合,从而达到随行所意。如此巨刃行招纳气是关键,你每一招需谋算于分寸毫厘之间,何时换气,何时接力,诸多变化极端复杂,甚至苛刻。便是如此,申屠月很想试试自己的能力,然而这一交手,这些巨刃巨人在他手下竟然走不过一招,此时的他看这些巨人的招式犹如三岁孩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