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网游小说 > 问道章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南方

第二百九十五章 南方

    云中八年,荆王逼降吴越王后领兵西征,连战连捷,先破费衡,再斩反王高玄通,旋即北上参与楚王都之战,岳超败北,臣服为宁侯。

    这一系列战役,顿时震惊天下。

    虽然自从数年前开始,天下渐乱,明眼人都知道到了革鼎之时,而北方也大事迭出,但跟已经一统的南方相比,还是慢了一步。

    纵使此时北方论田亩、人口、文化都要远胜南方,但一个分裂,一个一统,可以动用的力量与声势便不可同日而语。

    白手起家,之前默默无闻的荆王段玉之名,更随之轰传天下,被不知道多少人传诵研究着。

    虽然其制度广为北方仕林诟病,但非凡者乃至真正人才,哪个不希望获得自己的封地,世袭罔替,作威作福?

    因此伴随着段玉的威名与战绩流传,北方越来越多的人与世家或者为名利吸引,或者为战乱所迫,纷纷渡河南下,投奔的主要对象,就是荆王段玉!

    楚王都。

    经过一番乱战之后,岳超率军回归本国修养,已经答应来年派兵助战。

    而段玉则是将治所搬到了楚王都,将其改名为‘荆阳’,准备作为自己日后荆国的王都使用。

    因为气候已经进入秋冬,也没有做什么大事,首先是整编军队,稳定城内秩序,还为楚王一系收尸,并祭祀历代楚王,这都是为收揽楚人之心。

    接下来,则是安抚平定下来的南方各州,委派士大夫卿就封领地,命令安抚流民,组织生产等等。

    连番大战,令原本富庶冠绝诸州的韦州彻底残破,幸好底子还在,只要一代流民军屯,大体就能恢复元气。

    也幸好,到了严寒的冬季,没有引起瘟疫流传,等到了云中九年,一切就渐渐上了正轨。

    初春,万物勃发,道路两边芳草萋萋,偶尔可见几朵野花。

    一支庞大的队伍,正在前往荆阳的道路上。

    “胜儿,你马上就要见到你父王了,开不开心呢?”

    重重防护的马车之中,越姝哄着儿子,又问外面的小菊:“到了哪里?”

    “启禀王妃,已经到达王都卫城,最多中午,就可以进入都城了!”

    小菊乖巧的声音传来。

    ‘真是不可思议呢……’

    越姝掀开窗帘,望着外面开始恢复生产的田垄,美目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作为一名吴越封君之女,她小时候是听着楚国的恐怖长大的。

    但想不到,只是区区几年,南方形势大变。

    不仅楚国灭亡,甚至就连原本的吴越王,都臣服在她夫君之下,成为了越侯,更是已经退位给儿子!

    而整个南方,也已经在段玉权柄统治之下。

    这一切,不仅令她如在梦中,整个越氏都是措手不及。

    想不到,当年区区一点投资,竟然获得了如此丰厚的回报。

    如今的越氏,已经变成了荆王的铁杆支持者,不仅封地一再扩大,更肩负着监视越国的重任。

    甚至有传言,荆王日后会允许越氏开国!

    可以说,真正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原本这一切都在向好的一面发展,越姝也应当无忧才是。

    但此时,脸上又泛起一丝忧愁之意,偷偷瞥了马车之后的一行人。

    这一行人之中,既有着于静白,也有一名刚刚从云中岛来的少女,赫然是叶知鱼!

    虽然这个时代的男人三妻四妾只是寻常,王者更不可能只有一妻,但那种青梅竹马、相濡以沫的情分,还是令越姝起了浓重的危机感。

    这一次搬迁,越氏不仅出人出力,更是搜拢了数十个美貌的南女同来,作为越姝的‘娘家人’、‘媵妾’,要助其固宠的心思不言自明。

    而吴越国贵族,对此更是热切无比,就连越侯公室都塞了一个嫡女过来。

    在荆王统治南方的时代中,原本的吴越贵族为了争取更多利益,堪称无所不用其极。

    感受到窥视的目光,叶知鱼面色不动。

    望着渐渐出现在地平线上的巍峨城市,却有着一丝茫然。

    纵然早知道大兄其志远大,却想不到竟然到了如此程度。

    日头正中,长长的一行终于来到荆阳城门。

    在那里,段玉与秦飞鱼等人,早已等候着了。

    先是繁琐的礼仪,旋即接了王后入宫,再大宴群臣,吵吵闹闹直到深夜,段玉才有闲功夫,私下接见叶知鱼。

    数年过去,叶知鱼炼气养身,倒是还如二八年华,并且赫然突破入了元神之境,令段玉都有些微微的诧异。

    “东海云中岛,如今怎样了?”

    他顿了顿,一时竟然不知该如何开口,还是问着公务。

    “托王上威名,一开始虽然有些波折,但后来不论出云还是海宋,都不敢怠慢……”

    实际上,在之前段玉还未发迹的时候,各种明枪暗箭,当真数不胜数,其中艰辛,又岂能数句说完?

    只是叶知鱼毕竟不是凡俗女子,哭诉委屈之类更不是她的风格。

    “如此就好……”

    段玉顿了顿:“我准备将云中岛整个送给你,云中君之号同样如此……”

    至于云中纪年,或许也该改一改了。

    毕竟一统南方,马马虎虎也可以称帝。

    还别说,最近臣子之中,劝进之风越来越盛,这可是拥立大功,没有一个愿意错过。

    “云中君?”

    叶知鱼一怔。

    “是的,希望你喜欢……云中岛毕竟太小,将来还要再开拓一番,从东海诸国身上割块肉下来!”

    段玉笑了笑。

    实际上,作为起家时的名器,云中君意味非凡。

    纵然之前称王,都是沿用云中岛年号,就可见一斑。

    叶知鱼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明明那么委屈,都可以承受,此时却不由眼眶一红,泪水飞溅……

    ……

    第二日,起得有些迟的段玉召众人议事。

    议事厅内。

    段玉身穿王服,高居九重,望着底下项无忌、秦飞鱼、郭百忍,李玉龙、原六郎等重要文武。

    项无忌与众人一起行礼,感受着上首冥冥的气机,心里不由大凜:‘王上愈加深不可测了!’

    一阵山呼过后,段玉摆手,说着:“王国新开,诸位务必用命,百忍,这段时日辛苦你了!将情况跟各位大体说说吧……”

    “为王上效劳,谈何辛苦?”

    做了丞相之后,郭百忍留了长须,颇有些羽扇纶巾的味道:“南地可分二十州,昔年南楚有十二,吴越占四,陆浑、肥、鼓等小诸侯国再占其余之四,如今王上一统南方,册封越、宁、陆浑、肥、鼓等侯伯之国,吕、施、张等西南小国也纷纷请降……这里有十一州,暂且不论,真正掌握在王上手中的,共有九州,为桓、韦、英、交蛮、中交、洨、遂、南句、苓……”

    这核心掌握之地,只是之前南楚的大半,甚至其中同样有不少段玉册封的士大夫卿。

    因此论实际权柄,段玉觉得,自己或许连内乱之前的楚王都还要不如一点。

    没有办法,这就是分封制的弊端。

    但若自己要尽灭封君、诸侯、实行大一统,那就不可能这么快一统南方,起码还得再大打数年,杀人无算,坐失良机。

    所以,只能说有利有弊。

    若光从自己角度出发,还是利大于弊的,当然,坑了后代什么的,只能算他们倒霉了。

    儿子可以坑爹,当爹坑儿子的时候,除了忍着之外也没有其它法子。

    郭百忍的声音继续道:“这九州,共计二百零七县,按照之前楚廷记载,有民二百多万户,田五千万余亩……当然,经过战乱,或许十不存六七,各县田地与人口数量,还需要时间一一检定……”

    破坏最严重的地方,像韦州这样的,大战连绵,百姓十不存一都有可能,而其它受到战乱波及较小的,很快就被稳定,则是可以保留数分元气。

    “荆阳方面,按照王上的旨意,收容流民,清理田亩,化为军屯,目前已经收容十万。粮食方面,得到南句与越国的支持,尚可撑到收获……”

    段玉闻言,叹息一声:“百姓艰难,孤有意一统天下,还黎民苍生一个朗朗乾坤,但北方事急,南方兵马准备得如何?”

    “启禀王上!”

    大将军秦飞鱼出列道:“臣与项无忌将军平定韦州,招亡纳叛,得楚卒四万三千,原本的荆军重新归入队列,又招募青壮训练,共计五万。”

    这十万大军,就是荆王维系王座的大部分本钱了。

    “若是孤准备争战北方,起码需要大军三十万!安抚流民这一类,必须数年才见成效……如今只能靠各封臣出力了。”

    越国至少能出五万兵,而宁国同样可出大军五万,这是他们身为仆从国的义务,还有一些零散封的伯国,加起来也有四五万人。

    除此之外,段玉手下的士大夫卿们,凑出一支五万的杂牌军,还是可以的。

    这就是三十万,勉强能去北方征战了。

    段玉眸子一转:“原六郎,李玉龙!”

    “臣在!”

    原六郎一直作为水师统领,在南句练兵,此时也将一支精兵练了出来。

    “孤任命你为荆国水师大都督,李玉龙为副都督,将南楚残余水师尽数整编,再招募一番,凑足五万人,封锁天河!”

    未虑胜,先虑败,只要掌握水师大军,封锁天河,则南方可安,毕竟战马不会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