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归向 > 正文 35.14 三种文化

正文 35.14 三种文化

    宙游在内部作战会议结束下线后,则是联通了燃轮的外交部那边。

    神临地区这边,对神临板块之外的外交行动,目前还是需要罗天那边支持的。这是因为外交是看体量的,罗天那边燃轮的体量,有利于拿到更好的利益。

    而燃轮从458年下半年开始,就一直是陆博雅在这方面做总负责人。

    陆博雅通过‘焚火风暴’这项发明一举得名后,在联邦上层有了“战争科学技术人员”头衔。这类似于一种“技术顾问”。

    这不禁让宙游有些惊叹:这丫头是怎么在投影技术中,于那帮人面前侃侃而谈,就把燃轮的对外工作做得妥当的。

    最近一年,陆博雅沟通的一个重点人物,为黄石板块的一位青年将军——铁龙脊。

    神临地区的宙游,也借这个关系网和那位将军见了几面。试图建立类似于和孙思琼那样的合作关系。不过,发现双方还需要进一步加强接触。

    ……

    近年来,燃轮和八瓣花联邦结盟的大方向没有改变。但是政策上略有调整,从原来依靠一个北何璐,这个单一的势力,转为向着联邦内不同势力多元化联系。

    道理也很简单,原来燃轮体量小,挂靠在北何璐下,可以享受联邦政策支持。

    但是现在燃轮体量大了,联邦内其他人就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将燃轮视为北何璐的从属。这时候,尽管燃轮依旧声称自己一切行动都是反钛钢神会,但是联邦这边,涉及到各个板块的势力斗争,总会把燃轮考虑进去。

    例如现458年上半年,神临地区的政府一直是不允许燃轮跨越北纬76度线以南地区的,就是考虑到,燃轮可能是罗天板块试图切入自己传统区域的先锋军。陆博雅那边用了大半年不断扩大经济沟通,同时承诺帮神临打击钛钢,才逐渐降低了神临政治家们的戒心。

    未来,燃轮以后体量继续扩大,政策还会变化。

    ……

    眼下,陆博雅在视频上播放了黄石板块的技术科技。

    在同样都能采用能量打印的情况下,黄石板块的技术偏向于机械生物!

    在屏幕上,出现了金属化的蜘蛛、有着多个喷射推进器的机械乌贼,还有长着大量火箭弹尖刺的豪猪,等等。

    虽是生物外形,但是其外壳热熔的加工痕迹,说明这绝不是生物体内长出来的。

    而是如同丝瓜网络一样的神经元在培养中长成,而后送入高电磁环境下,纳米机器围绕这个神经结构打印出来的。

    陆博雅:“八瓣花联邦,每一个板块的技术体系受到星辰文明技术发展路线影响。导师,导师……”

    宙游正在盯着那个关节长出齿轮、触手上存在电磁腕带结构、背部嵌套火箭的东西。作为一个机械控,看到这些东西,有些情不自禁。在发呆的过程中,听到陆博雅的呼叫,宙游回过神来,点头说道:“嗯,你说的没错,我们未来也要面对相同的问题,也许,我们可以直接跳过这些问题。”

    八瓣花联邦这颗星球,受到钟声、龙心、辰合三个高等文明的影响。虽然双方经过数千年的融合,各阶层社会基本情况都类似。

    例如,三个板块的顶级高层,都有壁垒战士、战舰控制和将军法脉职业。

    在控制下层时,都采用了机械人偶技术。

    在能源体系上,都接受了龙心能源技术。

    宙游:上述三项超前的科技,只要有一个都能帮助统治阶级稳固秩序,而现在直接出现了三个……但是,在数千年前,各个族裔只依赖一项统治科技,因此就有特色的统治文化。

    ……

    1罗天人最早期(六千年前),统治阶级依赖其高科技对法脉调试的垄断,到现在也依旧侧重于高层精英化。虽然也有机械人偶技术,但是对机械人偶脑内芯片管制是最松的,甚至是允许机械人偶不自觉吐槽自己的上司。罗天精英:反正你们吐槽也没啥用。所有战车、大型机械智能程序最高权限都设置死了,翻不天。

    例如孙思琼,各级兵种的人工智能系统,都是由他直接控制。所有的机械人偶在前线做判断时,都有智能程序审查其决策合理性。所有机械人偶在事物权上都处于智能程序的框架内。

    2神临地区就不同了,统治阶层早期就是通过机械人偶控制维系统治。

    他们的文化中,有类似海人类的‘下层对上层侍奉’关系。机械人偶内部有着严格的品级等次,下对上有绝对敬畏。机械人偶脑内植入的程序,会严格审查忠诚等级,任何不忠,都会影响机械人偶的晋级。机械人偶如同信徒一样侍奉着高层。(钟声文明是在辰合文明的下游,海人类其实也就是辰合文明残留的影响。所以和这些星空地区有异曲同工的文化。)

    当然,也因神临地区脑内审查系统的严格,机械人偶在外部事物权限上,就比罗天高得多了。高品级的机械人偶在侍奉统治者时候,甚至能主动进行“提示”。

    神临的将军们麾下,有机械人偶组成的等级化幕僚团。幕僚团的决策力要高于人工智能,他们仅对主上负责。当然这也导致了燃轮和神临的合作,无法采用孙思琼那个模式。因为其机械人偶体系,会天然排斥外来体系。除非燃轮志愿者们也植入脑内监控程序,加入机械人偶体系。不过,倒是可以通过雇佣的方式,帮他们完成一些任务。

    例如启示南,她有将军光粒的能力,但是她的权力在于‘一言否定’和插入某些决策,在安林城的战斗中,她就强行插入决策,让燃轮的施工队接手战区建造体系。

    3黄石地区,就又是另一种情况了。

    这里的高层,依托的是对龙心的控制,每一个增殖型龙心都有加密程序,而这加密体系就是先祖电子化的思维。————黄石地区的统治者在四百岁后,意识钝化的大脑切片嵌入智能系统,然后和龙心嵌合。他们的增殖龙心存放区,就和祠堂一样。

    龙心文明的次文明统治者,早期是没有法脉这种东西的。家族的俊杰们必须用神经束和龙心对接,从龙心的家族长辈意识那儿得到认可,方能掌握权力。

    随着法脉和机械人偶的传入,现在黄石地区的年轻将军们自主权已经很大了,但是文化上,家族意识依旧占主导。

    例如机械人偶,神临地区的机械人偶幕僚那是一始而终,哪怕主人犯了错,也要在主人之前把火坑垫平。

    罗天那边,机械人偶就是私有物品,根本没有参与高层斗争的权力。哪怕一个将军叛变被剿灭,他麾下的机械人偶也不会被清洗,只会被当做战争缴获拍卖。

    但是黄石这边可就不同了,机械人偶这类仆从,不是个人的仆从,而是家族的仆从。当家族意识要降低某人的权限,其仆从规模必须降低,机械人偶们会自觉不逾制。

    燃轮和铁龙脊的合作,同样不能采用孙思琼模式。因为派遣再多的力量,你始终是外人,不会被信任。

    总结:

    当陆博雅对宙游详细阐述了八瓣花联邦三个地区的文化后。宙游吐槽:“呵呵,王八池里面,品种分三种。”陆博雅十分‘正经’纠正了宙游的错误:“我们要充分尊重,各个地区的风俗文化习惯。”

    ……

    回到当下。

    宙游看了一下陆博雅,问道:“那个无聊的贵族小姐(启示南)还在幻想,和旧情人(铁龙脊)的关系能够自然断掉吗?”

    陆博雅点头道:“启示南小姐希望神临板块的燃轮能够尽早介入黄石板块。”

    宙游点了点头,然后反应过来问道:“她这是什么打算?”

    陆博雅讽刺地笑了笑:“可能是看出了我们未来给他们统治的风险,意图将我们导入黄石板块。”

    宙游点开了一下地图。

    神临人现在给的支援是最大方的,也是八瓣花联邦头一次有一个官方势力强有力地支持燃轮占据北极圈。显然政治上,神临的政治家们知道自己的实力,在平定钛钢神会后弹压不住燃轮这样的地方势力,故,直接将这个问题变成一个世界性问题。

    在未来燃轮进一步扩张时,神临的政客们觉得都可以根据情况灵活地站位。

    陆博雅瞅了瞅沉思的宙游,进一步解释道:“按照,那位小姐的……建议,希望在关键的时候,我们能够在黄石地区说出应该说的话。”

    宙游不禁笑了,嘀咕道:“幼稚!个人性情,遮遮掩掩,装姿弄仪。大是大非上,又不能坚持原则,无视底线。呵呵。”

    陆博雅看着宙游不禁默然。

    她在过去经常被宙游一些幼稚行为弄得不禁宛然。然而这么一路下来,却又觉得宙游非常可靠。细细一品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在许许多多小事情上,宙游自然表现为无所顾忌的赤子。但是在重要是非问题上,严守底线。

    宙游抬起头对陆博雅说道:“你回应那个丫头,我们的政策不会因为个人情况而发生偏转。我方和黄石政府联系将谨遵共同应对外敌入侵的基本原则。”

    陆博雅愣然,问道:“不委婉一些吗?”

    宙游摇了摇头,铁面无私地回答道:“现在这个时候,心思为这种事情操劳都是罪恶。我们必须和这种思想划清界限。”

    ……

    和平时代,情感匮乏,固然衍生出“三角恋”跌宕回肠,“人和宠物主仆”情比金坚的故事。

    但是战争年代,有许许多多的人都等待救赎,一个文明自上到下所有的人都背负着任务。为了能救活人,所有次要需求都是能牺牲的,所有人外之物也都有必要舍去,为核心任务让路。

    作为最高责任的上位者,救不了人无能为力,是有许许多多情有可原。但是救不了人,不但不殚精竭虑,反而在沉湎于其他“上流社会者”才有的烦恼。这就是犯罪。(一些行为不能算错,但是在某些位置上,这些行为就是错的。)

    ……

    燃轮现在坚决做,此时位置上最应该做的事情。

    继续向南探索,拯救幸存者的行动开始了,只是——时间上,还是有点迟了。

    神临地区,裂纹区域依旧在扩张,越来越多的城市被裂纹区域囊括,而这些城市被快速地放弃。

    在这些日渐衰败的城市中,残存的人眼睛一个个冒着绿光。

    在二十一世纪,一个衰败的城市往往会耗子横行,那是欠缺管理,而在这里,城市属于荒芜状态,别说耗子了,就连死人也看不到,破碎的玻璃窗口上挂着烤过的、浸出油渍的人骨。

    一辆辆摩托机车在城市中颤颤巍巍的行走,由于缺乏维护和劣质燃料,这开的比毛驴还慢得多。而就是这,在荒芜的城市中属于先进装备,尽可能的挂上了妖魔鬼怪的符号,和头骨、牙齿。

    人类在发展的时候是向往着秩序,所以审美观倾向于公正平衡条理性。所以以天然晶体化的宝石,花瓣,球形,雪花几何来装饰。

    而现在挂着这些绝不是为了装饰,是宣泄和恐吓,想要摧毁,破坏周围其他人仅存的希望,获取一瞬间变态的爽感,来掩饰自己内心中的绝望。这批车队就这么在碎石化的城市街道上咋咋呼呼的行驶。

    此时天空传来了不属于这个城市势力的直升机轰鸣声。

    车队在半个脸机械化的头领招呼下停了下来,当直升机飞过高空的时候,他抄起了枪械对着天空中扳手螺丝刀符号的直升机开火!

    在直升机上,身着机械装甲的宙游看着下方这些疯狂按喇叭,举着火把,裸露下半身的怪物们,莫名感到悲凉。

    在恐怖片中,丧尸这种已经死了,但是还没有死透的东西能勾起人的恐惧感。

    而事实上,丧失希望,泯灭人性,践踏一切道德的非人东西,比丧尸更能挑战人类接受的下限。

    ……

    燃轮早在两天前,就给城市内的人们投下了大量播放器(耐摔的p4)。

    宙游在视频上告知,这里的人做好准备,燃轮将接管城市的秩序,给所有人提供水源,食物,并且挑选负责人。

    然而这个城市内的那几个头头,无一例外,都对视频上“面红齿白”“皮肤能掐出水”的人讨论得更多,对于城市管理方案,就如同二十一世纪的网民议政一样,只是宣泄情绪,一点也不想思考。

    网络上的不愿思考,最多也是网络暴力,而现实中都不愿意思考,那就是地狱了。

    燃轮的无人机发现城市中似乎是在大规模杀戮弱者。所以今天不得不采取行动了。

    在远方城市外,一辆辆装甲车正在撞开障碍物,朝着城市内突入。

    然而在城市的各个大厦顶部,一队队脸都纹成鬼的疯子们,相互吹着口哨,脸上狞笑地在大楼顶端架设的钢索间滑行,嗯,这不是艺高人胆大,不少疯子滑竿质量不好,直接从数百米高度下跌落,疯狂的呼喊在大厦夹着的街道内回荡。而周围的同行者,则是大声嘲笑,那些倒霉鬼的运气。

    就这样,这么一只只人型畜生们,来到了车队前方必经干道的大厦顶端埋伏。他们手上拎着浸染了液体燃烧物的投矛,想要干啥不言而喻了。

    燃轮不可能让这群无思考的人偷袭得手。

    无人机根据热源,锁定了这些城市制高点上的情况,数据链迅速上传。

    然后呢,在三千米的高空上,一架重量十三吨的无人机莅临高空,电子眼睛精准的锁定了那些“隐患点”。在确定目标后,飞机腹部的激光系统,对准了大厦顶端的油桶堆开火。

    在大厦顶层,当油桶上出现了(锁定激光照射的)光斑,在楼顶上看守油桶的人看着油桶上莫名其妙冒着烟,脸上癫狂的笑容都没有收敛,还想凑过去看看,而这时候微型导弹已经从天而降了。

    ……

    直升机上,宙游看着前方大厦顶部冒着的火焰,默然地叹了一口气。

    一座座大楼犹如一个个巨大的烟囱被点燃,顺着风向,斜飘着黑烟。

    而城市下方的冲突也开始打响了,城市内那些沉迷于吃药的疯子们开着摩托车,嗷嗷叫的朝着燃轮武装队突击。

    当燃轮装甲车的重机枪开火,似笑实哭的嚎叫在城市中回荡着。

    这是一个集体癔症的城市。在这个以疯狂为荣的群体中,一些普通时候很平常的道德,要坚守起来都非常困难。

    在这个城市中,就有如此可怜的经历:

    1有不愿意同类相残,结果被丑陋的堕落者剁掉一只手的。

    2也有想要看书,结果眼睛被挖、瞎掉,被燃烧书籍烫伤皮肤的。

    3当然也有为了养育婴孩,不断翻捡垃圾,兑换干净水源的。

    ……

    十五日后,燃轮的负责人反复审查后,这个先前不断投掷物资的城市中,就只有数千人可以算得上是无罪者,而其他所有人,都应当在审判后被判决重刑,植入脑芯片进行劳改。

    在确定了这个情况后,神临地区的燃轮决策层决定:迅速突进南边其他遗弃的城市。不惜一切代价,去接引那些希望还没有泯灭的坚持者。

    战争中,已经不能用“死的人多”来形容残酷了,而是‘活着’的人很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