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归向 > 正文 35.16 白钛之袭,原则法案

正文 35.16 白钛之袭,原则法案

    七个天文单位外,白鈦星。

    这颗星球看不到任何的植被,整个城市上下都是统一的钢铁轨道和建筑物,在星表构成一个个方格。这方格,近乎于大规模集成线路一样规整地排列。

    然而在这规整的方格中,看起来都一模一样。虽然有少数区域的大厦内拥有精美的雕花,拥有花园楼层、运动场楼层等等。但是绝大多数,是千篇一律鸽子笼居住区。

    无论哪个区域,智能机械的数量,都比人类要多。

    下位人类就如同虫巢中固定的工蚁。自我躯体则是受限于这个工业化牢笼中,为帝国的发展贡献劳动(主要是脑力)。

    现在将目光聚焦在统治区。

    巨大半球镜面的大殿内,白鈦星的贵族们齐聚在这。

    这六个足球场大小的穹顶建筑空间,使人类有一种辽阔洞天的感觉。

    白鈦的贵族们在下席位列队而坐,相互交流、讨论自己所在区域的治理情况。

    在晖蟹星团这样的星团中,执行帝国制是很常见的事情。

    多见于白鈦这种失去恒纪元的流浪星球,为了支持长时间稳定的效率,不得已采用的制度。

    其实在星际时代,帝国制是对统治者的一种折磨。俗话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上位者必须利用长生技术在孤家寡人的位置上活很长很长时间。除了权力什么都没有。

    ……

    当皇帝陛下出现在钛合金白色的王座上时。

    将军们集体站立起来,在大厅平台上,芳明星和白鈦星,以及这里的太阳、诸多天体、战舰的轨迹全部立体浮现在其中。

    皇帝和将军们身后的光环上跳动着光符号,用光信号寂静无声地交流着现在的战况。

    在过去四百年来,白鈦星都是不断用电力将自己蓄积的水资源电离,形成高度氧化大气,一次又一次和芳明星交错,将芳明星大气含氢量不断抽干。使得双方都处于一种高度憨憨的模样。

    但是在接下来,白鈦星四个月后将临近外围四号气态大行星。这是进入这个恒星引力场以来,白鈦星最冒险的一次。

    这次,白鈦星将一反常态地在和芳明星交错时提前补充氢气。

    帝国上下工业体系正在为这一刻准备着。

    整个白鈦星球千年来已经被皇帝陛下,改造成一个巨大的机械要塞。其中最特别的就是从地下六百米开始,整个星球被一层层超导环环绕。是的,超大超大的超导环,只要输入电能,就可以获取巨大的人造磁场。

    人造磁场,比地幔的自然磁场可能会短暂得多,但是一瞬间却可以达到自然行星磁场的百倍,足以俘获气态大行星足量氢气粒子了。

    在帝国议事大厅中,皇帝面前,投影设备正在显示动态示意图。

    当白鈦星近乎是要从气态大行星表面飞驰而过时,气态大行星内圈,将执行大引爆计划。届时白鈦星会拥有氢质大气。随后将迅速抵达芳明星,撤销磁场让大量氢质逃逸,和芳明星大气接触。

    这会导致什么呢?——整个芳明星大气会被点燃,类似核爆的冲击波会紧密地轰击整个芳明星。

    同时一场漂泊大雨,会冲刷芳明星表面。

    四百年的苦熬,就是为了这滔天一击,白鈦人将星球命运赌在了这一战上。

    皇帝缓缓走下了光影密布的王座,其身影显现出来。他是在一套密闭的盔甲中,上千年来无人知道这个皇帝陛下真面目。

    陛下胸前的符号是银白色八边形,八边形内有十六颗闪烁的星,意味着自过去开始,白鈦星已经经历十六位君主。其中三颗闪烁的星是银色的,其他都是金色,那是因为自那三代白鈦的皇帝开始,白鈦星球进入乱轨迹,流浪状态。

    没人知晓皇帝的面庞。但是,所有人知道,白鈦帝王不惜一切代价想让子民能够拥有一个恒轨道。

    乱轨道意味着混乱、腐蚀,文明只有在阳光下才能发出新芽。

    数千年来皇帝陛下屡屡教育培养一代英才,每一代人才体制却总会在数百年内出现腐化和低效。当星球权力体系如同一潭死水,极少有人能永远扛得住“心衰”,只有皇帝陛下在坚持。

    至于钛钢神会?这不是皇帝陛下的授意。

    那是白鈦少壮贵族们对芳明星的报复。战争已经打到了你死我活的阶段,皇帝在知道了钛钢神会这个集团后,也只能承认了这个行动。

    ……

    十六个小时后。

    帝国会议缓缓结束,半球形的玻璃穹顶大厅上,巨大半球形装甲罩子开始合拢。整个钢铁罩子厚度达到十六米,一旦合拢,要展开就是四年后了。

    而四个月后,这样的钢铁穹顶在接触气态大行星的时候,很显然表层要经历严苛的灼烧。

    所以在建筑外待命的机器人如同蜘蛛一样爬满了建筑,将用隔热网和隔热装甲把各个重要建筑目标罩住。

    皇帝抬头看着玻璃穹顶缓缓合拢的星空,似乎在思考着夙愿达成的未来。

    贵族们也都抬头看着黑黢黢、没有生机的星空。蓝天白云,只有拿下恒纪元轨道后才能拥有。

    然而在白鈦星球上,大部分的平民终生穿梭在隧道中,连星空都看不到。

    ……

    与此同时,坐在大湖区岸边某个建筑基底中的宙游,也举头看着星空。

    宙游张开了自己的领域,努力看着远方的星区,放大接收光的口径,观望着三万光年外,自己的母星。

    宙游发觉当渺小的自己,从数万光年外的母星来到这个星球,颇有一些‘从一个房间踏入另一个房间’的感觉。

    这让宙游思维进入询问“自我意义”的状态。

    宙游:“和过去相比,我依然是我,唯一的差别是,我所站的文明阶位是前所未有的高度。”

    数秒后。

    宙游吸了一口气,喃喃道:“我在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呢,我和这个世界的星辰,太空,到底是什么关系?”

    宙游缓缓地从沙滩上站了起来,悠然道:“从未在任何时代中放弃,也从未挚爱任何一个时代,权倾天下?太低级。长生久视?太无趣。调整好姿态向前冲,前方有我需要的。”

    与此同时,浩洋板块。

    陆博雅看着面前,只有她才能看到光幕上的新任务讯息。陆博雅拽着自己的麻花辫,无奈道:“这又是什么神仙情况?解放星辰文明最后的思维禁锢?那么高等的文明,还有什么禁锢?”

    ……

    乱纪元460年,白鈦星的所有太空战列舰全部升空,这让八瓣花联邦的外太空防御军团大为警惕。

    芳明星联邦紧急对白鈦星方向发射了侦测器。

    芳明星的太空部队拍摄到如下震撼的过程:

    白鈦星球沿着轨道,近乎在四号气态大行星表面贴着飞过。而就在那引力潮汐作用在气态大行星上掀起大量白线(巨浪)时候。

    一刹那间,在白鈦星倒影在气态大行星的阴影中,出现了一道光,而后迅速变成扩散的光晕,随后形成了不规则的隆起,直至突破其大气层。

    四号气态大行星表面发生了惊人的大爆炸,整个星球表面出现了一个扩张白环。在白环的中央,一道喷流飞向天空,并且沿着引力场而弯曲。这个弯曲的射流和白鈦星球的组合,就如同一个镶嵌钻石的戒指。

    十二个小时后,空洞洞的白鈦星球外层出现了肉眼可见的、一个发着红光的通明大气层。

    四天后,离开气态大行星,白鈦星南北两极遇到恒星风冲击。巨大的极光,让隔着七个天文单位的芳明星都能通过地面望远镜观测到。而巨大的白鈦星拖着类似彗星的尾巴,继续朝着内轨道运转。

    如此惊天动地的场面,芳明星上政客们绝不会相信白鈦人是自杀让出和平,八瓣花联邦科学家经过缜密的推算后,战战兢兢地将运算结果交给上层。

    白鈦星脱离四号大行星后,轨道已经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将在四年后和芳明星的轨道交叉,形成双星纠缠系统。这个系统,将比过往任何一次双星交汇系统都要稳定,能够缠绕二十年以上。

    ……

    芳明星的上层开始了紧张的讨论。

    但是讨论的结果,无外乎是要进一步朝着战争方面倾斜资源和人思。

    但是这就出现问题了,资源他们倒是不缺,他们有高科技利润系统,甚至燃轮这边的资源产量也都足量供应联邦。可联邦一直是用贪婪刺激人思,以至于现在,这个贪婪的缺口填不住了。

    一个国家生死存亡的时候,国民不思考是一种很奇葩的事情。明明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但是越大的国家恰恰会出现一种“集体式荒谬”。

    当整个体制上下习惯性从运转中获得利益之后,当利益骤然停滞的时候,就没人愿意动,生怕自己比别人吃亏,就这么一起朝着灭亡的方向走去。(大明末期绅缙集团就是如此。)

    一直以来,联邦是靠着机械人偶这种“奴隶制”经济,刺激运转。现在突然发现,该方式已经日益走进了死胡同中。

    当危难到达的时候,八瓣花联邦的执政者中不乏有远见者。

    北掠明就是这么一个充满远见的人,他在几年前就看到:粗放机械人偶经济,可能走不远。

    于是乎,为了让这种经济产业升级。他想到了‘精加工’。

    所谓的‘精加工’,就是让沦为机械人偶的人,先被教育,而后再植入芯片。——呵呵,提高附加值。封建时代老鸨们,也是这样提高清婠的身价的。

    北掠明修建了大量的“学校”。这些学校中有末位淘汰制度,一批次中越晚淘汰,在机械人偶中等级越高。这样,能够制造“大量高附加值”的机械人偶。

    ……

    北掠明在会议上拿出了这些年的数据,说服了联邦内的其他元老们,支持他的金融改革方案。

    而在听席角落上的燃轮代表,没有任何话。双方理念已经完全不能交流了,宙游和陆博雅在中途撤出了会场。

    陆博雅在下线后嘀咕道:“你们太变态,我们没办法做朋友。”

    ……

    至于宙游那边就很干脆了,直接申请和燃轮决策层见面,递交了自己拟定的原则法案。

    法案,第一条:

    人类拥有自然人状态下学习和成长的权力、义务。

    这一条,几乎是正面表态,要和联邦增生法案下面一系列法条刚过去。在法律上全面否定无自主权的机械人偶经济。

    宙游的原则法案,燃轮的顶层研究了三天没有给出答案,或许说不想给出答案。因为这条原则法案不亚于和北掠明决裂。

    很多站在联邦下的人,已经在“树荫”下习惯了。而宙游这个第一个让燃轮站在联邦这颗大树下的人,可一直没忘记了“时机成熟”就伐这颗大树的本来目的。

    陆博雅:他为了砍伐这颗大树,十余年来,不间断地悄悄刨根、捋枝。现在,这棵树要继续朝着歪脖子的方向长,现在断然是要剁掉朝自己(燃轮)延伸的妖枝。

    在燃轮的决策论证会议上。——语气不那么慷慨激昂,却斩钉截铁的论理开始了。

    携着草案而来的宙游,将决策层原本准备的许多妥协方案全部推倒。

    例如:罪大恶极的罪犯植入芯片后,供应给联邦,换取北掠明对己方的继续开放。

    宙游:“人不是资源。不是罪犯不该惩罚,而是我们不该从中获取利益。一旦默许某项利益情况发生,那么利益就会在未来变成首要目的,让我们忘掉初衷。原则上不能对联邦让步。”

    显然,相对于宙游的“死脑筋”,其他决策者们觉得有些小题大做。在争论不下的时候,召开了全体会议。

    在这场会议上,不同一些人所想,宙游不是孤军奋战。

    陆博雅的讲话起了关键性作用:“坚守原则,我们固然要遭遇困难,但是我们拿到了公平和正义,我们的组织将迎来前仆后继。放弃原则,虽然能逃避眼下的困难,但是放弃了对未来的决心。”

    陆博雅说的话,比宙游更有说服力。

    因为宙游此时处于政治边缘层。陆博雅在这些年参与一系列战争,反而比宙游更靠拢决策层。并且陆博雅这位曾被宙游贬下来代表此时却站在这个立场上发言,更证明了当下宙游所提的原则不是高层权力斗争,而是路线问题。

    所有的参会代表,不禁开始考虑,自己在加入燃轮初期,为什么愿意相信燃轮?为什么愿意付出辛劳?——因为讲原则,能让人们广泛地信任。

    最终,坚守原则的一方以压倒性票数获胜。燃轮决策层再一次出现了变化。时隔五年,宙游和陆博雅这两个曾一度退出核心圈的人,再度拿到了最高决策权。

    一百年后,历史书上,乱纪元460年原则法案会议两大意义:

    第一,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团结此后所有自由向上的意志。

    第二,确定以人为本的正义,指明了人类在乱纪元中斗争的胜利方向。

    ……

    然而,在星空中对天体级智慧们的影响意义,要远早于芳明星未来的历史会议。

    宙游:“整个晖蟹星团所有次级文明存在三大问题。

    第一,龙心能源,激发惰性导致无法进行大工程。当我们逐渐解决大裂谷,并且开采矿产,制造原子核心,也就是在文明道义上对晖蟹地区龙心文明的胜利。

    第二,自主机械人偶经济诱发贪婪,使得社会集团压制文明性。现在正面怼上去,将我们的道路坚持下去。未来被解放的人默然回首,将明白自己的文明跨过了什么门槛,这将在文明理念上赢下辰合。

    第三,法脉传承优势引起傲慢,使得社会倾向于这种赢取地位的模式,而忽略文明基础推进者默默努力的伟大。我将造零法脉科技树,证人类可以纯粹行之。”

    总结:要同时对三大文明接触次文明时产生的所有问题,来一次证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