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法塔林传奇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新婚夫妻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新婚夫妻

    影子漂移得更近了。夜枭等待着它们,看着它们慈祥的脸庞,聆听着它们柔和的低语。当它们呼唤他的名字时,他的肩膀愉悦的颤动起来。

    它们靠近,在他身边围成一个圈子,向他伸出手来,他十分欢迎这种邀请。手臂滑过他的脸庞,几乎碰到了他,想要抚摸他。他从这张脸望到另一张脸,凝视着他拯救者的眼睛,每个影子都回望着他,每个影子都保证他能得到愉悦与安宁。

    一只手几乎擦到了他的脸,他觉得好像有撕裂般的痛楚,但并不确定。那只手的主人保证他不会再感到痛苦,在他成为他们中间的一员后。

    他想要说话,想要问它们好多问题,但突然看起来又没有那么重要了,那么微不足道了。他只需要把自己交给它们就够了,然后所有的一切都会好的。他转身对着每一个人,将自己放开给每一个人,等待着被带走。

    在他转身时,他在寻找莱昂诺尔,想要带她一起走,想要和她一起分享和平与安宁。有关她的记忆轰的在他心中燃烧起来,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尽管低语声告诉他不要去想她。他搜索着山坡,瞥视着黑暗的岩石间隙。

    微弱的光亮出现在天空,黎明到来了。树木间的黑色空隙上面是苍白的天空,他已经走到了滑坡地区的边缘了。他看不到莱昂诺尔的身影。影子坚定的对他低语,呼唤他的名字。

    莱昂诺尔的记忆在他的心中明亮的燃烧起来。突如其来、令人窒息的恐惧在他心中燃烧,将他心中的低语声烧成一片灰烬。

    “凯文!”他尖叫起来。

    没有人回答。

    黑色的手臂,死亡的手臂,向他张开了怀抱。影子的脸容波浪般的摇摆好像是煮沸毒药上升起的蒸汽。粗糙的声音呼唤他的名字。他退了一步,离开它们,困惑不已。

    “凯文!”他又尖叫了一声。

    手臂向他伸来,还没碰到他就使他感到撕裂般的痛楚。他又退了一步,离开它们。但是这次,黑色的手臂就在身后。手臂伸展开来,推他。

    他四处察看莱昂诺尔的身影,不知所措。这次,痛楚使他完全清醒了。当他意识到自己站在那里和正在做什么时,恐惧立刻贯穿了他全身。

    然后,他的愤怒爆发了。

    剑拔出后,来自魔力的灼热愤怒吞噬了他,他对着影子挥出一个弧线。被斩到的影子突然亮了起来,它的身影旋转起来好像是被一阵旋风吹过,在粉碎前发出了一声嚎叫,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更多的影子向他扑来。剑刃切开了它们,但仍然有影子连续不断的逼近,好像它们有无穷的数量。当他刚刚砍倒一边的影子,另一边的影子又向他逼来,近得在他转身挥剑前就能感到那撕裂般的痛楚,尽管还没有碰到他。

    夜枭花了一瞬间揣测如果它们最终碰到了他,他是会感到疼痛呢,还是在接触的一刹那就死了。他走离了山脊边的滑坡,竭力挥舞着长剑。他又向前走了一步,一边走一边愤怒的砍倒它们,剑刃呼啸不停。

    夜枭站立着,双脚浸泡在靴子里的汗水中,尽可能快的摧毁影子。他的手臂酸痛,后背疼痛,头好像被大锤连续打击着。

    没有可以逃脱的地方,他被迫站在那里竭力抵抗,但他知道他不可能永远这样坚持下去。尖叫声和嚎叫声充斥在空气中,影子看起来非常愿意和他的剑刃做亲密接触。一大团影子快速向他冲来,他不得不向后退一步以便赢得挥剑的时间。

    黑色的手臂又一次出现在他身后。手臂后面的怪脸纷纷探出身影,并发出令人厌恶的咆哮。身前有太多的影子同时向他扑来,以致他不能离开山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死守他所站立的地方。

    挥舞利剑的手臂带来的痛楚使他更疲劳。他知道如果它们扑来的数量足够多或是足够快,他就会被推进死神的坑中,坠入地狱里。他麻木的、无休止的挥舞长剑。

    愤怒已经变成了恐慌。手臂因为长时间的大力挥舞长剑而酸痛好像在被火烧。好像影子的目的就是的用悬殊的数目把他累死,简单而又有效。

    他意识到原来选择拔剑的想法是正确的,这会给它们带来伤害。但是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他必须的用它来保护她。

    但他意识到现在已经只有“它们”了,哪里都看不到莱昂诺尔。只有他而已。一边舞动着长剑,他一边在想是不是她也碰到了同样的情况,是否影子也低声诱惑了她,试图碰她并把她拥入怀中。

    她没有长剑和魔法保护自己,这正是他说过要做的事情。狂怒再一次爆发了。莱昂诺尔被影子带走并带进死神深坑的想法再次使他的怒火咆哮起来,手中长剑附着的魔力呼应高涨起来,等待主人的召唤。夜枭带着复燃的复仇怒火在影子中砍开一条路来。

    憎恨,熊熊燃烧成灼热的魔法之风,带领他穿过影子,他出剑的速度快得连影子都来不及逼近。因此,他向它们冲去。它们终结的嚎叫融入到周围大片痛苦哭叫声中。夜枭因为想到它们对自己妻子所做而引起的愤怒使他进入狂暴状态。

    起初他没有意识到,当夜枭持续在阴影形成的空间中追杀猛砍它们的时候,影子已经停止了前进。相反的,它们开始旋转起来。有一阵时间,它们并不逃避他的剑刃。但过了一会儿,它们开始滑行,好像是寂静空气中的炊烟。

    它们飘浮进入了逃进了更深的影子里,成为了远离他的一个深色身影,它们身边的绿光也随之消失了。最后,夜枭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他的手臂疲倦的抽动着。

    那就是它们的原形,不是影子,而是一个人,一个黑塔曾经的学徒,经过了层层考验变成了黑夜教会忠实的信徒,成为黑夜教会走狗的黑暗法师。

    这个名叫凯文的男人曾经是夜枭的好友,他们曾共同对抗其他阴险狡诈试图上位的学徒。但幼时的友谊在现在看来不值一提。

    这个可以控制阴影和心灵的邪恶法师试图用自己的能力送夜枭进入死神的无底深坑,正如它们尝试带走莱昂诺尔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