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云仙瑶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第二百三十九章

    王鹤就这般站在原地,一招手收了灰芒,转过头定定的望着岑瑶三人。

    见七玄子逃走,云禾赶忙蹲下身去看叶无归,岑瑶则是缓步来到王鹤身前。

    “谢前辈相救。”

    王鹤却没有做声,岑瑶疑惑,抬头望去,就见他嘴角不知何时多了一抹鲜红,面色更是铁青,像极了一尊石雕。

    “前辈”

    “不必担心。”王鹤一摆手,脸上的铁青色逐渐消退,缓声道:“方才那人鬼幡有些阴毒,我小心再三,还是受了内伤。”

    此时叶无归也是悠然转醒,与云禾一同来到王鹤身前,道了句“谢前辈相救”。

    “你们三人,怎会惹上邪修?”伸手拭去嘴角鲜血,问道。

    云禾二人齐齐将目光投向岑瑶,王鹤也是饶有兴趣的看向她。

    稍一沉吟,岑瑶开口言道:“是因为我们方才无意听到他们一些对话。”

    “什么对话?”

    “有关天一门。”岑瑶见王鹤表情没有一丝波动,便继续言道:“七玄子说”

    “好了。”王鹤突然一抬手,道:“这件事,你不必与我说,我不过是门内一看塔人,你若是想说,就去找掌门说吧。”

    岑瑶点点头:“如此,就谢过前辈了。”

    原本她还在担忧,先前与云禾也商议过,决定先不通报给天一门,可这事的确有些惹恼了她,就如同岑瑶先前说的那句话。

    “今日若是杀不了我们,今后,绝不会让七绝宗好过。”

    “先前,九天玄玉化作的功法,便是太虚所创?”岑瑶抬起头,问道。

    “不知道。”蓝裙女子摇了摇头,言道:“你见到这片玉简之后,我便要消散了。”

    一边说着,她竟是从脚下开始,慢慢透出七彩神光,逐渐向上覆盖而去:“今后,这里你可以随时出入,那惊门,在仙门之地上似是还有传承,叫做”

    话未说完,她便彻底化作漫天光点,缓缓消散于半空中,剩下岑瑶呆愣的站在原地。

    惊门在这仙门之地竟是还有传承?

    那方才她所说的,太古蛮荒之战,惊门逃出生天那人,会不会是太虚?

    想到这,她心中竟是燃起一丝希望,虽然她没有说出这个宗派的名字,但最起码给了她一丝希望。

    若真是太虚逃了出来,若真是他再度创立的门派,那也许会留下当年那位挚友的消息,毕竟当初,太虚也是与那位挚友关系极好的。

    站了半晌,岑瑶嘴角才再度扬起。她神识只是一转,睁开眼时,已经回到了柴房中,那缕神识消散后,岑瑶与这块青蓝印记似乎有了一丝联系,甚至她能感受到青蓝印记中的所有东西。

    说是所有东西,其实也只有她第一次进去时看到的那个石雕。

    神识消散时,并没有告诉她这个石雕是什么,她自己此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感受到右腿再度有些灼热,她伸手掀起裤腿,却发现那块刺青好像更大了几分,如同一株缠绕在小腿上的藤蔓生长了一些的感觉。

    她若有所思点点头,上一次进入到印记空间,腿上多了这块刺青,结果这次一出来,刺青又生长了几分。

    这块刺青,似乎与空间内的石雕有所关联,但具体是什么,岑瑶还不得而知。

    本着走一步看一步的心理,她张口突出一口浊气,身子也放松下来。

    “三姐,你说这样有用么?”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极小的声音,岑瑶耳尖,听得清清楚楚。

    她蹑手蹑脚走下床,将身子贴在门边,竖起耳朵屏息听着。

    “怎么可能没用!爹本就不喜欢云禾,更何况是这个丫鬟?”这声音是三小姐,又尖又细,即便死命压着,也能听出一股不讨喜的味道:“我们只需要把这宝物扔进柴房里,等明日大姐一定会寻,我们只管做个证,保准爹更讨厌她们!”

    “也许直接把她们赶出府也说不定,毕竟先前云禾已经挑唆叶公子打了大姐,你是没看到爹当时生气的样子”四小姐语气中满是幸灾乐祸:“不过先前这死丫鬟那一脚太恐怖了些,我们动作快一些,不要被她发现才好!”

    “怕什么,她还敢打我们不成”

    听到这,岑瑶冷笑一声,这两位小姐果然又没憋什么好屁,看这意思,应当是偷了云夕的宝物,想扔进柴房来嫁祸于自己,这样家主便会更加讨厌自己,甚至将自己赶出云府。而自己与二小姐走的最近,她自然脱不了干系。

    不过,她们算盘打得不错,却根本不知道大小姐早已经跟着七玄子回了宗。

    感受到木门有一丝响动,岑瑶脚下一点地,身子轻盈如燕,直接跳回床榻上,闭目装睡。

    “吱”

    一身轻响,房门被缓缓推开,两道身影鬼鬼祟祟走进屋子,为首一人体态有些臃肿,另一人则极其矮小。

    二人手上分别抱着两个匣子,缓缓来到岑瑶床榻前,伸手将匣子放在了床榻下。

    岑瑶脑中闪过一抹笑意,直接翻了个身子,顿时吓得那二人动都不敢动,身子僵在原地。

    过了一会,确认岑瑶没有醒来,三小姐才压低声音骂道:“这死丫鬟,吓死我了!”

    “三姐,我们快些回去吧。”四小姐生怕前者吵醒岑瑶,连忙小声建议道。

    应了一声,三小姐带头,二人又小心翼翼走出了柴房,最后又将门轻手轻脚关上。

    等她们离开,岑瑶直接坐起身子,随手拿过床下那两个匣子放在床榻上,轻轻打开。瘫。”叶嘉齐那标志性的冰冷语气。

    “应该是他没错了,星寂,暗寻,准备射击。”一边说着他一边将狙击镜扫向那名中年人的四周。因为一些经常在死亡线上徘徊的人,都会对危险有着些许的感知,如果将n瞄准他,也许他会本能的躲闪,虽然不知道中年人有没有这种感知,但叶无归可不希望因为一个小失误而破坏掉今晚的行动。

    通过狙击镜,他清晰的看到那中年人脸色一沉。

    “被发现了?”叶无归心中也是一惊,不过当他看到那中年人猛的起身一巴掌扇在办公桌前一个员工的脸上时,不由暗暗的松了口气。

    “准备射击。”他缓缓将狙击镜靠近了中年人。

    “射击!”一声令下,叶无归毫不犹豫的抠动了扳机,子弹呼啸而出,紧接着叶无归脸色却是一变因为那中年人竟然猛的站了起来,同时一巴掌再次扇向面前那员工,看起来完全是无意之下,竟然躲过了他命中太阳穴的子弹,而是打在了其肩膀上,顿时,血花四溅,中年人也一脸惶恐的躲在那一群服务员身后。

    在叶无归开n的一瞬间,程星索二人也同时开了n,对方立即倒下几人,不过叶无归的脸色却是阴沉了下来,他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草!妈的中计了!!”猛的,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大声喊到。

    “什么?”通讯器里传来南宫瑾的声音,“不能吧?难道大哥你不相信暗寻收集的资料?”

    “不是不相信,如果我告诉你咱们一开始就着了道,而暗寻找到的那资料本就是人家故意放出来的,你相信么?那个中年人绝不是墨弑首领,不然他怎么可能那么胆小?!?!星寂,辰寒,快撤!!”叶无归不在犹豫,三两下拆开n,一股脑的扔进皮箱,直奔着门外跑去。

    “暗寻,暗寻听得到么?找好逃脱路线了么?”一边跑他一边对着通讯器问道。不过竟然没有人回答。

    “暗寻!!听得到么?”

    “大大哥,你们被包围了!!!”通讯器中传来叶嘉齐气喘吁吁的说道,“现在宾馆外面全是人,还有几个有n的,他们往楼上去了!”

    闻言叶无归身影一顿,低声道“星寂,辰寒,不用出来了,给我守住你们那间屋子!他们这是要搞死我们啊我倒是要看看,这墨弑首领究竟时何方神圣!”说着他把皮箱往地上一扔,摸了摸腰间的bs,径直走出了房间。

    一场大战,即将来临!

    “大哥!”等叶无归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发现程星索以及南宫瑾已经站在了不远处。

    “不是说了让你们不要出来的么?”他皱了皱眉,“赶紧回去。”

    摇了摇头,程星索以极罕见的认真语气说道“这次恐怕不能听你的,这是我跟辰寒一致的决定,就算你现在捅死我,我也绝不回去。”

    “不行,赶紧回去”

    话未说完,便被程星索一挥手打断,“我们是兄弟!”

    闻言叶无归一愣,没有反驳,“好吧,让我们兄弟三人好好会会他这狗屁墨弑!”

    “不,是兄弟四个!”身后传来声音,三人一回头,便发现了身上挂着些许血迹的叶嘉齐,“走吧,我们走后门,后门的人少,我刚杀上来的。”

    “走!”南宫瑾推了推眼镜,转身向后方走去。

    “等一下!”叶无归突然叫住了他,“别走后头。”

    “怎么了?”程星索疑惑的问道。

    “学会换位思考,如果你是墨弑的首领,你会在哪里派多些人?我想,暗寻是他们故意放进来的,引诱我们走后面,然后把我们一打尽。我想,前门的人应该会少一点。走!”一挥手,他不在犹豫,大步像前面走去,剩下的三人面面相觑,也赶忙快步跟了上去。

    “干掉这四个小子!”走到二楼,四人就发现了一大群正向楼上走来的黑衣人,他们一看见叶无归等人,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嗷嗷乱叫着就冲了上来。

    “哼,不知死活,你干的掉我们么?”一声冷哼,可他方才确确实实看到丹丸擦面而过

    “阁下,若是敌不过我,就直接认输吧,没必要以此来诬陷。”宁羽笑了笑,伸手一指演武台下一众修士:“这么多道友都在看着,你这般耍赖,面上也无光啊!”

    一听这话,莫半云心中顿时生起一团无名怒火,双目也近乎喷出火来,不想这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原本自己想隐藏着些实力,不要被他人识破,没想到他却做出如此之事

    一边想着,他将目光投向台下,岑瑶所站的地方。

    岑瑶站在台下,目光也恰好望着莫半云,此刻见他目光投来,岑瑶轻轻摇了摇头。

    莫半云一愣,想要以全部实力将宁羽击败的念头也是迅速消退了去。

    “倒是怪我太粗心了。”莫半云一咧嘴,挥手将禅杖握在手中,然后嘴中念叨了几句,旋即将禅杖狠狠刺入演武台上,自己则是盘膝坐在了禅杖前。

    他一坐下,禅杖顿时散发出一道道金色涟漪,涟漪一层接着一层,不间断的扩散于整个演武台,同时也在宁羽脚下荡过。

    宁羽嘴角抽了抽,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方才还怒不可遏的莫半云,会突然冷静下来,他原本就要成功了。

    如今见到一圈圈金色涟漪荡漾开来,宁羽心中更是烦躁,见莫半云坐在地上闭眼念起了经,心中挂着成片的怒火,脚下一踏,手握龙头拐瞬间出现在了莫半云身前。

    “和尚,受死!”

    龙头拐杖高高扬起,毫无停顿,用尽全力向下砸来。

    莫半云依旧淡定的念着经,眼见龙头拐就要落在他头上,这时候,变故惊起,龙头拐像是收到了什么阻碍一般,突然打向一旁,宁羽浑身的力气都用在这一击上,打空了,自然力气也就用偏了,狠狠砸向一边。

    他猛地抬起头,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莫半云的身后。

    宁羽表情一怔,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的确变了位置,刚才自己还正对着莫半云,此刻已经只能看到莫半云的后背。

    他眉头紧锁,龙头拐杖再度高高扬起,带着他体内所有的灵力,奋力向莫半云的头上砸去。

    “嘭!”莫半云也不拖沓,反手甩出一道金光瞬间将光头包裹了去,后者连哼都没来及哼上一声,直接化作了一滩脓水。

    离光头最近的胖子面色一边,身子开始疯狂颤抖起来。

    “能连续做出如此之事的人,绝非善类,这种人不留也罢,省得与我玩心眼。”岑瑶目光一转,落在了胖子身上:“你,给我说说,你们都如何与城主说的。”

    此刻的胖子也不敢说谎,于是一五一十将城主府内发生的事都详细说了出来。

    等他说完,岑瑶点了点头,转过身去:“想除掉谁就除掉谁吧,背叛这种行为,绝对无法原谅。”

    莫半云狞笑一声,手中金光大盛,身子纵身一跃,直接向那一群随从扑去,如同虎入羊群。

    片刻后,他拍打着衣衫走到岑瑶身旁:“师尊,如今玄武城已经被戒严,我们要如何出去?”

    “不急出去,他们并没有见过我,更何况我们也乔装打扮了一番,玄武城内这么多人,想要寻出我们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岑瑶想了想,言道:“我们先找个客栈住下,其余的,都要从长计议。”

    “也好,我听师尊的。”

    大方大圆也学着莫半云的样子,一个劲儿的点头,看起来无比痴傻的模样也让莫半云有些恼火:“两个呆子,不要学我!”

    大方大圆一缩脖子,嘿嘿笑着。

    几人走出巷子,在玄武城中央处转了几圈,最后,才停留在一间名为“风来”的客栈前。

    “就这里吧。”岑瑶左右看了看,言道:“这间客栈位置最好,三方可逃,若真被发现了,我们也好离开。

    几人抬腿进了客栈,刚走进去,就听一个很是热情女声在客栈内响起:“诶呦!几位爷快里边请里边请!”伴随着声音传来的,还有一道粉色身影。

    那是一个身穿浅粉色纱裙的女子,二十左右的年岁,走路轻盈,还带着一股香风。

    莫半云望着那女子,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掌柜,我们来住店。”岑瑶开口道。脑海中回荡着四长老方才的话,岑瑶不自觉打了个哈欠,一旁的云禾面露紧张之色,问道:“瑶妹,你这几日修为可有提升?”

    “提升?仅仅五日时间,怎会有提升?”岑瑶苦笑:“云禾姐姐还真把我当做天赋异禀之人了?”

    太一门内,数十名弟子排成极长的一队,逐一踏入通往天罗域的传送法阵。岑瑶和云禾站在最后,二人正商量着王鹤给云禾那块令牌会不会有用的时候,身前最后一名弟子也踏入了传送法阵。

    法阵耀目神光一闪,那名弟子身形便消失了去。

    守在法阵旁那名老者正是看守通天塔的长老,他抬眼看了看岑瑶二人,脸上松弛的皮肉好似能滑下脸颊一般,有气无力的言道:“你们且记住,天罗域内最不能招惹的,便是那帝宗,如果帝宗的人做些手脚,你们怕是要永远留在天罗域中了,又或者被法阵之威当场绞杀。”

    闻言,二人相视一声苦笑,果然如此,自己二人再入到天罗域,出来时怕是要比上次难上数倍,毕竟血衣楼和帝宗都有了充足准备。

    “不要磨蹭了,快些进去吧。”长老催促道:“你们都进去了,我还要回去看古籍呢。”

    无奈的点点头,云禾率先踏上传送法阵。

    “嗡”的一声,法阵上闪起刺目神芒,云禾只感觉眼前一花,后背却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她一声娇喝,身子不由自主向前一扑,居然硬生生从传送法阵里跳了下来!

    “什么人?!”不等云禾反应过来,法阵旁的长老便是一声暴喝,手中凭空多了一块巴掌大的令牌,狠狠向法阵后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