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云仙瑶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第二百四十六章

    小蛇顺着羽灵的胳膊一窜,直接窜到了干瘦男子身上。

    “嘶嘶~~”

    石室内很安静,静到能听见小蛇发出的细微声响。它在瘦子身上游走一周,最后停留在断臂处,蛇信沾了些鲜血,紧接着小蛇好像兴奋了起来,蛇头微微晃动,在众人的注视中,顺着断臂处一头钻了进去!

    小蛇一钻进去,瘦弱男子的身子便疯狂痉挛起来,岑瑶看在眼里,心中却是一紧,她似乎能想象到小蛇在男子体内游走吞噬其血肉的景象。

    “这女子福缘倒也算深厚。”苍傲的声音突然在岑瑶脑中响了起来。

    “福缘深厚?”岑瑶有些不解:“这话从何而来?”

    “自然是从这条地龙上。”苍傲解释道:“地龙这种妖兽,算得上半个荒古异兽,在荒古战役时露过几次面,不过实力并不算太高,毕竟是一些大妖杂交出来的产物。”

    岑瑶恍然,难怪她感觉有一丝眼熟,但又没有见过。

    不过这样说来,羽灵还真算是福缘深厚,就像苍傲所说的,地龙这种妖兽在太古也许不怎么厉害,但在眼下的仙门之地,绝对是相当厉害那种。

    干瘦男子身子痉挛了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那条小蛇从断臂处探出头来,又飞速回了羽灵身上。

    “不错,这小子修为还可以,且算我欠了你一个人情。”这话是对叶善说的,语毕,她一挥手,干瘦男子悬在半空的身体就这般消失了去,羽灵轻笑一声,转身又坐了回去。

    叶善清了清嗓子,言道:“好了,不要耽误了正事,交换会现在开始,首先,是第一件法宝。”

    说着,他再度拿起方才那块红布,轻轻撤下。

    所谓老友,估计是另一种蛇形妖兽,岑瑶不知道,也不想深问,于是开口道:“如此的话,这根棍子要不要换下来?”

    “不必,又不是什么宝物,让他们去换就好。”

    点点头,她没有说话。

    “我用三副聚气散来换!”

    “我用一份功法来换,不,两份!”

    叶善目光微皱,目光在下方扫过,有意无意在岑瑶身上停了几分,见她没有动作,最后换给了出三副聚气散的修士。

    “第三样宝物,是一位公子交在我的手上,他不愿露面,想要交换一种丹药。”说着,叶善将第三块红绸扯下,露出里面一柄细长的宝剑。宝剑寒光凛凛,岑瑶只看了一眼,便觉通体冰寒,心底不由赞叹了一个“好”字。

    见下方众人窃窃私语,叶善继续言道:“这位公子的夫人,中了剧毒,所以他想要交换一种名为‘还魂丹’的三品灵药来救命,诸位道友身上可有这种灵药?”

    “这”

    下方众人纷纷摇头,且不说功效如何,单是三品灵药这四个字,就证明了有多珍贵,就算在座众人里真有哪个道友有还魂丹,用来换一柄宝剑,那也太没脑子了些。“桂莲姑娘,既然我已经把你抢出来了,你就回家去吧。”

    “前辈”桂莲眼圈一红,居然掩面哭了起来:“桂莲也想回家,但家中实在是回不去啊”

    “哦?此话怎讲?”岑瑶有些疑惑:“有家不能回?”

    “因为我家中,已经被一些修士给霸占了,他们杀了我娘,留下我爹和一些佣人在给他们挖什么东西,我爹是拼了命才把我送出来,结果我被人骗来了贵红楼,他们更是逼着我签下卖身契”

    “还有这等事?”岑瑶还没说话,莫半云却是一跺脚:“桂莲姑娘莫要惊慌,今日既然你遇到了我们,定是要为你讨个公道的。”

    闻言,桂莲抬起头,看了看莫半云:“如此,就多些几位前辈了小女子当牛做马,也一定报答各位前辈的恩情!”

    “当牛做马就算了,我们不需要。”岑瑶笑道:“你只管好好活着,就算是报答我们了。”

    几人在桂莲的带领下,一路来到了城池边缘处。

    那里是一处府邸,大门上挂着一块牌匾,上书“沈府”二字。

    “就是这里。”桂莲伸手一指那府邸,小声道。

    点点头,莫半云带头,径直来到了大门前。没有敲门,他抬腿就是一脚,直接把厚重得木门踹成好几段,木屑翻飞。

    府中很安静,哪怕莫半云将门踹了个稀烂,也没有人出来。

    带着几分疑惑,几人踏步进了府邸,绕过前院径直来到前堂,依旧是空无一人,甚至房门上已经落满灰尘。

    桂莲也是有些疑惑,走到正房门前,伸手轻轻一推。

    灰尘扑飞,木门发出一道无比难听的声响,最后缓缓打开。

    “爹?爹你在么?”桂莲一边叫着,一迈步走进了正房,没过多久她就退了出来:“几位前辈,你们跟我来。”

    说着,她带着几人急匆匆穿过前院,直接来到了后院门口处,那里,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家丁。

    岑瑶身子一闪来到那家丁身边,蹲下身子,紧皱眉头望着他。

    “在在里边”家丁似乎认出了桂莲,伸手一指门口处,声音虚弱的不行。

    “不要说话。”说着,岑瑶从锦囊中掏出一株灵药,用手捏碎了放在家丁嘴边:“吃下去。”

    家丁也不知道放在嘴边的是什么,但还是本能的张嘴将灵药吃了进去。

    见他吃下灵药,岑瑶站起身,一边向门外走一边言道:“他死不了,我给他吃的灵药是续命的,我们先看看后边发生了什么事。”

    几人跨过后门,就听不远处传来阵阵哀嚎声,还有不断的叫骂。

    加快脚步走了一会儿,远远地,就见不远处的一座山下,几名穿着奇异服饰的人正不断甩着鞭子,鞭子狠狠落在来往的家丁身上,每一鞭落下,便会有一声声哀嚎响起。

    这些家丁搬着一块块石头,从山里慢腾腾往外走着,看上去无比的虚弱,身体瘦的如同竹竿一般。

    “爹”桂莲一声娇呼,抬腿就向山洞处跑去,想来是在人群中看到了父亲。

    还不等她跑到近前,一声怪笑响起,旋即一道试着修炼这套功法。

    功法乃是太虚自创,岑瑶从未过目,只知道自从太虚创了这套功法后,修为突飞猛进,短短数十年便要追赶上自己。

    气沉丹田,周身灵气运转,缓缓汇聚于气旋,最后按照功法所记载,将灵气运行至几条经脉

    灵气刚入经脉,岑瑶只感觉浑身一阵胀痛,身子如筛糠般抖动起来,张口便是一大口血吐出。

    她喘着粗气,伸手拭去嘴角鲜血,有些无奈。经脉堵塞的厉害,她还是太过于求成了些。

    现在她这具身体,所有经脉都是堵死的,修为虽然到达了练气五层,也不过是在丹田处多了这个气旋,若说真正修炼,还早得很。

    不过加入太一门后,修炼起来应当会快一些。

    正思索着,就听外面有人敲门,云梅的声音响起:“岑瑶,家主让你去他的别院。”

    应了一声,她站起身,慢慢走出柴房。

    云梅正焦急的站在门口,一见她出来,赶忙凑上前,小声道:“一会你去了可要小心些,那玉鼎真人此次带了十几人过来,听他的语气,是一定要将你带走。”

    “知道了。”岑瑶点点头,心中流过一丝暖意。探手从锦囊中掏出那颗宝珠,一把塞在云梅手上,她莞尔一笑,言道:“姑姑,这枚宝珠我试过了,只是汇聚周围灵气而已,对你修炼有好处的。”

    说完,不等云梅拒绝,抬腿就出了院子,一路向云破天所住别院走去。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的,岑瑶只感觉云府弥漫在一片肃杀当中,空气似乎都有些凝固。

    一路来到云破天别院,只见院中站了约莫二十余人,为首的,是玉鼎真人,正与云破天说着什么。

    “家主,您找我?”岑瑶抬腿进了院子,缓缓来到云破天身旁。

    后者目光上下打量一番岑瑶,点点头:“你大机缘到了,真人要收你入赤灵宗,大把的修炼资源,保你一步登天。”

    岑瑶心下冷笑,一步登天?应该是一步踏入九幽地府才对吧!

    “女娃娃,你只管说愿不愿入我赤灵宗。”玉鼎真人上前一步,望着岑瑶道:“只要你说一个‘愿’字,回了宗,你便是宗主的关门弟子。”

    一旁的云破天干笑一声,替岑瑶应道:“愿意愿意,怎么会不愿意呢!这可是她前世修来的福分,是吧岑瑶?”

    说最后这一句时,云破天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中满是威胁,估计她拒绝入宗的话,也会被赶出云府。

    还不等岑瑶开口,王鹤的声音便从一旁传来:“我道赤灵宗是大宗大派,不想也会做出这等无耻之事!”

    “无耻?”玉鼎真人猛地向前几步,双目怒视正慢悠悠走进院子的王鹤:“你倒是说说,我做的哪件事无耻了?”

    “带这么多弟子过来,是想逼着她入你宗门不成?”王鹤嗤笑:“她若不想入宗,你准备如何?”

    “她若不想入宗,我自然不会逼她。”没落下,大长老便轻言道:“还轮不到你动手。”

    “是……”柳宣赶忙收手,规规矩矩站在一旁。

    “你们好好看看,平日里见没见过这这幅容貌?”大长老说着,一挥手,凭空吹起一股微风,将那人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吹开,露出了面容。

    那人皮肤很白,是那种常年不见太阳的苍白模样,长得还算清秀,也难怪钱风会说他像大家公子。

    一声大喝后,法盘表面毫光一顿,随后飞速流转,逐渐显出一片光幕。

    “天罗域共分三个地域,为首的一块,是帝宗所掌控,另外两块则是一些寻常的小宗派以及平凡老百姓,我们,就是在这一块地域上。”

    老者伸手指着,光幕上也是浮现种种景象。

    岑瑶柳眉微皱,心中也不免有些发愁,未成想天罗域竟然如此之大,就算与整个西华洲相比,也不过是小了一点而已。

    “你不要慌张,我能感受到一些她的气息。”正发着愁,脑海中传来苍傲的声音:“虽然我现在没有恢复实力,但多少还是能动用一些力量的。”

    “你真能感受到?”岑瑶一愣,在脑海中有些惊喜的反问道。

    “当然可以。”

    闻言,岑瑶这才算放下心来。

    与老者又说了一会,岑瑶对天罗域有了些认知,最后决定在村子住上一晚,休息整顿一番,尽量让自己恢复些精力。

    这次老者没有阻拦,反而唤来其村民,给岑瑶安排了住处。

    与众人道了谢,岑瑶径直走进屋子,反手将门栓搭上,这才长出了口气。

    昨晚吸收过大树内的纯阴之力,又耗尽全身力气将虎形妖兽打死,现在根本没有休息过来,她只感觉困倦的厉害,一头扎在床榻上,沉沉睡了过去。

    修炼之人无需睡觉,自从岑瑶来到这里,已经是好几年没有好好睡上一觉,所以这一觉睡得格外香。她做了个梦,梦到自己修为大涨,梦到自己成了同阶内最强的女修。

    再醒来时,已是夜幕降临,村民给准备了膳食放在门口,岑瑶直接盘膝坐在床榻上,又入了定。

    体内灵力流转,岑瑶心中默念往生诀,忽然感到一股无比精纯的力量与半空中飘荡。

    她有些好奇,睁眼望去,却是一愣。

    这里的灵气,竟然丝毫不比通天塔内弱,目光所见之处,半空中漂浮着的,都是成丝成缕的灵气,飘荡不断,散发着幽幽蓝芒。只不过看上去并没有通天塔内的灵气夸张,还不达到肉眼可见的地步。

    最主要的是,岑瑶只能在通天塔内黄阶石室修炼,灵气与这里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也不想浪费时间,赶紧闭上眼修炼起来。

    修炼之间无时日,转眼便是一夜过去。

    第二天,老者正坐在自家房前发呆时,忽听得“咔”的一声响,他抬头望去,只见岑瑶所在的房间屋顶竟然消失了去。

    其他村民自然听到了这声怪响,纷纷凑到房间前,低声窃窃私语着。

    “吱呀~”

    房间门被一把推开,岑瑶迈步而出,看到一群人围在门前,有些诧异,不过再循着他们目光望去,这才发现房顶竟然给消失了。

    “果然,这里会将灵力放大一倍。”苍傲道:“寻常来说,你只是做了小小的突破,根本不会造成这样的异象,包括昨天,你所布下的阵法也是被放大了一倍之多。”

    岑瑶点头,这地方还真是怪异。

    老者从人群中缓缓走出,先是抬头看了看消失不见的屋顶,随后笑道:“恭喜了。”

    “多些老人家”岑瑶也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这一突破直接把人家屋顶给掀了,“这个屋顶”

    “无妨无妨。”老者一摆手:“一个破屋顶而已。”可没走两步,岑瑶发现那两个男子居然也跟了过来,只是与二人保持了一定距离,缓缓跟在身后。

    无奈,岑瑶转头再度向两人拱了拱手,道:“两位兄台,我不知道你们二人目的如何,我们现在要离开了,你们也回去吧。”

    反正回到哪里去她也不清楚,主要是让他们不要再跟着自己。

    谁知道那两个男子低头看了看双手,居然学着岑瑶的样子也拱了拱手,嘴里虽然嘟囔的话她听不懂,但好像意思也差不多。

    “他们两个,好像在学你。”苍傲懒洋洋的声音从脑海中响起,提醒道。

    “学我”岑瑶心中一动,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一看就是灵智未开的样子,当然是你们做什么他们做什么。”

    “这”

    原本苍傲是要修养十几日时间,结果被大长老等人一番攻击后,提前五日被唤醒,也正赶上岑瑶来天罗域,他也就跟了过来。

    云禾走上前,疑惑道:“瑶妹,怎么回事?”

    “这两个人好像在学我。”说着,岑瑶心中一动,双手在胸前迅速结了一个法印,白芒闪过,一柄虚幻的大剑出现在身侧。

    对面两人也是对视一眼,手印翻飞,居然学着岑瑶的样子结了一个同样的法印。法印结成,半空中传来一声嗡鸣,两柄比岑瑶这柄还要打上几倍的巨剑,横在半空!

    岑瑶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转头看了看云禾,发现后者也是满脸不可置信。

    “我教你一个契约阵,你手指沾了精血去结,把这两人收了吧。”苍傲言道:“这两个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修炼成的人形,空有一身修为却不会使用,现在正是你收服他们的好时候。”

    岑瑶自然乐得如此,在心中应了苍傲一声,随后便感觉一个个晦涩难懂的字符出现在脑海中。

    她伸出右手,张口咬一根手指,将鲜血点在自己额头上,手印几个翻转,最后结了一个奇怪的印,在云禾有些惊讶的目光中,直接来到那两人身前。

    “二位,接印!”话落,她不等这二人反应,手印快速在二人胸口一按,手中鲜血更是点了几点。

    做完这些,岑瑶只感觉脑袋一阵酸疼,两道不属于自己的意识在脑海中横冲直撞,最后才与自己的意识融为一体。

    也就是此时,她感觉自己与那两人的交流变得顺畅起来,好像自己一个念头,他们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