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农家小福女 > 正文 第1208章 赦

正文 第1208章 赦

    皇帝想了想,倒没怎么纠结,点了点头,转而问道“你还让封尚书他们帮着求情了”

    太子蹙眉,“没有,我直接与父皇说便是,找他们做什么”

    皇帝便沉吟起来,“那他们是谁找的”

    第二天皇帝便知道谁找的他们了,没办法,白善编的故事太精彩,要紧的是,他还回去和满宝白二郎商量过,三人查漏补缺,七分真,三分假的掺和着说,迷得国子学里的同学及其家人不要不要的。

    就连封尚书这样的人从孙子那里听了故事后都有点儿念念不忘,还抽空往天牢走了一趟看向铭学。

    好的故事总是流传的比较快的,尤其始发地还是在国子学这样学术氛围比较浓郁的地方。

    大家课下交流交流,下学后聚一聚,于是便从国子学传到了隔壁太学,又传到了隔壁四门学。

    同时,家里兄弟姐妹也很感兴趣,姐姐妹妹的再一聚便在后宅中传开了。

    第二天殷礼朝后就把这件事当做个闲谈和皇帝说了。

    作为京兆尹,京城里的事,除了他家的八卦外,一些趣闻或涉及朝中大臣的,他都会和皇帝“闲谈”。

    皇didu感兴趣了,问道“向铭学果真在落水之后进了一个桃花源似的洞府里,在里面找到了武功秘籍”

    殷礼浅笑道“臣也问过封尚书,封尚书说他问过向铭学,向铭学说他的剑术是在逃难的时候和一侠客学的,并没有什么洞府。”

    皇帝微微有些失望,“不过他能在短短的时间内从一文弱书生学成侠客,倒也下了苦功夫了。”

    殷礼道“臣领兵去遂州时查过,东溪庄向氏在遂州还挺有名的,魏晋时迁移到遂州,祖上前朝出过一刺史,只可惜后来战乱,子孙也不肖,再无人能进官,但嫡支子弟一直在念书,算得上是诗书之家了。”

    皇帝便叹息一声,想了想,拿出封尚书那封求情的折子,在上面签了准赦二字,盖章后放到一边。

    殷礼看到了,垂下眼眸去乖巧的站在一旁。

    皇帝没留意他的动作,继续问道“你去抽调西军,可看过他们的防务”

    “看过,有些许小的缺漏,陆将军当即便改过来了。”

    皇帝点了点头,“既然看过,你觉得吐蕃如今战力如何”

    殷礼一怔,蹙眉道“倒比十多年前的要强上一些,只是自大贞三年后,吐蕃便已对我大晋称臣,陛下”

    皇帝便将礼部的一封折子给他看,道“吐蕃有使来了,言说今年草原雪灾,所以给的岁贡直接减了一半。”

    殷礼连忙接过。

    皇帝道“朕倒不想打,但若是他们狼子野心,朕也不惧就是,以前西军便是你领着的,也镇守过边关,你说,若是两边战事起,我们需多少兵力”

    不是能不能赢,而是需要多少兵力,显然皇帝认为他们一定可以赢。

    殷礼也觉得真打起来他们肯定能赢,不过,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打仗

    作为京兆尹,他深知这个坑有多大,于是把锅推回去给皇帝,“臣离开边关多年,对吐蕃如今的兵力知之甚少,陛下不如招李尚书来问问。

    打仗这种事就应该找兵部尚书李镇来讨论呀,哦,还有户部尚书刘会。

    皇帝从殷礼这里得不到建议,微微有些失望,于是挥手让他退下了。

    等他一走,皇帝便把批好的折子交给古忠,尤其是那封请赦向铭学的折子,被他放在了最上面,“告诉当值的唐卿,太后虽然病着,但耳目皆好,让他们动静小点儿。”

    古忠连忙应下,弯着腰正要退下,皇帝又叫住他,轻咳一声道“你叫两个机灵的出宫外走一走,听一听外面都是怎么说向家的故事的”

    殷礼什么都好,就是说话平铺直叙的,还板着个脸儿,故事再好,通过他一转述便就先次了三分。

    古忠一听,便知道是皇帝玩心起了,他立即扬高声音应了一声,躬身退下了。

    作为御史头头的老唐大人,外面流传的那些故事他当然也听到了,而且知道的比所有人都详细。

    这故事就是那三孩子编了传出来的,想到那天他才回到家就收到一份周满送的建州土特产便失笑出声。

    从那三少年进京到现在,似乎是为了不让人联想到唐县令,他们一直没有亲自上门拜访过,便是先前被关到牢里,他们家也都是通过魏知传递消息,从没有上门找过他,更别说送礼了。

    这会儿尘埃落定了,他们倒来了,来了就来了,一群绵州的来看他这个益州父母官的父亲送的竟然是建州的土特产。

    老唐大人拿了折子去找季相,拉着季相去找了封尚书,正巧,这会儿衙门还没下衙呢。

    因为有大佬审核加传递折子,本应该第二天一早才发到刑部的折子没多久就到了封尚书手上。

    然后本应该再再第二天才会执行的折子在封尚书看了眼季相和老唐大人后,他便招来了陶祎,把折子交给他道“把天牢里的那两个人放了吧。”

    陶祎接过,一目十行的扫过折子,再看了一眼坐在长官办公室里喝茶的季相和老唐大人,他聪明的没有多问,躬身退下后想了想,招来一个跑腿的小吏道“去一趟常青巷,找到白家,让他们去天牢里接人,就说陛下隆恩浩荡赦免了向铭学。”

    小吏连忙应下。

    陶祎这才开始准备资料去天牢里放人。

    把人放了,也不是直接去天牢里把锁开了就行的,还得办手续呢,人为什么被关,为什么又放了都要写清楚原委的。

    等陶祎写完文件,刑部的其他同僚早下衙回家了,他只能加班赶到天牢,周满他们正齐刷刷的蹲在天牢前的台阶上等他。

    一见到他来了,立即蹦起来笑容满面的迎上去。

    陶祎不由感叹,“有关系就是好啊,你们倒自在方便了,我却还要给你们加班。”

    白善立即道“陶大人,我们坐牢的时候多亏了有您照看,我们还给您带了点儿建州特产。”

    陶祎脚步一顿,他倒没有不能收礼的觉悟,就是觉得奇怪,“建州你们不是绵州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