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都市最强医仙 > 第四百四十章 麻烦

第四百四十章 麻烦

    何莉道:“这密函,是我爷爷临终前派人找到我,并把他交给我的。据交给我的那人说本身事情,应该是保密的。我是不知道怎么被程家的人知道的,他们千方百计想得到

    这密函,用徐志强…也就是那个男人的命来要挟我。我不得已,让程康进入了天溪集团,之前的种种,都不是我的本愿,希望你能原谅我。”杨凡点了点头,“既然知道其中的隐情,我自然能原谅。只是,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既然,改了名姓代表与徐家决裂,那么他们还如何用徐志强的命来要挟你,仅仅是因

    为他是你的亲生父亲?”在情绪恢复之后,何莉的语气又恢复了冰冷,“不,我与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我担心的是柳儿。我从未在她面前提过任何关于徐家的事。她从出生之后,因为母亲去世了,医院当时还查不到人,所以柳儿的出生证明没有问题,但是她的户口,是有问题的。我之所以,不想让徐志强死,是因为柳儿的户口。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

    ,解决柳儿户口的问题。”

    “我明白了…”透过何莉的话,杨凡看不到任何的感情,虽然何莉称呼过徐志强为父亲,但是那种称呼也只是一个代称而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徐志强造成了柳月琳的间接死亡,加上

    柳雨婷,也就是小魔女的先天性心脏病,要不是遇到了自己,连同小魔女也难逃厄运。

    徐志强等于是杀了两条人命,还是他自己的“亲人”。

    像他这样的人,不可能有人对他有真感情的,更何谈亲情。

    “那你爷爷,这密函你有想过是什么内容?这程家的人,为什么就一定从你这里得到她。”何莉道:“这个密函,我没有想过。更何况,我对徐青山更是没有任何的感情。更猜不透,他给我密函的原因。我本可以把这密函交出去。只是,我想过,他们以我手中密函

    要挟徐志强的命,说明这些人已经不需要顾及徐志强了,万一我交出去,他们把徐志强杀了,那柳儿户口的问题。就真的没有着落了。”

    “既然,如此…你何不趁早处理了小魔女户口的问题。至于这密函…你就没有想过打开来看看?”杨凡道。“他老人家的东西,我没有兴趣。而户口的事,我一直没有去,就是办理户口,恐怕会惊动柳儿,让她知道当年徐家的事。要是知道,母亲惨死,而不是意外身亡。她那么

    小,该如何承受得了?”何莉道。“那这件事你如果一直不解决户口的问题。你手中的密函不一直就会成为他们的目标,这样一来,容易招惹多少麻烦事,甚至像今天这样多次威胁到柳儿的生命你可要考虑

    清楚了。”杨凡道。

    “这才是我拜托希若,让你来帮我的真正原因。杨凡,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何莉用一种恳求的语气说道。“抱歉,这件事我也没有办法。”杨凡摇了摇头,解决事情的关键在于小魔女的户口,而不解决了户口,徐志强那边还不能出事,并且密函还不能给出去,这是一个相互生

    克的局面,唯有断其根源,方能有一破局。

    “真没办法?”何莉重复问道。

    “真没有,除非户口这方面,你能有一定关系。不经过柳儿这边,你才能解决麻烦事,又不让她承受那段往事。”杨凡道。

    “希若,说你会有办法的。她说你认识市长。而且他和市长了解惑过,还没有任何人能取代你在市长心中的地位。”何莉没有回避,直言道。

    “呃…”杨凡有些无奈,的确当初救治过市长兄弟的腿病。

    “行,我答应你试试。”

    杨凡点头答应了,并站了起来,当然这一切全都是为了柳儿。

    “我等你的消息。”何莉也站了起来。

    杨凡这边,与何莉道了别。跨步到了别墅外边,正往前走,就听左右二面有人朝着别墅偷偷的过来了,那动静听起来还不小,有很大一群人的样子。

    “注意了,那个小子很厉害。等他走远一点,我们再动手,注意了这一切一定要把密函合约抢到手,另外还得把这女人和她妹妹给收拾了,不然程老大那边不好交代。”

    “放心吧兄弟,我们几个什么场面没有见过。莫说就是那小子离开了,对付两个女人。就算是那小子在我面前,我也搞定他,把这件事办的妥帖。”

    “你丫的,你就给我死吹吧。等你吹死了,你就知道那家伙的厉害了,据说之前程风带领的那群人,一个都没有回来。”

    三四个男人七嘴八舌的声音,听在耳中,杨凡面色顿沉,他知道这些家伙,又是来找麻烦的。

    脚下步伐只增不减,快速的绕过了前方的一道灌木林,拐过小道又绕回了何莉别墅这边。

    而那几个带队的人已经见到杨凡走远了,早就集结到了何莉家门前了,总共有十七八个人,排头一个人正准备敲打房门。

    “你们几个是干什么的?”

    杨凡突然的声音,把那十几个人惊得浑身就是一阵哆嗦。

    有人道:“没没干什么?你你是什么人。我们干什么,跟你有个毛的关系?”“就是,我们认识你吗?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赶紧给我们滚开,不然别怪我们对你动手了!”队伍中,一个染着绿色头发的年轻人,举起一根棒球棍朝着杨凡走了

    过来。

    “说的真像,可惜你们的对话,我已经听到了。”杨凡身影如电转,穿梭在这群人的间隙中,三两下便把他们全都给放倒了,他们都处于一种懵圈的状态,片刻之后,轰然爬起,想逃跑,被杨凡一个呵斥吓得,呆呆发愣

    。杨凡用脚踩在排头那人身上,“你们是程家人派来的对吧。”

    “不不是…”排头之人紧张的缩着鼻子,双眼烁着惶恐。“嗯?你可要想清楚了!”杨凡一手揪住了此人的衣服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