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绝代狂兵 > 正文 第779章 救药宫主!

正文 第779章 救药宫主!

    房间内,寂静无声。

    胡蝶跟药宫主的感情显然极为深厚,边哭边说,十分的难过,当然,她也担心药神宫从此一蹶不振。

    不过,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出现,灵界是不可能允许药神宫这种后方支援的医疗供给出现问题的。

    听完胡蝶的叙述,李夜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药宫主的身份,暴露了么

    他是知道药宫主是地球人的,而且,那是东王城的叶家人。

    能够潜伏这么多年,肯定是叶家极为信任之人,而且,至今还没有抛弃地球,药宫主,应该是叶家的嫡系。

    这样的人,他不能当做不知道而将他牺牲掉。

    “确定是圣城的手笔么”李夜风看向胡蝶,想要从她口中再次得到确认。

    “确认,根据岛上的人说,当时宫主被带走,留下了话,你接任宫主职位,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来找你”

    说罢,胡蝶咬了咬牙,忍着心中的痛楚,道“当然,也不是说你一定要救出宫主什么的,如果宫主真的犯下了不可弥补的大错,那圣城处置他就处置了吧。你一定要回药神岛,接手药神宫。”

    “这是宫主的意愿,我希望你能够履行,药神宫不能没有王境坐镇,否则”

    她不需要说的更多,她相信,李夜风能懂。

    “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出宫主。”

    不为别的,一个在灵界孤单生活了几十年的人,他一定要将之带回地球,让他与叶家之人团聚。

    “封天前辈”李夜风喊了一声,下一瞬,魔皇出现在他身边,问道“有事”

    “我想从圣城手中要一个人,前辈有办法吗”

    “你想要我上圣城要人”

    “如果可以,我想请前辈出手,当然,不会让您白出力。”

    如今的魔皇,已经是至尊了,虽然世人还是习惯称他为魔皇,但怎么说也是身份地位暴涨的无上存在。

    绝对不能小觑,否则出了事情,被一巴掌拍死了也没地方说理。

    “没用。”谁知,魔皇竟然摇了摇头“你真以为,成了至尊,就能在灵界为所欲为了是,我现在成至尊了,很有面子,圣城也一样十分忌惮我,但,圣城抓人,绝对不会是无中生有。”

    没人比他更清楚圣城的三个老东西有多么的墨守成规,那三个老东西,就是老臭虫,偏偏三位至尊的影响力,非常之大。

    除非这个时候再来一位至尊,而且是站在他这边的,这样,再说服一下陆青羽,投票表决,才能达到三比三的情况。

    即便如此,也还是不够。

    其实他成为至尊之后,做事反而没有办法像之前一样自由自在。

    因为之前他只是患者,圣城压得住,所以只要事情没有超过圣城的容忍底线,他们就不会怎么样。

    要闹,也就随便他去闹了。

    可如今,不一样了

    他已经成为至尊,至尊之身,焉能再如之前一样没有规矩

    李夜风心头微微一沉,连魔皇都没有办法,他,还能求助谁

    圣者

    可是,他哪来的圣者去逼圣城

    现在圣城没有将事情公布出来,显然是不打算闹大,想要藏起来偷偷的处理,如果他大张旗鼓的,可能反而会让圣城公布出来。

    到时候,不论真相如何,没人会帮药宫主的。

    “呼”

    事情,非常的麻烦。

    “我不喜欢搭理这些俗事,而且我跟圣城向来不对付,若是你真想要了解有没有办法,就去问炎族长吧。”魔皇说着,直接闪现到屋顶上,躺在屋檐上,晒太阳。

    青尚庆与他已经合二为一,他的暴戾和魔性,基本上已经磨灭,如今的魔皇,可以算得上是新生了。

    李夜风心中有些失落,魔皇都没办法,他不认为炎族长就能有。

    如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胡蝶亦是充满了绝望,至尊级的魔皇都无能为力,谁还能救宫主

    李夜风来到了炎族议事大厅,炎卓正在跟族中之人谈事情,见他来了,快速的结束,然后请他们进去。

    李夜风开门见山,炎卓神情惊异,道“想要从圣城手中拿人,你可真是胆大包天啊”

    魔皇年轻的时候,就一度杀上圣城,那是为了他的一个朋友,他去讨一个公道。

    但魔皇那时候是什么实力

    皇者

    即便如此,魔皇也还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进入圣城,那一次,魔皇丢掉半条命。

    虽然很威风,斩杀许多的皇者,但也触怒了圣城。

    如今李夜风才区区王境,想要踏上圣城要人,不可能。

    魔皇当年能够报仇,也是因为圣城默许,另一方面,确实也是至尊失职,所以才能成功。

    李夜风

    “你想要的人,是以什么形式被带走”

    “圣城特派,直接拿人。”

    炎卓面色微变,旁边的炎摩天神色亦是微微一动,道“那基本上没救了。”

    李夜风看向了他。

    炎摩天道“一般圣城抓人,有三种形式,一种是公文公开公办,这种方式也是在释放一个信号,有人觉得疑惑或者另有隐情,又或者觉得犯人是被冤枉的,可以直接越过中高层,直接向至尊上交文书。”

    说着,他还看了一眼魔皇,当时,魔皇的朋友也有人提出过质疑,只可惜,最后还是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无辜,因此他的朋友死了。

    后来魔皇拿出了铁证,这才有了魔皇怒闯圣城的事情。

    “第二种形式,不公开,但通知与之相关的所有势力,以及与之有牵扯的所有个人,这种人其实一般也不是犯了太大的罪过,只要有人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并且做好承诺不再犯,犯人也能脱离。”

    “第三种,就是你刚刚说的这种,圣城特派,直接拿人,没有公告,没有通知各方,甚至还做了保密处理。”

    “一般前两种都有回旋的余地,第三种,那就代表不论是否有可能存在冤枉或者隐情之类的,都没有释放的可能性,这就代表了不可回旋,没有商量,圣城已经掌握到了他的罪行。”

    说着,炎摩天顿了一下,道“一般来说,第三种方式被带走的,都是做了一些不可原谅的事情,不可能救出来了。”

    这种人,死罪。

    至尊求情也没用

    胡蝶三人心神狂颤,心中,更加的绝望。

    宫主,究竟做了什么竟然,犯了那样不可饶恕的大罪吗

    他们对这些事情不了解,可现在一听,他们也都更加的绝望了。

    “那万一真的被冤枉了呢”胡蝶不死心的问道。

    炎卓淡然道“那种可能性,太低了,另外,就算真的被冤枉了,也没用,反正人死了,罪名就是不可更改的。”

    李夜风一脸沉默,他想到了炎夏的一个词盖棺定论。

    只不过,圣城做的事情,完全与之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