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逆命纹 > 正文 第140章 刺杀

正文 第140章 刺杀

    即便如此,他依然做了一个决定,他脱掉身上的冰缚衣,来到邱秋身边,说道:“邱秋,对不起了,相信我。”

    说完他上前一把撕掉了她的上衣,说是撕掉,但其实也就是一些碎布了,由于被砍了很多伤口,衣服也破烂不堪。

    虽然布平凡的行为很粗鲁,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但是邱秋并没有反抗,她自己也清楚,此刻是生死一刻,她也留意到布平凡身上的这件衣服有些特别,她知道布平凡这么做是在救她,没有身手的她,能做的就是配合布平凡。

    布平凡用身体挡住邱秋,快速的把冰缚衣穿在了她的身上。

    穿上的那一瞬间,邱秋只觉精神一振,上身的那些伤口也快速的止血了,她这才明白这件衣服如此神奇,但同时也意识到如此一来,布平凡失去这最后的防护,就会有生命危险。

    她想要把衣服还给布平凡,却被布平凡一下搂进了怀里,她趴在这磅礴有力又温暖的胸膛上,瞬间感觉不再那么害怕,好像有他在,谁也伤害不了她。

    布平凡忍着被冰敷衣上的钢针刺伤的疼痛,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邱秋,不要怕,有我在,你不用担心我,只要你没事,我就有办法活着冲出去,我见不得你受伤。”

    他只是抱着邱秋的头部,而邱秋也只是双手趴在他的胸膛,所以只是轻轻与冰敷衣接触,否则他也无法忍受冰缚衣带来的剧烈疼痛。

    她听到布平凡的这些话也就打消了把衣服还回去的念头,她不想拖累布平凡,害他丧命,其实她也想过要找那个人求助,刚开始时是不愿意,现在是身不由己,没有机会了。

    布平凡因为女人而吃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牵绊太多,也就意味着弱点太多,所以才会被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利用,这次的人明显也是脑贪的人,但是他想不明白,为何狼穴还没到手,他们就要痛下杀手呢。

    把冰衣给邱秋穿上后,他可以稍微放开手脚一些,但是这样一来,他失去了防护,身上会增添更多的伤,不过能让邱秋少受些伤,他也觉的值了。

    另一边,校长在屋里听着情报人员的汇报,因为布平凡他们是在一个没有监控的地方,所以校长看不到监控录像,再加上夜很黑,也无法用无人机拍摄,就只能让情报人员去打探。听完回报,他嘴角微扬,说了一句“还不错,做到这个地步也算真心,希望你能自己解决吧,真到了最后一刻,我再出手也不迟,不过,这些人以后还是抹去的好。”

    杀手们见布平凡脱掉了那件衣服,于是又全部转而进攻他,他也知道这是生死一刻,必须豁出去,他准备做一次垂死挣扎,在最后一次性爆发出最高战力,先不去管邱秋,全力攻击这16个人,以他的能力,还是可以控制住他们的,甚至还能伤到他们,不过代价就是爆发后的脱力,一旦爆发结束,他就只能任人宰割。

    不过,算算时间,援兵应该也快到了,他不敢再让对方继续砍伤他,不然死的更快,他必须主动出击。不过,他在心里也害怕过,怕明秋他们赶到的时候,他和邱秋已经是两具冰冷的尸体了,对于校长在最后一刻要出手的事,他毫不知情。

    他对邱秋说道:“你保护好自己,我去去就来”说完,他离开邱秋,主动冲向这些人。

    那些杀手没想到他到现在还这么勇猛,一个领头的说道:“不用怕,困兽之斗而已,给我杀了他。”

    于是双方一起冲了上来,他速度提到最高,力量使到最大,使用不要命的打法,毫不避讳攻击,只是在快到身前的时候,才躲避,用轻微的擦伤,来换取最好的攻击时机,他的每一拳,每一脚都力如千斤,拳拳到肉,打的对方毫无还手之力,那些人连去伤害邱秋的机会都没有。

    再加上他的攻击都是招招致命,专门击打人身体的薄弱处,以他那强的离谱的力度和硬度,给以重击,只要挨一下,立马躺地上。

    一场混斗下来,这群人都躺在了地上,但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本就伤痕累累的他,身上又多了几十道伤口,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胸膛,乍一看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再加上晚上微弱灯光的映衬,像极了从血池里爬出来的阴间使者。

    围着布平凡的人,一时竟都有些胆怯。

    结束战斗后,他一点儿力气也使不上了,一次打倒这么多高手,已经消耗了他全部的体力,再也拿不出多余的一点,他一下没站稳,就要往地上倒去,邱秋见势,马上跑上去一把扶住他,“小心,你怎么样了?都怪我,拖累你了。”

    “疼,疼,你,你先松开我,你穿着冰缚衣呢,上面全是钢针,你扎到我了。”

    邱秋责怪道:“现在知道疼了,刚刚抱我的时候怎么不喊疼,刚刚一个人冲出去的时候怎么不喊疼。”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还是让衣服远离了布平凡,用双手撑着他的身体。

    一直在外面观战没有动手的那些人,此刻看到自己人倒下,而布平凡也是强弩之末,全都蠢蠢欲动,就在他们准备一拥而上来杀死布平凡的时候,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传了过来,在人群外面有一辆机车径直冲了过来,正是明秋及时赶到了,布平凡露出了一丝笑意,晕倒了过去。

    不过对方这伙人也确实不简单,即便是看到了援手,他们也只是慌乱了几秒钟,很快就做出了应对,拿起木棍球棒就向明秋招呼上来,迫于无奈,明秋只好弃车。

    但这样一来,她也就被挡在了外围,根本帮不到布平凡。

    他们的阵型很讲究,里面的出不去,外面的进不来,这是铁了心要弄死布平凡。

    看来脑贪果然厉害,狼主怕他也是有原因的,脑贪虽然残忍,但也很精明能干,因此才能训练出如此优秀的部下,而这些人也是在内心里害怕脑贪,这才每次任务都豁出性命去完成,一旦失败,他们要面对的可不仅仅是死这么简单。

    明秋看到了人群中的布平凡,他晕倒了,正被邱秋扶着才勉强站住,同时她也看到了他身上的伤,内心一股愤怒直冲脑门,她直接拿着武器冲进人群里一顿斩杀,在付出了自己也被砍了几刀的代价后才冲到人群里,来到布平凡身边,从邱秋手里接过他,把他搂着让他靠在自己肩上,她知道邱秋身上穿的是狼主的冰衣,不好与人接触,这才有了这些举动。

    “邱秋,非常时刻,希望你不要介意。”明秋难得还给邱秋解释一下,平常的她,做什么根本就不会去说什么理由,做就好了。

    可是她跟在布平凡身边的时间最多,从一开始布平凡追邱秋的时候,她就一直在,所以她心里明白布平凡很在意这个女孩,她不想给布平凡找麻烦。

    只是看到布平凡受这么重的伤,她多少对邱秋有些不喜欢。她很了解布平凡,以他的手段,不会弄成这个样子,再看看邱秋,冰衣都已经穿在了她身上。

    很明显就能猜到布平凡这一身的伤百分之九十都是为邱秋受的,她又怎能不心疼,不记恨邱秋呢。

    邱秋也知道是自己拖了后腿,她小声的说道:“对不起呀,都是我不好。”

    “不怪你,这都是布平凡自己的选择,我尊重他的任何选择。”

    紧接着,一连串的车声呼啸而来,看来是钟良他们也赶到了。

    对面的人察觉到布平凡的大批援兵来了,知道不能再恋战了,即便现在暴起,恐怕也杀不了布平凡,就都迅速地撤离了。

    钟良要带着人去追,明秋阻止了他“不可,他们不是一般人,想必早已安排好了撤退路线,如果贸然追上去,必定损失惨重。他们这次没得手,下次还会再来的。”

    于是他们带着重伤的布平凡回去,可是一连过去了几天,布平凡都昏迷不醒,几个女孩轮流照顾他,门外也安排了一些人24小时守护着。

    可即便如此,有些事还是避免不了,这天,小蕊带着果篮来照顾布平凡,病房里只有小蕊和布平凡。

    她把果篮放在床头,然后拿起水果刀,很认真的看了一眼布平凡,然后毫不犹豫的向着他的胸膛刺了下去,就在刀尖马上要接触到他皮肤的时候,他一把用手握住了水果刀,锋利的刀口划破了他的手掌,手上的血滴到了他的胸口处,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小蕊手里仍然握着水果刀,没有松手,面露笑容,平静的说道:“果然是在装睡呢。”

    “原来你都知道了。”

    “你不是也已经知道了吗?干嘛还要来试探我呢。”

    “那是因为我想要再给你一次机会,其实第一次在凡徒的时候,我就有所怀疑,是你把我的行踪告诉他们的吧,晚上我带邱秋回家,说起遇袭的事,你有所反应,虽然很细微,但是我看到了,很明显你是知道这件事的,但是我并没有质问你,我选择相信你,我希望是我自己猜错了。”

    “后来就是从电影院回来的时候,我和邱秋遇到森蚺场的人追杀,知道我们去电影院的就只有你、文莹莹和明秋,明秋拼了命的赶来救我,肯定不是她,而文莹莹是大学才认识,更不可能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