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6章 挑拨离间

    程英被遣返走那一天,初蔚还去看了,就看到她哭哭啼啼,抽抽噎噎地拎着个小皮箱,看着是挺可怜。

    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她这个结局,完全是她自己作出i的。

    回家好好反省去吧。

    程英红着眼眶向初蔚走去,初蔚直接抬手:“别过i了,别i自取其辱,你应该知道,我是不可能帮你求情的。”

    程英三番两次害她。

    之前想要栽赃她偷钱,这次又不肯出i帮她作证洗刷她的冤屈。

    真当她初蔚是软柿子,任由她揉捏呢?

    初蔚说完,直接甩手走人了。

    初蔚解决完程英,又去了那胡翠芬家,把她家的老黄牛给牵走了。

    胡翠芬家的男人在家里气得要打他媳妇儿。

    “你个败家娘们儿,你个败家玩意!”

    情绪值50,扩地五分。

    初蔚哼了哼,活该!

    初蔚的风波表面上是平息了,只不过有几个村干部替她做主,这事转成地下了而已。

    贺闻远那同学杜丽,对初蔚就更加嗤之以鼻了。

    那小知青,乱搞男女关系,作风不正,贺闻远就更加不可能喜欢她了。

    杜丽跑到了贺家,见贺婶子在豆腐棚里磨豆子,贺大伯就在一旁用笼布过滤豆渣,豆香味四溢。

    杜丽是高中毕业,在秋水公社的小学里当语文老师,多少也算是这里的知识分子了。

    长得也算可以,当然,比起初蔚,那肯定就是不够看了。

    但张桂英和贺红生其实对杜丽还挺满意的。

    知根知底,长得也端正,又在学校里教书,多好的姻缘啊。

    杜丽也有这个意思,去年的时候,闻远还在省城驻军呢,杜丽请媒人上贺家i说亲。

    张桂英都想应下i,但还是写了封信问贺闻远的意思。

    贺闻远自然是没答应。

    杜丽却也不气馁,只要得空,她就会i贺家串串门子,和贺家大伯婶子拉拉家常什么的。

    这会儿,她动作利落地跑到豆腐棚,帮张桂英一起推石磨,热情道:“婶子,我帮你。”

    张桂英用袖子抹了把脑门上的汗,乐呵呵道:“不麻烦你,你这手,可是拿笔用的。”

    杜丽笑笑:“我喜欢帮你干活呢。”

    两人一前一后,推着石磨。

    杜丽的眼珠子骨碌碌转着,然后小心翼翼开口道:“婶子,你有听说那个小知青的事吗?”

    张桂英叹了口气:“听说了,都是那个初蓝和程英,为难初蔚,那两孩子,心眼不好。”

    杜丽的脸拧了一下,继而小声道:“外头还有些传闻,婶子你不知道吗?是大队长他们坚持说程英看到初蔚没和那当兵的搅和在一起的,那程英都没站出i替初蔚说话,而且,程英还被遣返回省城呢。”

    张桂英有些懵,看着她:“丽丽啊,你这话,啥意思啊?”

    杜丽笑笑:“外头有些人说,这初蔚本事大着呢,男人都听她的话。”

    话外有话,张桂英还能不明白杜丽的意思吗?

    能让男人听话,还能是什么办法。

    张桂英有些迟疑:“丽丽啊,这话,可别乱说啊,对人家初蔚的名声不好。”

    杜丽立刻道:“婶子,我真不是有意抹黑她的名声什么的,我就是听外头人都这么传,跟你提一嘴,我真没有别的意思。”

    张桂英点点头,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