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2章 初蔚竟然知道

    盛怀玉跑回自己的房间,哭得情难自已,觉得自己被哥哥欺骗了,不止被欺骗了,她还名落孙山了,这一切,都是她敬爱的哥哥造成的。

    哥哥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阮琴跑进i安慰她:“怀玉啊,没事的,也就半年,咱们吸取教训,你考的分数也不低,下一次,咱们报一个稳妥点的学校,一定能上的,嗯?”

    盛怀玉哭得泪眼婆娑:“哥哥骗了我,他一开始就给我错觉他要考政法大学,我问过几次,他一点消息都没透露给我。”

    阮琴为难道:“你哥哥可能担心你爸不让他报财经大学。”

    “可他透露点消息给我,我是不可能去爸爸那出卖他的啊。”

    说到底,她的哥哥并不信任她,所以才一点底都没透露给她,她顿时觉得天都要塌了,她以为她是最得哥哥欢心的人了。

    错觉,都是她的错觉。

    阮琴安抚她:“事已至此了,怀玉啊,哭是没有用的,咱们只能振作起i,重新开始,嗯?”

    盛怀玉埋进被子里,哭得情难自已。

    她唯一能安慰自己的是,哥哥不止没透露给她,他一个人都没透露,她不知道,妈妈也不知道,爸爸更不知道。

    哥哥是一个稳重内敛的人,是她自己没长脑子,是她没能看透哥哥的想法。

    可一想,还是觉得万分委屈,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

    阮琴拧了热毛巾让她擦脸:“好了好了,不哭了,等你爸爸回i,你哥哥指定得挨训,背着他报考了财经大学,你爸爸一定会生气的,且等着看你哥哥被教训吧。”

    盛怀玉嘟囔道:“可我还是不想爸爸训哥哥。”

    “你这傻丫头,还这么为你哥哥着想啊。”

    盛怀玉揉着眼睛:“你劝劝爸爸,让他别太生气,嗯?”

    “好了,知道了,傻丫头,去前面厅里吃饭,今天烧的都是你爱吃的。”

    盛怀玉走到前厅时,门外,听到她哥哥和爷爷在说话。

    盛老爷子乐呵道:“没事,你爸要训你,我替你顶着。”

    “那就先谢谢爷爷了。”

    盛老爷子又道:“你看吧,初蔚那丫头,守口如瓶的很,你要考财大的事,一个字都没往外面漏。”

    盛怀玉只觉得晴天霹雳一般,整个人浑身骤然冰冷,脚步似有千斤重,无法往前迈步。

    初蔚知道?

    初蔚竟然知道?

    家里人都不知道,她都不知道,初蔚竟然知道?

    哥哥对初蔚竟然比对她更信任,这让她怎么能接受?

    她觉得自己都要崩溃了,这么多年i,她一直以为哥哥最宠爱的人是她,可现在看i,不是,初蔚横空出现,分去了哥哥对她的宠爱。

    她无法接受,她真的完全没有办法接受,她无法接受哥哥对一个外人好过于她这个亲妹妹。

    盛怀瑾的声音传i:“我知道那丫头不会乱说话的。”

    盛怀玉心如刀绞,相比她,哥哥更相信初蔚,哥哥相信初蔚不会乱说话,而却对她只字未提,甚至造成了她名落孙山的局面。

    哥哥怎么可以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