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快穿之我家系统套路深 > 正文 第五五章 荒凉之地快哉意12

正文 第五五章 荒凉之地快哉意12

    门被洛景珩撞得乱响,君璧吃力地顶住门板,虚弱地说道:“别进i……稍等……”

    君璧感觉反噬发作的痛感已经濒临末期,再有一个小时,她再坚持一个小时就好。

    身体的深处又传i了撕心裂肺的疼痛,肆无忌惮地摧残着她的肌肤、血肉,直至骨髓。疼,疼到麻木入骨,继而是更深层次的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洛景珩纯净的眼眸渐渐泛红,紧紧握住的拳头在掌心留下深深印记,“你为什么要救我!谁让你救我了!”

    “我才不要你救我!你听到没有,我不要你救我!”洛景珩近乎嘶吼的声音,好像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悲鸣。

    这一刻,洛景珩无比自责,是因为他的过失,才让君璧遭受如此折磨。他就是个成事不足的废物,失去了洛家的庇护,他一无是处。

    “没心没肺的白眼狼。”君璧虚弱地抬起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无奈地勾起嘴角。

    洛景珩贴着门,缓缓滑落,跪坐在地面上,“对不起……对不起……”他高傲的头低垂着,一颗晶莹的泪珠缓缓滑下,滴落在地面碎裂。

    洛景珩不知道自己断断续续说了多少个对不起,但是再多的对不起,也无法挽回已成的定局。明明君璧提醒过他要注意那两个人的,但他还是傻乎乎地一脚踏进了陷阱。

    君璧背靠着门板,秀眉紧蹙,刚刚消退的疼痛,给她一刻喘息的机会。

    洛景珩的头抵在门上,这个得知父母去世都不曾落下一滴泪的男子,此时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

    他想到了父母,又想到了君璧,他们都是保护他的人,却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或死亡或伤痛。而他也因此经历着沉重的心灵折磨。

    “哥哥。”洛晨染蹲在洛景珩的身旁,“以后我们都听姐姐的话好不好?我怕姐姐和爸爸妈妈一样……”

    他们都不愿再经历一次那样刻骨铭心的离别。世间再也没有了疼爱他们的父母,所以他们不想再失去君璧。

    洛景珩把洛晨染抱入怀中,目光深沉得仿佛可以穿透面前的门板,“好。”

    君璧打开门,还没有走出去,就被洛景珩一把揽入了怀中。

    洛景珩丝毫不介意她已经被汗水浸湿的身体,好像怀里抱着的是失而复得的心爱宝物,君璧甚至可以感觉到他微微颤抖的身体。

    君璧拍了拍洛景珩的肩膀,安慰道:“不要担心,我已经没事了。”

    “谁担心你了。”洛景珩嘴里说着言不由衷的话,但胳膊却完全没有放松一丝一毫,反而抱的更紧了些。

    “我一点都没有担心,一点都不难过。”洛景珩声音有些沙哑,边说边俯身,把脸埋进了君璧的肩膀。

    君璧感觉到肩膀弥漫着温热的湿意,透过衣服,沾染上她微凉的肌肤。

    君璧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抬手环住了他的腰。果然救他是正确的选择,不考虑任务,只是想到流落末世,拥有改造人无尽的生命,一个人也会有些寂寞吧。

    君璧的脸色有些苍白,但眼中去是满满的幸福。

    洛晨染看到个哥哥一个人霸占了君璧,只能委屈地抱住了君璧的后腰,“姐姐,我也要抱抱。”

    君璧腾出一只手,揉了揉洛晨染毛茸茸的小脑袋,感觉到被依赖的温暖。

    稍微休整了一天,三人继续出发。君璧也听兄妹二人大概讲述了那日的大致情况。

    陆文和华石宽比君璧先回到了那栋建筑,已经被咬得面目全非,没i得及说一句话,就相继身亡。吴可欣推测君璧应该也遭受了丧尸群的攻击,洛景珩看到两具尸体,瞬间心神大乱,想要立刻动身去找君璧。四人收拾准备出发期间,洛景珩喝了一口言宏递i的水,之后状态有些不对。洛晨染询问,吴可欣和言宏借机发难。事发突然,洛晨染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基本帮不上忙,洛景珩的异能此时威力大减,虽然极力反抗,甚至让言宏失去了一条手臂,但是代价就是他自己被钉在了墙上。这也是为何君璧赶到之时,看到洛景珩被残害,疑惑的原因。

    君璧听完问道:“陆文和华石宽是比我先赶回去的?”

    兄妹二人一同认真地点头。

    君璧不禁想到了吴可欣的异能,根本就不是短时间的防护罩,而是空间异能。

    三人一路走走停停,终于在半个月后到达了最近的城市a市。

    洛晨染也在半路觉醒了异能,她的异能与洛景珩的有些相似,是对体内水份的绝对控制。一个娇弱的小姑娘觉醒的不是水系的治愈,而是强大的攻击杀器。

    作为三个异能者,他们进入a市不仅顺利,还受到了欢迎。在末世,强者才有资格享受尊重。

    他们被分配到了别墅区,每天有固定的物资和水源供应,可以说是相当高水准的待遇了。

    洛晨染的异能刚刚觉醒,为了早日熟练应用,关在房间里整日练习。

    君璧闲i无事,准备去市中心逛逛,洛景珩自然陪同。

    a市在末日之前是一线大城市,即使是末世,也依稀可见往日的繁华。

    洛景珩一路沉默,但总是忍不住看向身旁的君璧,呆呆地也不注意看路。

    君璧回望,他就立刻收回视线,然后君璧移开目光,他又继续盯着君璧看。

    重复了几次之后,君璧没忍住,询问道:“有事?”洛景珩只是僵硬地摇摇头。

    君璧站定,审视着面前的洛景珩,抬起手捏了捏他的脸颊,故作严肃地问道:“说吧,到底有什么事?”她虽然表情一本正经,但是眼中漫溢的笑意,早已经出卖了了她。

    不过洛景珩却没有发现,他一时间似乎有些惊慌失措,目光躲闪,看东看西,看天看地,就是不肯对上君璧的视线。

    君璧托着他的脸颊,对上了那不安分的目光,“不要遮遮掩掩的,快、说。”

    洛景珩嗫嚅着,欲言又止,良久才小声说道:“我们这样算不算约会?”

    君璧微微一愣,随后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走吧,我们去前面看看。”边说边牵起了洛景珩的手,毫不见外,自然而然。

    洛景珩望着君璧愉悦的侧脸,反手将她的手握入了自己的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