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快穿之我家系统套路深 > 正文 第一四三章 岂知玉洁非至善1

正文 第一四三章 岂知玉洁非至善1

    君璧从熟悉的眩晕感中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古色古香的雕花大床上,床边悬着鲛绡罗帐,风起,罗帐轻轻晃动,如云雾缭绕。

    这里是一处宫殿,偶尔可以听到外面有宫人轻微走动的声音,看周围的布置,她应该是身处荣华高位。

    君璧与往常一般,先看了看本身的样貌。身段袅袅,侬纤有度,骨肉丰匀,容姿窈窕。两弯黛眉远山横翠,一点朱唇不画而丹。

    她的五官都生得极美,但如果君璧保持静默状态,就会发现如此容颜,生生被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眸尽毁了。她稍稍眼波流转,便是另一种风情。看来这回任务,君璧是要做一位双面伊人了。

    此时系统的机械音如常响起,发布具体任务,“攻略目标人物,获取对方百分百的真心。”

    “小可爱,你记不记得上次跟我提过女人最喜欢的谎言之一,麻烦你再说一遍。”君璧一如往常般跟系统搭话。

    “我永远只爱你。”系统毫无感情的声音传来。

    “果然你这样说出来就没什么感觉,景珩说出来就让人心动啊。”君璧不禁怀疑,难道她是个彻底的颜控加声控?想想目标人物每一位都是得天独厚又各具特色的男子,让她不禁怀疑自己的福利是不是太好了。

    抛开胡思乱想,君璧快速地浏览起资料。

    本身贵为皇后,端惠贤淑,但不得帝王恩宠。除了每月十五,云弘帝必来的日子外,他几乎不曾踏足过这凤仪宫。云弘帝即使前来,两人也是相敬如宾,对坐无言。

    本身是个固执的性子,不肯伏低放软。君家又是清流门第,她自小皆是这般恪守规矩,却不适合深宫的人心诡谲。

    云弘帝不过三十来岁,正值壮年,君璧查看着他的本名,本以为他会是目标人物,却没想到另有其人,太子云彦璋,表字景珩。

    “怎么感觉这人物关系跟上一次任务有些雷同啊?你是喜欢姐弟恋,还是钟爱母子恋?”君璧忍不住语气里多了一丝抱怨,她可不喜欢重复相似的经历。

    “……请进入任务自行体会区别。”系统沉默片刻,平淡回复。

    君璧本身是云弘帝的第二任皇后,先皇后病逝一年后,才被迎进宫中,因此年纪尚小,跟太子云彦璋的岁数倒是相差不大,仅年长他一岁。

    云彦璋也并非先皇后所出,他的生母是贤妃,原太子年幼夭折,云弘帝力排众议,将庶出的云彦璋立为储君。根据资料的简单介绍可以看出,云彦璋本性良善,虽不至于优柔寡断,却是位宅心仁厚的翩翩君子。君璧有些怀疑,这样的性格若是成为帝王,是否真的合适。

    君璧望着窗外雾气氤氲,没有日光,稍稍感觉春寒料峭。

    一位沉稳的宫女缓缓走入外殿,发鬓上沾了些露水。另一个活泼些的宫女正好从里头走出来,两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

    这两人都在君璧身边服侍,稳重些的唤作文画,机灵些的名叫墨书,皆是在君家长大,从小就伺候君璧的。

    “娘娘可在歇着?”文画接过小宫女递来的布帕,擦拭着手,低声询问。

    墨书点点头,“娘娘今日叫君昭仪气得不轻,方才用了些莲子羹,让我劝着歇息了。”

    君璧本身及笄后便入宫,如今已有三个年头,尚无所出,膝下无子。于是君家旁系的一表亲,用了些手段让如今这位君昭仪进了宫。这位君昭仪是个蠢笨的,常常把堂堂皇后气得心绪烦闷,但总归是君家人,还要多加关照些。

    文画望着殿内烛火通明,叹了口气,微微摇头。眼看着自家小姐花一般的年纪,在这金丝牢笼的后宫里消磨凋零,不禁心头酸涩。

    “莫说了,去伺候吧。娘娘睡得浅,怕是歇不长。”文画等身上寒气散尽,才推着墨书进了内殿。

    君璧因为之前在其他任务经历过皇后的身份,举止神情毫无破绽,敛眉轻唤。文画与墨书闻声而入,伺候更衣。

    今晚宫里有宴请,立春时节,后宫妃嫔小聚。

    君璧梳妆打扮好,铜镜中映出一张不苟言笑的脸,她不由心中哀叹。这样的女子,应该很难招人喜欢吧。本身除了凤袍外,衣衫皆是一水儿的暗色,赭褐深紫,端庄稳重绰绰有余,却硬是将人衬得老了五六岁。这幅老成的模样如何跟青葱水嫩的太子妃抢人呢?

    君璧本身这一板一眼的举止作态已经融在了骨子里,她倒是可以走得摇曳生姿,不过变化过于明显,也容易令人生疑,若是不小心惹上云弘帝,更是得不偿失。看来她需要注意只在云彦璋面前展现妩媚动人,并且在云弘帝面前努力地维持人设了。

    因此君璧决定今晚还是一如往常,虽然难得有机会见到目标人物,但有云弘帝这个麻烦在,她还是要小心行事。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呢,她要是有一丝一毫的异样,恐怕会被人抓到把柄。

    于是君璧老老实实地挽起端庄的发髻,略施脂粉,眼神维持近乎呆板的平静,将七八分的姿色都掩藏在了一张微微泛白的正经面容下,与本身平日的妆扮一般无二。

    作为皇后,君璧准时赴宴。御花园内聚集着莺莺燕燕,远远就能闻到有些刺鼻的脂粉香气。云弘帝坐在那姹紫嫣红之中,还一副颇为享受的模样。

    君璧暗暗撇嘴,面上神情如常,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云弘帝看到君璧的身影,笑着唤道“皇后来了,过来坐朕身边吧。”不喜欢归不喜欢,但君璧的父亲在朝为股肱之臣,这点尊重云弘帝不吝惜给予。

    妃嫔们纷纷躬身行礼,君璧应下,神色平静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云弘帝气宇轩昂,生得俊朗,眉宇之间带着些君王的霸气高傲。那些妃嫔们会偶尔同他说话,他也会一一回应,语气让人如沐春风,惹得年轻的女子面红耳赤。他基本对所有宫中之人都表现得温柔多情,但又雨露均沾、毫不专情,算不上是良人,可作为帝王,却是最好的选择与制衡。

    君璧环视一圈,人到得差不多了,却没有看到太子云彦璋的身影,按理说,这种宴请他应该也会参加啊。

    “太子,太子妃到——”君璧心里正想着,外头就传来了通报声。她迫不及待地抬头望去,目标人物总是能让她多几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