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快穿之我家系统套路深 > 正文 第二零八章 沦落炼狱寻生机10

正文 第二零八章 沦落炼狱寻生机10

    晏景珩愣了片刻后,终于反应过来。他大步上前,一把扯住了君璧纤细的手腕,稍一用力,就将她带近到自己的身前。因为惯性,君璧直接撞上了他的胸膛。

    晏景珩紧紧钳制住君璧的腰肢,平日里寂静的毫无波澜的灰蓝色眼眸,此时却深浓得好像酝酿着风暴的海洋。“是你,对不对?”他眉宇之间紧紧蹙起,深邃而立体的轮廓,在如此近距离下观赏,更是精致到令人赞叹。

    当然君璧在这种情境下没有空暇好好欣赏,她别开头,挣扎着想要摆脱晏景珩的桎梏,“您不能这样,放开我!”这样清脆的携着哭声的嗓音,和晏景珩梦中的情形恰好完全对上了。

    晏景珩关于昨晚的记忆排山倒海得袭来,他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喜悦和愧疚同时涌现,交织成极其复杂的情绪。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晏景珩微微放松了力道,却仍旧固执地将君璧搂在怀里。

    君璧的眼中浮现一层薄薄的雾气,宛如蒙上轻纱的黑色宝石。她对上晏景珩的目光,回答道“因为我知道您不喜欢我。”

    君璧眼眸深处是晏景珩无法忽视的坚决和悲戚,“我是被您救下的,我一直都对您能收留我,感到欣喜。”她的声音在微微颤抖,但比起平日的软糯,反而显得大胆许多,“我的身份配不上您,我明白的,昨晚您只是喝醉了,所以请您忘了昨晚的事。”君璧说着,有些委屈地小声抽泣着,“如果你不想再见到我,我也可以离开。”

    君璧起初只是在半真半假地哭,此时说得多了,真觉得自己特别委屈,干脆不再抑制自己的情绪。泪珠大颗大颗地滚落而下,看得晏景珩又是心疼又是哭笑不得。

    “我不是那个意思。”晏景珩有些无奈地为君璧擦拭着肆意流淌的泪水,看着小姑娘娇嫩甜美的脸颊,尽量把嗓音放得轻柔,“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他正想说出负责的话,怀里的小姑娘却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他猝不及防又不想因力气太大伤害她,竟被一把推开了。

    “我不愿意!”君璧带着哭腔吼道“我不需要您的同情!”

    晏景珩被这冷不防出现的变故打得措手不及,“我不是同情……”他想要上前和君璧解释,但小姑娘却坚定地后退了一步。

    “那您喜欢我吗?”君璧如此问道。

    晏景珩一时间愣住了,没有回答。不过眨眼的瞬间,君璧已经踉踉跄跄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并且牢牢地锁上了自己的房门。

    晏景珩本想追上去,最终却因为君璧的那个问题迟疑了脚步。没错,他承认他的确对于这个小姑娘有着不同寻常的感觉,可这是否就代表他喜欢她?晏景珩困惑了。

    晏景珩认为自己需要一些时间好好思考,才能完美地给君璧答复,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似乎小姑娘恢复的速度比他想象中要快得多。

    第二天,君璧就能够像往常一般在晏景珩的房间里干活,毫无异色地面对他。若是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晏景珩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小姑娘对他的疏远。

    以往,君璧见到他,总会带着羞怯的笑意,清新的脸庞好像清晨初绽的花蕾,让晏景珩忍不住多看几眼。可是现在,她对尤利安依旧如常,面对他时,她所有的笑意都会消失殆尽,只剩下冷漠的恭敬。

    晏景珩为此感到很是头疼。他不是不想跟她解释,可是小姑娘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让他们好好地谈一谈。况且,他也还没有勇气直接拉着她表达自己的情愫,因为他也正在迷茫中。

    一来二去,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下去。直到一个周末,这样的局面才出现了转机。

    当晚卢卡斯和雅尼克来到晏景珩的家中做客。君璧提前得到了通知,所以精心地准备好他们的晚餐。

    因为尤利安需要留在客厅招待客人,于是上菜的任务就尽数落到了君璧的身上。

    为了显出自己对于客人的尊重,君璧稍稍打扮了下,同时也能给她一直躲避着的晏景珩些小小的刺激。

    也许是出于补偿心理,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君璧收到了许多晏景珩送来的小礼物,其中就包括些衣服,这也让她终于穿上了新的连衣裙。

    合身的长裙,勾勒出君璧纤细的腰肢,因为她天生小巧的骨架,玲珑的身材,娇软可人。她可能会不太符合这里大多数人喜爱丰满的审美,但至少,她另有别样的东方风韵。

    现实的情况,似乎比君璧预想中更好些。当她托着精致的食物来到客厅时,那两位英俊的军官,就对她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除了这两位晏景珩的好友,还来了一位性感火辣的红发女郎。君璧闻到了她身上熟悉的香气,这香水的味道在那晚的晏景珩身上出现过。

    “嘿,景珩,你可没告诉我,你还有这么漂亮的小女仆。”卢卡斯活得百无禁忌,是个大胆的男子,异国的君璧对他来说,同样有着不小的诱惑力,甚至比他身边的安德莉亚还要高一点。上帝啊,她就像个精致的娃娃,他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女孩。

    晏景珩显然有些不悦,对于卢卡斯毫无顾忌的眼神,他有一瞬间想要将面前的咖啡,直接泼到这位好友的脸上,“管好你的嘴,卢卡斯。”

    这顿饭显然没有达到想象中的宾主尽欢,卢卡斯不停地向晏景珩追问着君璧的情况,却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回应。于是卢卡斯忍不住在君璧送上最后甜点是,开口问道“小甜心,你愿意去我家吗?”他笑得十分灿烂,声音温柔又蕴含着挑逗,和他旁边黑着脸的晏景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君璧听着晏景珩刀叉摩擦着餐盘的刺耳声响,心中暗暗偷笑。不过表面上,她摆出了一副懵懂的模样,“您说什么?”虽然卢卡斯是个英俊的男子,风流倜傥,然而她还是更爱自己的目标人物,沉闷又严肃的上尉大人。

    “啊,你的声音也很好听。”卢卡斯毫不吝啬地赞叹道,想来若是晏景珩不在另一边,他大概会直接冲到君璧的面前,“你的手艺很不错,愿不愿意去我家干活呢?”他边说着,边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身边的晏景珩,“你知道吗?我可比这家伙温柔多了,从各方面来说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