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甲子园之王牌捕手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你的捕手是我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你的捕手是我

    “两出局”

    西野哲左手夹着捕手面罩,抬起右手做出两出局的手势。

    这次成功的守备至关重要,因此西野哲看向投手丘时露出了笑容,笑得阳光温柔。

    看到如此的笑容,西野和哉抬起头喜悦地嘴角上扬着。

    之间的眼神交集,足以传达出互相的信赖。

    隔着十几米的两个人,相视之下同时脸上漾着微笑。

    甲子园球场十数个直播机位中,正好有几台捕捉到了两个人的互动,于是导播便切起来这些镜头。

    现场观众离得远,看到白山这次精彩的守备后,便为场上的球员们鼓掌,赞叹这样的好守备表现。

    而直播的画面现场是看不到的,解说员的解说也只有直播观众听得到。

    球员们比赛时,只会听到场内广播和现场观众的声音。

    一直以来,西野哲在镜头的画面多数是打击时的,其他时间由于捕手面罩的遮挡看不清楚。

    打击区上的西野哲,整个人所散发出来的气质偏沉着冷静,眼神坚毅自信。

    但是这一次,直播画面正好捕捉到了西野哲对自家投手时的笑颜。

    颇有些温柔气质的,增添了不少柔软的暖暖的笑。

    在打进甲子园后,白山高中开始出现在各路媒体的报道。

    球队看板的西野哲,短时间内就在球迷圈里为无数人所知,一直都是本届大会最受女生欢迎的高校棒球球员之一。

    形象上,俊朗帅气。

    比赛时,屡屡作为得分和守备关键。

    通过记者取材放送的视频里,私下又展现出和善的待人处事一面。

    而通过现场的一些接触,平时一些蠢萌蠢萌的举动也被细心的高野球迷发现。

    这样一个年轻又出色的棒球少年,在夏季甲子园进行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人气直线飙升。

    就连朝日新闻的高野节目,几乎每一期都会提到西野哲,哪怕当天并没有白山高中的比赛。

    此时看到画面正在追着白山投捕拍,abc放送的解说员北条瑛祐心里好笑,忍不住自己的表演感了。

    当直播镜头给到西野哲时,北条瑛祐加上了自己的台词说出来。

    “没事的”

    “你的捕手是我”

    当直播镜头转回到投手丘时,北条瑛祐故意用感动的声线哼道。

    “嗯”

    很多收看电视直播的观众听到这儿,噗哧一声笑了,北条瑛祐这些解说员有时候就是会这样搞怪。

    不过炒作投捕组合是高校棒球媒体的老传统,于是观众们也就见怪不怪了。

    场上的比赛恢复。

    九局下半,报德学园的进攻轮到六棒堀尾浩诚。

    “啪嗒啪嗒啪嗒”

    “堀尾堀尾堀尾”

    甲子园球场坐落在兵库县,而报德学园又是兵库本地的高中,看台上为数不少的本地观众当然继续为他们加油。

    堀尾浩诚背番号是2号,是报德学园的正捕手,三年级的他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到甲子园。

    兵库县的高中往往是离甲子园最近又最远的学校,许多球员们倒在了县大会前,无法去到举目能见的甲子园球场。

    九局下半两出局,堀尾浩诚怀着必须上垒的决心进到打击区。

    报德学园9人打线里左打有6人之多,因此西野和哉应付起来稍占优势。

    但堀尾浩诚是报德学园打线中间的一名右打,西野和哉所谓的左投优势也就没什么更大的作用。

    西野哲在捕手席上打出了首球的暗号。

    内角低滑球。

    这种左投对右打的球路,变化纵深足,打得到也未必能够打得好。

    棒球旋即投来,大致移动方向是从右上到左下,只是横纵向的位移量不同。

    堀尾浩诚对这球挥空。

    “啪”

    “好球”

    西野哲接球的位置在好球区以外,说明打者被坏球骗到一次。

    接着西野哲往堀尾浩诚站的右打击区小挪一步,配了一颗内角直球,而且要的是好球。

    比赛尾段多耗下去没有必要,打席停留的时间越长,打者越容易捕捉到球路,从而跟上球打出去。

    西野和哉投出一颗直削右打者内角的直球。

    “啪”

    堀尾浩诚没有出棒,西野哲顺利接球。

    但这样并不能改变球最后偏出去的结果,主审裁判判定为坏球。

    “145公里”

    看台上喧哗声四起,西野和哉在比赛尾段仍然能够并敢于投进内角速球,令人惊讶和惊艳。

    这球进垒时,离打者身体最近只差一个球位,稍有多一点的偏差便是触身球。

    虽说投出了一颗坏球,没有完全吻合西野哲的配球,但是效果还是有的,打者堀尾浩诚不得已后退了一下步。

    这一小步后退,空出了少许外角的空间。

    以西野和哉目前的控球力,他还达不到精准塞进外边缘的地步,但结合球种变化来骗出棒还是可以做到的。

    第三球,外角低指叉球。

    “锵”

    堀尾浩诚出棒追打到球。

    但外角低几乎是最远的打击位置,再加上是下坠球,他只能打出界外。

    因为这颗界外球,球数从1坏1好改写为1坏2好。

    “两好球了,打者被追逼。”解说员北条瑛祐缓缓地说道。

    “三回战第一场,白山3比2报德学园,九局下半两出局垒上无人,分差1分。”

    “球数1坏球2好球。”

    一垒侧报德学园休息席里,球员们纷纷趴在栏杆软垫上,探出身体高喊着加油。

    “堀尾堀尾”

    “上啊”

    “打出去啊”

    “做得到的”

    小園海斗一边拍手一边喊着,渐渐地眼睛泛红,声音也变得哽噎。

    输球的实感越来越近,小園海斗悲从中来,往日的笑容也从他脸上看不到了。

    一些报德学园球员们拉下棒球帽帽檐,遮挡住自己快要落泪的眼睛,但是最后又忍不住拉起来看场上的队友。

    投手丘上,在球场氛围的感染下,西野和哉突然意识到比赛可能快要结束了。

    “我们要赢了吗”

    “对喔,赢了我们就是八强了。”

    渐渐地,西野和哉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扯出来的笑容也有点僵。

    传球上去之后,西野哲就一直在注意他的表情,捕捉到这个细节后,马上申请了一个短暂的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