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甲子园之王牌捕手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 甲子园的土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 甲子园的土

    西野哲不明所以,正想再问一下时,小園海斗已经和队友退回一垒侧报德学园休息席前。

    球场广播播报道。

    “比赛九局结束,白山高中取得胜利,现在播放的是,三重县立白山高等学校的校歌。”

    笑着与队友们在本垒处排成一排,西野哲面向球场宽阔的中外野,看着远处的计分板和缓缓升起的校旗。

    随后歌曲缓缓播放出来,白山高中的校歌再一次在甲子园球场奏响。

    不仅仅是场上的球员在大声唱,阿尔卑斯看台那阵势浩大的数千应援团成员也跟着唱,其他看台的观众则是在一旁拍着手。

    一时之间来自山间的学校的校歌传遍甲子园球场。

    “噔噔”

    “啊”

    “白山高中”

    “白山高中”

    这是高中棒球甲子园胜利者独有的荣耀时刻。

    白山的球员昂着头面露笑容地唱着校歌,另一边一垒侧休息席前,听着歌声的报德学园球员伤心更甚。

    一连串泪水从报德学园球员悲伤的脸上无声地流下来,没有一点儿的哭声,只任凭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泪水滑过稍微沾染了一些泥土脸颊,滴落在于此奋斗过的依旧滚烫的地上。

    甲子园。

    对报德学园三年级球员来说,这里是高中棒球梦想的a,这里也是高中棒球生涯的终点。

    在单场淘汰赛的赛制下,球队一旦被淘汰,三年级的球员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到甲子园中。

    “一生只有一次的夏天”

    球员用泪水来告别的,是他们的高中棒球生涯,也是为之奋斗的青春岁月。

    人生在此之后便会走向下一个节点。

    在最纯粹的时光做最纯粹的事,成为了两年半以来每日的与伙伴一起创造的回忆。

    再见,甲子园。

    再见,高中棒球。

    日本一的游击手,做不到了。

    在心里道别着,小園海斗板起脸抿着嘴,努力着不想让悲伤蔓延。

    其他球员回去之后,多数是考虑进学或者就业的事情,但小園海斗不一样,高中棒球并不是他棒球生涯的终点。

    备受球界关注的他,已经有十足的把握,在今年的指名会议上被职业球团指名。

    这一类明星球员的未来,不会因为几场比赛的输赢改变。甲子园之后,小園海斗的下一个目标便是职业棒球。

    校歌唱完后,两队球员们分别去到应援看台前谢场。

    回到休息席里,球员们抓紧时间收拾着东西。

    因为今天要进行四场比赛,下一场二松学舍与浦和的球员已经从球员通道里出来,所以西野哲他们要迅速离场空出休息席给他们准备。

    毛巾塞进去、手套塞进去、球棒也塞进去,背包里实在放不下了就拿在手上。

    很快西野哲他们就整理好了装备,一个个背上背包,在休息席前排成一排。

    “撒”

    队长辻宏树带着队列躬身朝球场致礼。

    感谢为他们应援的所有人,感谢现场的工作人员,也感谢甲子园这座圣地球场。

    白山这边迅速列队准备离场,报德学园那边的球员则是在忙着挖土。

    一垒侧报德学园休息席前,到处都是尘土飞扬。

    阪神甲子园球场的内野与休息席前,整个地面都是由著名的黑土铺设而成。

    这些黑土不是日本各地棒球场普遍使用的沙土,而是由阪神园艺调配专供的。

    甲子园的黑土是用六成的日本产黑土与四成的中国福建产白沙调和而成。

    采用这种配方的黑土,是甲子园的标志物。

    高校棒球100回,每年都有几十所学校败退回家,球员们好不容易出场,总要带一些东西回去纪念。

    于是挖回去颇具辨识度的甲子园泥土便成为了一项传统。

    输掉比赛的三年级球员,会专门挖上一袋泥土回去,给自己或者其他支持的人留做纪念。

    一垒侧空地处。

    报德学园纷纷取出了此前准备的袋子,在休息席前跪成一排,边流泪边挖土。

    其实白山这边辻宏树和栗山翔伍等等三年级球员也都备着挖土的袋子,只是现在还暂时用不上。

    甲子园传统是高校三年级球员来甲子园都会挖土,最后的大会优胜也不例外。

    报德学园球员们在挖土时,记者和摄像师也去到前面,围着拍球员们痛哭流涕的样子。

    正好有一台直播放送的摄像机拍到了报德学园球员们互相吐槽的对话。

    “白山的一年级投捕太厉害了,特别是那个捕手,简直是过分啊。”

    “就是就是,球传那么快为什么不去当投手呢”

    “那样的捕手还让不让人盗垒了,真是的。”

    “你说,白山那个捕手真的是一年级吗”

    “应该是吧,看资料才15岁。”

    “15岁强得太离谱了吧。”

    “我15岁时还在坐板凳呢。”

    “什么板凳,你那个时候进不了二军呢,我记得清清楚楚。”

    “心好疼,我都这么惨了你还戳穿我”

    “你哪里惨了,都打出本垒打了,小園才惨好吧,两次被阻杀都快要自闭了。”

    噗

    不远旁边双手捧着一大把土的小園海斗又气又笑。

    “喂喂我听着呢”

    “那按照这样的说法,是不是你们跑得慢就可以转身回去一垒了”

    “诶,这样也可以吗”

    “可以个鬼啊”

    本来输球之后报德学园的球员们都十分伤心,现在打闹一番后,反而少了很多不甘悔恨的感觉。

    “挖这么多都够种菜了,走咯。”

    报德学园的球员们挖完土,快速整理好物品,最后一次谢场做完便从球员通道离场。

    退场的球员先会在内场休息室再做修整。

    西野哲与西野和哉获得了本场比赛的优秀球员赏,所以被朝日新闻工作人员拉到了采访区。

    西野哲这一边的主持人笑着问道。

    “西野哲选手,球队首次甲子园出场就打进了八强,现在的感觉是怎样的呢”

    “嘛,能够进入到八强,现在的心情是高兴和充满感激。”

    主持人接着问道“最后九局下半的时候,那次双杀守备真的让人心里倏地紧张,那个时候你有想过对于胜利是如此关键的吗”

    “其实球被点起来的时候,我也被吓了一跳,打者是高校通算几十本的强打,却仍然有着牺牲推垒的决心。”

    “对手求胜的决然给了我十分大的震撼。”

    “那样的飞球接到很难吧”

    “嗯,想着不能在求胜心这里输给他们,所以我冲了出去,看到跑者向二垒去,下意识就传球了。”

    “原来是这样,于是精彩的守备就这样产生了啊。”主持人说道。

    “非常感谢你的回答,祝贺你们打进八强”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