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网游小说 > 高冷悍妻请罩我 > 第一百五十九章:他终于找到她了

第一百五十九章:他终于找到她了

    拥有绝世神颜的她飘然落地后,一双波澜不惊的媚眼扫过犹如沙雕一样僵硬的燕炎,未作停留。

    这令眼巴巴期待些什么的燕炎心里划过一丝失望,可是。。。他还是好开心。

    雨妃妹妹还是赶来救他了,嘿嘿!

    “荧儿!”西山君看向太阴幽荧的眼里也有一抹隐忍的失望。

    剑圣道人见西山君的眼神一直追随着太阴幽荧的身影,心里很不是滋味,冷着脸低声骂了一句,“狐狸精!”

    太阴幽荧抬眸,清冷的眼神看向西山君。

    “西山君,解药!”

    西山君闻言,眼里的失望更甚。

    “荧儿,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太阴幽荧无声点头。

    西山君摇头,“我不会给你解药,除非你答应我亲手将他扔回罡风谷。”

    太阴幽荧低眸微一沉吟,掀起长长的羽睫一脸淡漠道,“那算了!”

    嘎?

    不救了?

    这也太狠心了吧?

    老大怎么说也是她分身在凡间的相好啊,她就不能为他低下头向那个什么西山君求求情吗?

    睚眦阿飞一肚子不满。

    下一秒,燕炎的腰身上突然多出**经鞭,接着腾空而起。

    “荧儿!我西山的雪毒可不是那么容易解的,他一介凡人也等不起。”

    西山君眼见太阴幽荧带着燕炎要离开,不由气急地朝她大声喊道。

    太阴幽荧回眸,“我知道!毒发是死,扔他回罡风谷也是死,有区别吗?”

    既然都是死,她有必要被他拿捏吗?

    燕炎虽发不出声,可心里给他的雨妃妹妹点一万个赞。

    他才不怕死呢,能在见过雨妃妹妹一面后死去,他已经赚到了。

    剑圣道人眼见自己的阴阳圣果容器就这么要被太阴幽荧半路截走,急声道,“等等!你不能带走他!他盗走了我的阴阳圣果!”

    “等你找出能融合阴阳圣果的方法再找他归还也不迟。”

    言外之意,反正你也吃不了这阴阳圣果,你就当那阴阳圣果还长在树上呗。

    噗!

    老大,你女人在仙界也是一等一的彪悍啊,明明拿了别人的东西还能理直气壮地怼死人!

    “你。。。”剑圣道人气得脸都白了,可她身旁憨厚的师兄却还帮着她的死对头踩上一脚,“剑圣师妹,太阴尊者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师兄帮你再想想解决之法。”

    还能想出什么解决之法?

    除非她也拥有一身阴阳修为,可这怎么可能?

    “太阴大人!”侍女流云见到燕炎的刹那,满眼愕然。

    怎么太阴大人突然出去一趟就带回来一个。。。呃,人形石雕?

    睚眦阿飞眼见太阴幽荧带回燕炎后,就将他扔在一边不管了,而自家老大已经连眼皮都眨不动了,真是急死它了。

    “主母,您一定要救救老大!他为了您,吃了不少苦。”

    太阴幽荧清冷的眼神一扫,睚眦阿飞本能地瑟缩了一下,再也不敢出声。

    好强大的仙威!

    不愧是阴之主宰者,它这只远古神兽在她面前就跟蝼蚁一样微不足道。

    “流云,去药房里把那颗紫云珠拿来!”

    流云一听,看向燕炎的眸光变了变。

    不肖一会,流云捧着一锦盒回来。

    “太阴大人,紫云珠拿来了!”

    流云双手奉上。

    太阴幽荧接过锦盒,一打开盒子,紫光乍现,一股令人通体舒畅的香味瞬间溢满整个房间。

    哇!宝贝!

    睚眦阿飞暗羡不已。

    有个牛叉的老婆,吃的东西都比别人好!

    可下一秒,睚眦阿飞差点没喷口水。

    只见阿飞眼里的牛叉老婆将那颗紫玉珠直接丢进了自己嘴里。

    我去!难道不是给它老大吃的吗?

    睚眦阿飞眼见太阴幽荧吃完那颗紫云珠后就坐下来闭目养神,不由心急如火。

    “呃,主母,老大他撑不了多久了!”

    再不救真要嗝屁了!

    “喂,我说你这只…”流云仔细打量了一下睚眦,秀眉微蹙,长得如此随心所欲的动物她还真没见过,“别在这里打扰太阴大人!”

    它打扰了她?

    喂喂,都有没有点人性啊?

    它老大好歹也是她分身凡间的一段情嘛,眼看着快挂了,她居然还能悠哉的闭目养神?太无情了吧?

    “喂!你饿不饿?”

    流云不想睚眦打扰了太阴大人便想带它离开。

    睚眦阿飞一听饿字,大肚子立马发出一串震天响,可它又觉得自己这个时候丢下老大不管好像有点没义气。

    正左右为难间,鼻子闻到一股浓浓的香味,顺着那香味只见流云端出一大碗热腾腾的食物。

    睚眦阿飞两眼顿时冒光,回头再看了一眼动弹不得的燕炎和假寐的太阴幽荧,咬牙道,“老大,有你媳妇在,我就不在这碍事了。”

    太阴幽荧闭目了一会后,睁开眼时眸中灵光暗淡几许,紧接着,她缓缓启唇吐出一流光溢彩的丹珠吹进燕炎体内。

    然后,她又起身转入内室。

    大约一炷香后,燕炎已经能转动眼眸找寻太阴了,再过了一会他已能转动脖子了。。。。。。

    “老大!咦?老大呢?”

    睚眦阿飞挺着鼓鼓的大肚子回来时,发现燕炎不见了。

    当睚眦阿飞满府邸找燕炎时,燕炎此刻正幸福满满地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疲倦入睡的太阴幽荧。

    他终于找到她了!

    燕炎的手不由自主地伸了出去,却蓦然僵在半空。

    一双波澜不惊的媚眼突然睁开,清冷到无悲无喜的眸光令燕炎的心陡然下沉。

    “雨妃妹妹,我吵醒你了!”燕炎轻声开口。

    太阴幽荧轻盈坐起身,那说不出的疏离眸光看得燕炎不得不站起身退到一边。

    太阴幽荧下床后也没搭理燕炎,只是招来流云。

    “带他下去休息!”

    流云看向燕炎,迟疑了一下,不知道怎么称呼,只道,“请!”

    燕炎无奈,深情地望了一眼淡漠的太阴幽荧后只能跟着流云走出去。

    从那之后,燕炎便没再见过太阴幽荧。

    每回他忍不住思念想进去她居住的院子找她时,流云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冒出来阻止她。

    一来二回次数多了,他和流云便熟悉了。

    “流云,雨妃妹妹她。。。。。。”

    “是太阴大人!”

    流云再次严肃地纠正燕炎。

    燕炎淡笑,在他心里,她就是雨妃妹妹。

    一样的绝世美颜,一样的高冷气质,一样的高不可犯!

    “她现在在做什么?我什么时候能进去找她?”

    流云一声叹,“你翻来覆去就这两问题,不烦吗?太阴大人想见你时自然会让你进去。”

    可问题是她什么时候会想见他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