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陪你去寻一池的星星 > 第59章 答案

第59章 答案

    许梦曦先是看到了我,然后眼神顿时变得有些复杂,但是她微微一笑,柔柔地叫了一声“学姐。”然后,她突然看到我身边的顾南星,眼神突然一亮,但什么也没说。

    沈清听闻,转过头来,看到了我们,他立刻站了起来,微微皱着的眉也在看到我们以后立刻舒展开来了,笑容乖乖的,说道“落葵,南星学长,你们也放假了啊。”

    “是啊,刚通知放一周放一周。”我回答道。

    突然,顾南星把我往他身边一拉,我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他眉头紧蹙,眼神有些漠然。

    “怎么啦?”我有些疑惑地问道。

    他顿时有些不自然了起来,但是一本正经地说“刚有个人站在这里,我以为你当挡着他路了,于是把你拉过来一点。”

    我狐疑地看着他,环顾四周,却根本没有发现有什么人经过,于是问“哪有人啊?我怎么没看到……”

    “哦,好像已经走了。”他把手插在口袋里,有些不自然地别过了头。

    而看着我们这些互动的沈清表情变得有点不好看了,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们。

    最后是许梦曦打破了沉默,她今天看上去心情好像不太好,眉眼低垂,但是她看着我们说话的时候却突然换上了一个甜甜的笑容,她走向了沈清,笑着问道“阿清,等下你是直接回家吗?”

    但此时沈清的回答却有些冷漠“嗯。”出乎我的意料,我本以为他们关系特别好,毕竟沈清之前也为了她打架了,但是现在沈清漠然的回答却给我一种他们只是普通同学的感觉。

    “噢……”听到沈清简单的回复,许梦曦有些落寞,低声说了句,沈清也不说话了。

    而顾南星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们,开口道“你们是一个班?”

    许梦曦笑笑,点点头,说“是呀,我们从小学就在一个班啦,然后一直到现在。”

    沈清听了,突然有些慌乱地看了我一眼。

    我其实特别羡慕这种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以前小学,我也有好几个一起玩的小伙伴,会约着一起穿裙子上学,一起玩闹,一起写作业,还一起存钱去拍大头贴。我本以为,我们会一直一直这样一起玩下去。可是随着进入高中的那场考试,我们星散四方。

    就最近,在我妈妈朋友的宴席上,我还遇到了小学时一起玩的一个女孩子,可我们只是远远地看了对方一眼,谁也没有说话。

    有的人,离开了就是永远离开了。

    留下的,才越发弥足珍贵。

    “顾南星,以后你还会和我一起玩吗?”我忍不住问道。

    顾南星却是有些好笑地揉了揉我的头,说“你说呢?”

    许梦曦突然插嘴道“学姐,这是你男朋友吗?”

    我脸顿时通红,顾南星有些戏谑地看着我,而沈清也盯着我看。

    我连忙摆摆手,说“这,不是,就是同桌。”然后看着顾南星一脸笑意的样子,拉了拉他的衣角,暗示他解释一下。但顾南星却是越描越黑“干嘛拉拉扯扯的,像正常同桌吗?”

    许梦曦会意地笑了笑。

    沈清却没有一丝笑意,很认真地说道“不过学长,你一直对落葵这样,不好吧?”

    顾南星的笑意也消失了,问“这样,怎样?”

    沈清看了我一眼,说“你应该和落葵说说清楚,我觉得你现在,就是吊着她呢。”

    我心猛得跳了起来,说“沈清,别说了。”我觉得害怕,不仅仅是我的心事被揭开了,而且我怕的是,顾南星不会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回答。

    我呆呆地望着顾南星,他没有一丝笑意,突然看了我一眼,然后微微一笑,说“想要一个答案?”

    我摇摇头,对沈清说“你误会了,他根本没有这样,我们,只是关系比较好的同桌。”我努力把乱七八糟的情绪压了下去,语气特别平静。

    沈清笑了起来,说“只是同桌,那就更好了。”他朝我走了过来“我发现我挺喜欢你的,你,可以考虑一下我吗?”

    许梦曦怔怔地看着我们,眼睛水汪汪的。

    我低下头,一阵慌乱,只是说了句“抱歉。”

    “没事。”沈清的声音柔柔的,说“你可以好好考虑,好好决定,反正我都在的。”

    我心乱如麻,更多的是慌乱,我只觉得孤立无援。

    耳边突然传来了顾南星的轻笑“很深情。可惜,你这是在影响江落葵。”

    “什么?”

    “江落葵来这里,不是为了谈情说爱的,我们都不是。”

    “要用班主任的那一套说辞劝我吗?可惜,我就是比你有勇气。”沈清大声说道。

    突然,许梦曦朝远处跑去,我们都愣住了。

    “沈清,抱歉,还是要说抱歉,你还是早点结束吧。”我说道。

    “一点机会也没有吗?”沈清好看的脸有些凄然。

    “没有,以后也没有。”我回答得斩钉截铁,我深知,现在模棱两可的拒绝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会伤害所有的人。

    “许梦曦不知道去哪了。”我轻轻地叹道,沈清叹了口气,转身往那个方向追去。

    顾南星一直盯着我,我看着他,叹了口气。

    他却说“你这个人,还挺受欢迎的嘛。”他的话意味不明,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接着说道“沈清说的,你需要知道我的想法吗?”他的声音似乎有蛊惑之意,或许是我太想知道他的内心了,差点点了点头。

    但我还是摇摇头,说“不需要。”

    他有些复杂地看着我,让我失望的是,他终是什么也没有说。

    公交车终于来了。

    我们上车,回家。

    这个长长的没有作业的假期终于来了,可惜开头是迷惑了一点,但也好,躲在家里这么长时间一定可以让我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扔掉,过了这么久,我本以为我经历了各种历练,已经变得更加勇敢了,但我却发现,原来我还是一只缩头乌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