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听爱情划过的声音 > 正文 第六章大哥

正文 第六章大哥

    我想我是安静的(至少外表看上去是这样的),我应该在安静的地方,做着安静的事。

    但今天,我却变得格外兴奋和激动,

    因为操场中间,我的好朋友,小沁,正准备她的首秀-百米赛跑。

    我在开着运动会的操场上,寻寻觅觅,只为寻找最佳的给她加油打气的位置。

    终于,一个还算不错的地方,被我寻到了。

    哦,右前方是对情侣,肩并着肩,男生的手搂着女生的柳条腰,还很有节奏的一同左右晃动着。

    从两人耳朵中垂下来的耳麦线在一个点汇成一根,深入下去不见了踪影。

    身材相称,好让人羡慕,不知道正面如何,

    我陷入了好奇之中。

    突听旁人叫了声:“嗨,你也在这啊”

    那对情侣一同转过身来。

    啊,是他!

    像被封在了断了氧气的玻璃缸内,眼前的情景还在继续,周围的声音却完全消失了,奋力呼吸的我,顾不上给小沁加油,匆匆的逃离了。

    2006年4月30日

    “看什么呢,这么认真,当心老师叫你起来回答问题啊,”曲音拧了一下魏青的胳膊,低声说道。

    数学老师的声音总是能把魏青催眠,这不,刚盯着日记本想要记记东西醒醒神,就被好同桌抓个正着了。

    “又犯困了吧,手伸来!”曲音话音刚落,就要去抓魏青的手。

    “不要了吧,我已经醒了。”魏青求饶道。

    泛起困来的魏青,像吸了过量的大烟,哈欠不断,眼泪混着鼻涕流个不停,即使曲音捏起她手背薄薄的一层皮,然后慢慢的搓,拧到几乎把里面的水分和血液都挤干,魏青还是眼睛微闭,头慢慢的向下沉。曲音这时只能使出杀手锏,用她长长的尖尖的指甲,卡到魏青手背的骨头缝里,咔嚓,咔嚓,骨头之间摩擦的声音仿佛都能听的到,魏青也只是突然的睁开眼,然后慢慢闭上,头继续沉浮着。

    除非是魏青自己说已经醒了,否则她还是要继续接受她的断烟改造。

    “小妹,小妹,”

    自从陈寅的到来,魏青就再没有清净的时刻,你瞧,他又不知道再搞什么怪,对着魏青扔过来一张纸条。

    魏青瞥了他一样,打开纸条,只见纸条上面画着两张脸,一张圆脸,一张瓜子脸,圆脸下面写着,你生气的时候像西瓜一样的脸,很可爱,瓜子脸下面写着,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要多笑笑哦!

    魏青苦笑。

    魏青将纸条团成团又扔给了陈寅,面无表情的继续看着黑板上老师写的习题,佯装正在认真听讲。

    谁知拿到纸团后的陈寅,下一秒,站起了身,“报告,老师,魏青不好好上课,扔纸条给我。”说着,将那团纸放在讲台上。

    正在书写习题的数学老师转过身,目光正对着魏青的,四目相对,他轻咳了几声,“上课要集中精神,打小差可以,不能打扰到别人。”

    也许是年轻老师,多少会谅解一下青春期孩子的躁动,也许是他从魏青的眼神里看到了她的无辜,他没有直面的进行批评和惩罚。

    这要是班主任的课,那铁定是要到门外去罚站的。

    数学老师把那个纸团还是塞进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

    魏青祈祷着老师不会秋后找她算账,毕竟这纸团真是她扔过去的。

    “啊,老师,魏青用脚踢我。”陈寅猛地站起身,一脸委屈的看着老师,就差掉几滴眼泪了,这演技,不去当演员可惜了这以假乱真的表演才能。

    大家开始小声嘀咕起来,

    就连钟紫都忍不住,“魏青,你在干嘛呢,有啥仇恨,咱们下课后再说,”

    这样的场景,即使是数学老师想包庇魏青,都难了,只见他放心手中的粉笔,轻咳了两声,还没开口说话,

    “老师,我没”

    “老师,让我跟魏青去外面罚站吧,省的在这打扰大家学习。”魏青看到陈寅的脸上竟然带着笑意。

    老师最终还是沉不住气了,不过仍然是面不改色,“看来是我的课上的不够生动啊,既然你们那么想要去罚站,就如你们所愿吧,以后再有这种情况,只要是我的课,你们就一直站到外面去。”

    魏青刚要再为自己辩解,陈寅已经抓着她的手臂向外走,但凡感觉魏青要挣脱,他就加重些力道。

    走到门口的时候,陈寅突然回过头,“老师,我尿急,先上个厕所,”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向楼梯口走去。

    走过教室的窗户,魏青用余光向里瞥了一眼,只见老师无奈的摇摇头,而同学们纷纷投来各色眼神。

    走到一楼的楼梯口,陈寅才松开了魏青的手臂,“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打我,骂我,恨的牙痒痒,对吧?”

    我是挺讨厌你的,也不至于打你,骂你吧,魏青心里想着,不语。

    “怎么不说话,哑巴了,哦,刚才不让你解释,你现在都不会说话啦?”陈寅用手指敲了敲魏青的脑袋,这举动,给人一种很亲昵的感觉。

    从前只要她不开心,不说话的时候,也有人喜欢这样敲她的脑袋。不过,现在的情形,只会给魏青徒增厌恶。

    “大哥,我是哪辈子得罪了你,你用球撞我,也就算了,今天这又是闹那般啊?”魏青挺起胸膛,气势汹汹的看着陈寅。

    “这么听话,我都来一个多星期了,天天‘小妹、小妹’的叫着,你也不给个回应,今天倒挺知趣的。”陈寅一只手撑在墙上,把魏青箍在里面。

    这个镜头,魏青再熟悉不过了,她最喜欢看的就是那些爱情电视剧,常常就有这么一幕,男主把手撑在墙上,慢慢的低头去吻女主角。

    正如她所料,陈寅正慢慢的低下头,魏青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身子不由自主的向边上挪了挪。

    “哈哈,真是蠢女人。”陈寅将手臂收回,在胸前环抱,“我想你也该醒困了,上去罚站吧。”说完,转身向校门口走去。

    “你哪里去?”话一出口,魏青就后悔了,他去哪关自己什么事呢,真够蠢的。

    “下次跟我一起来,你就知道了。”

    我才不要去,我跟你又没什么交集,魏青小声嘀咕着,

    哦,对了,我要跟老师解释,我都没踢他,他咋能诬陷我呢。

    算了,只怕越解释越糊涂。

    大哥?你才不配呢,这么害我,让我在大家面前出丑,现在还被罚站,还好现在是上课期间,整个校园里几乎连个人影都没有,否则就糗大了。

    这么想着,刚走到教室后门口,下课的铃声就响了,更巧的是,姚小沁正站在走廊上向窗户内望去,估计是没见到魏青身影,她这时候转身正要往回走,回头见到一脸错愕的魏青,无比惊讶。

    “美女,这是从哪里来的啊?”姚小沁冲过去,搂着魏青的肩膀,

    “我,我我肚子痛。”魏青把姚小沁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拿下来,拉着,就冲下了楼。

    “走那么快干嘛,我都要摔跤了。”